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中国企业国际化大讨论专题 > 正文

王志乐、水皮:国际化要为当地环境未来负责(2)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4月01日 17:17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王志乐、水皮:国际化要为当地环境未来负责(2)
图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王志乐与《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水皮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新浪科技讯 4月1日14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王志乐和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水皮,作客新浪嘉宾聊天,就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现状和未来与广大网友进行了沟通。以下为聊天实录第二部分:

  主持人:我想现在不管是政府也好,企业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可能对跨国公司的理解,还是比较高端的,不是仅仅是联合国制定的两个以上国家经营的,肯定不是这个层次
的含义,并且我们国家,像家电企业,搞跨国公司经营的化,跨国化经营比较早的,但是也没有看到一个理想的结果,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结果了,根本就没有公布,这变成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不是这方面也是很值得研究的?为什么不公布跨国化经营的结果?

  王志乐:指的谁呢?

  主持人:不管是从海尔也好,海信,包括TCL在印度建厂,都没有看到在当地投资情况的一个结果,也许他可以说我这个公司是一个上市公司,我只是公布整个业绩报告,可以以这个借口不公布具体在某个国家,或者整个海外投资结果,但是公众是很想知道的,因为大家都希望你这些的大企业在海外的情况作为一个参考。

  水皮:我们习惯不把村长当干部,所以讨论企业的跨国经营就一步提到跨国公司层面上,而且我们对跨国公司赋予了很多很多不切实际的,甚至超过经济范畴的很多的期望和概念,比如说指望他代表中国企业的强大,背后顺理成章就会成为一个我们民族自豪感的象征,很多不切实际的期望都会赋予上去,往往会把跨国经营等同于跨国公司,然后以跨国公司的标准看跨国公司经营。第二个就风险来讲,跨国公司的经营风险是大于本土的,首先语言就是一大障碍,改革开放20年,实际上真正具有经营意识的企业,还没有走过第一代,走过一个人的时代,刚才你举到很多例子,都是还没有经过第一次换班,还没有进入到我们讨论的公司化治理时代,这个阶段还没有走过去,你现在一步走出去的经营,我想方方面面的困难的确是比较多的,而我们往往给它批上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又决定了我们不希望看到他们失败,或者说是不成功,比如说你刚才提到的很多企业为什么不公布情况,我知道的TCL,我们现在知道了他现在收购了汤姆逊,成功不成功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他收购的另外一家德国的施耐德企业失败了,但是德国的媒体会宣传的,你说TCL方向有没有错,战略有没有错,我们很难说,他收购施耐德在过去还算是一个品牌,但是现代呢,它的确非常落伍,TCL去了想重新做起来,是按照中国的模式,我的成本低,实际上你在德国那个环境做的话,完全不行,特别是在新产品上来之后,施耐德竞争力根本一点都没有,那怎么办,那个只能是关闭生产线,工人只能回家,只能破产,当然他不会拿这个回来跟我们讲,这个八百万欧元会不会有收益,他不会跟我们讲的,大家都会回避的,这个教训就使他在收购汤姆逊里吸取教训,但是汤姆逊也有汤姆逊的问题。

王志乐、水皮:国际化要为当地环境未来负责(2)
图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王志乐

  王志乐:我倒不觉得太苛求刚出去的公司公布经营业绩,不公布在一个国家的经营业绩,在国际上也是一个通例,你说西门子、IBM去年在中国经营额怎么样,他不告诉你的,他有可能在中国经营好,或是不好他都不可能把一个国家的业绩拿出来。但是据我了解海外的案例,有成功也有失败的,不能简单说中国公司不愿意说就说明他一定不行,我到韩国去看过北京的京东方收购韩国的LCD,就是液晶显示器的厂,我跟他们的工人座谈,他们评价非常高,当年就赢利,赢利非常大,现在又返回到北京投资了,还有上海电器收购日本的那个企业,这个我书里都有,我到日本去,日方反应非常好。但是像刚才讲的施耐德我没有看到,我在看一些德国的项目评价好象是不太高,德国人评论中国人在德国的投资都是不太成功的,我现在也在协助一个公司收购一个德国的公司,已经收购完了。这种非常正常,你投十个,有三个成功的已经不错了,这种公司不必太苛求非得公布业绩,他可能这个行动失败了,但是通过这个行动取得了一个无形的品牌效应,你又不能说他完全失败了,我觉得不要太苛求,还是要宽容一点,容中国企业有一个学习提高,积累经验的过程。

王志乐、水皮:国际化要为当地环境未来负责(2)
图为与《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水皮

  水皮:我们的大公司,和历史比较长的那些真正的大的跨国公司相比,实力还是弱,我们最初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进来的跨国公司他的特点是赔得起,他能够对你本土企业构成压榨式的竞争,把你打垮之后他就能独霸市场了,我们显然刚刚起来的企业向海外发展不具备这种,就是赔多长时间的超强的实力,我们往往会把他当年的,或者次年有没有利润就作为是否成功来看,都是这种心态,我们还是没有到实力强到能够给人家摧毁性打击的时候,这个跨国公司经营包括走出去还是处于尝试的阶段。

