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图文:现场互动研讨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19日 17:30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现场互动研讨

图为:现场互动研讨。(骆磊/摄)

  4月19日,来自3GPP各合作伙伴和独立成员的60余名电信专家齐聚北京,参加“3GPP标准与产业发展研讨会 北京”,这是3GPP首次在中国召开高规格的研讨会。

  图为:现场互动研讨。(骆磊/摄)

  以下为现场对话全文: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的讲话。我们可以看到视频电话是3G应用中的一个非常好的功能,但是它的互接性还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我们刚才从张先生的讲话中可以了解他们的公司正在做的一些工作,你看到他们在3G的视频电话网络上布网上边所做的努力。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所有的演讲,非常感谢演讲者,也感谢各位听众。现在是我们今天研讨会的最后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也就是提问与回答环节。现在我们有请今天的演讲者上台,他们将为我们说一说3GPP是怎样应对市场变化的。我们有请Alan先生,以及Stephen先生,曹淑敏副院长,大唐公司的高级副总裁谢永斌先生。

  Kar IHeinz:首先感谢大家有足够的耐心能够等到我们最后的专题小组讨论,我想第一个问题想请我们的小组讨论成员回答您个人认为今天的专题研讨会您的第一感觉是什么?

  曹淑敏:我会尽量回答这个问题,我今天有一个强烈的感受,我想了很多话,宽带、数据、速率、IMS、固定移动融合以及3G视频业务等,你能确信吗?

  Alan:我认为今天的演示是表明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是并肩前行的,一个是数据业务,如果你的业务中没有数据,你就会举步难行,这个标准化对全国是有益的,特别是对中国。

  谢永斌:今天我们看到标准化演进的途径,我想对于市场而言,市场的发展也是演进性的,我很振奋地是数据的吞吐量、速率今天我们都讨论了,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让真正的用户真正地体验这些业务,这是非常关键的。当然我们有一些例子,就是如何来利用这些新的高性能的能力,这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尤其对中国而言。

  Stephen:我想有两点,我今天听了演讲感觉到有一种渴望,就是先进的技术以及移动系统的演进在全球领域是一个演进的过程,3GPP能够满足人们的这种渴望,并且我们希望鼓励3GPP对市场的需求做出更迅捷地反映,使这些技术得到迅速的复杂和部署,并且得到开放的标准,我认为我们在3GPP内应该鼓励这种开放的标准。我们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成员与3GPP合作,来让标准推进。

  谢永斌:我今天最大的感想就是说我们无论是国内企业还是国外的朋友,对TD-SCDMA侵入了巨大的成果,而且对研发的深度和广度引入了很大的推进。第二点是对CDMA的重大发展。

  Kar IHeinz:现在我来发表自己的感想。目前更多的国家在发送牌照,我们会期待有更多的新的景象出现,今天下午我们有一些公司发言,我印象非常深刻地是,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地准备,他们已经准备把他们的技术部署到市场,这是今天我对整个研讨会获得的关键信息。我想还有一些其它的问题,因为标准化通常是一个受到各方关注和批准的工作。我想大家对这方面的工作有什么感想?

  谢永斌:标准化工作我想总是应该走到产业的前边,因为他要引导整个通信产业,所以从目前标准化的进展来看,我觉得总的进展应该跟市场的需求是比较匹配的。特别是3GPP及时地启动了LTE的研发,这也是满足市场需求的积极主动的姿态,而且现在进展我认为还是非常好的。谢谢!

  Kar IHeinz:我有时会听到网络运营商的意见,他们非常热切地销售他们的设备,或者说有时候他们会面临来自4G的威胁,而不是3G技术的威胁,对他们来说他们有一些担心,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Stephen:这个问题很不容易回答,我的感觉是在时间表方面我们并不是说很混乱了,我们是允许了不同的技术,在周期内不同地推进,我们有不同的时间段颁布不同的规范,实现整个周期产品的投放,标准的发布。我们通过与不同的业内人士讨论,有些公司可能会希望某些标准早点发布,有些希望晚点发布,但是我们还是能够协调的。

  Alan:厂商通常都是依靠运营商的,运营商要什么,他们就会提供什么。我想我们有一个标准的时间表,但是这个时间表并不是说一团糟的,是比较合理的,我们需要市场的需求,并且采用统一的手段。我们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运营商需要具备灵活性,了解市场,他们是需要标准化组织为他们提供特定功能的标准,但是对其它标准而言可能不尽然。对于整个市场来说,已经取得了非常的长进,这是无法阻挡的。因此在一方面我们必须应对处理大面积的用户增长,特别是在中国而言。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教育用户,让他们迎接新一代的应用和业务,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让我们的时间表能够充分切合运营商的商业模型和用户的需求。

  Kar IHeinz:其他的来宾还有意见发表吗?

