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送外卖最强的男人:揭秘外卖小哥鄙视链

2019-12-25 10:28:1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挖数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挖数

  来源:挖数(ID:washu66)

  前几天朋友圈看见一张截图,截图是一个外卖小哥的求职简历,简历的工作描述十分引人注目。

  很多人在朋友圈评论很好笑,而我却陷入了沉思。

  在我心中,最强的男人要不是这样的

  要不是这样的

  而萌萌的外卖小哥怎么会跟最强男人擦上边呢?!

  作为一个求知欲旺盛,且行动力超强的男人,我迫不及待地想搞清楚这个问题,于是我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外卖卧底生涯。

  12/20下午

  风一样的外卖小哥

  这天我来到家附近的一家肠粉店,这家店出品不错,店面也宽敞,我猜测一定是外卖小哥的卧虎藏龙之地。

  果不其然,门口停着3辆战车,店里3个小哥围坐在一起打王者荣耀。

  我故作自然地坐到一个小哥隔壁,趁他刚爽完一盘的休息时间,怯生生地问道:师傅,请问要做外卖骑手的话,去哪里面试呀?

  小哥一脸狐疑地打量了我一下,你是全职还是兼职?我想了一想,兼职。

  上众包平台注册一下就可以了!

  然后就可以跑啦?我迫不及待地问。

  哪里,还要砸钱买装备呢!制服和头盔加一起300多,装食物的保温箱200多,电动车架子700左右,电池买个持久一点的要1000多,然后你还要办个健康证,120多,这一套下来3000吧。

  小哥说出了一种砸锅卖铁的豪迈感,接下来跟我聊起了薪资。

  2年前送外卖还有底薪的,现在底薪都取消了,跑多少单算多少钱。

  那您每个月能赚多少呢?小哥说5000。

  那现在这个点不去送餐会不会浪费时间呀。

  没单啊!还不到饭点高峰期,没单的时候就只能闲着了。

  说罢小哥突然触电一样整个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冲出肠粉店,把我吓了一跳,我刚反应过来一抬头,小哥已经跨在电动车上发动引擎,以我见过的最快的加速度风一样地消失了,我猜是单来了。

  虽然时间短暂,但我收集了挺多信息,但又感觉有点偏离了最强男人这个主题,回去路上我一边思考,一边用手机登陆小哥说的那个平台。

  一段宣传语闪闪发光

  成为骑手最高月入13000元!这个收入不错,比我高多了,能拿到13000这个收入的,一定是送外卖的最强男人了吧,突然间我觉得自己的采访更有方向了。

  12/21晚上

  鄙视链最底层的众包小哥

  任何行业都有鄙视链,比如互联网行业就流传着产品经理鄙视程序员(或倒过来也可以),程序员鄙视运维,运维鄙视测试,测试鄙视画图的,画图的鄙视客服等等,而让我惊讶的是,外卖小哥居然也有鄙视链。

  这时寒风凌冽,我来到家附近一个城中村的巷子里,看见一外卖小哥在路边搓着手取暖。

  我告诉他我也想送外卖,想请教一些经验,小哥抬头给了我一个“遇见兄弟”的眼神。

  他是兼职的,也就是所谓的众包,众包不用按时上下班,在app上接到单去跑就是。

  像您每天大概有多少单呀?他说每天大概20多单,一方面自己比较佛系,另一方面最近接到的单越来越少了。

  那一单能赚多少钱呢?他说他这种众包的一单大概5块钱。我心里算了一下,如果一个月30天不休息地跑,1天25单,一单5块钱,这样一个月只有3750元呀。

  怎样才能让单量上去呢?他告诉我加入乐跑,就是某团推出的一个忠诚骑手计划,每周保证48小时在线,每周必须跑够150单,此外要保证98%的送单准时率,99%的接单率。

