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乌镇五年,变与不变

2018-11-09 09:04:3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互联网圈内事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小内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

  《神雕侠侣》第40回,写“射雕三部曲”中最后一场华山论剑。

  第一次华山论剑,郭靖尚未出世,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为争夺一部《九阴真经》,约定在华山绝顶比武较量,最终王重阳独冠群雄,赢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

  二十五年后,第二次华山论剑时,王重阳已离世,除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外,又有周伯通、裘千仞、郭靖三人,六人各有所长,一时难分胜负,但论起实力还是疯了的西毒欧阳锋技高一筹;

  到《神雕》中记载的第三次华山论剑时,曾经的几位顶级高手中,东邪仍在,南帝成僧,北丐的衣钵由郭靖接下改为北侠,西毒的称号,倒是让年纪轻轻的杨过接了过去,还被黄蓉送了一个“狂”字。至于中神通,则给了“不争名利”的周伯通,无人不服。

  三场华山论剑,数位英雄人物更迭。

  刚过世的金庸老先生,与中国互联网渊源颇深。细细想来,除了2001年的西湖论剑,以及诸位大佬对金庸老先生的尊敬与推崇之外,他笔下刀光剑影、变幻莫测的江湖,与互联网企业这十多年来的群雄征战倒也颇为相似。

  2014年,在一个充满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一次拉开帷幕。而对于我们这些看客来说,那里似乎就是当年的华山,而“论剑”的高手们,也有他们的变与不变。

  1

  2014年11月19日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首次开幕那天,恰逢阿里赴美上市后整整两个月。9月19日阿里在纽交所挂牌上市,马云并没有上台敲钟,而是把这个机会,交给了8个以阿里客户身份登场的普通人。

  尽管身在台下,但马老师仍然是万众关注的焦点,一句“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激励了不知道多少奋斗中年轻人。当然,这句话之所以能激励人,不是话本身,而是说这话的马老师,所创造出的成就和财富——

  上市当天,作价68美元的阿里股票以92.7美元开盘,收至93.89美元,暴涨38.07%,阿里以2314.39亿美元超越Facebook成为全球仅次于Google的第二大互联网公司,而马云个人以218亿美元的身价登顶中国首富。

  在那一届大会的开幕式上,马云成为开幕演讲嘉宾中唯一的一位企业家。此后的五年里,马云的一言一行,都成为整个互联网大会关注的中心之一,妥妥的C位,即使今年发生了职位上的大变动,也依然没什么影响。

  当然,C位也不仅仅属于他一人,腾讯马化腾和百度李彦宏也当仁不让,BAT三巨头在互联网大会中的核心地位,目前还无人能替代。

  翻开2014、2018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市值排行榜,以及这两年的“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除了阿里腾讯中途偶尔互相换一下位置之外,三强的地位仍然固定。当然,最近几年百度的位置,似乎有点要波动的意思。每一个新巨头上市,都难免拿出来和百度比拼一番,看谁能取代这BAT中的一员。

2014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排行2014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排行
2018年9月中国互联网市值排行2018年9月中国互联网市值排行

  但是,百度的位置目前仍然稳定。水至清则无鱼,局面至稳则无看点。好在,虽然三巨头地位一直没有变化,但腰部位置,却在这五年里出现了不小的波动。老一代的互联网企业,不可避免地看到了年轻一代的迅速崛起,也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江湖里刮起的一阵一阵风。

  不过话说回来,互联网的世界里,风什么时候停过?

  今年九月的市值排行榜上,上榜不久的拼多多创办不过三年,而在拼多多上市之前,声量更大的新兴企业,则是三小巨头TMD。目前,已经上市的美团市值在400亿美元左右,未上市的滴滴最近一次融资估值为560亿美元,今日头条最为凶猛,如果传言其融资信息属实,目前头条估值已高达750亿美元。

  回顾2014年互联网大会时开幕时的王兴、程维和张一鸣,这五年,就是他们走向华山之巅与众高手相对而立的五年。

  2

  2014年9月的王兴,正带着美团一路冲刺,希望在这一年的最后几个月,达成又一次的增长纪录。结果的确没有让他失望,这一年,美团的营业额增长了180%。

  在年末接受采访时,王兴回顾自己的这一年:“我觉得我和美团密不可分,因为这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不只是一个朝九晚五工作的事情,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

  连续两次用“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形容美团这份事业,看来王兴身上也有和雷军一样工作狂的一面。

  厚道的人运气好不好不一定,但好运,或者说好成绩一定藏在努力后边。从美团成立之初,王兴就秉持着这个行业将形成“721”格局的观点。这一年,王兴的愿景近在眼前:在团购领域,美团通过一年的努力抢占了近60%的市场份额,最大的对手大众点评只占20%,稍作努力,王兴眼中的“721”局面即将形成。

  伴随着美团业务的快速增长,王兴也不可避免地被问到关于上市的问题。彼时的他认为时机未到,而他自然也不会知道,他竟然会在下一年就收购了大众点评,完成了“从相杀到相爱”全过程,然后稳稳地占据了行业第一的位置。

  收购大众点评后的王兴意气风发,在收购完成九个多月后,王兴在一场访谈里,提出了成为互联网行业一再引用的新观点:“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对于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刚刚进入下半场。之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人口红利,但是现在可以看到,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回过头看,王兴提出“下半场”的概念,的确在接下来几年的互联网趋势中得到了验证。不过,到底这下半场会有多么激烈、多么令人意外,怕是王兴也不敢想象。比如,他怎么能想到美团有一天会开展打车业务,和程维的滴滴较上了劲;再比如,美团会收下摩拜并且在之后的日子里不愿提及这项业务?

