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TD-SCDMA牌照将花落谁家 专家提出四大主张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8日 09:53  南方日报

  3G牌照的发放仿如一道“超级难题”:发几张?发给谁?采用哪种技术标准?三重疑问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然而,随着2008年兑现3G商用的承诺进入倒计时,三重疑问渐渐集中到一个核心问题上:谁来运营TD-SCDMA?

  作为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SCDMA备受政府的厚爱。2005年底,信产部副部长奚国华曾毫不讳言地表示,TD-SCDMA在中国的3G布局中必占一席之地,并且“会由有实力的运营商来运营”。

  TD-SCDMA牌照究竟会花落谁家?

  对此,业界众说纷纭,观点迭出。上周,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的召开,更是将各种主张集中呈现在舆论广场之上。这种热烈争论的场面,与当年中国电信南北分拆前的激烈辩论是何等相似。

  唯其左右为难,所以充满悬念。毕竟,在电信运营商眼里,TD-SCDMA并不是一朵“花”,而是一个“烫手山芋”。

  主张一:中国电信独立承担

  主张者:清华大学信息技术专家王静、易观国际、中银国际等。

  将TD-SCDMA牌照发给中国电信,这是去年以来最流行的预测,持这一观点的专家和咨询机构为数众多。年初,甚至有传言称,中国政府已经内定由中国电信承担TD-SCDMA的运营。

  清华大学信息技术专家王静就曾发表看法称,TD-SCDMA只有由经济实力强劲的运营商牵头,才能承担运营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而在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之间,中国电信更渴望建设3G网络,因为这将是该公司首次介入移动通信业务。

  中国电信的高层在多个场合均明确表达过进入移动通信市场的愿望。但是,中国电信如果在没有任何移动网络与用户基础的情况下白手起家建设TD-SCDMA,即使先一年半载获得牌照,运营TD-SCDMA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

  因此,业界将这一预测与电信业重组方案进行拼装,炮制了一个更具冲击力的版本:中国电信提前半年至一年获得TD-SCDMA牌照,并从联通手中购买其GSM网络,在此基础上建设、运营3G。

  不确定性:虽然中国电信大声疾呼移动业务,但对于3G标准的选择却讳莫如深。外界猜测,中国电信更加倾向于商用成熟度更高的WCDMA标准。

  招商证券电信行业研究员秦蓁认为,TD-SCDMA每线总投资约180美元,如2006年以后3年新建网络容量达5000万线,则总资本开支将达84亿美元,约合700亿元人民币。

  有中国电信内部人士向记者表达了担忧,认为以中国电信的财力与基础,肯定“背”不动TD-SCDMA。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电信对运营TD-SCDMA仍顾虑重重。

  主张二:中国电信与网通分别组网

  主张者:中国信息产业研究工作室创始人蔡光禹、电信咨询公司信源丰分析师魏静等。

  部分专家预测,TD-SCDMA牌照将同时颁发给中国电信和网通,两家运营商一南一北分别组网,组成一张全国性的TD-SCDMA网络。

  持这一观点的理由与上一主张基本类似。经过上一轮的电信重组后,中国电信和网通成为区域性的固话运营商。由于近年来固话业务的增长缓慢,中国电信与网通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进入移动市场的心情尤为迫切。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中国电信持TD-SCDMA标准在北方建设移动网络,网通在南方建设移动网络,将与其各自的固话网络形成交叉竞争,同时又可以避免建设多个全国性3G网络而带来的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问题。

  不确定性:移动通信具有“全程全网”的特点,人为地南北分治,将影响规模效应的发挥。中国电信的南北分拆,至今仍广受诟病,实际上并未起到打破固话天然垄断的效果。TD-SCDMA网络如果再人为地分南北进行组网,将会带来同样的问题。

  主张三:中国移动担当主力

  主张者:国资委研究中心新产业研究部副部长卢奇骏、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室主任王学庆、北京水清木华研究中心电信分析师沈子信等。

  让中国移动成为承载TD-SCDMA的主要运营商,这一主张最近才被明确提出。但此言一出,即引来不少附和。

  在上周的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上,国资委研究中心新产业研究部副部长卢奇骏提出,如果在现有网络的运营商中进行选择的话,中国移动是运营TD-SCDMA“最合适的选择”。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他认为,首先,中国移动拥有世界最大、最好的专业网,客户规模居世界前列,竞争优势非常大;其次,中国移动资金实力雄厚,现金流充裕,经营业绩优异;再者,中国移动有丰富的移动通信运营经验。“有这三点做保障,中国移动承载TD成功可能性非常大。而资金没问题,这是最根本的保障。”

  除电信专家外,一些投行也持同样的看法。在目前的六大电信运营商中,中国移动实力最强,这使得中国移动在舆论的选择中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

