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3G专区专题 > 正文

2005国产手机全线溃败 能否在3G时代翻身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06日 20:04 《IT经理世界》杂志

  2005年遭遇全线溃败的国产手机厂商,3G时代的机会在哪里?

  吴颖/文

  3G时代的日益临近,让国产手机厂商变得既兴奋又忐忑不安。

  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的中兴通讯的基地上,一幢几十层高的大楼正在建设当中,为了尽早完工,工人们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手机事业部是中兴通讯在上海的最大部门,最近一段时间3G手机的研发队伍迅速扩张,已经占到了整个研发团队的1/3。由于以前的办公区不够用,一些市场、品牌部门的员工只能搬到附近租用的写字楼里上班。将在今年内投入使用的新大楼,有很大一部分将作为3G手机的研发基地。

  除了中兴之外,华为、夏新是目前业界公认的三家对于3G终端投入最为积极的国内厂商,不但有成熟的产品问世,还陆续在国外3G终端市场有所收获。而波导、联想、TCL等国产手机第一阵营厂家虽然在3G终端上也有投入,但表现得相对谨慎和低调。而那些二线厂商和刚刚拿到牌照的手机企业则还徘徊在是否投入的矛盾中。

  对国内手机企业来说,3G是一个很尴尬的选择。3G投入一定是大投入,而巨大的投入却很难判断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回报,甚至可能对形势本来已经很严峻的2G市场带来新的经营风险。但少投入就意味着可能落后,不投入就等于放弃未来。随着3G的日益临近,在处于产业链末端的大部分终端企业眼里,3G仍旧是一个充满无数问号的谜局。

  3G对于国产手机厂商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3G不是救命稻草

  2005年,国产手机厂商的表现用全线溃败来形容并不为过。TCL、波导、夏新、康佳、科健等国内主流厂商无一例外均出现亏损。TCL通讯2005年前三季度的营业额仅为40.21亿港元,亏损高达15.75亿港元,成为TCL集团最大的亏损源,据业内人士预测,TCL通讯2005年全年的亏损将达到20亿港元。曾是国内手机阵营旗帜的波导,在2005年第三季度也报亏1.72亿元人民币,波导内部人士透露,2005年已成为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大亏损年。夏新手机的业务收入同比下降20%左右,2005年全年也是以亏损结束。

  国内研究机构水清木华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国外主导手机厂商通过机海战、价格战、渠道战和促销战等方式,在2005年彻底翻盘,使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缩水了31%左右。根据其统计,2005年内地手机销量大约为8800万部,其中光是诺基亚的市场占有率就达到34%,前三家外资手机厂商(诺基亚、摩托罗拉和三星)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60%。水清木华预计2006年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还将继续缩水。

  在洋手机的阴影之下,国产手机节节败退,跌入谷底。一些在2G市场惨败的厂商开始把扭亏为盈、重整旗鼓的希望寄托在了3G上。“发放3G牌照之后,迪比特将重返内地”,在宣布退出内地手机市场的时候,迪比特CEO叶德诚表示。据说,迪比特已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生产3G手机的申请材料,并在积极参与3G手机的测试。但也有一些企业对3G表现出了相对冷静的态度。波导市场部副总李复炯认为:“现在2G 做不好的话,更别指望3G时代能有什么突破了。”他的理由是,即便是立刻发放3G牌照,3G产品在短期内也很难对公司贡献多少收入,一个3G网络从建网到发展用户,至少需要2~3年的时间才能够相对稳定,因此未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是2G与3G共存,甚至2G会占据更大的市场。从现在到3G启动初期,2G终端的市场容量是上亿台,而3G只是百万级的概念。联想移动总经理刘志军也认为:“从全球来看,3G的整个商业模式还不成熟,对于终端企业来说,短期内还是以2G为主。”

  3G能否成为国产手机彻底翻身的契机,一些业内专家也泼下了冷水。北京邮电大学电信专家阚凯力认为:“如果近期上马3G,那么国产手机不是谁能活谁不能活的问题,而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认为,3G虽然能为手机生产商提供更为广阔的拓展空间,但3G的生产成本肯定比2G高,而目前消费者对3G的需求并非很高,近期如果发放3G牌照,效果不会好。

