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网易AI总经理李晓燕:半年收入超千万 AR落地应有时

2019-02-04 13:48:4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深响   
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总经理李晓燕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总经理李晓燕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彭方婷

  千万元级别。这是2018年下半年网易人工智能AR单在内容营销上的收入规模。

  在整个市场对AR贴上了寒冬标签的时刻,李晓燕和她所在的网易人工智能团队仍选择以此作为AI产品化、商业化、场景化的首要切入口。取得这样的收入水平实属不易,当然也给行业带来了些许曙光。

  “我们的AR(增强现实)技术在全球市场中排得上第一梯队。”李晓燕非常自信,她认为这也是个巨大的赛道,很多事情大有可为。

  事实上已有多组数据证明了AR在广告领域的价值:当广告接入AR,转化率会得到极高的提升——

  美国电商公司Apollo Box 2017年发布了这样一个数据:AR技术让其转化率提高了25%;京东的测试也显示AR技术订单转化率高于平均水平10%;而AR试用版还直接为台湾的美妆App玩美的销售额提升了2倍,甚至将一些品牌的销售额提升到了超过6倍。

  另有报告预测,2020年中国AR广告内容市场规模约在50亿元左右,而2020年全球AR相关市场规模约在450亿美元左右。

  从2011年入职网易起,拥有浙江大学计算机博士背景的李晓燕就开始组建多媒体技术部,不断探索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人机交互等底层技术。当AlphaGo(阿尔法围棋机器人)在2016年引发一阵AI热潮时,李晓燕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将AI和AR系统产品化,网易洞见、网易影见等一系列应用便是在那一时期上线的。

  2017年,百度腾讯等公司纷纷加码AI,李晓燕团队则开始推进商业化,将多媒体技术部进一步升级为网易AI事业部,确立了AI平台、网易AR、语音识别和交互三大业务。

网易洞见联手蔚来汽车:国内首个多人AR商业化落地网易洞见联手蔚来汽车:国内首个多人AR商业化落地

  AR两大业务方向:内容+技术

  内容和技术是网易人工智能在AR层面的两个业务重点。

  AR内容触达方面,他们与流量 方合作,通过内容生态支持合作方的 AR 业务(广告+产品运营),后端则拥有AR的内容生态,连接供需两端,为平台合作方提供体系化AR内容服务。

  而且,网易AR内部还拥有一个内容开发团队,通过研究AR内容交互的标杆案例来为内容生态提供内容模版。

  李晓燕曾表示,网易AR的很多案例便是内容生态做的。而在2019年,网易AR的内容生态合作伙伴将继续扩大至50-100家。

  这里可以重点分享的是网易AR技术在内容营销方面的成功——比如在戴森无叶风扇产品的案例中,网易AR就再现了无叶风扇是如何吹出强风的原理。在这个过程中,用AR技术展示的粒子效果是文字和视频都无法实现的。通过技术来创新内容,这种方式也能和用户进行更好的交互。数据显示,戴森的AR展示人均体验3.02次,而这款风扇也在上线京东当日售罄。

  目前,网易AR已与农夫山泉、美的、方太、肯德基、必胜客、戴森等多家知名消费品牌进行了合作。

网易洞见x戴森网易洞见x戴森

  另外,背靠网易的资源,网易AR在内部还技术赋能了不少游戏产品,在AR玩法上拥有足够多的内部实际应用案例。2017年,网易游戏悠梦就被苹果作为APP Store精品AR游戏推荐到150多个国家。在2018年,网易AR继续扩大游戏端的合作,接入了10多款大流量游戏。

  李晓燕表示,网易AR的优势不仅仅在于技术的领先上,更多的是在流量布局、生态建立和体验口碑上的优先意识和实际经验。毕竟,后三者能更好地帮助网易AR的商业闭环落地。

  AR+AI的未来

  那么,李晓燕口中的商业闭环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说技术赋能是最基础的服务的话,内容营销便是网易AR目前最重要的突破口场景。这既是从网易的内容基因出发,也是基于互联网应用的普遍需求出发。面对着供给端大于消费端的情况,更为优质的广告、运营内容和体验才能脱颖而出,与用户产生更深的交互。

