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正文

网游虚拟交易现灰色地带 陈年投身成启蒙人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0月31日 15:38 中国经济周刊

  网络游戏虚拟物品交易市场,是一个充斥着黄金、陷阱的灰色地带,不见天日,无人监管,信用、安全变得遥不可及,有人称之为盗贼横行的乐园。今年9月,原卓越网副总裁陈年出资创办的“我有网”正式运营,“拿品牌做王牌,以信用为利刃。”决心将网络游戏虚拟物品交易市场搬到阳光下。

  《中国经济周刊》见习记者 张伟/北京报道

  “我现在有点晕。”坐在北京苏州街新的办公室里,“我有网”总裁陈年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笑容的背后是“我有网”开张以来每天应接不暇的订单。

  长久以来,网络游戏虚拟物品交易(下称虚拟交易)市场上波诡云谲,混乱不堪。规范市场的呼声从未停止过,但市场的不规范也从未消停过。面对这个生机勃勃、野性十足的市场,人们仿佛无能为力。9月8日,“我有网”正式运营,专门从事虚拟物品的销售,业界为之侧目。“千年暗室,一灯即明”,再一次站在领跑线上的陈年,能不幸福得眩晕?

  虚拟世界里的真金白银

  小涛是一位公司白领,最近两个月在玩《魔兽世界》,这个今年最火爆的网络游戏,国内注册用户有百万之多。在这个虚拟社会里,小涛是一个34级的法师,他最羡慕那些60级的牛人,身上是全套的紫色终极装备,骑着“900金的马”。这些牛人是魔兽江湖里的大佬,领着一群小弟冲锋陷阵,只有他打人没人敢打他;高兴时还玩两把英雄救美,体验一下虚拟世界的艳福。小涛也想这么炫,但没有时间,对于他这样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想要达到这样的级别至少需要三四个月,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

  有人能让小涛好梦成真—在规定时间内替他打游戏,升到指定的级别,获得指定的装备和货币量,代价是支付1000元左右的人民币。这就是虚拟交易中的一种:账号代练。此外还有虚拟道具交易和虚拟货币交易两类。那些没有时间或不愿花费过多时间的玩家,可以用真实的货币去购买网络游戏中的虚拟物品(虚拟货币、虚拟装备、虚拟动植物等)和虚拟角色(虚拟人、ID账号)。

  “那时候是原始经济,常常是相互熟悉的玩家,一个负责生产,一个到处吆喝,开始做买卖。一些小作坊也开始产生,某一个有头脑的玩家,跑到网吧里,找那些整天不睡觉,端着盒饭,边上放着一堆可乐瓶,正狂打游戏的人,对他们说:‘把你打到的东西给我吧,我给你钱’,然后,他再卖给别的玩家。”陈年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虚拟物品交易的萌芽期。

  “盘子”会越来越大

  随着网络游戏的日趋火爆,需求的激增使得职业玩家和地下工作室迅速增多,虚拟物品交易市场越来越大。陈年对《中国经济周刊》说,“现在国内阳光化的虚拟交易,像淘宝、易趣和一些论坛,所有的交易量加起来可能一年两三亿,估计最多占了整个虚拟交易的1%。国际上阳光化的交易有9亿美金,估计能占到全部市场交易量的5%-10%。你想想这个市场有多大?”陈年认为,将来仿真游戏出现以后,现实社会中的经济活动会更多地在仿真游戏里出现。虚拟物品交易的盘子只会越来越大。

  但由于虚拟物品权属模糊、相关监管缺失等等原因,绝大多数交易处于地下状态,无序、无信、暴利。

  “我的一个朋友玩《剑侠情缘》,想买一个黄玉戒指,知道骗子多,一直没敢买。后来一个“剑侠”里的熟人说自己有,他才决定买,谈好了700块,谁知道钱一汇过去,就再也找不见人了,把他气得要死。”小涛说,教训听的见的太多了,他不准备在网上卖东西,还是自己慢慢练级最安全。

  除了交易中的欺诈行为,盗号、私服、外挂等行为的存在,也使得虚拟物品交易市场充满风险。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外挂对市场的破坏性最强,有人一次就申请成百上千个账号,几十台电脑同时开打游戏币,不眠不休,日生产量远远高于人工操作。去年盛大公司的《传奇》里,就有玩家一天刷了40亿游戏币,成为虚拟世界的陈天桥。

