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网约司机被杀案:厌世大学生的致命24刀

常德网约司机被杀案:厌世大学生的致命24刀
2019年03月31日 21:57 新京报
3月28日,案发现场已恢复平静。新京报记者邹帅 摄3月28日,案发现场已恢复平静。新京报记者邹帅 摄

  3月24日凌晨,网约车司机陈江(化名)在湖南省常德市被害身亡,嫌疑人是一名19岁的乘客。

  当天下午,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发布通告称:经公安机关初步调查,3月23日深夜,犯罪嫌疑人杨某淇(男,现年19岁,武陵区人)搭乘网约车从武陵区前往江南城区。3月24日0时左右,在江南城区大湖路常南汽车总站附近下车时,坐在后排的杨某淇乘司机陈某不备,朝陈某连捅数刀,致陈某死亡。

  杨某淇事后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据杨某淇供述,其因悲观厌世早有轻生念头,当晚因精神崩溃无故将司机陈某杀害。目前,犯罪嫌疑人杨某淇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在坊间,人们对警方通报中嫌疑人“悲观厌世”一词多有议论。而萦绕在家属心头最大的疑问也是:厌世的人还好好地活着,为什么却带走了一个不想死的人?

  致命的一单

  在陈江妻子的记忆里,3月23日原本是个普通的星期六。陈江像往常一样早起去跑车,白天的生意不是太好,他提前回到家中开始准备晚饭。

  妻妹一家打来电话商量聚会的事,陈江提议第二天带孩子们一起去桃花源风景区游玩,但妹夫觉得门票太贵,不想去。

  于是他们商定,周日先来陈江家吃饭,再一起去附近免费的德山公园玩。陈江曾经开过餐馆,炒得一手好菜。即便是去妹夫家做客,他也会应众人的要求,掌厨做饭。

  吃过晚饭后,陈江继续出车。23点多的时候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妻子当时不在手机旁,是4岁的小儿子代接的。父子俩随便聊了几句后,儿子便先挂了电话。

  妻子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陈江工作日会在晚上七八点回家,但周末的时候生意比较多,他偶尔也会过了零点再收工。没想到,这却成了陈江打来的最后一通电话。

  随后不久,陈江接到了从网吧出来的19岁学生杨博淇(化名)。行程的终点就在大湖路的常南汽车总站,这个地方离陈江家并不算远。他的妻子猜测,他是想把这顺路的一单做完,然后就回家休息。

  鼎城区的一名办案民警称,二人一路都没有交流,也没有发生什么争吵。二十分钟后,就到了行程的终点大湖路。这条路的两旁都种满了树木,周围密布着各种品牌的电动自行车零售店。

  陈江把车子停下,等待杨博淇下车。但对方趁其不备,突然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刀,连续刺向他的脖颈、脸部、胳膊,足足刺了20多刀才停止。事后负责验尸的工作人员告诉家属,准确的数字是24刀。

  行凶之后杨博淇并未马上下车,还在车里待了一会儿,没有人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

  事发现场附近商户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陈江的白色轿车停留约50秒后,又打着双闪向前滑行,但很快便撞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两分钟后,戴着帽子的杨博淇下车离开,边走边整理左手的袖子。

  凌晨12点半左右,住在附近的李先生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有人把他的车给撞了。起初李先生以为只是酒驾,还在和妻子商议是否需要报警。后来,他还是拨通了报警电话。等到他下楼的时候,才发现楼下已经围满了警察,大家都说发生了命案。

  上述办案民警称,按照杨博淇此前的计划,杀人后他打算去旁边的沅江投河自尽。下车后,他给一个曾经的朋友打去电话,说自己杀了人,朋友便劝他赶快去投案自首。

  杨博淇所在学校保卫处的工作人员告诉陈江家属,杨从现场走了四五公里的路到派出所,自首时很镇定,身上还带着行凶的那把刀。

  此时,陈江的妻儿已经入睡,家中的客厅还给他留着一盏灯。

  在生死之间的那几分钟,陈江没有能给妻子打来电话或者留下任何讯息。他的妻子正在等待警察的调查结果,她急切地想要知道,最后的那段时间丈夫究竟遭遇了什么。

  “临时想杀个人”

  杨博淇是附近一所高校的大一学生。这所学校门禁森严,周一至周五需要刷卡进出,到了夜间则一律不能出行。每个班级都拥有固定的教室,学生们习惯称辅导员为“班主任”。

3月29日,杨博淇班级所在的走廊。新京报记者邹帅 摄3月29日,杨博淇班级所在的走廊。新京报记者邹帅 摄

  提起网约车司机遇害的事情或者杨博淇本人,大多数学生都讳莫如深,要么表示不了解或者直接保持沉默。有同学称老师严禁学生对外谈论此事,自己真的不能多说。

  上述办案民警表示,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杨博淇就觉得生活没有味道,想要自杀。他在网上购买了两把匕首,但一直又没有勇气。案发前他临时想杀个人,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胆量,“就这样,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事发后,杨博淇的家人一直没有露面,陈江的家属也一直未能和他们取得联系。杨博淇的父亲只是委托派出所给陈江一家送来了5万元的安葬费。

