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新政出台前夜:滴滴快的和Uber们的博弈

2015年08月02日07:43   经济观察报    收藏本文     

  梁嘉琳 麻跃强 俞瑾

  今年,是宁远大学毕业十周年,前阵子回母校参加校友聚会。夜深了。老同学们在校门口感叹,北京北郊这一带,宰客的小面的少了,专车可以通过手机预约开过来了。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宁远内心并不平静。

  到今年7月,专车服务在中国上线刚满一年。作为滴滴快的一名员工,他亲见一年来的狂风暴雨。几大专车平台先后遭遇了出租车司机罢运抗议、专车(自营车辆)司机的停运抗议,以及专车司机被杀、女乘客被性侵等极端个案。

  经济观察报多方求证获悉,由多部委联合印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两天就会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该规定将专车列入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业务,与传统的巡游出租汽车相对应。尽管不再对运力规模进行总量控制,运价也交由市场调节,但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平台、车辆、驾驶员都设置了更高的准入条件。国内专车平台上两三百万辆私家车,都将接受国家有关部门的“裁决”。

  “如果私家车被取缔,而‘合法专车’又供应不上,会不会黑车又冒出来了?”宁远有些困惑。宁远的疑问,也恰恰是中国三大专车巨头们疑问——无论是全国活跃用户覆盖率最高的滴滴快的,还是全球入驻国家最多的优步(UBer),或者是排名快速蹿升的神州专车。新政发布前夜,三大巨头摩拳擦掌,既在期待专车新规的出台,也在等待竞争对手的出招。这背后,是4000亿专车市场蛋糕,以及正在松动的“三强”排位。

  优步:站上同一起跑线?

  今年以来,优步进入“多事之秋”。7月,优步大本营美国“后院起火”,美国总统选举候选人希拉里不点名批评优步等O2O(线上到线下)互联网公司,称他们将员工分类为“个人承包商”而非雇员,不为他们提供薪酬、假期等福利。面对全球风波,优步中国人士坦陈,在新规没有出台前,部分国家的执法部门及个别官员援引的是原有法律法规,而政府对新事物还需要一个观望的过程。而今,中国交通部专车新政出台在即。如果没有意外,专车新政将明确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的服务器必须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而优步长期被视为美资企业,并被认为服务器在国外。优步决定主动出击。今年6月,优步创始人、全球CEO卡兰尼克则在向媒体确认,将为中国业务史无前例地设立单独实体、单独管理机制和单独总部。“这是我们在全球各地唯一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太不一样了。”他当时说。

  经济观察报经一个月调查,独家获悉,优步中国业务的运营主体已经是港资企业,而滴滴快的(小桔科技)也是港资背景。

  目前Uber中国在开曼群岛设立离岸控股公司Uber (China), Ltd.,百度、中信等中国投资者是其重要股东和合作方;同时中国人寿作为Uber的战略投资人也间接持有 Uber (China), Ltd.的股份。Uber (China), Ltd.通过香港全资子公司 Uber (Hong Kong), Ltd.在中国上海设立了外商独资企业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同时,通过VIE协议控制了吾步(上海)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运营Uber的中国业务。

  其中,作为港资企业,雾博的法定代表人是优步全球的财务副总裁Axel Martinez。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16日,注册资本高达21亿人民币,远高于优步刚进入中国市场时所注册的美资企业御驾(上海)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6300万人民币。

  鲜为人知的是,同样在开曼群岛,一个离岸控股公司 Xiaoju Kuaizhi Inc.悄然设立。Xiaoju是出品滴滴打车的原小桔科技的拼音,而Kuaizhi是出品快的打车的原快智科技的拼音——如今,滴滴快的已经合并。

  Xiaoju Kuaizhi Inc.通过其香港全资子公司小桔科技香港有限公司(简称“小桔科技香港”)在北京设立了港商独资企业北京嘀嘀无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开展相关运营。嘀嘀无限再通过VIE协议控制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小桔科技”)持有相关互联网业务资质。工商资料显示,小桔科技香港的法定代表人,是滴滴快的CEO程维,注册资本为38亿元人民币。

  神州:重资产获益?