  平台会优先派单给乐跑骑手,剩下的才给普通的众包骑手,那些乐跑骑手厉害的每个月能跑1000多单呢,每单大概6块钱。

  说着小哥露出了神往的表情,好像自己已经换上了乐跑的战袍,不过乐跑太累不适合我,他接着说。

  那有没有提成高一些的呢?小哥说跑专送啊,跑专送每单有7块钱呢,但跑那个规矩比较多,要报道,还要开早会,没有那么自由,不过好处是送餐距离近,送的食品质量也比较高,顾客不太可能投诉,而且如果跟站长关系好,他还能经常给你轻松的单去跑。

  听到站长这个词,我脑中突然浮现出连续剧《亮剑》的团长李云龙的样纸

  那种指挥骑手在千军万马中取敌人首级,哦不给客户送餐的样子非常符合我心目中最强男人的形象,而且我相信他送外卖的能力应该也非常强,不然升不到站长这个位置。

  我眼前一亮,怎样才能找到站长?

  小哥手指了指旁边的小巷,喏~就在那所小学旁边的巷子里。

  谢了小哥后,我按他的指示往站点的方向走去,可绕来绕去就是找不到站点,寻寻觅觅了20分钟后,我失望地往回走。

  回来路上看见一群小哥蹲坐在路边等派单,这时已经快10点了。

  12/22早上

  站长

  这天我又踏上了寻找站长之路,来到了昨晚小哥说的小学门口。

  路线1的店家很多很热闹,我之前走过但寻觅很久没找到站点。

  路线2是很窄的一条巷子,没有店面,我一直以为站点不可能出现在那里。

  但我错了,穿过巷子,某团站点即出现在我的左手边。

  我鼓足勇气走进去,看见站长端坐在办公桌后面,正跟2个骑手沟通工作,站长看起来30岁左右,声音洪亮,样子很有威严。

  等2个骑手离开,我走过去跟站长说我想了解专送骑手的情况,看自己是否合适。

  站长上下扫了我两眼,眼中隐有赞许之意,随后开始跟我解释专送骑手的制度。

  朝10晚10每天12个小时,必须确保有80%的时间在线,也就大概9.6个小时,在线的意思是你要在区域内,派单给你要接。

  那有休息日么?站长答每个月休息2天,多休息的话会扣钱,不休息的话每天补贴50元。

  接下来是我最感兴趣的问题,送外卖送得好的话,将来有机会做站长么?

  站长一脸 “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的样子,跟我说送外卖跟站长是不同的路线,站长是面试进来的,不一定要有送外卖的经验。

  我失望而归,回去的路上我计算了一下,如果要拿到最顶尖的13000月收入,每个月要派送大概1625单,如果一个月30天都不休息,每天要派送大概54单,用户从下单到拿到餐一般30分钟,算备餐10分钟好了,配送20分钟是少不了的,(54 X 20) / 60,算出来大概一天18个小时都要在配送的路上。

  不过也可能我算多了,因为估计还有奖金什么的。

  看来要找到最强男人真的不容易呀,回去路上我抓拍了黄袍小哥和蓝袍小哥排排坐等派单的和谐画面。

  12/23早上

  大叔

  自从有了外卖跑腿,很多做餐饮的店家直接砍掉了店面,仅租个厨房就开始了简单的创业,如果去某条巷子转一圈,估计就能碰到不少这样的店

  但这样的创业真的靠谱么?

  早上我又来到肠粉店,碰到一个专送小哥在等单,刚好这天曝出了武汉小哥那啥事件,于是我就问了他一些扣钱的制度。

  他跟我说,一般扣钱有超时和差评两种,超时30分钟内只扣1块钱,超了30分钟以上就要扣50了,不过一般很少超30分钟这么久的,差评的话没有网上传的200那么多,一般差评是扣50元,不过他没拿过差评,不确定是不是又涨了,说完他就出去跑单了。