  在新京报记者简短的采访中,杨博淇的父亲称自己是货运司机,长期在外地工作,半个月才回一次家。

  他并不知道儿子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觉得无论家庭也好、学业也好,都没有给杨博淇太大的压力。他表示,自己也想知道那个晚上儿子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杨博淇的父亲说,儿子喜欢上网,警察告诉他,监控显示,那一晚杨博淇是从网吧出来的。案发后杨博淇所穿的衣服和他从家里出门时所穿衣服不同,父亲认为他应该是先从家里到了学校,继而又去了网吧,“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在父亲的眼中,杨博淇平时更多的时间住在学校。虽然不怎么喜欢与家人交流,但是每次跟他说什么,他还是听的。

  一名了解杨博淇的老师表示,星期五那天(3月22日)杨博淇和朋友们还很开心。他们一起打了跑得快(扑克牌),他赢了一顿早餐钱。老师认为杨博淇没有在学校受过什么挫折, “他也不逃课,也从来不迟到,但他上课就是睡觉玩手机。”

  杨博淇的一位同学证实杨是班上的劳动委员,当时选班干部的时候,这个职位没有人竞选,他便主动接下了。相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杨博淇跟同学的关系还算融洽。他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就是很爱玩游戏。因此班上同学得知他杀人的事情后,都很难相信。

  该同学表示,最近几个星期他会在某些瞬间感觉杨博淇的表情很忧郁。至于他厌世的具体原因,同学们也都答不上来。

  “真的就只差几天了”

  事发后,陈江的遗体停在常德市的殡仪馆。每天都有很多网约车司机赶来吊唁,他们的车停满了附近的一整条街。

  有司机说,他们从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日后还要继续靠跑网约车来赚钱养家,心中也会有一丝阴霾。也有司机认为这是一起意外,但还是希望平台能够多给予他们一些安全保障。

  3月25日,滴滴总裁柳青来到常德,看望陈江家属。并达成补偿协议。

  3月27日,陈江的遗体被家人运往乡下的老家准备下葬。

遇害司机陈江的追悼会现场。视频截图遇害司机陈江的追悼会现场。视频截图

  陈江的亲属说,陈江自职高毕业后,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在乡下的老家久居,只是逢年过节才会回去。他的父母都是农民,种一些竹子和蔬菜。

  事发后,陈江的母亲一直在遗体前痛哭,而父亲大多数的时候则是低着头说不出话。现实的问题是,陈江的妹妹已经远嫁广州,照顾父母的责任原本就已扛在他的肩头。

  在妻妹的眼中,43岁的陈江,个头高大,讲话时轻声细语。他是一家的主事者,家里甚至亲戚家的大事都是由陈江来帮忙操办。

  在做网约车司机之前,陈江长期在广州打工,也曾到孟加拉国、印尼等地做过电网基建之类的工作。

  他和妻子从读书的时候便相识、恋爱继而结婚。最开始两个人都在广州,后来妻子调回常德的分公司,两人便开始了分居的生活。陈江想念妻子和孩子,经常隔一个月便回来一趟,妻子便让他回老家找个工作。

  陈江去世后,他的妻子早已哭到流不出眼泪。因为连续几天都没有吃饭,妹妹给她输了几支葡萄糖。

  2017年陈江从广州回到常德,花6.5万元贷款买了一辆二手汽车,开始了做网约车司机的生活。

  一开始,他还在物流公司帮人开货车,只是利用下班的零碎时间来接单。后来公司效益不好,他便从2018年10月开始全职做网约车司机。

  滴滴方告诉陈江家属,陈江已经在网约车上接了2000多单,评分是5颗星。

  他每天的生活轨迹大体相似,早上六七点先送孩子去上学,然后送妻子去上班,再去跑网约车。人少的时候他便先回来做饭,接家人下班。

  事发之后,陈江的朋友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他的出殡仪式。朋友们回忆起来,一个共同点是,都曾经吃过陈江做的饭。

  有人说,陈江对朋友十分热情和大方,以前打工的时候他经常回常德看妻子和孩子,在广州的朋友想吃家乡特产,他每次都骑着摩托车花很多时间帮大家去买,扛着几十斤的东西带过去。

  有一位朋友回忆,她从广州到常德的分公司来出差时,陈江每天晚上一定要把她接到家中一起吃饭,然后把她送回酒店再去跑网约车。

  案发之前陈江一家还在还车贷,每个月2800元左右,只差最后七个月。两个孩子日渐长大,夫妻二人计划着一起攒钱,过两年买一套房子。因此陈江谋划着要再度出国去打工。

  因为护照过期,陈江没有能立刻出国。他在等待补办新的护照,也打算过完清明节就去广州先打几个月短工,六七月份再出国。

  其实早就有朋友叫他一起去打工,他舍不得家人和孩子,一直拖着没有去。家人表示,他原本清明节就会离开常德,离开网约车司机的岗位,真的就只差几天了。

  新京报记者 邹帅 张丽芸 实习生 吴婕

  编辑 胡杰 校对  郭利琴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