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寻找彭加木专题 > 正文

10年内揭开罗布泊神秘面纱 9大谜团挑战科考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9月29日 08:10 新闻晨报
科技时代_10年内揭开罗布泊神秘面纱 9大谜团挑战科考
罗布泊景色(新浪科技配图)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2004年9月3日,70岁的地理专家夏训诚开始了他的第20次罗布泊科考。此时,距离彭加木第一次率科考队踏进罗布泊神秘失踪事件已过了整整24年。24年间,尽管中国科学家对这块中国最神秘区域的科考从来没有间歇过,尽管无数漂泊探险者为此长卧罗布沙漠,但它所蕴藏的千年神秘面纱却始终没有被揭开。

  此次,作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罗布泊科考,又能带给我们多少关于罗布泊的真相呢
?9月17日,从罗布泊极地顺利归来的夏训诚一脸喜悦地说:“沉睡的罗布泊终于要苏醒了,时间不会超过10年。”

  从“发现”到罗布泊9大谜团挑战科考

  1876年,沙俄军官普尔热瓦尔斯基来到罗布泊西南的咯拉和顺湖,宣称他“发现”了罗布泊。

  24年后,瑞典人斯文赫定发现古楼兰遗址,令世界为之震惊。建国前,英国、日本等国外探险家亦陆续进入罗布泊。直到1980年,中国的科考人员才第一次真正踏进罗布泊,但一次由于科学家彭加木的神秘失踪,给迟到近一个世纪的中国罗布泊科考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中国科学家进军罗布泊的步伐没有因此而停下。

  此次罗布泊科考规模堪称空前,这支由29人组成的队伍,包括地质、地貌、环境、生态、考古、分析等15个专业方面的学者。楼兰古城何以衰亡、罗布泊能否恢复原来的水乡泽国、雅丹地貌成因等9大罗布泊之谜成为此次科考要挑战的重点。

  在这支罗布泊科考队伍中,作为中国目前最权威的考古学家之一,87岁的中科院院士刘东生凭借过人的毅力,在素有“死亡之地”的罗布泊顺利完成了10天的科考。10天里,第一次深入罗布泊的刘东生对罗布泊的评价是,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地质学的实验室!第四纪地质的科研能在这里得到满意的答案。考察结束时刘东生显得依依不舍,他告诉夏训诚:“如果条件允许,我还想再深入地踏上这块神奇的土地。”

  夏训诚:罗布泊湖还会自动恢复

  卫星观测结果显示,罗布泊地区有一个“大耳朵”形状的区域,这里正是曾经水乡泽国的罗布泊湖。1958年时,罗布泊湖还是一个面积达5350平方公里的水域,但在此后的短短4年,它就从地球上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大耳朵”形状的盐碱地痕。

  于是,利用塔里木河水资源恢复罗布泊水乡泽国的风貌曾唤起许多人美妙的想象,但通过这次考察之后,夏训诚认为,塔里木本身资源就有限,而这一带过大的水蒸发使利用塔里木河水恢复罗布泊水乡这种手段不可能实现。

  然而,此次科考却给了夏训诚另一个惊喜。1万年来,罗布泊经历了7次大的干湿波动,在某些特定年份,这个严重干旱地区及其周围就会有大的降水产生,然后再汇聚在一起恢复成罗布泊湖水面。

  “就是说,根据天气的变化,罗布泊湖在以后还会将自动恢复。”夏训诚兴奋地告诉记者,在这次科考中,他们在罗布泊地区就发现了一个自然形成的一平方公里大小的湖面,如果雨水再大点,罗布泊就又见湖水荡清波了。

  刘东生:红柳沙包破解罗布泊年纪

  如果要了解近百年来罗布泊地区的气候与环境变化,并将其精度提高到年份,中科院罗布泊科考队的地质专家终于找到了独门秘籍———罗布泊地区的红柳沙包。专家认为,利用红柳沙包建立地层年龄序列是恢复和重建古地理环境的重要手段。

  夏训诚告诉记者,红柳沙包每年4月中旬开始发芽,7月以后生长速度减缓,10月枝叶枯黄,11月落叶。秋季落在沙面上的枯枝落叶经冬季霜雪的压实便形成枯枝落叶层,次年春季开始被风沙掩埋形成风沙层。这样年复一年的堆积,不仅使红柳不断向上生长,还使沙包逐年增高,高度一般在3~10米,而枯枝落叶层和沙层交替沉积则形成了清晰的层理构造———红柳沙包年层,与树木年轮一样,具有清晰的年层结构。

  中科院院士、著名的第四纪研究专家刘东生认为:在罗布泊地区采用这种高分辨率的测年手段非常重要,寻找地质上对时间的记录是研究这里环境变化的重要内容,而且红柳沙包中的组成物质含有丰富的环境信息,对研究罗布泊地区物源的变化非常有帮助。这将使人们对过去的认识更加明确,也有助于预测这里未来的趋势。

  谜团一  罗布泊萎缩导致楼兰文化消亡?

