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郭小红:局势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23日 02:09  中国电信业

  《中国电信业》杂志 郭小红

  所谓局势,《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一个时期内的发展情况”。比如局势平稳,比如局势越来越严重。

  来自信息产业部、反映中国通信业上半年发展局势的“统计快报”新鲜出炉了。分析揣摸这一组组、一串串纷乱枯燥的高与低、大与小、强与弱的“对比”数字,我们似乎触摸到了整个通信行业发展变化的脉络和走势。

  高与低

  《统计快报》:上半年中国通信业依旧保持“平稳健康发展”。通信业务总量依旧保持24.5%的“快速”增长。通信业务收入虽说也依旧保持了10.7%的“平稳”增长,但低于同期GDP10.9%的增长。

  这看似简单的0.2%的“略低”可有着意味深长的“不简单”——虽保持了全行业不低于10%的增速的“底线”,却创下了20多年来电信业增长的最低值,也打破了十几年来电信收入一直高于同期GDP增长的“记录”或者“神话”(除“低开高走”的2005年前两个月出现过短暂的“略低”外)。

  这还了得!亲历过电信发展历程的人们都知道,十几年来,为缓解电信供需矛盾突出的状况,我国电信发展出现了“三高”的状况。:电信收入增长远远高于同期GDP的增长,甚至1990~2000年间我国电信收入增长速度是同期GDP的三倍以上,即使2001年以后增长速度开始趋缓,其增长率也在12%~15%,远远高于GDP的增幅,在国际同行业一枝独秀,令国内不少行业艳羡不已;电信投资占电信收入的比例远远高于世界通信公司的平均水平;电话普及率相对人均GDP高过世界平均水平。10年后的今天,供求矛盾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前些日子有则短信广为流传,就以电信发展十年之“怪”现象,通俗地描述了这种变化。即十年前走后门装电话,十年后走后门拆电话。十年前你请电话局的人吃饭,十年后电话局的人请你吃饭;十年前扯着嗓门喊电话,十年后捂着嘴巴打电话;十年前拨电话上互联网,十年后上互联网拨电话。十年前算计着打电话,十年后被算计着打电话。十年前手机再大也要拎在手里(炫耀),十年后手机再小也要藏在包里(怕丢)。

  世界新环境、经营生态环境的变化,国际投资者要求上市企业更加注重投资回报,用户需求多样化和买方市场的形成导致运营成本迅速上升,新技术业务快速发展改变价值链形态等等,都使得今日通信业发展面临比以往更加艰巨的挑战。而这一深刻巨大变化必然带来“三高”的变化,尤其体现在是电信收入增长与国民经济增长的对比上。即电信收入增长从“远远高于”、到“高于”、到前几年的“略高”、到眼下的“略低”于国民经济增长。

  如何正确地认识“高”与“低”的变化,需要用“辩证的眼光”看待。我认为,今非昔比,从未来看,要使电信收入增长“远远高”于国民经济增长既不可能也不现实。当然电信收入增长“略低”于国民经济增长也实属“非正常”,因为仅凭“上半年业绩”还不好断言,下半年一般是业务旺季,应该会有所改变。但无论如何,作为国民经济发展支柱性产业,电信业的发展应适度超前于国民经济的发展。即电信收入增长应“略高”于国民经济增长。

  专家们强调,通信的发展会受到经济发展水平和人们消费能力的制约,人为制定过快的发展速度和过大的发展规模都会对社会与电信的和谐发展带来影响。加强电信发展相对于国民经济超前率的研究,从宏观角度适度确立电信发展规模及增长速度,将有助于保持电信与社会需求的协调发展。

  强与弱

  ——从电信业务构成看,移动强、固网弱依然明显。移动通信收入增长依然强劲。数据通信增速依然高昂。移动数据长势依然突出。移动替代性持续增强,固网步履依然维艰。固网与移动的ARPU值均呈下降趋势。