  根据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的预测,3G在我国投入运营5年左右的时间内,3G用户将达到1.98亿~2.66亿户,占总用户数的40%左右,3G终端市场累计将达到4000亿元。面对这块大蛋糕,虽然3G究竟能在多大层面上给国产手机企业带来机会现在还很难下结论,但在投入与不投入的抉择中,一些有实力的企业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进入。

  海外市场练兵

  在英国3G运营商和黄的手机店面里,正面印有ZTE标志的中兴WCDMA手机F866正在销售当中。2005年年底,中兴通讯WCDMA手机获得和黄3G的批量采购。不久前,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沃达丰也与华为达成协议,在未来至少5年之内,华为将为沃达丰在其运营的21个国家的市场上提供定制的WCDMA手机。沃达丰预计,第一部由华为生产的“沃达丰”3G手机将于2006年9月正式在欧洲市场上市。去年第四季度,夏新的十几万台WCDMA手机批量出货欧洲和中国台湾,成为国内现在唯一进军海外的不做系统设备的终端厂商。这三家企业是目前被普遍认为在3G终端方面投入最大、进展最快的企业。

  中兴在3G终端上的投入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末,从1999年开始,中兴就开始投入标准的预研,一直到2002年,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埋头研发。2004年10月的北京通信展上,中兴展出了第一款WCDMA手机F866 。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兼手机事业部总经理何士友介绍:“我们在3G手机上的战略秉承了中兴一贯的稳健作风,三种3G制式手机齐头并进。”目前除了销往英国的30万台WCDMA手机之外,中兴还在意大利卖出了10万张WCDMA数据卡。作为TD-SCDMA产业联盟的核心成员,中兴在TD上的投入一直被业内认为是“最有诚意”的,目前有两款终端产品参加正在进行中的“TD-SCDMA规模网络技术应用试验”。在CDMA2000-1X EVDO 方面,中兴虽然目前还没有产品,但中兴表示,在2006年将会有4款终端面世,与海外运营商的接洽也在进行当中。

  放弃了2G手机的华为从1998年开始进行大规模的3G手机研发,截至目前已经投入了5亿元人民币。和华为在系统上的方向一样,WCDMA成为华为在终端方面的重点。分析师认为,与沃达丰的合作,表明华为手机已经获得了主流运营商的认可。

  夏新从2004年开始投入3G手机的研发,通过与爱立信和高通的合作高起点切入3G市场,产品涵盖三种3G标准,研发投入累计超过1亿元人民币。夏新也是为数不多的明确表示将未来与3G维系在一起的手机企业。

  这三家投入最大的手机企业将3G的视线转向海外并非偶然,国内一拖再拖的3G牌照发放使中国的3G前景始终不明朗,在3G上的巨大投入某种意义上成了这些企业背负的沉重压力。夏新总裁李晓忠说:“在3G手机的投入上,国内企业很难在短期内通过国内市场收回成本,而且目前国内企业在3G投入的最佳时期也很难确定,而国外的市场已经很成熟。”除了这一不得已的苦衷之外,这些企业在海外也收获了可贵的经验。

  “欧洲市场对厂商的要求比较高,而且70%的手机销售是通过运营商定制进行,其谈判的难度也非常大。这就为中国企业提供了难得的练兵机会。”何士友颇有感触地说,“国际一流运营商对品质、服务、功能的定制非常多,测试也很严格。比如与和黄的合作,我们的商谈从2004年开始,其中软件测试就用了大半年,其测试分为多个阶段共3000多个测试项目。”在签署协议之后,在具体产品的测试时,中兴还派出了30多名工程师到英国,国内有50多人配合。华为也表示:“海外规模商用为华为进军国内3G市场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虽然目前中国3G市场尚未启动,但华为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一旦国内3G市场启动,我们会全力以赴做到市场最佳。”

  除了中兴、华为、夏新之外,其他一些一线厂商在3G上的投入就显得没有那么“冒进”了。波导2004年初开始正式立项,目前除了参加测试的TD-SCDMA产品之外,另外两种标准的产品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推出。另外在与萨基姆的合资公司里,双方联合开发的WCDMA手机已经有几十万台销往欧洲,不过目前贴的都是萨基姆的品牌。去年唯一逆市而上的手机厂商联想移动依然延续了其一贯的“跟随”战略,虽然在WCDMA和TD-SCDMA上都有投入,但按照联想移动以往的风格可以判断,在3G市场前景明朗之前,其不会有非常激进的动作。

  3G并不是对每一个企业都是机会,那么3G将成为哪些国产手机厂商的机会呢?