  不确定性:虽然中国移动也在进行TD-SCDMA的商用测试,但一直以来,中国移动毫不掩饰对WCDMA的偏好。

  中国移动曾经在去年的一份财务报告中表示,公司对于3G标准的技术规划是以R4版本的WCDMA作为蓝图的,并计划在一些大城市建设能够提供更快数据下载服务的HSDPA网络。不久前,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在2006年全球3GSM大会更是公开表态,中移动的3G策略是直接上WCDMA的升级版本HSDPA。

  如果政府不是强制性指定的话,中国移动基本不可能选择TD-SCDMA。但如果强制捆绑,运营商缺乏积极性,对TD-SCDMA的发展也不利。

  主张四:六大运营商联合承建

  主张者: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的陈金桥、曹淑敏,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俊德等。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日前,一份由多位专家草拟的对中国3G牌照,尤其TD-SCDMA牌照如何发放的建议被送到了信息产业部。据称,电信专家陈金桥、曹淑敏、宋俊德等参与了此建议的拟定。

  建议提出,由国家出面牵头成立一家公司,叫做网络运营商,包括中国移动、联通、电信、网通、铁通和卫通在内的六大运营商都对其进行投资,一起建设TD-SCDMA网络。

  由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专家主导的这份建议,契合了政府在选择TD-SCDMA运营商时左右为难的心理。一方面,电信运营商都不愿主动请缨运营TD-SCDMA,另一方面,从国家利益出发,TD-SCDMA又不能不上。大伙儿组个公司一起来干,这种思路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不确定性:六家运营商一起来干,虽说人多力量大,但如果缺乏一家运营商来主导这家联合公司,结果必是一盘散沙,人人有责变成个个消极。如果由一家运营商主导,其他运营商参股,其中的利益与股权分配同样难以摆平。

  而且,几家运营商虽说都属国资委旗下,但毕竟是市场上的竞争对手,要将其拧成一股绳,变成一条心,孰非难事?类似的失败案例,并不鲜见。

  结果:谜底尚待下半年揭晓

  目前,在信产部和发改委的牵头、部署下,TD-SCDMA的商用化进程已进入最后阶段。据了解,TD-SCDMA大规模应用示范网建设将于3月在北京、上海、保定、绍兴、秦皇岛等5个城市正式启动。

  参与这一测试的运营商包括中国电信、网通和中国移动。

  该应用示范网预计在6月份完成测试,测试结果将上报国家有关部门,厂家还要对不足部分作修改,因此,TD-SCDMA的牌照发放和网络建设招投标工作最快也要下半年才能进行。

  北京水清木华研究中心分析师沈子信认为,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期,最后的结果“估计让大家意想不到”。

  IT视点

  谁需要3G?

  最近,关于中国3G标准TD-SCDMA的讨论热火朝天。三种3G技术标准摆在那儿,六家运营商眼巴巴地望着,3G牌照给谁,该上哪种标准,的确是够伤脑筋的了。

  一个更加本源性的问题被忽略了:谁需要3G?

  曾经有部分专家措辞激烈地反对3G,现在,这样的声音差不多已经被淹没,被遗忘了。“现在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通信业的发展,是迫切需要发放3G牌照的。”国资委研究中心专家卢奇俊的这种焦灼,反映了大部分专家对3G部署的支持。

  电信设备商为呼唤3G牌照集体大合唱,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们需要卖设备;中国电信、网通等运营商盼着3G上马,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们还没有移动业务……

  但是,消费者需要3G吗?

  说到底,3G是一种无线的“宽带”。3G网络(WCDMA)下行传输速率理论上是384Kbps,在实际环境中的速度为150-250Kbps之间。严格说来,这样的“宽带”并不算宽,即使到了更高一个版本的HSDPA,其速度也才和ADSL差不多。

  在这样的宽带上,我们能从事什么样的数据业务?它和我们今天在2G网络上数据应用有何不同呢?

  不可否认,直到今天,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时候,拿手机还是用来打电话的,手机上网等数据应用并不多。除了语音之外,运营商在2G的网络上寻找到的可以称得上“杀手级应用”的数据业务是短信。然而,3G网络的“杀手级应用”会是什么呢?谁都还没有找到。无论是视频通话还是无线上网,都不能说没有需求,只是很难成为绝大多数人的需求。

  话说回来,高科技行业似乎从来都不是“需求拉动型”的。不论你需不需要,技术带着人们奔跑,不断地升级换代,需求就这样被逐渐培养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电信产业需要3G,国家需要3G。如今,电信产业领跑国民经济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其增速甚至开始低于GDP的增长速度。3G的建设,可以给电信产业,给国民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带来新的变革,而用户也能享受到更好的通信服务。

  只是,对于3G的狂热应该冷却一下了。中国虽大,但是不是需要重复建设四张甚至更多的3G网络?百花齐放虽好,但是不是需要三种标准一起上,滋生出一大堆兼容和漫游问题?3G服务虽棒,但网络覆盖是应该面面俱到,还是先行在一些热点地区、重点城市建设即可?这些问题,都是需要在3G决策作出之前考虑清楚、充分论证的。所以,多给点时间也无妨。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巫伟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