  未来,网易AR也正在挖掘更多的应用场景。通过标杆案例的构造,网易AR的边界越拓越宽。

  在这个基础之上,场景应用和内容素材的丰富是必然的趋势,而这正是网易AR面向C端市场的最佳途径——通过帮B端商户做营销、运营等来触及到C端用户。

  通过网易洞见APP扫描方太智能升降油烟机, 便出现演示工作流程的AR动画,点击画面上的按钮光点,可看到不同功能参数。方太所有全国门店(共约6000家) 均已支持导购员通过网易洞见APP来为消费者演示产品功能。

  英国老牌AR独角兽Blippar的发展经历也很好地佐证了这一模式。

  成立于2011年,Blippar的估值曾高达100亿。然而,在内容场景和技术架构上尚未完善时,Blippar就过早地将自己推向了C端,耗费大量资源在视觉搜索上,最终以4亿美金被一家房地产公司收购。

  这样的故事倒不会在网易AR上重演。李晓燕思路很清晰:“AR最终体验方一定是C,对用户体验要求很高,我们是通过2B去2C。”

  而除了AR,网易AI团队从自身的游戏应用优势出发,也将数据智能能力赋予在游戏发行业务上,建立起游戏出海发行优化的AI模型。

  在深度学习模型基础之上,网易AI团队为CPA(每行动成本)、LTV(生命周期总价值)方案等游戏应用的关键数据提供了优化的解决方案。比如在CPA解决方案中,网易AI的核心算法团队能通过模型来预测更多潜在付费玩家,继而在实际付费前提交广告平台投放,缩短收益周期。

  基于网易在游戏行业的品牌影响力,网易AI团队在实行更多优化方案之外,还会与游戏出海产业链上下游头部公司达成战略合作,让发行优化成为中国游戏出海解决方案里的必要环节。

  以游戏出海发行优化为切入点,网易AI团队希望能和游戏发行商和内容制作商建立合作关系,在游戏内AI精细化运营上寻找第二个增长点。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网易AI团队在决策上具有相当强的自主力,而团队当中,除了现任浙江省增强现实与智 能交互工程中心主任的总经理李晓燕,相当大的一部分成员也都来自国内外名校AI相关专业,研究生占比超过了90%。

  以下为深响整理后的部分采访实录:

  深响:AR/VR这两年都比较凉,您怎么看整个市场环境和空间?这个赛道的想象力现在在哪儿?

  李晓燕:首先,大家说AR这两年已经凉,的确。但这也只是我们看到的某个面。

  AR和VR一定是在大的方向上看。研究界、技术界是随着摩尔定律是一直在往前推进的, 所以要看整个技术的发展和它前进的速度。这块体验发展起来是非常快的。

  前几年热起来是从算力方面,大家觉得算力上有很大的提升,就觉得很多问题可以解决了。这个热只是正常的热,或者说趋势上的热,但如果你真看产业,整个的话,我不觉得这个市场是热的。

  整个AR的发展快慢取决于几项技术,感知技术、交互技术、渲染技术,包括算力,还有内容制作效率等等。这些因素影响着整个AR市场发展的快慢。

  三年前,这个算力的提升,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几项比较关键技术的成熟,有感知技术,还有GPU算力,5G等,这些会推动AR的发展进入快速通道。

  至于想象空间,AR就是视觉交汇的地方,所有我们能够在物理世界做的事情,在数字世界做的事情都可以被AR技术重新改造,这你就知道整个市场空间有多大。

  深响:单从产品技术上看,我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李晓燕:如果单纯剔出来说,说AR是在全球AI业界第一梯队也说得上,我们很有信心的。这种信心不仅仅是技术优势,或者是产品优势。