  话音业务移动化已成大势并且锐不可挡。那么,固网出路何在?3G牌照可能是“杀手锏”,但即便是最快年底拿到手,要形成市场能力还需要2~3年时间,暂时还指望不上它的“拉动力”。最老实也是最稳妥的办法还是“用足用尽”现有的庞大的网路资源。一方面做强做实话音业务,毕竟传统电话业务还是收入的“大头”、是“饭碗”;另一方面,顺应固网业务宽带化或者图像化的大趋势,做大做活增值业务。专家们分析道,固网的接入技术比移动网的无线接入网要先进3~5年。比如在数据速率方面,当固定网能传图像的时候,移动网只能传文本;当固定网能传视频的时候,移动网只能传话音和图片。这样的“时间差”无疑将会给固网带来商机。是啊,固网的带宽优势是移动网望尘莫及的。谁会在手机上观看精彩的“世界杯”转播?!还有让固网寄予厚望的 IPTV,也应该是固网发展的一大亮点。三网融合写进了 “十五”,又写进了 “十一五”并特意强调要加快三网融合。但实际上何时起步?效果怎样?都是未知数。政策因素依然是关键。

  同时,专家们也提醒道,固定网要建立科学合理的数据业务运营模式或者业务价值链。比如话音和数据业务在量收上的“倒挂”现象比较突出,即数据业务产生的收入和占据大量的资源不匹配。

  ——从四大电信运营公司运营状况看,各运营商的实力依然“强弱”悬殊。近期四大公司都纷纷召开了“半年总经理会议”,虽然没有对外公布具体的财务数字,但从内部得到的个别关键信息中还是可以看出其“强弱”对比。

  中国移动依然“一枝独秀”甚至“更秀”,业务收入增长16%左右,其收入和利润水平都遥遥领先于其他三大公司,“中国移动一家的净利润就超过了其他三家电信运营商的总和”的事实依然存在。

  中国联通的主要经营指标与同为移动通信运营商的中国移动差距依然很大,营收乐观估计只有中国移动的三分之一,而净利润乐观估计还不到中国移动的十分之一,在移动通信行业竞争中依然相对弱小。

  中国电信收入增长了5~6%,其中增值业务收入大幅增加,拉动经营收入16%左右。较早实施转型战略的中国电信显然尝到了“早转型、早主动”的甜头。

  中国网通也有不错的业绩表现,尽管只有近2%的收入增长,但“比预计的好了很多”,只是新兴增值业务对收入的贡献率不太明显。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网通的转型起步,比中国电信晚了整整三年。是啊,由于众所周知的“整合”原因,当中国网通的精力不得不分散于频繁的“内部调整分流”时,中国电信已在一门心思地埋头“做市场”呢。

  专家们认为,中国电信业正处于重要的转型时期。首先,市场增长方式发生了变化:营销重点从增量转向存量,从用户增长转移到提升客户价值;业务发展从单一转向多元,融合业务是取得竞争优势的关键;竞争重点向业务、用户等价值链的后端转移而不再偏重于基础网络的建设。第二,市场驱动力发生了变化。2000年以前,投资驱动+技术驱动,规模建设拉动市场发展。2000年以后,业务驱动为主,创新业务拉动市场。转型,纵向是要延伸价值链,打造的是一个合作共赢的生态链,其关键是要改变传统的甲乙方形态。转型,横向是要多网络、多终端、多业务的融合,其关键是要顺应这一趋势。

  总之,面对市场复杂而深刻的变化,面对竞争和资本市场的双重压力,上半年各电信运营商,一方面面向各行各业信息化应用大市场,继续深化推进“转型”思路,更加鲜明响亮地提出了具有各自特色的转型策略;中国电信“从传统基础网络运营商向现代综合信息服务商转变”;中国移动“从移动通信专家到移动信息专家”。中国网通“向宽带通信和多媒体服务提供商转变”;中国联通全面实施业务转型“TIME”计划,即以通信服务为基础,向信息内容服务、传播媒介服务和无线娱乐服务转型。另一方面充分认识到效益优先的重要性,采取了优化成本结构,集中采购等多种措施,使各项业务成本支出得到有效控制。据专家们的乐观分析,四大运营商业绩稳步上升趋势将会在一段时期内继续保持,但很难有较大突破。3G牌照何时发放和如何发放?电信业是否重新洗牌、何时洗和如何洗?依然是影响中国电信业发展的两大关键因素。

  适逢暑假,与小儿一起重温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电视剧,其名篇佳段“隆中对”其实就是诸葛亮对“天下大势、力量对比、生克关系、地理环境和人心向背”等局势的精彩透析,从而给出了蜀国“建基西川,联吴抗曹”的大政方针。我们逢会必讲“认清形势”,国内外、行业内外、企业内外的等等,其实就是强调对局势要进行观测、分析、研究和判断,审时度势。认清形势才能“做正确的事”并“正确地做事”。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