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上海科学家成功克隆南宋古瓷(图)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6月09日 07:07 东方早报
科技时代_上海科学家成功克隆南宋古瓷(图)
昨天,徐霁明工程师正在挑选刚上过釉的香炉。早报记者 史丽 图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早报记者 陈斌

  800多年前,南宋的工匠们在官窑内夜以继日地烧制陶瓷;而如今,我们的科学家们在实验室内再现了当时的工艺。昨天从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了解到,该所古陶瓷实验室经过多年积累,建立了一个我国古陶瓷的“指纹”数据库。在经过对古代陶瓷制作工艺的成功还原后,一件件南宋官窑古陶瓷便被“克隆”了出来。

  温润而有光泽的陶瓷竟然也会有“指纹”?这并非天方夜谭,而它正是“克隆”古陶瓷的关键所在。据了解,陶瓷的“指纹”其实就是其内部的化学成分。古陶瓷实验室的吴瑞博士表示,由于每个年代和每个地方的陶瓷都有着其对应的元素分布特征,所以只要掌握了某种陶瓷的“指纹”后,便能够对其进行“克隆”。

  据吴瑞介绍,经过多年的积累,目前该实验室的数据库内已经包含了五大系列“指纹”。他们分别是:端庄精致的浙江南宋官窑,只占据几十年历史从而尤其珍贵的河南北宋汝窑,江西景德镇明清官窑青花瓷,国际上享有盛名的浙江龙泉窑,还有作为我国瓷器发源地的浙江越窑。

  “指纹”数据库中包含了五大类古陶瓷中所含有的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而目前实验室能够“克隆”的仅是南宋官窑古陶瓷。原因是实验室对于南宋官窑的制作工艺和流程已经具有相当经验。据了解,目前实验室在“克隆”每一个南宋官窑时,都会分析硅、铝、铁、钛等10种左右的常量元素。

  “这并不是画画,只需外表看上去一样就可以。古陶瓷的仿制更重要的在于内部的化学组成是否和古代相同。”吴瑞表示。

  在“指纹”数据库的帮忙下,古陶瓷“克隆”走出了关键的第一步———获取原料。但从原料变成最后的工艺品却远非易事。为了再现我国古陶瓷的工艺,古陶瓷实验室的徐霁明工程师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并最终重现了古代制作陶瓷的工艺流程。

  古瓷“克隆”流程

  原料粉碎。古代工匠主要用水力带动舂碓将其捣碎,现在取而代之的则是球磨机,它能够将原料磨细并制成泥团。

  练泥。所谓练泥是将泥里的空气排出,因为在窑内烧制的时候包含在胎体内的空气会膨胀,从而损坏陶瓷。古代都由工匠用手揉练,而现在则使用了真空练泥机,它可以迅速将空气“赶走”。

  成型。泥巴在工匠的手中揉捏之后初具器皿的形状。由于古陶瓷的横截面一般以圆形为主,所以在这个步骤中需要用到一个不停旋转的装置帮助泥巴成为圆形。据徐霁明介绍,这个装置叫做辘轳车,唯一不同的是,古代使用人工手摇,现在用的是电动。

  修坯。即让坯体的造型更精准,这个步骤古今都采用全手工。

  上釉。陶瓷都由两部分组成,内里的叫做胎,外面一层使得陶瓷光彩夺目的便是釉。南宋官窑的釉非常厚,厚的地方都超过1毫米,被称作“薄胎厚釉”。

  烧制。与古代大型窑炉不同的是,现在采用的是燃气窑,一次烧成时间为十几个小时。

  相关新闻

  现场:镇室之宝是只燃气窑

  早报记者 陈斌

  没有酷热的窑炉,更没有吆喝的工匠,有的只是3间加起来不到100平方米的实验室和一个研究古陶瓷十多年的工程师。在中科院硅酸盐所大楼内的一角,有着一个被称为“科窑作坊”的地方。正是在这里,从徐霁明工程师的手中“克隆”出了一件件南宋官窑。

  踏入“科窑作坊”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桌上堆满着的陶瓷坯。这些灰色的小家伙可是徐工程师的宝贝,它们刚在徐霁明的手中由一堆泥巴成形。几十个陶瓷坯在桌上整齐地排成了一个方阵,等待着工程师的检阅。

  “上釉咯!”徐霁明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个陶瓷坯,走向了一桶已经调制好的米色釉浆。在将陶瓷坯浸入桶中再取出后,一层厚厚的釉便神奇地吸附在了它的表面。据介绍,南宋官窑以釉厚为特点,一般可以达到2毫米。上了厚釉之后,陶瓷便立马给人以敦厚端庄的感觉。

  在表演完了上釉之后,徐霁明走入了最里边的一间实验室。那里放置着镇室之宝———一只“身材魁梧”的燃气窑,每一个“克隆”完毕的南宋官窑都从这里出炉。“每次烧制的过程都需要十多个小时,一般我都会在旁边守着,保证不出意外。”显然,从事古陶瓷制作十多年的徐霁明对陶瓷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在看过了能工巧匠的表演后,记者也想一试身手,于是便抓了一把泥放在辘轳车上开始揉捏。但手中的泥巴却怎么也不听话,捏来揉去都难以成形。据徐霁明介绍,在整个制作流程中,工匠的经验也非常重要。

  “我以前最早的时候制作失败率也很高,随着经验的积累便慢慢熟练了。但即使如此,现在我每个步骤也都必须要集中精力,因为只要有一个环节发生错误,整个工艺品的制作就前功尽弃了。”徐霁明说。

  影响:并不会涉及商业用途

  早报记者 陈斌

  乾隆粉彩花蝶纹如意耳尊,3304万港元;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4404万港元……这些以前被拍卖的古陶瓷价格令人咋舌。但新的仿制技术会不会影响古玩市场呢?对此,古陶瓷实验室表示,他们“克隆”南宋官窑的目的只是为了重现古陶瓷的制作工艺,并不涉及商业用途。

  中科院上海硅酸盐所古陶瓷实验室的吴瑞博士道出了该研究课题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所在———“克隆”我国古陶瓷的优秀制作工艺,从而让它能够流传下去。

  除了重现古代工艺以外,该实验室所做的研究还有助于发展我国古陶瓷鉴定技术。据介绍,在建立“指纹”数据库的过程中,实验室获取了大量古陶瓷内所含微量元素的信息。由于微量元素在古陶瓷中的含量只有百万分之几,所以几乎不可能将其完全复制。而根据每种古陶瓷内微量元素的特征分布,便能更为准确地把赝品揪出来。

  该实验室表示,我国古陶瓷科研机构在提高检测仪器精度的同时,适当开展一些仿制的研究,能够做到知己知彼,有效地克制社会上越来越高科技的“商业克隆”。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缤 纷 专 题
周 杰 伦
无与伦比时代先锋
端 午 节
快乐端午精彩图铃
图铃狂搜: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