  更多是什么呢?当你不去考虑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单纯去讲技术领先的话都是有点盲人摸象的,因为你的技术领先应该是在一个整体里面,你的技术在整个趋势里面占了某一环,它的整个产业链当中的作用是什么。

  因为我们更多考虑的是如何发挥自己的技术、产品优势和基因,包括网易在整个AR产业链上能做出的最大贡献。这是两三年前就有的一个初衷,现在也一直秉持着这个初衷。

  目前我们做的事情和在产业链上的重要玩家都是有耦合关系的。大家推进的是不同的环节,其实我想说,链条齐头并进,AR产业才能比较快的发展。

  如果单纯说我们目前的领先优势的话,我们其实实际在做商业化的事情,就是做的整个市场。

  我们目前的领先优势可以理解为,第一,用户触达,第二,内容开发者生态,还有内容质量,就是最终的AR内容体验这块的口碑。

  在用户触达上,我们现在的机制是一种云AR架构,接入的APP可以共享我们的AR内容体验机制,在业内已经是比较领先的。第二就是内容生态。

  而你知道3D内容的开发者都是游戏生态的,因此我们这两三年在相关生态的连接、培训、积累上也是领先的。

  最后最重要的就是内容质量上面,也就是我们整个AR内容的体验。

  你看到的AR是实时渲染的质量,比如说哈根达斯的冰淇凌球,一般模仿出来非常像玻璃,但我们的会更逼真。除了内容模型之外,还有交付玩法和逻辑这块。

  所以整个AR内容的质量目前是领先的,而且获得了很好的口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后面连接一些广告商等等,他们也会对我们有一定的黏性,会持续性地给我们做case(案子)。

  深响:在业务模式上,海外有哪些公司是和我们对标的吗?

  李晓燕:说到对标项目,其实行业里面重要的玩家接近的有,但是没有跟我们完全一样的发展模式。

  英国一家公司比较接近,叫做Blippar。它的估值曾经到100亿,但它不管是在整个架构上都没有跟上最新的。

  另外他们做错了一件事情,他过早的去直接2C了,去做视觉搜索,因为这个耗费了大量的资源。但即便如此,他现在被一家房地产收购,估值也在4亿美金以上。

  但我们是从B端去触及C端,比如做广告,做营销,做运营等,我们是最接近C的B。

  我们一直有一个内容开发团队,已经有两到三年了,去找一个标杆案例,比如说这个AR内容怎么做?这个交互怎么做?

  这个内容团队去逐渐的形成一些模板来给赋能给内容生态,培养内容生态怎么去做一个很好的AR内容。然后这个团队里面就有很小的一部分是做C端爆款的探索,比如说探索在跟人相关的,跟短视频相关的,直播相关的。甚至,我们目前围绕倾向多人互动、多人在线这些玩法。

  深响:我们看到网易洞见的合作伙伴覆盖了戴森、哈根达斯、凯德Mall、美团点评、方太等诸多传统及互联网企业,可否与我们分享一下网易洞见主要的客户群体、客户诉求、和我们目前成熟的解决方案?

  李晓燕: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的案例,我们对客户没有严格的限制。只要客户希望跟自己的用户,B端的用户跟自己的用户发生更深刻的活动,通过交互的方式获取更多用户的一些洞察,就会用AR这种交互方式去合作。他看中我们的更多是优质的内容体验和开发能力。

  运营、广告等很多场景都会有需要,你就看跟内容相关的供给端和分发端,比如说目前的一些广告,电商,因为它有消费端,只要生产端和消费里有需求,供需端加大之后,就可以采用这种方式。

  举个具体的例子。比如说戴森是一个品牌方,戴森的客户也认为AR是最接近物理世界展示的一种方式,就是最接近的,所以他很想用这个去做。他想要展示他那个加速器的粒子效果,因为这是他的产品特点。然后当时我们给他看了之后,这个就满足了他的需求,他就很想做这个case。最终戴森在这个广告之后,当天大家点开就能够看到戴森放在任何地方是什么样的,吹出来的风是什么样,非常真实。

  深响:那我们现在除了营销上的应用,还有其他什么场景吗?

