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美国为何再抛“华为威胁论”?

2020-02-18 11:13:5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蓝血研究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长夜孤灯

  来源: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2月14日,在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针对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封杀”华为的问题,有礼有节侃侃而谈,诘问佩洛西“您真的认为民主制度这么脆弱?华为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就能威胁到它?”

  华为事件从孟晚舟被扣押,已经纷纷攘攘两年时间了,华为公司一直在西方法律框架下寻求解决途径。对比戈恩从日本潜逃事件,这是很有意思的参照,戈恩动用各种手段逃离日本后,公开声称“我逃离了不公和政治迫害的境遇。”而相信西方民主法治、并严格遵守所在国法律法规的孟晚舟依然被限制人身自由,而且她身后的华为,却又迎来了美国罗织罪名的新一轮“封杀”攻势。

  是针对孟晚舟、还是针对华为、还是针对社会主义制度?当认真阅读《美国陷阱》后,会让我们得出“美国优先”的结论,但是这种优先真的是“自由优先”“民主优先”吗?以美国体制而言,两党从来都是为相互“反对”而存在的,然而在针对华为上保持了突出的一致性,这应该是针对共同“敌人”的状态。把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民营企业上升为国家战略打击对象,华为作为一家跨国民营企业,没有军事力量支撑、没有政治话语权力、没有社会群众基础,为何能吸引美国这个“老大帝国”的重点关注呢?

  跳出意识形态,跳出政治体制,跳出商业竞争,我们抽丝剥茧可以看到,让西方惧怕的是华为的“基本法”,这才是资本主义惧怕华为的真正本质。国家体制强大,它也要受经济基础影响,东西方看似是政治体制的对立,本质上是经济主体的不同,是公有资本与私有资本的对决。在这方面,社会主义作为新生制度,不可能彻底脱离资本主义,在初期阶段的持续探索中,我们改革开放除了让人民吃饱饭、享受丰富物质生活的同时,就是在制度开放上,一直在有意开放市场,接受私有资本的“侵袭”,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给私有资本生存空间,并在私有资本的不断“侵袭”中,壮大完善公有经济制度的肌体,增强公有资本对私有资本的免疫能力。这就像是病毒入侵一样,当免疫能力提升时,我们就无视病毒了。私营经济、民营企业、混合制度,包括这次中国与美国贸易战要求开放的金融市场,说到底,这都是资本主义经济向社会主义经济的“渗透”。在这点上,我们党有清醒的认识,从党的报告中,非公经济从有益补充到重要组成,这不是脑袋一热的决策,这是改革开放几十年的经验积累。想想当年广州的白天鹅宾馆,如果没有长远的开放眼光和战略定力,怎么会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完善的今天?!

  在西方认为很容易分清私有资本和国有资本的时候,特别是以国家为主体的背景下,交流与合作已经相对稳定,大家都以赚钱为目的,相互安好。但是华为作为一家民营企业,采取社会主义的模式,形成了企业内部的“基本法”,真正把企业改造成了全民所有制经济体,这对企业来说,是社会主义思想在推动企业成功上的巨大创举,更是以任正非为统领的一班人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探索实践的重大成果。我们强调企业家精神,不只是创造财富,更是要改变社会,从这点来说,任正非这步走在了时代前列。

  但华为这种企业模式,对于以华尔街为首的私有资本,无疑是最可怕的敌人。“基本法”让企业从上到下形成了真正的“民主”,让员工真正成了企业的主人,让企业实现了“自由”发展。这对私有资本的冲击太直接、太颠覆,它已经习惯了用资本左右政治,来实现大股东的利益诉求,当它要成为大家共同的资本时,它会认为丧失了左右世界的“权力”。这就是企业的共产主义,对资本主义企业来说,这比对付社会主义国家更紧迫、更直接、更重要。它的模式如果走进资本主义世界,是要比枪炮和说教更危险的事儿。所以说,西方政客们,天天说“中国威胁论”,但是心里他们根本不怕中国政府。因为国家之间是综合国力的对峙,但是企业不一样,这与NGO社会组织也不一样,它会以企业模式,把社会主义运行机制直接带入现实社会,这是直接的变化,这才是对私有资本最大的威胁。由此,对华为的“封杀”,绝不是美国式的“自由和民主优先”,归根结底是“私有资本优先”。因为华为的运行模式,已经打破了西方设定的“自由、民主”,用实践证明了公有制度的“自由、民主”更具生命活力。

  关于私有观念,人类社会的土壤一直“肥厚”。因为人的本性就是自私的,基因就决定自私是特性。惧怕公有的是什么人?是私有资源高于其他人群的所谓精英人群。我们吃了“越穷越光荣”的极左之亏后,提出了“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先富这些人享受了政策“红利”后,为啥会忘了后面那句“以先富带后富、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就是因为自私的本性。李嘉诚的“逃离”,就是私有资本的逃离;先富那部分也逃离的人,同样也是私有资本的逃离。这些人说白了就是有“私念”没“公心”,这都是初级阶段的必然,虽然看不惯,但也要理解。毕竟是按劳分配的阶段,距离按需分配还有很长一段路。华为不也一样有逃兵叛将吗?但它不是用事实证明了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吗!