  3G是谁的机会

  国产手机厂商在3G时代的最大机会在于在起点上并没有被欧美主流厂商拉下太远。何士友认为:“中国企业在2G时代的起步比起欧美企业晚了很多,中兴在1998年才有了第一款GSM手机。而在3G手机的研发上几乎是与欧美企业同步。像我们2004年推出的第一款WCDMA手机就是当时全球最薄的一款。”李复炯也认为最大的机会点是国内厂商起步并不晚:“中国在2G手机上至少落后了国外厂商10年以上,因此我们做2G手机的时候,没有任何核心技术,整个国内配套的产业链也不完善。而现在国内厂商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手机开发经验和整合供应链的能力。从时间上来说,起步点的差距不像2G在国内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明显,我认为这是最大的机会。”

  政策导向也许也能够帮上国内厂商的忙。一位手机厂商的市场人员相信,从政府角度考虑,一定不希望3G时代仍然是欧美厂商一统天下的局面。而3G手机销售主要是运营商定制,也许政府会制定一些政策对国内企业进行扶持,比如对运营商采购国内外品牌的比例进行约束等。李复炯对此也表示认同。

  但是,国内手机企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困难。首先,相比之下3G手机的门槛要高得多,这其中包括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何士友说:“2G手机只是提供话音或者短消息等业务,主要是在硬件上发展,而3G手机更多地需要软件技术支持。2G手机的软件代码量可能只有2MB~4MB,但3G手机的软件将是32MB以上,3G手机除了有庞大的硬件支撑之外,最重要的是在软件上有较深的技术含量,否则软件很难通过运营商的测试。”3G手机也对企业的资金实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个手机厂商的员工透露,买一个爱立信的手机平台就需要800万美元,高通的平台更贵。据说,购买一套基于WCDMA标准的测试仪器投入就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而研发费用和研发团队建设的投入也要远远高于2G手机。因此有人断言,3G终端市场将是企业实力比拼的天下。

  另外,3G还将带来整个终端市场结构的变化,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销售渠道上。从目前全球的情况来看,运营商定制将成为3G手机销售的最主要渠道。李复炯认为,2G手机的销售,是运营商、大卖场、传统渠道模式三种并存,而在3G时代,运营商定制将会主导3G手机的销售。何士友也指出:“在中国3G市场发展初期,一定是通过定制和集中采购进行手机终端的发展。全球范围的3G运营商几乎无一例外通过定制方式来解决手机的需求。”

  运营商其实已经开始了对手机产业链进行梳理的尝试。在去年销售的全部8800万台手机中,有1100多万台是运营商定制的,今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0%左右。

  在机会和挑战面前,中兴、华为被广泛认为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企业,他们也是众多传统手机厂商眼中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做系统设备起家的中兴、华为最大的优势在于他们与运营商合作的能力上,包括对运营商需求的理解、与运营商的配合以及和运营商谈判的技巧等很多方面。这在运营商主导终端产业链的3G时代,将成为手机企业成败的关键。虽然夏新、波导等企业也在通过目前的手机定制努力拉近和运营商的关系,但比起拥有深厚电信背景的中兴和华为,与运营商的距离显然要远了不少。

  3G还将成为大企业的机会。业内人士普遍认为,3G将带来整个手机行业的“洗牌”。由于3G的“门槛”很高,通过OEM贴牌做手机、变个好看的外形或者其他讨巧的竞争办法就能获得高利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这些厂商将被淘汰出局。李复炯预言:目前的三四十家终端厂家,经过了3G的“洗牌”之后,最终可能只会剩下10家左右。

  因此,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来自3G的挑战远远大于可能带来的市场机会。3G只是给了国产手机一个机会,但绝不是承诺。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2,180,000篇。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