  这种无限量“复制”生产,不仅会使虚拟世界的货币贬值,损害正当玩家和“手工”制造商的利益,玩家如果不慎买到“复制品”,更有被游戏运营商删除装备或者关闭账号的危险。河北的小鱼,去年10月份刚花了近千元买了一套《剑侠情缘》的黄金装备,不到两天,就被金山公司在打击外挂活动中删除角色,情急之下专程从河北跑到北京,和金山公司理论,却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当时在金山的办公室里,我急得都哭了。”小鱼说。

  吃尽苦头的玩家和卖家不得不加倍小心。现在的虚拟物品交易大多是线上QQ联系,线下同城交易,力图最大限度地保证双方的利益不受损害,有的玩家甚至坐飞机到外地进行面对面的交易。

  处于分割状态的交易市场流通不畅,不仅加大了交易成本,还阻碍了价格机制的产生,进一步催生暴利和欺诈。以《剑侠情缘》中的道具“破天锤”为例,在各交易平台上的价格,最低400元,最高1000元,真是一锤子买卖,对于新手来说,天知道你买的是发菜还是白菜,更不知道是偷来的,抢来的,还是画出来的。

  对于一些正当经营的工作室,原罪、暴利、混乱使得他们在灰色状态下偷偷摸摸的工作,不愿也不敢冒出水面,进行正规化的经营。

  巨大的利润也使得一些游戏公司蠢蠢欲动,变相或直接染指交易市场,进行圈钱。据媒体报道,去年一家网络游戏开发商因出售游戏装备,而遭到重庆市多家网吧的封杀。因为多数交易都在网吧进行,网吧老板们认为开发商破坏了行规。

  法律上的盲区、网络安全的脆弱和利益的纠葛,使得虚拟交易市场愈发阴暗、混乱。一位职业玩家的话或许能代表大家普遍的心态:你一定要信任我,但我绝对不相信你。

  “阳光工程”能否改变灰色本质?

  陈年正是瞄准了虚拟交易市场信用缺失的软肋,有备而来。

  离开卓越网后,陈年考察过好多行业:音像制品、电影制作、虚拟交易等等,最后,选择了用B2C模式经营虚拟物品。“这和我过去的工作有连续性。最重要的是,目前的虚拟物品供应商不准备做品牌,也不可能做品牌,他们已经习惯了‘黑人’的身份和地下交易所带来的暴利。”

  陈年认为,用B2C模式经营虚拟物品并非自己首创,品牌经营才是自己的独到之处。在他看来,目前一些网站采用的C2C模式并不典型。只不过他们之间很难建立联系,更难取得信用而已。这些网站大多免费,利润很低,交易双方联系上后,网站很难收到钱。况且,有些交易网站无法保证货物的真实、合法性,成为销赃的大本营。

  这个发现让陈年觉得捡了个大便宜。“虚拟交易最大的问题是诚信,而有实力有品牌的公司可以解决诚信问题。因为卓越网,大家都知道我,信誉不是问题。我们是一个公司实体,进行长期的零售服务,不是一锤子买卖。”剩下的事就是组织货源,吸引买家了。

  诚信问题仿佛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对供应商来说,绝对是惊喜,过去没有这样有品牌的零售商。” 9月8日,“我有网”正式运营的当天,蜂拥而来的订单挤爆了网站的采购QQ。

  有人把陈年此举称为“招安”,陈年对此断然否定,“那是政府的事,我招什么安!当然,我会对他们(供应商)有一个规范的要求,建议他们去注册,去和员工签合同,成为一个正常的经济单位,正规化。他们都很认可。”

  至于物品定价问题,天晟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苏米扬认为,“如果虚拟交易能有一个公平、健康、有效的市场,价格自然不是问题,成熟的市场自然会产生合适的价格。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法律问题。”当前虚拟交易中纠纷不断便是明证,韩国、港台都通过立法承认了虚拟物品属于私人财产,而我国关于虚拟物品的立法时机并未成熟,交易双方的权益也就无法得到确实的保证。“这些都需要立法来解决。”

  陈年虽然给虚拟交易市场投注了一线阳光,但不知这是不是改变其灰色本质的开始。陈年对此心知肚明:“最近比较苦恼,一不小心成了启蒙的人。”

  资料

  相关名词:

    B2C:business to customer,企业对消费者的

电子商务模式。

  C2C:customer to customer,消费者对消费者的电子商务模式。

  外挂:独立于游戏软件之外的一种程序软件,可以与合法出版的网络游戏程序挂接,能代替玩家完成繁琐的游戏升级过程,是非法软件商提供给玩家在网络游戏中使用的“作弊器”。某些游戏代理商为了降低游戏升级难度,避免玩家流失,也会提供外挂给玩家。

  私服:私设服务器,将原游戏程序完整拷贝过来,私自使用。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27,900篇。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