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苹果WWDC 2020,开发者们忧心忡忡

看完苹果WWDC 2020,开发者们忧心忡忡
2020年06月23日 18:46 36氪
封面来源 | 苹果开发者大会截图封面来源| 苹果开发者大会截图

  虽然苹果的AppleTV+做得不咋地,但是不妨碍Netflix跟它翻脸。

  文王毓婵

  6月23日凌晨,首次在线上举办的苹果开发者大会(WWDC)展现了超出预料的内容。除了如约而至的iOS14和固定更新的iPadOS、watchOS、macOS、tvOS外,苹果还带来了升级版的iMessages聊天应用、改良版的苹果地图,以及全新的翻译应用Translate等。

  对于正处在“从硬变软”进程之中的苹果来说,在未来数年之内,我们会不断看到它加大服务业务投入,把收入重心渐渐从硬件挪向软件。所以苹果进入新的移动服务场景,其实也是合情合理。

  但官方亲自下场分羹显然会给苹果生态中的应用开发者造成新的挑战。而且,让这种危机感更强烈的,还有苹果凌晨推出的“应用程序剪辑”(AppClip)功能。

  该功能让用户无需下载应用,就能使用App——听起来非常像微信小程序,但却无需基于微信。

  具体来说,它可以让你在购物、点外卖、打车等场景中,通过扫描二维码、点击NFC标签等动作激活AppClips,无需跳转网页,也不需下载App,直接可以调取服务。每个Clips占据的空间不到10MB。

  参考2017年微信小程序推出时应用开发者们的担心,就可知如今他们的心情。用户使用服务的流程被简化了、应用与用户之间的联系被抽离了,“先提供免费服务再提供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会受到打击。

  裁判员亲自下场,但也未必能胜

  上周,苹果宣布AppStore在全球促成的交易额达到5190亿美元。但虽拥有全世界最赚钱的应用商店,苹果公司与应用开发者之间的关系却变得越来越复杂。

  在iOS14中,丰富了群聊和表情互动功能的iMessage显然是想和Facebook、WhatsApp、微信竞争;增加了地标、餐厅和聚集地信息,还能向用户提供出行建议的苹果地图显然是想和Google地图、百度地图、美团、大众点评竞争;新的苹果官方翻译应用Translate则是要对标Google翻译、搜狗翻译、网易有道和科大讯飞。

  苹果正在激进地以运动员的身份进入应用服务市场,而同时,它恰恰因被指控偏袒自己的应用和服务而在欧盟面临反垄断诉讼。上周,欧洲委员会宣布对苹果应用商店和苹果支付展开调查。

  在线音乐流服务平台Spotify在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投诉苹果公司不公平地支持自有音乐流服务。Spotify认为,苹果一面从AppStore上的音乐应用开发者们那里分走30%的收入,一面又自己做音乐应用,和第三方竞争,还不让别人的音乐在苹果的HomePod音箱上播放,实在是太霸道了。

  Spotify与苹果之间的斗争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它不是唯一一个抗议苹果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应用。2018年12月,在得知苹果要下场自己做视频订阅服务后,流媒体巨头Netflix与之决裂,离开AppStore,拒绝再向苹果“交税”。

  苹果之所以能从AppStore中赚那么多钱,是因为按照苹果的规定,只要是虚拟物品,在iPhone的应用里销售都需要向苹果缴纳30%的税。这笔交易的逻辑是,苹果作为裁判,为应用提供平台和后勤服务,抽成理所当然——但苹果如今还想亲自与客户竞争,势必要破坏原有的生意。

  今日的WWDC大会证明,斗争还在继续扩大。不光要自己做音乐和视频流媒体,苹果还要把聊天、地图应用都捡起来。

  以往,第三方聊天应用如FacebookMessage、WhatsApp,以及第三方地图应用如Google地图、百度地图与苹果相安无事,是因为苹果的官方应用真的做得太差了,对它们几乎构不成任何威胁。