  曹淑敏:我认为这取决于客观事实,有时候太快,有时候太慢,通常当你在提出某个标准化建议之前,你必须有一个很好的景象在你的头脑中,也就是市场的运营商整个产业如果需要某种目标的时候,他们需要标准化组织能够尽快提供这种标准的时候,那么可能需要执行标准。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我指的是速度,标准的研发速度,我认为厂商会给出时间计划。它也许和标准化组织所面临的实际并不匹配。我另外想讲的是标准化是一个过程,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标准化。也就是制定好一个产品的规划,然后标准化,再投入产品线,并不是这样的。有时候我们会实现产品的商业化过程中,我们需要对标准进行优化,进行改进。这是一个周期,我指的是产品的开发和产品的商用化,以及标准的优化,这是一个周期。在标准化得到充分改善之后,我指的是足够稳定之后,市场可以确定迅速启动。比如在中国,中国是一个兴起的市场,新近的市场我们有不同的需求可能跟日本、欧洲这些发达国家不一样,多数中国的新用户是非常低端的用户,他们需要低价格的手机,支持基本技术的手机。你们知道技术的成熟度和产品的成熟度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对于兴起的市场而言。当然我们希望标准化能够尽快完成,价格我指的是基础设施系统的价格以及终端价格能够尽可能低,某些即使我们颁发了牌照,在市场中仍然很难部署这个技术。

  谢永斌:刚才说了很多,我讲几句。从你刚才提的这个问题中,就是2G和3G和4G之间的关系,最初的问题是标准的制定速度。我认为市场必须确保让每个人必须有正确的合适的速度。我们谈到贡献驱动的标准化工作,贡献体验了市场的成熟度,我认为如果说进度非常慢的话人们也会非常耐心,但是如果说进度很快的话人们的兴趣起来,他们的胃口可能更大,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太快。

  Kar IHeinz:对于我们3GPP所推出标准的速度是有自己的看法。通常会有一些好主意的竞争,在标准制定工作开始之前出现,我们必须达成一致、共识才能开展标准制定工作。为了达成共识我们需要讨论,让每个人都能够找到适应他们的正确方案。在德国有一句谚语,就是好东西总是要花时间来实现的。当我们环顾市场的时候我们要看终端用户,用户并不对技术感兴趣,他们需要的是应用,能够便利他们个人职业生活的各个层面,能够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便利。并且这个业务必须是直观性的,对他们来说是易于使用的。如果说IMS短信业务,用户的接收度非常高。我跟我的女儿讲一些新东西,对她而言必须是容易接受的。现在我想问一下各位来宾,你们认为3G提供的最重要的特色、功能,或者说特征是什么,3G能够为用户带来的最具杀伤力的应用是什么?

  曹淑敏:我们讨论杀手力应用的时候我们谈了很多年,我们知道其实没有什么杀伤级应用的。我认为在中国尽管我们准备部署三代业务,但是如果你看一下GPRS,做了一些调查,有些业务都很受欢迎,像彩铃业务。但多数时候是不太理想的,还有移动音乐以及视频业务、电子邮件业务都是非常关键的。我想在未来视频类的业务或许有很光明的前景,手机是很流行的,我们有手机可以来实现电视的观看。比如可以实现笔记本和手机之间的通信,通过笔记本跟手机结合起来没准可以实现新的应用。

  Kar IHeinz:其他的来宾你们认为最喜欢的,最有前途的3G的业务是什么?