  李晓燕:我们会拓展很多场景,目前注重营销是因为不管是对客户画像也好,跟客户之间的制作流程也好,标准也好,客户的痛点也好,关心的地方也好,开始标准化,这块是我们尝试比较早的。

  还有一个,是因为还有我们的用户触达量,你知道现在互联网大部分应用要么做网络,要么做运营。所以正好跟这个客户是重合的,这个是我们目前整个发力最大的一个。但是同时我们在线下展示,在文旅上都是有客户和case这些投入,并且正在做标杆案例中。

  深响:收入方面,有媒体报道说2018年收入不错,但未披露具体数据,我们方便透露吗?整体盈利预期是在什么时候?

  李晓燕:刚才提到的,我们相当于在2016年更多是2B一些典型的case,典型的场地里面探索。

  2017年转向内容营销这一块,并开始重视用户触达。 在2018年后,特别是2018年6月份之后,很多case都开始有可扩展性了。

  2018年下半年的两个季度的收入是1000万,就单单后面半年的时间,单单广告运营这块。

  我们预期2019年有更好的流水。

  深响:巨头们都有在AR这方面布局,您怎么看待市场上的竞争者?

  李晓燕:我是这么看的,不同时间,不同维度,这个竞争定义不一样。市面上有很多公司都在布局AR,或者是全球所有的商业巨头都在布局AR,我们是乐意看到重要的玩家在这个赛道上的,但是选择接入点,还有产业链上的环节是不同的。

  就比如说苹果推ARKit,这个ARKit对我们整个产业就是一个促进。好多开发者都想这样,但是我们能够跨平台,能够帮他解决很多他在开发中的问题,这些开发者就会用我们的SDK去做。 。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知道AR内容的实时渲染在Unity实现,但是在一般的APP里面要实时这种渲染效果就很难,我们是单独做了这样一个实时渲染框架。所以在运行相关AR内容的过程当中,你只要接入我的SDK就能够拥有这种游戏级渲染的体验。这种在其他的框架下是实现不了的。因为我们感觉不像是一个单纯的技术解决方案,我觉得是一个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所以,它链接的是多方关系。

  从内容生产端到内容触达端,我们有一个端到端的方案,同时我们整个端到端的引擎是和产业链的上下游是合作的。我们和OEM厂商都是有很紧密的合作。

  深响:如果脱离网易的背景,我们项目的门槛和护城河在哪?

  李晓燕:如果单说这个项目本身的话,我觉得我们选的方向也好,积累的网易基因也好,比如说你的内容制作也好,游戏里面的引擎,这些都是优势。AR最终还是一个重要的核心优势,在内容这块。另外就是在技术方面我们是领先的,我们工程化也做了非常多的工作,跨平台也好等等。但是这方面不管是核心的技术,就是核心的AR的一些技术等等。同样我们在工程化里面都是领先的,就是落地这块。

  第二个,我觉得这个优势就是我们有一个合作了将近三年的很紧密的团队。这个团队在组建之初就是按照创业团队去组建的。所以我们的团队除了最核心的团队之外,在中层里面有非常多以前在外部做创业,甚至是创始人,CTO等等加入的。这个团队的凝聚力也好,配合度也好在这几年打磨得很好,我相信这也是这个团队的优势之一。

  如果说到门槛、护城河,我觉得这个不是某个单一的因素构成的。我们对行业深入的理解,构建的商业模式应该说我们是技术先行,我们在和产业链上重要玩家的深度耦合关系上,我们从网易秉承的行业资源,3D内容设计、游戏等等都能成为它一个综合的壁垒。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