  在过去iPhone卖得最好的几年里,苹果形成了一边卖高价硬件,一边为软件开发商搭台子收税的良好商业模式。作为一家具有硬件优势的企业,它没有太强的动力去拿自己的短处碰别人的长处。

  当然它也不是没碰过。2012年,苹果在iOS6中,莽撞地用苹果地图替换掉了默认的Google地图,结果仅仅一个星期就因自己的软件产品跟Google差距太大而引发大量投诉。苹果CEO蒂姆库克甚至为此罕见地发布了公开的道歉信,从乔布斯时代就在苹果立下汗马功劳的老臣ScottForstall甚至因此被库克解雇。

  “我们的地图服务未能充分实现此承诺,由此为用户造成的失望,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我们将采取一切可能的举措,使地图服务变得更好。”库克在信中写道,“在我们改进地图服务的同时,你可以尝试其他选择,例如从AppStore中下载必应、MapQuest和Waze地图应用,或到Google和诺基亚网站使用它们的地图服务。”

  这种原本想强势入场,但后来却让CEO出来推荐别家服务的虎头蛇尾的故事听起来确实“很不苹果”,但也让它意识到了补足自己的短处并非一日之功。到今天,距离苹果推出视频订阅服务已经半年多,但它看起来仍然没什么水花,相比迪士尼几乎同时推出的Disney+,AppleTV+看起来简直像一个PPT产品。

  如今,苹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服务业务。对于它来说,要拯救仅用来接受垃圾广告和验证码的iMessage和iPhone里的“僵尸应用”苹果地图,就不得不用自己的短处去碰别人的长处了——这是一场它即便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也不一定能赢的战争。

  苹果看起来更像Android了

  当中国用户看到“应用程序剪辑”(AppClip)功能时,可能会感觉它很像微信小程序。实际上,这种在原生应用的框架上增加接口的做法更像Google曾推出的InstantApp和Slices。

  2016年,Google在I/O大会上首次推出了InstantApps。它能够在传统App中增加Instant支持,当用户要使用某个没有安装的App时,系统可以在后台直接加载App的部分模组,并直接运行使用,无需下载整个App。

  苹果如今要做的事情几乎与Google4年前的想法一模一样。但是Google在更早前已经失败了。实际上开发者对Instant的热情并没有那么高,用户能够使用的InstantApp非常有限。

  对于开发者来说,让用户用完即走真的是个亏本生意,它实际上是让开发者失去了掌控权——不能发推送,不能创建快捷图标,无法向用户推销增值服务,那公司怎么赚钱?

  微信小程序也经历了类似的质疑。但微信作为中国最大的流量入口,对开发者来说是不得不抢占的一块滩涂,所以进入小程序生态的热情也会稍大一些。但即便如此,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曾经所设想的“在线下用完即走”的场景实际上也失败了。

  2017年1月,在关于小程序的第一场公开演讲中,张小龙称小程序的重心在于服务线下,现场演示的7个场景包括餐厅点菜、车站买票、查公交车班次、找附近便利店购物等等。

  这与今天苹果想做的事情何其相像——但2020年,小程序大数据智能平台阿拉丁发布的《2020年5月全网小程序Top100榜单》显示,榜上出现最多的是网络购物类、政务公益类和游戏类小程序。

  前十里的生活服务类小程序只有一个,排名前三的是拼多多、滴滴出行和京东出行——它们全是腾讯投资的公司。

  拥有约全世界四分之一人口作为活跃用户的iPhone能帮助苹果做成Google没做成的事情吗?

  除了战略上的雷同,iOS14中最让人感觉眼熟的还有“桌面小组件”——你可以长按应用图标,直接在桌面查看天气、时间、备忘录等信息,也可以拖拽移动它们,把这些大小不一的小组件固定在桌面上。这看起来太像Android的桌面小部件Widget了。

  毫无疑问的是,苹果与安卓在某些方面会越来越相似,而在软件服务方面并不擅长的苹果会进入一个漫长的学习与模仿的时期。

  这次更新你怎么看?

开发者苹果WWDC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