  Stephen:站在用户的角度我认为用户非常喜欢高速度、高吞吐量,有一种办法你可以改进吞吐量就是看一下不同的调查结果,当你使用一个可靠设备的时候如果能够提供很高的速率的话,网络必须支持这种速率,我们也说过,用户想要提高更多的数据速率消费更多的数据,应该花更多的时间下载数据。所以有很多明确的调查都可以表明这样的结果,对于移动电信而言,我们在标准化和商用化方面必须保证能够提供高性能的数据电路。电子邮件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用户体验,还有互联网应用,最关键的还是频谱,频谱要保证我们的用户使用更多的应用,如果说频谱不够应用,我们的用户就会感到挫败,因此我们需要提高数据的吞吐量和传播速率,这对终端来讲是非常关键的,对于用户而言他们也喜欢高速率的频率。

  Alan:这是我自己的观点。高速的数据、速率的传送主要还是个人对个人互动的通信行为,比如说在将来我们肯定需要IMS,你要和什么样的用户沟通,用什么样的设备,这个设备能不能在人和人之间应用新的内容,我们还不太善于预测哪些应用会热。

  Kar IHeinz:非常感谢。

  谢永斌:我非常赞同刚才各位专家的看法,我这里就说一点,外来的杀手级的应用可能要跟各个地域包括文化相关。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一种杀手级的应用似乎比较困难。各个地域或者各个国家可能根据自己的一些文化特色有关系。比如说中国的短信发展得非常非常好,实际上与中国的文化是有关系的。举个例子,如果我当面跟我的爱人讲我爱你很难说出来但是我在短信里可以无数地表达,这有一些文化的因素。我想外来的一些杀手级的应用可能跟我们的人文关系还是有非常大的关系。

  Kar IHeinz:非常感谢,说得很对。

  谢永斌:确实杀手级的应用完全取决于谁来看这些杀手级应用,我们看印度的情况,在印度杀手级应用就是话音,印度的运营商就让他们的厂商来提供这些电话,因为他们知道,普通人就是想谈话,印度人跟中国人比他们不是像中国人那样不好意思说我爱你,所以我相信IMS本身就是一个杀手级应用。它是终端用户的杀手级应用,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说能够使得固移融合成为可能,这也是非常大的杀手级应用,这不仅是我们的体验告诉我们,而且是不同的媒体都有类似的功能。

  Kar IHeinz:非常感谢。我想我必须还要看文化的方面,印度表达他们想法的时候不是那么害羞。高速也是一个神奇的字眼,让市场来了解如何使用高速的业务,比如说互联网的接入,也是一个杀手级的应用。今天我们的讨论也提到了这个问题,20年之前引入ISDN的时候,大家都说它和视频很像,移动的业务最近有了很大的发展,让我们来看一看我们在3G方面已经取得的进展。从现有的标准化工作中,我们能够期望得到一些什么,未来您想要什么样的标准?谁来先说?

  谢永斌:我先说。对于我来说我认为在改变我们看待通信方式就是IMS,我觉得它能够改变。比如说使用数字来和人们进行沟通、联络,把它从数据转化成互联网,用一个虚拟的环境。我们还会有新的媒体,新的环境,大家都看到了,互联网已经快速发展,成了新的沟通方式。像一些BLOG,在移动的世界上也会有折算的界面创造出来。我觉得人们的创造力是被释放出来。人们的沟通方式会有很大的创造力,比如说像短信这样。

  Kar IHeinz:你对3GPP的长期演进是如何看待的?

  谢永斌:我觉得3GPP基础很好,从历史上来说有很多标准化的机构,有一些有十年多的历史,那么3GPP比这些成功的机构历史还要长一些,3GPP不是一个区域性的机构,它是一个文化多元性的机构。我认为3GPP会继续发挥作用,会进步发展,制定新的协议,为市场制定新的特性。像我们以前所见到的那样,它还是非常高效的,它的工作在未来几年当中会继续发展,能够制定出适合市场需求的规范。

  Kar IHeinz:将来的工作不是那么确切的是吗?

  谢永斌:可能我没理解这个问题,未来的工作长期进展MS会进一步发展,随着市场的多元化增强,我们会进一步制定框架,而不是具体的应用和服务。因为不同的公司会开发自己的业务,这些业务会使他们在市场上独树一帜,会使他们能够更快地进入市场。

  Kar IHeinz:有没有人想发表意见?