  作为专车领域“重资产”公共出行平台,神州系相关人士感叹,“就要熬出头了”。此前,神州专车并未被市场太看好:绝对收费水平最高、静态运能无法满足动态需求,一度被视为神州专车在“三强争霸”中的劣势。2015年一季度,根据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专车服务市场季度监测报告》,神州专车尚未挤进前三。而滴滴专车(含一号专车)、易到用车、Uber分别以 80.9%、17.5%和8.1%的比例“瓜分”中国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今年5月,神州专车挤进第三。而专车新政的破冰,被业内看作是神州专车“坐三望二”的战略契机。

  早在年初,交通部公开表态力挺专车的“四方协议”模式:“当前各类‘专车’软件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服务,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一位专车业内专家说,这是和其他专车平台最大的不同。

  这一设计的微妙之处在于,同为神州系企业,神州租车有限公司拥有6.35万辆租赁车辆,神州专车以市场公允价格向上市公司神州租车支付租赁费用,并向驾驶员支付劳务派遣工资。

  经济观察报获悉,专车新规将规定的门槛包括: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车辆使用性质应登记为预约出租汽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需满足驾龄、安全驾驶等方面条件,经考核合格后取得从业资格。整个专车新政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在车辆产权不转移的情况下,政府给不给私家车办理营运许可。不同的规则将可能出现不同的场景,导致不同的行业格局。

  最宽松的政策场景是直接给私家车开专车放行,这对优步最有利,但出现的可能性不大。而最严格的政策场景,是完全禁止私家车开专车,这种概率也不大。最可能的政策场景是,放开私家车“挂靠”租赁公司,允许车辆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相分离。但问题是一旦车主单方面撕毁协议,专车公司手里只有一张运输证,由于实行“一车一证”,这张证无法挪为它用,变成一张废纸,浪费了政府的宝贵指标资源。

  滴滴:拿到牌照之后?

  新政出台前夜,滴滴快的在全国110个城市的员工们已经提前忙活起来,他们在做适应新政的举措。

  一位接近交通部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专车公司要想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牌照,就要向县级以上道路运输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审批后,专车公司将获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的“约租车版”,专车车辆将获得道路运输证。经过统一培训,并通过相关考试,专车司机将获得道路运输从业人员资格证。“全国有2800多个县,那么今后可能只要是县以上政府,我们就要一家一家地跟它们申请出租汽车营运资质。”滴滴快的公司员工宁远说,专车是互联网的标准化产品,但新规实施细则在各地区的差异性非常大。这意味着,每个城市都要配备地面推广、政府关系、法律事务的新员工,而且还要陷入当地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甚至遭遇基层“权力的任性”,沟通成本非常高。他建议,将立法、执法的自由裁量权上收到省一级。“如果政策定下来,我们肯定会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牌照。”但滴滴快的一位内部人士有些担忧,因为按照出租车的管理模式,平均30个司机就要配备一个管理人员,这会大幅增加管理成本。如果私家车不能通过挂靠合法化,自营车辆的新车购置成本高昂——如果专车数量被限制死了,我们就会在顺风车、巴士(公交)业务上加快步伐。

  上述优步中国区人士表示,“只要规定出台了,专车平台就要遵守。”这既包括交通部出台的专车新规,也包括各个城市政府出台的实施细则。不同于优步在全球市场上的“无限”运力,以及滴滴快的在公共出行产品线方面的高速扩张,神州需要优化运价来应对。知情人士透露,神州专车正探索在车队无法高速扩张的情况下,通过价格动态调整、吸收高价值客户来提高营业收入。

  三个专车巨头各怀心思的背后,是对中国千亿级专车市场的垂涎。中金公司发布的《中国专车行业分析报告》披露,假设每单的价格为30元,预计短途出行市场规模为8400亿。假设未来专车能够占到短途出行市场50%的市场份额,专车市场的蛋糕有4000亿。而进入7月以来,专车之战日趋白热化。7月1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该公司斥资1.25亿美元,战略入股神州专车的运营公司优车科技,获得后者10%的股份。至此,神州专车拥有了12.5亿元的估值。

  一周过后,滴滴快的宣布,完成20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笔非上市公司融资。光现金储备就超过35亿美元。滴滴快的内部人士透露,滴滴快的估值超过了150亿美元。

  优步也在“赔本赚吆喝”。彭博社6月获得的一份Uber发行可转换债券的财务文件,显示优步在全球市场的营业收入4.15亿美元,但同时营业亏损达到4.7亿美元。与此同时,优步的融资总额达100亿美元,创下美国科技公司上市前的融资纪录。

  一个飞速挺进的行业,在热盼政府捅破“监管”那最后一层窗纸。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 Uber神州专车滴滴快的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