  这时店里一个大叔模样的服务员走过来跟我攀谈,他一脸慈祥地对我说,小伙子想跑外卖啊?然后就坐下来讲起了他的经历,一副人生画卷在我眼前徐徐展开。

  大叔今年59岁,潮汕普宁人,10多岁就出来外面打工,刚开始是在广东的韶关卖水果卖了10几年,后来去了深圳厂里打工,再后来回了老家做布料,去年听说外卖餐饮好做,跑来广州跟人合伙开了一间小店卖烤鸡腿饭,只走外卖渠道,一天有4000多的营业额,当时铺租一个月才2000多,说到这大叔眼里放出光芒,这应该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了。

  接着大叔恨恨地说,后来平台抽成越来越高,1天4000多收入去掉抽成仅剩下2800,然后还要扣掉饭菜的成本,挨千刀的是鸡腿肉从年初的一箱130涨到了年底的180,他稍微把饭菜一涨价用户就不点了,1年后他做不下去把店关了,一清算结果倒亏9万,我发现大叔脸上的褶子在抽搐。

  我安慰了下大叔,离开店面时我回头看了下服务员的招聘广告,一个月3000。

  路上我回想起之前一个众包小哥的话,要多赚钱,就从早上7点跑到晚上11点吧,我的脑袋好像突然被什么砸中一样,要成为送外卖最强的男人,每天长时间的跑单是少不了的,那么在早上7点和晚上11点还出现在大街上的小哥,大概率是那个能够月入13000的最强男人!

  于是这天我推迟了睡觉时间,晚上11点跑到大街上,惊讶地发现原本是黄袍小哥天下的大街,到了这个点变成了蓝袍小哥的天下

  蓝袍小哥扎堆出现

  我猜测可能是为了错开竞争。

  我找到其中一个小哥,他40岁上下,我问他怎么这个点还出来,他说单没跑够,要赚钱的,我问他干了多久,他指了指残旧的电动车,反问我你猜它有多旧,我猜1年,他说2年了。我问他哪个平台派单更多,他说当然是某团的,我问他为什么不过去,他说那边人太多,人多单就少了。

  聊到后面小哥跟我说干完今年他就不干了,我问为啥,他抛给我一个灵魂拷问,你说是在厂里打工丢人还是送外卖丢人,我不假思索,能赚到钱就不丢人!小哥不说话了,随后他要派送的鸡腿烤好了,人也就走了,我目送小哥离去,心里默默祝他找到更好的工作。

  12/24早上

  最强男人出现

  天刚蒙蒙亮,我又来到那条熟悉的街,街上除了汽车,就只有扫地的环卫工人。

  我想这个点应该不会有外卖小哥吧,毕竟很多店都没开门,想法刚过,一个蓝袍小哥就出现了。

  走过十字路口,一个黄袍小哥飞奔而去。

  我走到熟悉的肠粉店门口,一个高大的小哥正在整理他的战车,虽然没有穿战袍,但站在那里却有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我看他并没有着急送餐,就走过去跟他攀谈起来。

  小哥25岁上下,是某团的乐跑骑手,这是我聊了这么多小哥中唯一一个乐跑的。

  他跟我说这些有店面的商家一般都是专送在跑,没有店面的一般会派给众包,乐跑是众包中最顶尖的一撮,这边整片区域有400多个众包,100多个专送,而只有40多个乐跑。

  听到这些,我才发现之前我的外卖小哥鄙视链顺序排错了,正确的顺序应该是乐跑>专送>众包,乐跑才是金字塔顶层。

  他告诉我乐跑很难进,除了单量、准时率这些硬性指标,还要有人脉,比如认识乐跑的组长等。

  乐跑好的地方在于会控制人数来保证每个人的单量,而不好的地方也是这个,因为这样就有了末位淘汰制,压力比较大。

  小哥跟我说现在他每天要跑10个小时以上,一个星期大概300多单,很累但赚的钱还可以,有1万多吧。

  我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人!

  回去的路上我在想,各行各业都有顶尖的人,外卖小哥也不例外,能做到早上7点起来送外卖,一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并且很少休假,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工作应该都能成功吧?!

  经过此行,我对外卖小哥们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敬畏心。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