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WAPI冲击国际标准遇挫专题 > 正文

WAPI需要快速启动危机公关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6月15日 10:04 eNet硅谷动力

  【eNet特约评论】几天前ISO针对WAPI标准投票结果召开的“投票分析会”在捷克技术大学举行。会议由SC6主席金峻年(韩国)主持,参加者由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瑞士、荷兰、中国、韩国等9个国家成员体及ISO/IEC总部代表22名人员组成。

  中国对这个会议寄于厚望,因为本次会议是对今年3月份投票结果的一个复审,在那次投票中WAPI仅获得30个国家成员体中的8张赞成票,命悬一线。在此次投票分析会议上,
当时投了反对票的成员必须提供合理的理由,来说明自己当初投票的原因及公正性。如果其理由站不住脚,则反对无效,被视为赞同票,因此此次会议对于WAPI能否翻盘至关重要。

  没想到事情起了变化,与中国代表团愿望相抵触。一是根据ISO相关规定,所有投反对票的国家均应出席,可是本次会议上投了反对票的17个成员国家只到了7个,也即把反对票当成即成事实;二是在3月7日的投票过程中,大多数针对WAPI的评论也都是程序性问题, 大多数成员国都是以程序性的理由反对WAPI,但是在此次会议却要求中国“只讨论技术问题,不得涉及程序性问题”,也就是说完全剥夺中国正当回应及阐述观点的基本的权利,实际上就完全剥夺了通过分析组会议改变投票结果的机会。

  对于这种严重不公正的待遇,中国代表团最终退出本次会议。在大愚的印象中,中国WAPI代表团的中途退场、拂袖而去已不是第一次了。一年以前,在ISO组织召开的法兰克福会议上,也同样因为WAPI提案在该会议上无法得到公正的对待,中国代表团也是中途退出会议。

  一年前的中途退出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否则的话就没有今年再一次的中途退出了。在大会上,中途退出这种做法除了只能表达自己的愤怒、把自己关在大门外,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客观地说,中国代表团的做法在那时那刻是对的,但是退出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大愚喜欢看《教父》这本书,书中的教父遇到很多棘手的事情都是通过谈判解决,在谈判桌上教父从不大喊大叫,无论对方提出多么无理的要求,教父总是耐心地、不愠不火地与对手沟通,有时一次谈判都能持续几天几夜,以教父的强势地位,从没有因为对方无理的要求而拂袖而去、中途退出的情形。中国WAPI的教父在哪儿?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应该好好地学学教父,与竞争对手面对面地沟通。几月前,据媒体说IEEE会议在北京召开期间向WAPI示好,结果WAPI不理睬。如果情况属实,这是一种合理的态度吗?

  除去与竞争对手沟通外,我们也要与其它有资格投票的成员国进行沟通。回顾历史,中国想加入联合国时,不也是受到种种阻挠吗?最后中国政府充分与非州的很多国家进行沟通,争取他们的支持,结果“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在投票分析会议上不给WAPI发言的机会,其实这种情况应该能预见到,那么在上一次投票会议至今近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中国代表团成员有没有通过某些渠道与这些投反对票的成员国沟通并进行解释呢?

  中国代表团认为“在评论期和投票期内,美国IEEE及其代理人使用卑鄙手段,散步不实谣言,混淆视听,无理纠缠,严重违反了ISO/IEC的道德准则和规章制度,在成员国中形成了对WAPI歧视和偏见的环境”,其实这话从另一方面说,他们可以散布,我们为什么不能散布去影响有投票资格的成员国呢?从某些方面来说,可以说美国IEEE及其代理人的宣传工作做到位了。他们在散布宣传不利于WAPI的言论时,我们是否针对性地做了一些宣传呢?如果有的话,为什么还会形成今天这样即不利于WAPI也非常尴尬的处境呢?我们自己是否有很多做得不好、考虑不周的地方呢?

  就在当前WAPI受到排挤的时刻,WAPI相关人士发出“即使没有成为国际标准,WAPI在中国也将发展的很好”、“无论会议结果如何,WAPI的推进工作都应该继续”这样的论调,不知其目的何在,是给中国代表团以支持,还是以此要挟ISO组织?以上的论调也许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但是大愚在此时抛出这样的论调不合适,退缩到国内只能是最终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一招。

  其实国际标准的谈判,本来就是一场技术实力、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的角逐,是利益的妥协和交换,根本与公正无关,不同的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形成利益联盟,打压别的国家的标准,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中国代表团不停地诉说自己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在国标的谈判中竟然想求得公正,这种做法说明认识上还不到位。

  回顾WAPI的发展中的沟沟坎坎,WAPI的胜负已不再取决于技术层面,而是取决于政治层面,我们不要再抱着“WAPI比竞争者技术优秀应该被当作国际标准”这样的幻想。在国际标准争取战中,如果技术上不是有太明显的差距,其实大家争的是机会,因为技术上的不成熟以后有的是时间来完善,再说现在技术的优先并不代表以后还会永远优先。当竞争对手宣称“中国WAPI留有后门,以监控言论自由”,我们早就应该清醒地知道WAPI已经不仅仅限于技术之争了!

  无数的历史事件表明政治层面的东西只能靠公关来解决,快速启动危机公关才是目前应该做的。在余下的时间里,中国代表团所要做的就是“边打边谈”,打就是打官司、申诉,为自己争取时间,留给WAPI的时间已不多了;二是广交朋友,充分沟通,寻找利益同盟,以得到更多的支持。

  作者:大愚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