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大辩论:人类要不要敬畏大自然专题 > 正文

何祚庥在中国科协“破迷反伪”研讨会上的发言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3月01日 11:23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何祚庥在中国科协“破迷反伪”研讨会上的发言
何祚庥在中国科协“破迷反伪”研讨会上发言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题目: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若干问题的反思

  完全是意外的卷入一场争议,事先没有准备,是偶然发表了一个谈话,环球杂志跟我谈谈如何理论以人为本,以人为本不能以环境为本,不能以生态为本,不能以大自然为本,这句话当然有针对性,但是我没有想到针对性这么强,居然有那么多的人反对,所以卷入一场争议。

  关键的问题,我们现在应该以人为本还是以大自然为本?哪个为本的问题,这是原则性的争议。也就是说,我们是一个人,优先关注人还是优先关注大自然,人类的朋友要关注,人类的敌人怎么样呢?人和大自然之间就是有一些不协调的地方。我们要促进人和自然界的和谐,但是要促进就意味着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地方,问题出在这一点。如果以大自然为本,什么事情都能做,很重要的问题是这方面。胡锦涛讲科学发展的本身目的就是为了人类,很多人对科学发展有不同的解释,比如“科学发展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大自然”,这都需要搞清楚。

  现在的争议问题是在环保保护工作中执行的是以人为本还是以大自然为本,有两种不同观点。不要认为环保工作是一致的,环保工作并不一致,目的是为了人,目的是为了大自然,这件事情可以造成不同的结论,真正非常实际的问题是水电问题。以人为本和以大自然为本差距在什么地方?一些人主张大自然也是我们服务的对象,也是我们关注的对象,甚至是优先关注的对象,因此在网上有争论“老虎吃人”。老虎吃人的时候该不该打老虎?我当然不是指个别老虎的问题,大自然要侵犯人类的时候,人类是应该反抗、斗争还是就被老虎吃掉,这是基本的问题。最后的结论“因为人侵犯了老虎”,为什么总觉得老虎没有人重要,为什么总保护人不保护老虎?人认为老虎不如人重要,为什么这个观点是不对的?这牵扯到价值观念,优先关注人还是优先关注老虎?碰到禽流感怎么样,如果得了禽流感,要杀鸡,如果得了疯牛病,要杀牛,要用对待人一样的态度对待其它生命,实际是做不到的,也不能这么做,但是理论上把大自然描写成一个大家庭,把大自然描写成一个母亲。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把母亲看成了工具,这简直是一种侮辱。怎么证明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一句话“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反对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怎么证明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这件事情不是你说不反对就可以不反对的,是要证明的,科学什么事情都要问一下为什么。为什么总有人反对科学主义?这是有原因的,有问题就要问,为什么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

  海啸以后很多人问上帝创造世界,上帝最爱人、最关怀人的,上帝是人类的母亲,为什么上帝又造成了海啸,把很多人杀掉了,而且这些人没有罪过?为什么上帝对自己的孩子如此不仁慈?在海外基督教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信神的人问为什么上帝对自己的孩子这么不仁慈?闹到罗马教皇那儿去,罗马教皇不回答。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我问为什么母亲在海啸的时候对自己的孩子不仁慈?一样的问题。

  从我来看,以大自然为本的理论是一种自然神论,把大自然神化了,敬畏大自然,人在大自然面前礼拜磕头。实际上这种理论是一种伪善理论,或者叫假冒伪善理论。当年孟老夫子要吃肉,不忍心杀牛羊,但是肉还是要吃,因此自己离开杀牛的地方,别人做好了再吃,这种善心是一种虚假的东西。一些人主张保护老虎,我也赞成,保护到什么程度呢?把老虎送到南非去留学,这是真的。为什么要留学?“野生驯化”,我也赞成,“中国找不到野生驯化的条件”,跑到南非,留学以后能不能回来,回来以后能不能适应中国的条件?“海龟派”海归不了。现在我们国家要解决大批贫困人口的问题,现在有大批贫困学生很优秀但是没有钱不能出去,让老虎去留学。从虎道主义来说可以去留学,不是从人道主义来说。还有一个问题很尖锐。老虎放在动物园里不吃人,从动物园里跑出来怎么办?只能杀。有些环保人士讲出的理论是很荒唐的,我们给他们送一个帽子“极端环保主义者”,因为他做事情太极端了,讲的话太过分了。

  为什么以大自然为本是一种自然神论?历史上有一个神权统治人权的时期。为什么要造出神?目的是为了代替讲话的人来统治人类。汉武大帝重用董仲舒,说他是上帝的儿子,可以号令天下。董仲舒后来说因为是天的儿子,所以要听天的话,天不能讲话,因此董仲舒要代替天讲话,汉武帝不干了,于是把董仲舒抓起来。以大自然为本,大自然不能讲话,不能表示他的意志,不知道大自然的利益何在,谁来代替大自然讲话?就是这批环保人士,所以他们要垄断发言权,我们这些人不是环保人士,在他们看起来何祚庥是非环保人士。究竟方舟子、何祚庥是不是环保人士?环保人士廖晓义女士赞成发展风电等等,这些主张都是何祚庥的主张,何祚庥在1994年就写了长篇文章反对小轿车进入千家万户,适当发展是可以的,但是要进入千家万户是不能的。这几年何祚庥提倡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水电是一个真正的争议。我们对廖晓义批评多了,她表态并不反对水电,但是她写了一篇文章反对水电。现在这场争论就是一些环保人士假借以大自然为本,要把环保的工作凌驾于发展之上,廖晓义说“现在一些人一提发展就是硬道理,环保靠边站”,“一些人搞经济建设理直气壮,我们环保一开口就被人家说是极端环保主义”,在他们脑子里是把环保工作跟科学发展相对立起来,要害在这里。究竟怎么理解以人为本,怎么理解科学发展?科学发展要不要发展?要害在这一点。