  曹淑敏:我想到的是挑战。我觉得正像您说的,所有的东西都在融合,IMS是覆盖所有的应用接入,但比如说像固定网络标准化也是一个不同的机构,IMS 、ITU我们也有很多委员会在做固移融合方面的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另外如果你没有很好地协调的话,将来的核心网就会非常多元化,会有不同的版本出现不同网络的解决方案。这样会给市场带来更多的混乱,就会使融合很难实现。另外考虑到更加灵活的开放网络,如何使业务模式和市场很好地结合起来,我觉得业务模式对运营商来说是最大的挑战。当运营商在使用高性能功能的时候,新的网络和现在的网络会有很大的不同。

  Kar IHeinz:我的问题是如何避免不必要的多元化?我们是要有两类合伙方式还是用统一的方法?比如说像IMS或者其它的?我们现在正在猜测,但是这种猜测没有什么理由。

  曹淑敏:对移动行业我觉得3GPP也会考虑用IMS作为基础,但是如果你考虑到整个环境的应用,固定、移动就会有越来越多其它的机构和组织负责,在接入方面我们已经有很多的不同管理接入的组织,也要考虑其它的组织。现在把所有的都融合在一起,不是很现实的,因为协调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Kar IHeinz:有一个虚拟的,统一的,能够解决所有的,如果没有很好的协调的话就会成为一个恶梦。

  Stephen:非常感谢,已经提到技术性的路线图,确实3GPP作为全球的机构来说,确实有必要和更多的市场进行沟通,举行各种各样的研讨会和学习班,拓展我们所做工作和将要做的工作的知识,以及有哪些工具可以使用,而且要激励创新地发展。如果你想了解详细的技术情况,我们最好还是非常现实地考虑一些系统和市场方面的工作。我很喜欢这个评论,因为我很想知道今天和后天、明天的工作你工作的研究结果。我的研究结果明天会有,所以我很期待。我觉得曹淑敏女士说的,不管我们采用什么技术,重点是把成本降下来,3G给我们提供成本的优势,使我们的用户能够担负得起这种3G的业务。那么在全球的这种标准化的工作能够在全球各个地方适用,这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Kar IHeinz:谢谢,我认为Stephen刚才谈到知识工作协调的时候,他们确实是很对的,就是固移融合,这确定是一个大的挑战。固移融合不光是技术方面带来挑战,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很高兴很多人对今天的研讨会很感兴趣,从参与会的人员中,你们有多少是来自于固线的公司呢?如果你们处理得很好,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那些技术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但是文化还是在后面的。就是说有一些技术说是其它的阵营来发明的,其实我们没有这个阵营。

  Stephen:有各种各样的技术人员和工程师,但是我们必须把这个目光从只考虑移动那里转出来,我们必须要启动一些教育的项目,就是说四年以前我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人说这是搞电话的,这个是搞电视的,后来就提到这个是数据的人,这个是传输的人,所以有很多新的东西要不断地去学习。

  谢永斌:我非常同意外来的融合过程中是非常巨大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我感觉从3GPP角度首先应该保证在3GPP范畴内的规范,它的统一性和完整性应该考虑周全,特别是LTE在工作当中我也有一点担心,就是LTE的工作最后作为可管理、可移动的应用网。因为用户无论如何不可能接受比现在还差的业务,所以在3GPP范畴内应该首先能够制定出一套比较完整的兼顾外来技术发展,以及3GPP标准的可维护的网络。谢谢!

  Kar IHeinz:最后做一下总结。您说要进行一个比较平滑的升级,要进行固移的融合,加强一些应用。我们应该增强可应用的性能,我想这是3GPP今后在工作中必须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也是要做努力的方面。下面这个问题和我们刚刚听到的演讲有关。就是说你认为你做最理想的3G终端是什么样子的?