  提到摩拜,作为如今美团旗下的一员,则很能够代表互联网世界中,不变中的变幻莫测。去年,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带着2000辆共享单车进入乌镇,狠狠地做了一波广告,可到了第五届时,互联网大会上,又哪里还有摩拜的影子?甚至于这位联合创始人,也已经彻底告别摩拜,而他曾经最大的对手,如今也是生死未卜。

  风口来的快,去得也快,稍不留神,便在相互争夺中共同灭亡。这个道理,程维怕是领会的更早一些。2014年,互联网大会开幕前的几个月,程维将“嘀嘀”更名为“滴滴”,和王兴一样,他也踏上了新的征程。

  3

  烧钱,应当是互联网企业们想要成长的关键。烧到最后一家独大,你就是赢家;烧到最后给自己烧没了,风口上的猪迟早会掉下去。

  程维烧钱比较狠,好在他烧赢了。

  2014年的程维应当是缺席了首届互联网大会,估计那会儿他正忙着烧钱和各路神仙打架。那年年底,程维在参加一个公开活动中,面对主持人关于“创业者的最好时代”的问题,说出了金句:“很难说是不是最好的时代或者是最坏的时代,但我感觉一定是最疯狂的时代。”

  主持人接着问,滴滴打车最多的时候一天烧多少钱?

  程维倒不含糊,现场公布了自己从未透露过的数字:“从来没有披露过,我觉得今天主持人问,我们最多的一天大概烧了一千多万,一个用户补10块钱,我们大概补了可能补了七八百万的用户。”

  烧钱谁都会,但是程维厉害的是,他烧钱却不因为烧钱太快而紧张:“我们财务比较紧张,我还好,我觉得我们可能把这个教育用户的过程,因为资本缩短了,就应该是好的,我们不后悔的。”

  烧钱也确实管用。2015年,程维终于受邀参加了第二届互联网大会,在演讲中,他说:“滴滴是分享经济的践行者,在三年的时间内,我们从80万元起步到现在估值160亿美元,本身就是中国梦的一个缩影。”

  互联网大会结束半年多以后,程维就狠狠出了一个大招,收购Uber成为行业的第一大巨头。只不过可惜的是,再后来,这家以“中国梦”为追求的企业,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中国噩梦”,引起了全民的声讨。程维在后来的道歉中,承认滴滴“一路狂奔”的错误,换句话说,直到第五届互联网大会开幕前没多久,程维才从当年烧钱的那股热忱中冷却了下来。

  这点得提一下王兴,程维这么一个烧钱凶狠的角色,美团为何要去打车业务里分一杯羹呢?大概只有王兴知道自己当初为何做这么一个,无疾而终的决定。

  相比较而言,TMD三家里,头条张一鸣应当是最为理性的一个。他倒也实在应了自己的名字,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无声息地突然间,变成了TMD里最强大的那一个。

  4

  张一鸣参加首届互联网大会时,头条已经初具规模。根据他本人的说法,头条成立的两年间积累了1.8亿用户。

  在大会分论坛“新媒体新生态”上,多位发言人提到了头条这家与众不同的媒体公司。张一鸣则透露,在他来参会之前的六个月里,头条的数据模型进行了一次升级,带来的结果是,每天每个用户的活跃时间都在增长,半年累计增长60%,每天有40分钟之久。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头条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估计张一鸣开完大会,在年底的年会上给市场部的同事们吹响了冲锋号。没过多久,头条的“你关心的,才是头条”、“今天XXX,看今日头条”的神文案,便出现在各大城市的地铁、公交站。

  同样没人能够料想到,头条的目标,竟然直接奔着腾讯去了。根据极光大数据提供的信息,2016年中开始,头条的MAU反超腾讯新闻成为行业第一,更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头条能用一个抖音,逼得腾讯开发十几款短视频工具与之一战。

  去年互联网大会期间颇为流行的一张照片中,张一鸣与马化腾中间,只隔着王兴和雷军两个人,距离倒是不远,不过估计着,今年二人同框的现象,怕是不会出现了。

  5

  乌镇互联网大会,今年是第五年。这场大会上,一边指明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方向,一边也让吃瓜群中看到了,这些互联网企业在一年又一年的更迭之中,产生的变与不变。

  就像金庸笔下的华山论剑一样,有些高手数十年如一日岿然不动,但同时,也会有像郭靖杨过一样的后来人,不断为这里的格局增加新的血液。

  这是乌镇五年的变与不变。这些变与不变,存在于人物和企业的更迭中,也存在于人物个体之中。比如,在首届互联网大会上意气风发的雷军,曾宣布小米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的三大手机厂商,可没过多久,先是OV后是华为,依次取代了小米第一的位置。

  不过,好在雷军和小米也在进化着,巨头如BAT,传统如搜狐网易新浪360,新兴如TMD,都在进行着自我变化,同时面对整个格局的变化。乌镇互联网大会,一定有变,有不变,但整体趋势,始终在变。

  谁都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华山之巅,怎会没有风呢?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