  环保要优先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同时还要不危害后代人的发展能力。这也不是何祚庥发明的,是联合国给的定义,联合国提出“可持续发展”,怎么理解“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现在争议非常大。最后经过多方面争论以后,在联合国世界环境委员会的报告中提出“今后人类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可持续发展方向”,又提出“可持续发展是既满足当代人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回答了当代人和后代人的关系。为什么有这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发达国家已经很发达了,落后国家还不发达,落后国家需要发展,发达国家很发达了,要跟落后国家争夺资源、能源,发达国家会拿出一些环境保护等不切实际的概念限制落后国家的发展,可持续发展是解决当代人和后代人的关系问题。所以联合国大会最后得到共识,“要满足当代人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这个提法是比较科学、严密的。举一个例子,比如能源问题,如果我们的能源问题只能靠化石能源来解决,的确现在人类开采能源会对后代人的发展能力构成实际性的威胁。一共这么多的煤,我们的子孙万代要活下去,煤都开完了怎么办?如果按照联合国的提法,看到能源的问题除了化石能源之外,大量是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怎么进行可持续发展?一方面节约现在的能源,留给子孙万代所要用的化石能源,另一方面要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

  我给各位提供一个数字,我们国家当前整个电力装机到2004年年底是4.4亿千瓦,水能资源将近7亿千瓦,技术可开采的水能资源是5亿千瓦,经济可开采是15千瓦,水能是当前最现实的,在可再生能源中水能是最现实的。风能资源,十米高空的风能资源是12亿千瓦,海上的风能是7亿千瓦。现在高空风能资源还要加大一倍,所以中国的风能资源是20亿或者是25亿千瓦,这是理论上算下来的,风能资源大概是水能资源的四、五倍。太阳能资源是风力资源的100倍还要多。在这个意义上讲,未来能源要放在可再生能源上。如果在环保问题上,在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上,不解决当代人和后代人的关系问题,那就会限制发展。所以我赞成优先照顾当代人的利益,对子孙万代的发展能力不要构成实际性的损害,孙子一辈的事情他们自己会解决,并不需要我们替他们考虑太多,他们的本事比我们大多了。抽象地讲以大自然为本其实是没有什么说服力,从考虑子孙后代的问题上,我们现在要接受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定义。

  有一场争议,我们理解中国现在处在什么阶段?这几年经济上去了,钢铁上亿吨,水泥数量也很大,究竟我们跟发达国家有多大差距?现在没有冷静的认识,因为现在我们力量很大了,就会引起很大的问题。我们这几年由于发展比较快,钢铁上去了,水泥也上去了,我们国家经济建设蓬勃发展,但是又面临能源短缺、资源短缺的问题,我们国家对发展怎么看?是不是发展该放慢速度?我反对这个意见。最近2005年2月19号北京青年报中国科学院做的中国现代化报告,指出中美之间在经济水平之间的差距达100年,我们现在的人均GDP3000多美元,美国在100多年以前已经达到人均GDP3000多美元,另外还算了一堆数字,农业人口占全部人口的比重,中国的农业人口50%,美国100多年前农业人口50%,农业占整个国民经济总产值的相对比我们是10%,而美国在100多年前是10%,所以我们国家工业化阶段还没有完成,我们离现代化还任重道远。中国什么时候可以赶上美国?如果美国的人均GDP每年平均增长4%,中国如果每年平均8%,中国1000美元,美国现在是35400美元,中国96年以后才能赶上美国,中国84年以后才能是美国的一半。当然这个数字没有大意思,未来世界未必这么发展,但是我们要冷静思考我们国家离现代化的国家水平还有多远,没有冷静的反思是不行的。

  非常尖锐的争议问题是水电,我们把水电看作绿色能源、可再生能源,国外认为小水电是可再生能源,大坝不是绿色能源,破坏环境,当然大坝是可再生的。我们今天要不要修建水坝、水电站,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深思。我这里有两篇文章,一篇文章讲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若干问题的反思,还有一篇文章讲究竟谁把某些极端环保人士进行极端化的描述。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关于水电的问题,廖晓义写的文章反对水电,认为水电不是绿色的,认为美国平均每年拆一座大坝,没有的事情。光明日报2月24号登了一篇文章,“以科学态度对待科学”,作者也是反对建水坝的,这么多的大江大河建水坝,中国建国50年间修了很多大坝,大坝数量将近世界大坝数量的一半,对大坝是这样一种态度。如果以大自然为本,他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以人为本,我们更需要看到当前中国还有很多贫困人口,我们需要发展来解决贫困人口的问题。现在中国贫困人口的数量,联合国定义的绝对贫困人口,中国大概有三四千万,还有一个定义是贫困人口,每年的支出不超过两美元,我们的贫困人口还有两亿多,绝对贫困人口下降还很有困难。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现在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还有这么多的贫困人口,有些人说“以人为本是不对的,要以大自然为本,要优先关注老虎,关注生态”,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谢谢!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彩 信 专 题
双响炮
诠释爱情经典漫画
东方美女
迷人风情性感姿态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