  Stephen:我觉得这好像还是一个梦想一样的。

  曹淑敏:3G在改变着手机的前景,我这个手机的界面是非常友好的,我觉得如果终端能够简便的话就是最好的了,当然了手机最好也应该有一些新的功能加入进来,除了发短信和打电话以外还应该有新的应用。但是关键是要将界面简化,更加容易使用。

  Stephen:我梦想中的手机是什么样呢,它一定要小,屏幕一定要很大,我要拿它做什么呢,除了打电话之外我还要下载一些东西,要在几秒钟之内就把很多东西下载下来,我希望有一天这能成为现实。我已经告诉你我的梦想手机是什么样的了。

  Kar IHeinz:希望你能将你梦想中的手机最好地利用。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在想制造商是不是也在这么想?因为也一些人还是比较传统的,老人喜欢什么呢,喜欢大屏幕。因为他们不大发短信,屏幕大的话,键盘自然就小,按起来不方便。我觉得梦想的手机肯定是在语音方面有很强的性能,也能与笔记本电脑兼容,另外如果让我做一个选择的话,我一定会去选那种在某些功能和设备上非常出色的。比如说音频和设备播放器非常棒,现在一个手机有非常多的应用,可以从网络上得到不同的内容,如果这些都能实现的话肯定是最好不过了。我希望能在手机上看到我最喜欢的足球队将球踢进球门的画面。

  Alan:我梦想的手机就是不用花钱的手机。我陪太太去买东西,那时候我没什么事情做,我希望能够看一些事情的剪辑,这样的话可以打发时间,要不然时间就浪费掉了。

  谢永斌:如果在手机屏幕上有一个折叠最好,因为现在的屏幕确实太小了,这样可以把画面看的更清楚一些。我就是认为现在的屏幕太小。

  Kar IHeinz:谢谢各位的发言。我想我们在这里对很多的意见都进行了交换。大家都对于自己梦想的手机做一番描述。我们在之前也提到无线接入,电话会议现在也不是那么地普及,各位是如何看待这个的呢?大家是如何看待在3G的产业中视频电话的发展呢?

  曹淑敏:至少目前我认为这还不是很现实的想法,通过手机参加视频会议的话对于我来说我还是不太能够想象的,肯定画面不会很清楚,可能你能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看到那个模糊的画面感觉不是很好。

  Stephen:但是音频会议是越来越普及了。

  曹淑敏:是的,音频会议是没有问题的。我的意思是运用现在的手机和技术的话开展手机视频会议效果不会很好。

  Kar IHeinz:我们也谈到个人电脑问题,现在很多人都有个人电脑,而且也接入了网络,如果我们在固网上实现3G的话,这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吗?

  Stephen:我们在一些国家的市场中看到视频电话已经发展得不错了,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视频电话拉动3G的发展。我觉得这些运营商应该集中他们的精力去研究一下从顾客的角度来讲消费者更喜欢看到什么,怎么样使手机的互动性增强。在谈到频谱的问题上,当然有可能在这方面做一些商业的模型或者市场的考量,我觉得这也是运营商应该考虑的首要问题。

  Kar IHeinz:你说在91年或者92年的时候,GSM开始向移动电话发送移动信号,你现在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的呢?

  Stephen:首先我们现在已经拥有这些技术支持TD-SCDMA,而这些两年前是没有的。现在有45种设备了,其中有一半都是日本厂商进行生产和利用的。市场有100多种商品,所有的商品都经历了长久地研发和市场的考验。我觉得我们说缺少设备这并不是符合实际的,而实际上我们在市场上的设备真的是非常多。

  Kar IHeinz: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但是6点半的时候我们就要用晚餐。大家有什么要提问的吗?

  提问:我觉得IMS项目,他们是应用市场而生的,我们面临着很多技术上的挑战和问题,通过IMS我们已经超越了传统的无线电,我很想提一个问题,就是有关监管的问题。我们听到了很多在北美的一些讨论,还有在北美的一些监管者他们都面临一些问题,你们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呢?