  根据考古专家对楼兰墓葬的挖掘,楼兰的历史可以上溯到4000年左右。当时,这里生活着一支以游牧为生的原始欧洲人种,他们留下几具干尸后就神秘离开了。到晋代,楼兰地区出现了蒙古人,使楼兰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理位置凸显,传递着东西方文明。但在晋代之后的若干世纪,楼兰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楼兰为什么消失,西方考古学界的观点认为,气候变化引起地理环境的变化,高山冰川萎缩,河流水量减少,罗布泊原是面积很大的内陆海,由于气候干旱而渐渐缩小,导致古楼兰人被迫大迁徙。

  夏训诚考证后却认为,楼兰古国的经济一直以畜牧和渔猎为主,兼有屯田农业,且又地处古代东西方交通的咽喉要道,交通路线的变化应是楼兰兴衰最直接最敏感的因素,即“路断城空”。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楼兰人的消亡,两种观点之争尚无最后定性,而在4000年前的楼兰和晋代楼兰之间的2000年的时空中,楼兰地区又是一副什么情景,专家们仍然没有找到任何历史记录。

  谜团二  24年前彭加木何以失踪?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家学彭加木带领科考队完成预定计划,准备在米兰会合。此时,彭加木突发探访古丝绸之路的念头,由于变更了路线,所带水即将耗尽,于是彭加木决定独自去找水,不过他没有将行动告诉任何人,只留下一张纸条就出发了,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

  彭加木到底去了哪里?如何消失,成为上世纪80年代罗布泊科考之谜,为此,有关部门动用各种手段,但至今没有找到这位科学家的遗体,这也成为多年来困惑科考界的一个谜。

  这次考察中,夏训诚根据风沙和地貌特点,判断彭加木可能被埋没在形似鸡爪的雅丹土丘下,由于罗布泊地区不可能有野兽出现,因此他的干尸应该还在。这次科考中,科考队曾经将目标范围锁定在方圆10平方公里内,然后进行了几天地毯式的搜寻,结果还是没能找到彭加木的遗尸。

  记者直面夏训诚罗布泊不再神秘

  记者:怎样总结你的第20次罗布泊科考?

  夏训诚:我们已经找到解开罗布泊神秘面纱的钥匙。以前之所以对罗布泊难以把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风沙作用强烈的沙漠地区找不到任何历史的遗迹,现在这个难题有突破,我们找到了红柳沙包纪年的新手段,这对罗布泊科考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另外,在这次科考中,雅丹地貌的成因、罗布泊万年的环境变迁的答案也找到了。

  记者:但进入罗布泊还是一个难题,比如你们这次科考只能在其中逗留短短的10天。

  夏训诚:罗布泊被称为“死亡之地”,难以进入是另一个导致长期不为人所知的关键,比如这里缺水,夏天地面温度基本在70摄氏度以上,人很难进入。但随着若至—哈密这条横穿罗布泊700公里长公路的建成,越来越多的科考人员将深入这里。

  记者:那么在您看来,我们距彻底揭开离罗布泊的秘密还有多远?

  夏训诚:估计不超过10年。通过多次罗布泊科考,我们已经对其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接下来便是开始对罗布泊、楼兰遗址等历史之谜进行细节上的突破。

  记者:我们注意到你一直向有关部门提议进行“楼兰重建”工程,现在有进展吗?

  夏训诚:“重建”主要是恢复古楼兰的生机。初步选址在罗布泊西南,包括楼兰遗址、塔里木河下游等地,对阿尔金山、塔里木河沿岸进行生态移民,组建“楼兰市”,现在正着手解决水资源的引进和荒漠化治理。

  记者:你已70高龄,作为罗布泊科考的先驱,对这块“死亡之地”您还有什么想法?

  夏训诚:将我的科考和研究继续下去,不久大家将看到我的第21次考察罗布泊以及有关于罗布泊更多的真相。

  作者:晨报特派记者 杜琛 新疆报道

科学探索频道 全新改版亮相,更多内容请点击 10年内揭开罗布泊神秘面纱9大谜团挑战科考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576,000篇。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