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专题专题 > 正文

《世纪之约》专访两弹一星功勋王希季院士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6日 11:49 BTV-《世纪之约》
科技时代_《世纪之约》专访两弹一星功勋王希季院士
王希季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世纪之约》05.4.12播出

  《世纪之约》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 两弹一星功勋王希季。

  曾涛:我非常想知道您现在在做什么,您关注的是什么?

  王希季:我现在关注的事情还是怎么样发展我们国家的空间技术。

  曾涛:那么这个角度和过去具体去做哪一个项目是不是有很大的变化?

  王希季:总目标是应该是没有变化的。

  曾涛:总目标是什么?

  王希季:总的目标就是因为航天技术在我们国家它是一个很重要的,照以前讲是所谓的尖端技术,现在看来呢是前沿的技术,因为它这个技术它要使得人类去开拓一个过去没有到过的一个环境里边,我们叫它做第四环境。第一环境是陆地的环境,第二环境是海洋环境,第三个环境就是大气层的环境,这个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之前,这三个环境都在开发,现在还在继续开发之中,第四个环境是上个世纪新开发的,它的开发就得靠航天技术。但是实现这个总的目标,总得一步一步,那么总得有几个比较大的工程来做铺垫。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在整个的空间我们叫天了,中国人叫天了,在这个天上怎么建立一个空间的基础设施,因为开发任何一个环境或者任何一个理由,那么你要使得长期得益,然后发挥效益,你必须要首先要建立基础设施,当然了它那个基础设施的概念从总的概念上是一样的,但是具体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所以我比较关心的是这样的、

  2003年10月15日,中国成功发射神舟5号载人飞船,作为中国人的优秀代表,杨利伟实现了中国人千年来梦寐以求的飞天之梦。对于中国人来说,神舟5号的成功发射,是中国国力提升的一次展现,也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伟大体现。然而鲜有人知,在中国研制载人航天器的论证阶段,曾经有过一场激烈的、力量悬殊的争论。

  当时,处于弱势一方的主要人物,就是王希季院士。

  曾涛:事实上应该说绝大多数的权威和专家当时都是倾向国际上很流行的

航天飞机,而您是很独树一帜的,而且非常坚持,非常强硬的认为那不是一个我们未来要选择的一个方向,那么当时是在什么样一个时间条件下,您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会提出要做这个,不做航天飞机的这样的想法?

  王希季:因为我对这个事儿是做了一定的研究,我认为中国应当发展载人航天,这个是技术上的一个必然,因为载人航天就是把人的作用换到空间去发挥,那么有很多事情自动化还是不能解决的,还得要靠人去解决,人还是主宰,

  王希季:它是个必然的发展趋势,

  曾涛:那当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提出来是做航天飞机的发展方向,而您一定要坚持做飞船呢?

  王希季:航天飞机是美国发展的走的一个弯路。

  曾涛:这个观点您是在什么时候看到和得出结论的?

  王希季:我就研究了它这个事情。

  王希季:是80年代初期,当时是它那个航天飞机了,它是主要作为运载工具来发展的,实际上它是进入空间的工具。

  曾涛:因为当时他们是想做航天飞机的设计就是把

火箭、卫星,包括这几个部分全部都合几为一了。

  王希季:对,但是他当时认为火箭,运载火箭是一次使用的,就是发射上去火箭就丢了,那么它说了这个是不经济的,因此它的主要目的要发展一种可以用一次再回来,回来再用,用了再回来。

  王希季:这个叫做多次重复使用,所以它主要目的多次重复使用的运载器,那么它这个运载器既要它包括送人,又送物,又送卫星,送航天器,同时它又把它做成一个航天器,所以它又是运载器,又是航天器,又是运货,又是运人,你这个来回回来了好像就像飞机一样的,他想得太天真了,飞机的复杂性没有航天这种复杂性,它比你至少早发展50年,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他们做出来一个东西可能达不到它最后的目的,最后它本来是要省钱,变成最贵的,最后它没有达到这个,就是说把问题的实现简单化了,所以它走了一个大弯路,现在它彻底要摆脱这个航天飞机。

  曾涛:当时在很多人都反对的,坚决反对的情况下,您为什么那么坚持自己的意见?

  王希季:因为我觉得提出用航天飞机,他们的角度只是从技术的先进性,从这个角度来考虑,他没有从我们的国家的条件,而且也没有从我们国家的实力,这样一个角度来考虑。

  曾涛:所以您100%就是很坚信自己的科学判断。

  王希季:我觉得如果看得准的,你分析理解透的,你应该坚持不断地提出来,因为你提出来,你老说是他怎么样怎么样也不行,你得提出来你的可行,你得结合中国国情,而且外国也有经验。

  曾涛:总的来讲就是当时这个论证的这个呼声比例相差是很大的。

  王希季:从势力来讲很大,我们势力很小。

  曾涛:那种状况下您觉得压力吗,感受到这种压力吗?

  王希季:我觉得我有责任。

  曾涛:一定要坚持。

  王希季:要坚持,要说清楚这个问题。

  曾涛:其实很多人在看您的时候,王先生,他们都会说这个就是好像说为自己的这种有主见的事情非常的坚持,不管是任何领导来说都是非常的坚持,所以换一个说法就是说对自己看重的事情非常的固执。

  王希季:对对,他们说是固执。

  曾涛:您自己回想一下,就是在这种科学判断,科学选择的问题上,您这种固执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这样的?

  王希季:他们不敢当面跟我说,他们议论他们的 是吧,用固执来形容就说是坚持合理的,合乎客观规律的或者是观点的做法,这个形容词呢是不合适的,不合适的。

  曾涛:那您觉得一个合适的词是什么呢?

  王希季:合适的词应该说是,应该用执着来比较合适,但是确实他们认为很固执。总觉得我有一种责任。

  曾涛:什么样的责任?

  王希季:就是要做好事情的责任。

  王希季: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

  1921年出生于云南

  1938年考入西南联大机械工程系

  1948年进入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学院研究生院

  1958年始,主持研制各种型号的中国探空火箭

  1999年,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称号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