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大辩论:人类要不要敬畏大自然专题 > 正文

以人为本的对话:敬畏的拟人化与神灵化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5月24日 16:15 科学时报

  袁:看来您还是偏向“敬畏”一方。

  张:我以为不是这样。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报复”二字把自然拟人化了,当然不是说自然是神灵。如果“敬畏”二字仅只是一种拟人化的表达方式,我看,说敬畏自然未尝不可;如果说“敬畏”把大自然神灵化,就回到了图腾崇拜,那是不行的。

  袁:您对自然有没有敬畏之心?

  张:给你讲一件往事。上世纪80年代中,我在一个领导机关工作。当时,人们对唐山大地震的灾难记忆犹新。1985年,河北省的一个同志给领导写信,说据他的研究观察,1986年北京将发生大地震。领导交我处理这封信。我提出了这样的处理意见:地震预报是一个世界性科学难题,我建议请研究地震的专家评断。鉴于至今没有准确预测预报地震的方法,科学家的意见也难免受历史的局限。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责怪科学家。领导同意这样处理后,我将来信交给当时在地球物理研究所担任领导职务的一个朋友,请他组织专家听预报人陈述,然后将评断意见告诉我们。我与他商定,他不要参加会议,我也不出面,让评论不带任何官方色彩。专家们与这位同志交谈了近4个小时,一致认为,预报的根据不能成立。我将这个结论如实上报了。请你设想一下,一个对地震预报无知的人,受领导委派处理有关地震预报的事,我是不是会对地震怀有敬畏之情呢?

  袁:当然,无知就会恐惧,也算是敬畏吧!

  张:是后怕。当时,以为专家否定了1986年北京发生大地震的预报,还挺高兴。后来,那位提出预报的同志又多次写信给领导,领导又让我复信。反复3次以后,我有点怕了。我想,按照严格的逻辑思维,专家是说他预报的根据不能成立,但并没有论证1986年北京会不会发生大地震。如果不幸发生了地震,那就太可怕了。

  袁:您怕的是承担责任,不是怕地震。

  张:你太尖刻了。其实,怕地震和怕承担责任是紧密相关的,或者说是一回事。如果当年在北京发生大地震,国家受难,我也受难呀。当然,我会自责,也要负一定责任,但我请示过领导,不应承担太大责任。

  袁:您比较狡猾。

  张:你越来越尖刻,这不好。

  请你看一段陈颙院士(1965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地球物理系,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中国地震局科技委员会副主任,国际地震学与地球内部物理学协会、地震预报与灾害委员会主任)的话:巨大的地震灾害多数发生在大陆地区。目前,我们对海洋已经取得了许多科学认识,特别是板块构造提供了认识海洋的理论框架;但是,对于具有漫长历史的大陆,认识它的当今的构造活动仍然是个科学的前沿,我们需要发展认识大陆的理论框架……大陆动力学中活动构造的研究,将带动新一代的地球观测技术,提出新一代的概念和理论,成为大陆地震机理和预测研究中的一个新的发展点。

  袁:您想说明什么问题?

  张:我想说,迄今为止,我们对大陆地区地震预测还没有好办法,也就是说,对于地震发生的机理我们还有许多无知之处。对无知事物有些怕,这很正常。不过,由此而责怪现代科学很肤浅,是不公正的。把主张不要敬畏自然的学者与“天上没有玉皇,地下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等历史上愚昧的口号等同,也是没道理的。

  科学的认识会改变、会向前发展、会不断根据新观察结果归纳成为新的科学知识。科学发展有延续性,后人站在前人肩膀上创新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开拓了人的视野,牛顿力学却仍在许多领域里应用。你不能因此而说牛顿浮浅。

  (张永谦 袁园)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戛纳电影节
《星战前战3》
2005中国珠峰科考
青海禽流感疫情
中超联赛第10轮
二战重大战役回顾
大城市停车的烦恼
湖南卫视05超级女声
性感天后林志玲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