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溯宁:运营商企业文化严谨 因要承担一大堆监管责任

田溯宁:运营商企业文化严谨 因要承担一大堆监管责任
2019年03月31日 11:30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3月31日上午消息,2019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今日举行,在“5G时代:未来通信颠覆性创新”的主题对话中,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发言称,5G非常大的野心是万物互联,会使数据更加客观,连接更加广泛,我们对自然界、自己的认识更加深刻。

  田溯宁表示,自己经常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全球运营商比较IT公司、互联网企业显得创新力不足、企业文化也不一样、公司管理架构也不一样。

  他认为,全球所有的运营商拿到牌照的时候有一大堆的监管责任,提供非常复杂的普遍服务,要保证端到端的服务不出问题,这就导致了公司文化非常严谨。

  此外,5G商业模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5G时代当网络被切片化后,出现一些行业运营商,就是为机器人来服务的,为了把每个企业连接在一起。

  田溯宁认为,5G时代商业模式的创新会是新型的早期投资非常重要的机会。(雪梅)

  以下相关速记:

  田溯宁:我也在反思在网通七八年有什么经验和教训,那时候网通就是混合所有制。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全球运营商比较起来,比起互联网企业创新力都不是太足,企业文化也不太一样,巴塞罗那IT公司、互联网公司服装不一样,开会的形式不一样,公司的管理架构也不一样。我在运营商工作过七八年,我想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所有的运营商拿到牌照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大堆的监管责任,必须要在北京建网,也要在西藏建网,你所有的网络必须要适合各种各样复杂的监管规定。运营商由于太重要了,所以全球所有的运营商都要适合非常复杂的监管,非常复杂的普遍服务,同时要保证网络7×24小时不能断,所以造成整个公司的文化是非常严谨,端到端的服务以不出事情为整个文化的核心。当你建立这么一个体系的文化,创新、风险在这里的作用不能说不重要,但是很难。

  第二个我最近思考的问题,黄晓庆在贝尔实验室工作过很久,如果我们回去过去五六十年代的历史,人类的创新跟贝尔实验室有很大的关系,半导体、激光、无线通讯。我们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贝尔实验室有这么多伟大的发明?我其中一个理论未必合适,它是跟AT&T运营商有关系的,它们的距离很近,但又没那么近,运营商出现了问题拿到贝尔实验室去研究,研究以后很快能去实践。今天我们的距离是很远的,一个创新成果要到运营商去实践很难,而今天的运营商又没有这样的研发能力。运营商和研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没有答案。

  我们今天谈论5G,5G的商业模式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不光要谈数据模块,连接多好,我们更应该想到5G是什么样的商业模式。你谈到分享,谈另外一个商业模式,5G时代当网络一旦被切片化以后,应该会出现很多行业的运营商,这个运营商就是为机器人用的,这可能是分享,也可能是股权投资,运营商就是为了支付用的,会为了把每个节点连在一起。

相关专题: 2019中国IT领袖峰会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