  西方惧怕华为,说到底,就是他们根本没做好资本主义“改革开放”的准备,他们只想改变别人,从来没想过自己改变,无论是主动的,抑或是被动的,虽然他们一直强调他们是开放的!华为“基本法”下的企业运行,是市场经济里的“社会主义”,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市场,它还真比社会主义国家更可怕。

  【补充阅读】

  2月14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本年度慕尼黑安全会议的首日活动中讲话称,“中国正试图通过其电信巨头输出其‘数字专制’,威胁对那些不接受他们的技术的人实行经济报复。美国通过把华为纳入我们的‘实体清单’,限制其与美国公司交易而承认它是国家安全威胁。各国不能为了财务上的方便,而把我们的电信基础设施割让给中国。”

  她还说,“由一个并不跟我们共享价值观的政府主宰5G通信线路,这是最阴险的侵略形式。”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站起来说:“就我所知,世界运作的方式是,技术是一种工具,自从中国40年前开始改革后,引入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技术,微软、IBM、亚马逊,他们在中国都很活跃。自从我们开始1G、2G、3G和4G以后,所有的技术都来自西方发达国家,而中国保持了它的政治体制,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取得了成功,没有受到技术的威胁。”

  并反问佩洛西:“可为什么如果把华为技术引入西方国家的5G,就会威胁政治制度呢?你真的认为民主制度这么脆弱,华为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就能威胁到它?”

  美媒称,傅莹的提问引来观众席热烈的掌声。

  随后,佩洛西不依不饶地对“在座鼓掌的人士”大言不惭地说,“华为是通过逆向模仿美国的创新技术起家的,这是他们起家的主要方式之一……如果想让信息自由流通,如果想建立一套涉及尊重人权等方面的集体意识,就不要靠近华为。”

  最近,美国又想出新的名目疯狂打压华为——美国司法部以涉嫌敲诈和密谋窃取商业机密为由,对华为发起新一轮指控。

  华为为此发表声明说: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接连利用立法、行政、司法、外交、舆论等手段对华为进行打压。一个超级大国动用国家机器,全方位持续打压一家私营企业,破坏其正常运营,这是史无前例的。美国司法部对华为的新增指控是这一行动的继续,是对华为进行的政治迫害。

  这些指控完全没有新意,而是基于过去20年华为与其他公司已解决的民事纠纷。这些民事纠纷或已经由双方和解,或已经过诉讼程序解决,有一些已被联邦法官或陪审团驳回。在这些纠纷中,华为没有一次被认定恶意窃取知识产权,也没有一次被要求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美国司法部将这些已经解决的民事案件上升为刑事案件,是受政治驱动的选择性执法,同时也不符合普遍的司法惯例。

  企业在全球化经营中出现知识产权纠纷是普遍现象,根据公开数据,从2009至2019年,苹果公司的知识产权诉讼为596起,三星为519起,华为是209起。美国司法部坚持以行业内常见的知识产权民事纠纷为由对华为提起刑事诉讼,这是美国政府对华为先进性技术的抹黑、打压和诋毁行为,根本目的是为了打击和遏制华为在全球的领先优势。

  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靠偷窃领先世界。截至2018年底,华为累计获得授权专利87,805项,其中有11,152项是美国专利。自2015年以来,华为获得的知识产权收入累计超过14亿美元。除了自身专利外,华为累计对外支付超过60亿美元专利费用于合法使用其他公司的专利,其中近80%支付给美国公司。

  华为没有任何一次产品成功、任何一项技术突破是通过窃取商业秘密获取的。华为的发展,依靠的是30年持续不断的巨额研发投入和全体员工的辛勤付出,依靠的是客户、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对华为的信任和支持。

  打压华为并不能让美国更先进,不断重复的谎言也无法变成真理。我们相信法庭会基于事实和证据做出公正判决。”

  华为CEO任正非在2019年8月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我们认为,(美国实体清单)取消是不大可能的,华为做好了长期不取消的准备。”果不其然,美国对华为的打击狠招频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