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季琦否认与沈南鹏决裂:创业之初已分配好利益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30日 06:20 东方早报

  在携程挖到第一桶金,从如家收获成就感

  早报记者 汪蕊

  8年前,他在互联网兴起时将其与传统服务业结合,用3年时间将携程网带到纳斯达克;5年前,他发现了经济型酒店这个市场空当,把如家快捷酒店也送到纳斯达克;如今,身为汉庭连锁酒店的CEO的他,试图第三次叩开纳斯达克的大门。

  他,就是季琦。

  初见季琦,他穿着一身Timber-land。对此,他的解释是:“我买衣服就是走到一个服装店,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全部买齐,怕麻烦。”对于牌子的选择,季琦也有自己的一套讲究:“不要太贵,中等消费就好。”

  正是基于“喜好中等消费”,他一手创办了同样“中等消费”的“如家快捷”和“汉庭酒店”。

  汉庭是一辈子的事业

  东方早报:你从携程到如家,再到现在的汉庭,三次创业有什么区别?哪次对你最重要?

  季琦:其实这三次都非常重要,做“携程”是在挖第一桶金,更多的是依靠机遇。而创办“如家”虽然觉得有点孤独,但是仍给予了我一定的成就感。至于现在的汉庭,我把它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来做。

  东方早报:怎么会想到做汉庭酒店呢?你在如家快捷仍有股份,这不是“左手打右手”吗?

  季琦:“如家”和“汉庭”不是同一个档次的酒店,所以不存在竞争。国外成熟的酒店行业大致分为几个层次:豪华型(luxury)、高档(upscale)、中档(midscale)和经济型(economy)。“汉庭”是针对商务人士的酒店,属于中档酒店,平均

房价在250-300元之间。而“如家”则属于经济型酒店,平均房价为200元。

  其实在做如家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汉庭的市场。这是由于中国中产阶级成长很快,经济型酒店不能满足这一类人的需要。等“汉庭”发展成熟了,它的价格会比如家高50%左右,而商务酒店的毛利润率在55%~60%左右,比传统经济连锁酒店的毛利润率要高5%左右。

  汉庭扩张超过当年如家

  东方早报:你做“汉庭”快两年了,现在汉庭酒店发展如何?和当年的如家快捷相比呢?季琦:从2005年到现在,不到两年时间,汉庭开店20家,签约酒店(已经与物业签订好租约,经营权归汉庭酒店所有)超过50家,2007年底签约酒店还将达到100家。按照如此发展状况看,在一定程度上,汉庭酒店的扩张速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如家。由于商务酒店有着很大市场空白,所以我们现在所有营业酒店的平均入住率高达90%以上,我相信,汉庭酒店将会是日后中国商务酒店的No.1。

  东方早报:那汉庭酒店现在有什么问题吗?

  季琦:没有一个东西是完美的,汉庭还存在着一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来源于我们自身。比如发展速度与质量的平衡点,我们需要找准。又比如发展速度太快,人力资源跟不上,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保持我们酒店最根本的价值观。

  改造传统服务业

  东方早报:你以前从事的是IT方面的事业,为什么转到服务业来做?

  季琦:据我了解,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1978年的23%升到2005年的41%,但仍低于64%的世界平均水平,服务业目前仍然是中国经济的软肋。这个“软肋”意味着商机,而服务行业是中国的未来。

  人就是市场,而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中国制造为什么有优势?关键在于成本低廉,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人工的成本。中国人现在有钱了,人们要消费,这就是服务业的活儿。现在,国家提出要打造现代服务业。什么叫现代服务业?我的理解就是信息加传统,我的做法就是用IT精神打造传统产业,提升传统产业的竞争力。中国的机会就是在于对传统服务业的改造,而不是追求新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形态。

  东方早报:那“携程”、“如家”的成功是否说明中国服务业的机会巨大?

  季琦:是的,携程、如家都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股价坚挺,这证明了对传统产业改造是可以成功的。现在,中国服务的市场非常大,我预计这种市场能持续好几年,所以年轻人要创业就得趁着这几年。

  季琦

  1992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机器人专业获硕士学位。

  1994年旅居美国。

  1997年回国创办上海协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任总经理。

  1999年与交大同学沈南鹏、范敏以及梁建章联合创办携程旅行网,出任总裁。2003年,携程旅行网(NASDAQ:CTRP)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02年与沈南鹏等人再创办如家快捷连锁酒店,出任CEO。2006年如家快捷酒店(NASDAQ:HMIN)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5年创办汉庭连锁酒店,出任CEO。

  季琦首次回应“不和”传闻 “和沈南鹏仍是好友”

  从携程到如家,沈南鹏、季琦、梁建章和范敏这个四人团队三年内两次叩开纳斯达克大门,缔造了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的神话。一时间,这个创业组合名声大振,被称为“弦乐四重奏”。

