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争议诺奖设置缺陷:为何没有数学奖

2013年10月07日 21:46   新浪科技 微博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7日消息,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瑞典发明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在100多年前创建了诺贝尔奖,时间是1895年。当时设立的奖项分别是:物理学,化学,生理学与医学,以及和平奖。

  今天,在118年后,这些奖项的设置基本上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变动,除了在1968年的时候增加了一项“诺贝尔经济科学奖“,即通常所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那之前,在1901年时候还增加了一项诺贝尔文学奖。

  与此同时,科学发展正日行千里。计算时代已经到来,正如地球环境以及人们与世界之间相互作用的方式一样,时代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一家名为LiveScience的网站对世界各国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科学家们开展了一项调查,让他们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即在今天的诺奖中还有哪些学科他们认为是确实了的。调查者希望研究人员们考虑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今天的诺奖奖项设置是否的确代表了今天的科学界,而如果不是,那么他们认为哪些学科最应该被添加进去。

  调查得到的反馈意见几乎和学科的多样性一样差异巨大,然而在该网站收到的全部15条回应中也的确存在一些共性的地方。比如大家都非常不理解为何诺奖设置中没有包含数学奖。

  如詹妮弗•艾莉西(Jennifer Irish),一位来自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学院的科学家质疑道:“数学是世界语言,几乎是所有社会进步的基础和根基。”

  这样的缺失的具体原因仍然是个谜。有的观点认为诺贝尔希望他所设置的奖项都是能明确造福人类的,他并不认为数学符合这一条件。还有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是诺贝尔与一位数学家是情敌,因此他不愿意设置数学奖,然而这一说法令人怀疑。

  排在数学之后呼声第二高的是技术与社会科学。那些投票支持技术科学的人认为技术在过去的数十年间,更不要说是在诺贝尔奖设立118年间,已经深刻改变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方式。

  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子工程与化学教授,南加州大学量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中心创建人和主任丹尼尔•利达(Daniel Lidar)表示:“技术与信息科学毫无疑问已经在最初奖项设置100多年之后的今天颠覆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因此很自然的似乎应当考虑将其添加进诺奖的奖项行列。”

  那些投票支持社会科学的人则指出,社会科学一直以来都是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其研究领域是无法被简单地由现有奖项所覆盖的。美国耶鲁大学气候变化研究项目主任安东尼•莱斯罗维茨(Anthony Leiserowitz)表示:“最明显的缺失是社会科学的缺位。”他说:“社会科学对于理解人类本质,人类环境以及如何构建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至关重要。”

  其它得到提名的学科领域还包括工程学,地球科学,生态学,可持续发展研究,气候变化研究以及行为科学。但与此同时也有意见认为现有的奖项设置是合适的,并且永远不应当发生改变。牛津大学考古学家迈克尔•迪(Michael Dee)表示:“诺贝尔奖应当继续关注基础科学领域的进展,而不应为了适应时代发展而转向任何应用科学领域。”他说:“所有应用科学,包括我所从事的研究,都得益于基础科学的进展。”

  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Krauss)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一位理论物理学家,他认为目前的诺奖奖项设置是合理的。新的科学领域,如生物科学,神经科学以及基因学研究都可以被包含进现有的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奖项之中;而物理学领域的新研究领域,如生物物理学与信息学,则都可以被包括进现有的物理学奖和化学奖中。

  马克•塞托(Mak Saito)是一位任职于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海洋学家,他也认为现有的诺奖奖项设置并不需要发生改变,因为他认为地球科学领域的交叉性越来越强,他所研究的领域几乎无法被简单的归入任何一个学科。他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似乎是一件好事,我们海洋科学领域的研究有着传统的各学科相互协作的文化,而如果硬要划分不同的学科并被归入诺奖奖项行列,那么或许有人就会为了获得这样一个令人垂涎的奖项而导致这种各学科相互协作风气的破坏。”

  以下是摘录的一部分科学家对于此项调查的反馈意见:

  1 Alexander Weigand,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分类学家

  ——“个人观点,我感觉诺奖的各个奖项的设置是非常有局限性的。尽管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主要也是由于最初设置的遗留因素,但或许可以将一些跨学科的领域添加进来,比如可持续发展以及技术,主要奖励那些为我们所面临的一些紧急问题找到了解决方法的发明家和发现者。”

  2. Thomas Stoffregen,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心理学家

  ——“我选行为科学。如果是在10年前,我或许会投票给心理学,但是现在我可能会将其范围扩展到包括整个行为科学研究领域。几位心理学家此前已经被授予诺贝尔奖,但他们被归入了其它学科门下,如经济学或医学。因此这一领域并不缺乏可以奖励的学者,也并不缺乏可以达到诺奖标准的研究成果。”

  3. Graeme Clark,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生态学家

  ——“人类活动造成的全球性后果,如气候变化,物种灭绝等等,都正成为科学与公共研究领域的重要课题,生态学研究对于理解这些正在发生的变化并寻找解决之道至关重要。”

  4 Christof Koch,美国西雅图艾伦脑科学研究所神经科学家

  ——“在自然科学与数学的交会边界上正发生如此之多令人兴奋的事,包括复杂性及利用分形方法对这种自然复杂性的测量,机器学习,量子理论以及信息论,进化理论等等。”

  5 Dan Kruger,美国密歇根大学进化心理学教授

  ——“我或许会想把现在的‘生理学与医学奖’改成‘生命科学奖’;而将‘经济学奖’改成‘社会科学奖’;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改成‘物理科学奖’。我也会设立一些新的奖项,更偏向应用和技术,或许我会将‘文学奖’改成‘人文科学奖’,最后,我会保留‘和平奖’。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囊括各个领域。”

  6. Jim Moum,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海洋学家

  ——“如果你观察过去几十年间发表在《自然》和《科学》杂志上的文章,你会发现气候研究领域的论文正逐渐增加。这一领域涵盖了物理学,化学以及生物相应方面等各个学科方向,当然还涉及与地球科学之间的联系,如大气与海洋科学。而据我所知仅有唯一的一次诺奖是授予了这一研究领域的(1995年化学奖)。我觉得这一领域值得更多的承认。”

  7. Ben Kear,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古生物学家

  ——“诺贝尔奖古典上认为是面向应用科学的,而从政治上考虑,则要考虑其商业影响。因此,奠定科学基石的基础研究常常会被忽视。在我的观点看来,创建新的奖项并非解决之道。更好的解决方法应当是引导将资金投向那些更加稳定而长期的性的科学项目当中。最终这将产生更多真正的结果,创造更多的媒体价值,并将对整个社会带来更多利益。”

  8. John Skretny,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社会学家

  ——“造就应当扩展诺贝尔奖设置中的社会科学部分了,或者就应该让现有的奖项涵盖范围中囊括更多的社会学研究内容,而不仅仅是‘经济学奖’。这是因为将目光仅仅局限在经济学这样一个狭窄的方面根本站不住脚。尽管这一领域看上去似乎比其他社会科学分支‘更像科学一些’,因为它与数学的关系更加密切。但相比其他自然科学,它仍然只能被归类于政治科学或社会科学领域。”(晨风)

  原文:http://www.foxnews.com/science/2013/10/07/what-missing-from-nobel-prizes-scientists-weigh-in/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