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国青年报:天下哪儿有免费的手机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7日 08:19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杨芳

  天上会掉手机吗?

  王浩(化名)不相信,直到半个月前的那个上午。当时他正在办公室上网,听到一声吆喝:“嗨,领手机喽!”

  “啊,真的吗?”供职于北京科技职业学院的他,此前听说过学校准备为3000多名员工统一发放手机的计划,将信将疑。没想到“好事儿”真来了。

  兴奋的王浩几步冲进领导的房间,一眼就瞅见那款LGC680型手机:银色外壳、翻盖设计、彩色屏幕,只是没有外包装盒。“还是CDMA的,学校真好!”他一把抓过领导递来的A4纸准备签字,却发现这是一张“承诺书”。

  密密麻麻的条款中,他只记得以下几条:每月最低消费150元,使用两年后手机归机主所有,期间无论丢失或损坏,仍需缴纳包月费用。

  “这不是

霸王条款吗?”王浩顿觉上当受骗。在这所民办高校里,他每月的工资才1000出头,其中五分之一就花在供养手机和
小灵通
上,现在却又平白出现“完全没必要”的话费支出。办公室、宿舍都有电话,“有啥事儿打现有的电话不能说”?

  但校方认为大有必要。副校长周孟奎称此举是为了建设“数字化校园”。在这项工程中,手机不再是简单的电话,而是“通讯终端”,构成学校和电信运营商合作建设的信息传递系统的基础。学校可以通过这一系统分级下发文件和通知,教师也可以借此参与学校的各种公共事务。

  周孟奎解释说,由于各大运营商之间不能连通,所以该系统无法在原有电话上实现,不得不统一配发手机。

  “你建设没问题,可为啥让老师埋单?”王浩很是不满。

  有同事当场询问:“我能不要吗?”“谁敢不要?”领导板着脸。“这不是强来吗?”“你不满意就打辞职报告吧!”

  刚想发火的王浩被人拉到一旁:“别傻了,领导早和其他中层干部带头签了承诺书。再说话费是从工资里扣,就算你不要,钱还是照交。”

  周副校长向记者证实了话费从工资扣除,但他否认这是“强迫使用”。他提到,工资扣除150元的同时,学校还提供了50元以上的补贴,“怎么能说是他们埋单呢”?

  “挺便宜的,学校还会无限期补贴下去。我们的员工总不能手机都不用吧!现代社会这不是有病吗?”他坐在老板椅上,弹一把烟灰。

  “一直补贴下去吗?”记者追问道。

  “错!是3个月也行,5个月也行,半年都可以!”他一脸严肃地纠正。

  “啊?我理解的无限期是……”

  “不,那是你的理解。”周孟奎打断记者,“无限期是最恰当的词儿了。”

  王浩了解到,这款低端手机市价不到700元,而根据北京联通的活动,如果每月打满75元话费,一年半后用户就能白得手机。如此算来,学校力推的此项活动,远远高于市价,这让一些老师怀疑其中有“猫儿腻”。

  针对这种说法,周孟奎反问:“人家联通是上市公司,敢做假账吗?换了你,有这个胆儿吗?”他随即补充,北京联通为该校60多名中层干部提供的,不是老师们那种LG手机,而是新款诺基亚PDA手机。“60多部,这不能算私人利益吧!”

  这显然不是周孟奎感兴趣的话题,他很快就又开始描绘“数字化校园”的蓝图:进学校先按个手印,这是指纹识别系统;请假发条电子假条,这是OA(办公自动化)系统;第一时间通知紧急事件,能够实现管理学中所说的“成本让渡”……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统一配备手机。

  “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周孟奎很自信地宣称,这一蓝图将在今年9月实现。

  “真是说话不嫌牙疼!现在教职工宿舍连网络都不通!”一位老师撇嘴对记者说。他早听一些在外企和政府工作的朋友说过包月手机的事情,“可人家是福利,我们是抢钱!”

  如今,他和同事坐在一起开会、住在一个房间都会面对面打手机,“反正不打白不打”。

  目前,学校发出的首批1000部手机中,“很少有人不领”。即便有怨言也是私底下聊聊,“一到公开场合就变样了”。当记者上周日来到该校的沙河校区时,一间办公室的3名老师均为此举叫好。

  其中一人笑眯眯地说:“有意见的只是一小部分。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王浩告诉记者,几天前,学校负责人在内部会议上抱怨很受媒体的骚扰,希望员工们就手机一事“有意见可以提,别捅到外面去”。

  他的声音有些无奈:“我还是少说点儿吧!现在还能忍。不过天下哪儿有免费的手机呀,瞧我笨的!”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