  曹淑敏:我认为对于固网和移动的供应商来IMS是一个趋势,但是在固定的市场条件下有两种趋势,一种是固网和移动的结合。监管问题我觉得不是中国独有的,在其它可能也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是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在中国我觉得这不算大问题。中国大的运营商应该能够比较容易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在没有移动许可证之前,我举个例子,如果中国移动想在家庭或者办公室提供服务的话这个是不允许的,那样的话肯定使用者就会降低,而且不能像以前赚那么多钱了,所以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肯定是有一些监管上的问题,但是我不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它会是一个多么大的问题,多么严重的问题。我觉得一旦3G许可证发放了,这是很好的机会,很多的监管问题都会被解决的。这是我的想法。

  Kar IHeinz:当然这对于中国来说可能是对的,比如说地址等等问题上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杨骅:感谢Kar IHeinz先生讲的,好多东西都需要用时间来做的,3G就是这样的东西,TD-SCDMA尤其这样。根据很多专家都介绍了关于3G应用的问题,张先生也讲了视频的业务在未来是很好的应用,我个人的观点在这些应用当中有一种应用,比如是视频监控类的应用可能会成为越来越广泛的应用业务,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很需要很多的视频类的在固网或者移动里边各种传感器要有相应的地址来和移动形成很好地互动,在这方面又是另外一个领域,是IPV6讨论的问题。3G整体上已经接近于大规模商用的前夜了,但是IPV6的发展讨论和测试的还是比较多,作为3GPP这样的组织怎么样去和像IPV6这种工作层面的组织能够形成有效的互动,使得未来的3G能够很好的得到地址的分配,跟地址传感器有很好的互联。我想这个问题提问Stephen先生。

  Stephen:是的,最近3GPP也开展了一些机器与机器对话的研究和工作,但是我们也做出了有关传感器等这些机器的工作。因为如果我们用现在IPV4网络的话地址显然是不够的,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因此通过IPV6网络的引入,TD-SCDMA也在考虑他们在IT地址分配无穷的这样的优点,因为IPV4现在用的一些地址还是可以继续使用在IPV6的网络中,我们可以继续保留。我们在系统构架、演进方面的工作,很多的设备运用的都是永久IP地址。当然这个IPV4的地址肯定是不够了,所以要解决这方面问题的话我们肯定还是需要利用IPV6的网络。

  Kar IHeinz:作为主持人,IPV6这个问题对于需要寻找几百个地址定位,对于3G的活动有什么意义呢。

  Alan:事实上是这样的,IMS是针对相应的地址设立的,我们用的IPV4的版本,但是IPV6是16特每秒,我想最终我认为我们不会有很多的设备,我认为技术问题是可以克服的。

  提问:作为3GPP这样的组织如何推动IPV6的工作,使3G最终的市场应用和下一代英特网是同一步的发展,这样的话把很多的应用能够很好地实现。

  Alan:我们没有大规模地推用IPV6的主要原因,它并不见得是与IPV4版本保持同步,随着互联网的拓展,IPV6在我们的工作方面也要解决IT地址耗竭的问题,将来也会用IPV6取代IPV4的地址,我们会有更加的规范。我们认为IPV6是唯一一个地址方面充分支持IMS的。

  Stephen:它不应该是技术问题,而是市场需求问题。我想应该让市场来发生,对于互联网而言,在2008年某一天,如果说你想与你的政府发生业务的时候,你必须是符合IPV6版本的。如果政府意识到有大量的IPV6的需求的话,供应商们如果想与美国政府打交道,必须确保规范,必须是IPV6的规范,他们的系统必须到位。我并不来自这样技术的部门,但是作为标准化技术的人员,我想说我们即将完成一份报告,这是来自于美国政府的要求报告。这是我们在部署IPV6的时候,比如在08年的某一年之前部署IPV6,在明天或者后天必须满足美国政府所规定的要求。因此我想应该是由市场推动相应的IPV6规范的需求。

  Kar IHeinz:还有人想提问吗?现在我们有可能要总结刚才听到的这些意见。3GPP是一个合作伙伴计划,我们刚才讲到了3GPP如何来响应市场的需求,我们必须充分满足市场的需求。我想在这里感谢大家有足够耐心能够坚持到现在,特别要感谢我们的专题小组讨论成员。也感谢我们的翻译员,你们的翻译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还特别感谢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和TD-SCDMA产业联盟,感谢他们举办这样的会议,对我们非常有影响。谢谢!现在我发布一个通知,来自TD-SCDMA产业联盟,我们今天晚上有一个晚宴四季厅,6点半开始,希望大家及时出席。非常感谢!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