  1999年,季琦、范敏与沈南鹏等上海交大好友聚会,当时正是互联网热的时候,3人相谈甚欢,最终决定共同创业。1999年5月,季琦与梁建章、沈南鹏、范敏共同创建了携程旅行网。4个人按照各自的专长具体分工: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首席财务官,季琦任总裁,范敏任执行副总裁。

  但随着季琦的离开,“四重奏”戛然而止。有传言称这与沈南鹏有关,甚至有人猜测季琦、沈南鹏已经决裂。

  东方早报:与同学一起创业是现在大学生向往的创业模式。你们四个人创业成功之后,现在却“分家”,这是否意味你们的友情已经结束?

  季琦:这是不可能的,外界老是猜测一些不存在的事。事实是,我们几个人都非常珍惜彼此的友谊。从携程到如家,这么多困难都是我们4个人一起走过来的,大家都不会忘记。现在分开做事只是由于大家的价值取向有所不同。沈南鹏觉得投资好,做了红杉投资公司;我喜欢酒店,做了汉庭连锁;梁建章觉得这几年很辛苦,去美国休息、游学;范敏现在是携程网的首席执行官。对于外界的猜想,我只能保持沉默,我不能去左右别人的思想,而有时解释反而会让外界认为我们心虚。再说,我们几个在创业之初就已经分配好利益,又怎么会“不和”?

    东方早报:此前沈南鹏说“如家”发展势头最好的时候“请”走了季琦是对的,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季琦:这其实是一场误会,这都是媒体炒出来的。南鹏还说要告那个记者,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当时其实是我自愿离开的。现在我还有如家快捷的股份,又如何谈“走”呢?其实是我自己想专心做汉庭酒店,所有退出了“如家”的管理团队。

    东方早报:你曾在一期电视节目中,对于四人团队中的其他几人均直呼其名,只有对沈南鹏称呼为“沈先生”,这如何解释?

  季琦:说到这个,我真的要叫冤枉了。那次上节目,我想是在正式场合,由于南鹏是在做投资,为了表示尊重,我特意叫他“沈先生”。但是却被大家所曲解了。我和南鹏私下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女儿现在6个月大了,中国的风俗是小孩要穿干妈送的衣服,而她很多衣服都是南鹏的太太送的,而南鹏家的红木家具也一直放在我家,难道这叫不和?

    东方早报:那么以后你们四个人是否还有合作的可能呢?

  季琦:就像南鹏所说,现在携程和如家都成功了,四人都有了自己的不同事业,这使得四人未来的合作机会少了。现在梁建章大多数时间在海外游学,南鹏有他的投资事业,我们如何合作还得靠缘分。而且现在不是更好吗?如果我们都在做如家、携程,那么中国怎么还会有我的汉庭以及南鹏的红杉资本?

  记者手记:“细心”使人成功

  季琦曾经说过,他觉得“男生女相有福”很有道理,记者采访之前还一直揣测季琦是否长“女相”?

  进入他豪华的办公室,处处是他6个月大女儿的影子,连电脑屏保也不例外。正想细看小家伙的相貌,季琦从门外快步走进,边走边笑说:“不好意思,久等了,但是你看了我的隐私就当抵消了。”第一次见面,就如同故友,身着Timberland衬衣的他,显得异常亲切。再仔细打量这位身家上亿的季琦,怎么看也不像带女相。将此问题抛出,季琦哈哈大笑,旁边的属下赶紧解释:“他是觉得男人要是有女人的细心,那么成功就相对容易了。”

  季琦果真细心,在入住北京的一个五星级酒店时,他发现酒店使用的是双面的枕头,一面是荞麦,另一面是海绵,客人可以根据需要选择自己想要的一面。这个细节深深地打动了他,而采购的报价也让他坚定了在汉庭使用双面荞麦枕头的信心。

  汉庭酒店的客人一般是商务白领,这些人出差大多都带着手提电脑,细心的季琦连服务台前给客人们专门放手提的台子也给客人们想到了。

  每隔一段时间,季琦就把自己的家当作样板房,重新

装修。壁炉、地板、
热水器
……都是他自己先行体验,再推广到汉庭的各家分店。而季琦家的壁炉,和吴中路分店的壁炉也是来自同一个厂家。季琦告诉记者,每次他回家看到壁炉,就会觉得暖意洋洋,他希望客人也会有同样的感受。

  细心加勤奋的季琦,不断在创造成功,但仍有隐患。汉庭酒店的定位是中档商务酒店,与如家快捷定位不同。但季琦所说中档酒店的市场空间是否存在?季琦能否再造“如家神话”?

    订阅东方早报请登陆东方早报网站或拨打 962288 或 8008208696;优惠多多、实惠多多、资讯多多。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