  王志乐:从现在看出去比较成功的企业,我的感觉有几个特点,第一往往在国内已经和跨国公司交过手了,特别是引进来跟他合作过,像上海电器,都是属于在国内长期和外资有过合作了,而且了解了国际的标准,这个时候出去就比较成功了,咱们讨论是国际化的战略,我倒比较倾向于认为,有的公司不要一步先走出去,先引进来是第一步,因为国际化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引进来我把它叫做内向的国际化,走出去叫外向的,从我调查的案例,一般都是内向做得比较好的企业,外向就是做得比较成功,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可能比较成功。像我跟京东方那个老总聊,他在国内已经长期和日本人合作过,他体会到在合资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我到那一问韩国人,韩国人觉得中国人很好,不但我们的人没有被开除,而且重用当地人,一年提了两次工资,所以这个团队留住了,几百个研发人员继续在那儿研发,他的研发团队继续在那儿研发,这个得益于京东方这个企业和日本松下搞显象管,他有这个经验,他成功了。我觉得不要太苛求中国的这些企业,在国内搞得好就不容易了,大家宽容一点。

  主持人:现在担心有些中国企业在国外搞不好,造成巨大的亏损,反过来怎么办?长虹事件就很典型。

  水皮:这个长虹和一般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还不一样,我们前面讲了中国企业走出去还是带有很多非经济的色彩,说白了就是政绩工程的影子在里面作怪,具体到长虹可能特殊一点,特殊在哪儿呢,的确是领导人的取舍上有几起几浮的感觉,另外企业的发展到了一个瓶颈,他的规模太庞大了以后有一个瓶颈,这个瓶颈决定了他的确要向国外市场分解他的产额,如果他不出口的话,他的确没法有效地存活下去了,这样一来的话,几方面因素都决定他在产品出口上面,他还没到跨国经营的层面,他在产品出口上面就非常急功近利,先出去再说,能不能收到钱再说,你产能这么大,那么多工人,你要开工,你首先要开工,我想对于绵阳来讲,首先不能停工,要开工,那么多的产能往哪儿去消化呢,除了国内的市场,国内市场打成这个样子,往国外去的确是条路,这个时候有人正好说你给我吧,我替你销,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说呢,几种因素促成他不顾一切地先走出去再说,这个过程里面不可避免会埋下隐患,要碰到不法商人的话,你就很容易上当,我觉得长虹这个事还不是经营失误,是多种因素造成了现在这个格局。

  王志乐:这个好象不是属于国际化讨论的,他是属于外贸范畴的错误。

  水皮:而且是外贸范畴很低级的错误,长虹问题的确反应了我们很大一批本土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或者国有控股企业在做大之后的两难选择。

  主持人:其实提这些企业,主要也是想多提供一些,不管正面的或是反面的案例,以便让我们的企业有些借鉴。两位嘉宾可以评价一些目前我们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之路,哪些路比较顺畅,更适合中国企业的情况。

  王志乐:我是这么分析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因为中国企业,现在真正发展也就是十多年的事,从1994年1月1号开始实施公司法,提出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到现在不过十年,这十年,中国公司发展很快,走完了很多国家很多年的路,这点上应该充分肯定,应该有信心,不要把中国企业说得太糟糕,也不要把国有企业说得太糟糕,因为国有企业这十多年变化是很大的,我把中国企业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中国企业感觉和外国企业差距很大,差在硬件上,所以那时候大规模引进,中国企业一下子可以生产一些比较现代的东西了,这是硬件提升。到92、93以后强调市场经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十年是制度提升的阶段,而且国内不管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这个制度上在这十年有了非常大的进步,像公司治理,什么母子公司,集团公司的概念,以前都没有,这个制度建设还没有完成,还没有完善,但是确实已经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现在面临一个很大的差距,有一个第三次提升的过程,是一个经营理念的提升,就是责任,这个公司的责任是什么,我理解有三个责任,一个是公司的股东责任,第二是公司的社会责任,第三是公司未来的责任,就是环保,这三个责任是一个责任体系,作为一个公司存在必须为三个责任负起责任来,负责任的公司就是好公司,咱们中国企业比较比较弱在这方面,这个竞争力是比较软的无形的竞争力。我们如果光停留在前两个提升上,没有第三个提升,你跟跨国公司接轨,打到国外去,这个难度就非常大了。比如施耐德评价说,德国的公司治理,为员工为股东负责非常强调,你要解除一个工人是很难很难的,在这个情况下,如果你要是不了解国际惯例,你这么走的话,按照你的文化,你的理念经营国际公司肯定是失败了,所以我认为中国公司现在面临一个非常突出的一个问题,怎么样提升自己的软的竞争力,无形的竞争力,也就是理念。提升我的责任。

  咱们中国的食品工业,食品安全是最主要的责任,社会责任你没有,你怎么跟人竞争呢,我觉得下一步中国企业要真正走向世界,成为世界有影响的跨国公司,应该在硬件提升,制度提升的基础上有一个新的提升,就是理念的提升,就是公司责任理念的提升,公司责任,前几年中国人已经接受了股东价值这个概念了,但是光有这个是不够的,公司还有社会责任和环保、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责任,这种责任如果没有你也难以和国际竞争,要探讨中国跨国公司的发展,我觉得应该走完第三个阶段,软件的,或者说无形的软的竞争力的理念的提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国际化新闻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缤 纷 专 题
春意融融
绿色春天身临其境
愚 人 节
整蛊先锋幽你一默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