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正文

冷荣泉密晤SP:中电信非话音收入5年达到45%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2月17日 15:45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丘慧慧

  广州报道

  12月14日晚上七时,广州天伦万怡酒店二楼宴会厅显得有些拥挤。觥筹交错间频频闪现的大腕身影,与摆在电梯边的一份贵宾名单交相辉映。

  这份中国电信“宽带改变生活,互联星空游‘我要V声速’大型营销启动仪式”的晚宴贵宾名单上,赫然写着的方兴东(博客网CEO)、周鸿祎(IDG风投合伙人)、汪延(新浪网CEO)、周韶宁(空中网CEO)、王雷雷(TOM网CEO)、唐骏(盛大网络总裁)、马化腾(腾讯网CEO)、黎瑞刚(上海文广集团总裁)、徐少春(金蝶软件主席)等巨头,当天的晚宴上,众人无一缺席。

  在此之前,中国电信集团副总裁冷荣泉率队的一干人马,已经与此次参会的16家主流SP巨头进行了一场闭门恳谈会。一位与会者告诉记者,会议没有涉及实际操作内容,更像一个情感沟通会,“但大家都有默契,这是继中国移 动联手SP开启无线增值业务以来,下一轮‘铁定’盛宴的开始,只不过这场盛宴将从无线增值业务转到互联网增值业务”。

  事实上,自提出由传统电信运营商向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的转型战略以来,中国电信互联星空不仅与

小灵通、数据中心、七彩铃音等各类业务进行了融合,而且支付手段也更加多元化。

  “中国电信未来的增长点,互联星空是其中之一。”冷荣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最新的数据是,互联星空今年以来取得了30%的增长速度,合作SP的数量也超过了500家。

  “不转型没有出路”

  《21世纪》:中国电信从去年底开始转型,最明显的变化表现在哪些方面?

  冷荣泉:经过一年努力,中国电信的转型应该说已有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一年我们主要是在互联网业务、增值业务上,在从提供单一语音业务到提供全面信息服务上取得了一定的进展,这些业务的收入比例有所上升。

  具体来说,增值业务占我们总收入的比例已经达到6%左右,互联网接入业务收入达到10%,整个非话音业务的收入已经超过了20%。而以前话音业务占中国电信收入的比例是95%-96%,单一业务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经过调整,尤其是去年底提出转型之后,我们加大了增值业务发展力度,应该说初见成效,起步良好。

  针对目前开展的增值业务、互联网业务,现有的组织机构内适当做些调整就能满足需求。还有一些新的业务,如计算机系统集成,可能也会采用新的体制、采取公司化方式(独立)运作也有可能。这些调整要随着业务发展做相应的变化与调整。

  《21世纪》:中国电信业务转型的预期目标是什么?

  冷荣泉:目标很难定,总的目标是争取把非话音业务做大。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固定网的话音业务越来越被移 动手段、VOIP手段所分流,带来话音业务的收入下降。这也不仅是中国电信,这是全球固网运营商面对的一个共同问题,全球固网运营商零增长、负增长的案例比比皆是,固话业务在很多国家已经饱和了,没有增长。中国电信现在每年还有一些用户量的增长,但因为市场竞争的加剧、资费的下降,实质上是增量不增收。所以我们面临的形势是,如果不转型,应该是没有出路的。

  但是反过来说,中国电信在固网上有一个庞大网络资源,这是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其次有庞大的客户群,仅仅让他们像过去一样开通传统的话音业务是不够的,可以通过对传统网络的升级改造、通过客户资源的发掘,来满足市场更多的潜在需求,为中国电信带来增值收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这块业务做大,把话音业务下滑的趋势尽量减缓。现在我们非话音收入已经超过总收入的20%,未来五年要达到45%。

  我们将来对用户一要提供宽带接入服务,二要提供捆绑服务,我们还有其它语音增值业务,都捆绑起来。

  介入SP与多元发展

  《21世纪》:在与SP的合作上,中国电信是后来者,在分成方式上是否会采取更为优惠的方式吸引更多SP?

  冷荣泉:与SP的合作肯定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方针,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另外,我们也在想各种办法吸引SP加入,比如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给SP,包括认证、代收费等服务,我们是通过优质的服务赢得SP的信任,大家捆绑在一起,作为一条船上的伙伴,以达到双赢。

  至于分成方式,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价格是合理的,SP也很满意。此外,我们并不主张通过价格来留住客户,而是通过服务的承诺,让我们的宽带接入用户得到更好的互联网服务。我们现在不是只卖业务,也卖服务,捆在一起,给用户一个合理的价格。这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21世纪》:在与SP的合作中,中国电信如何处理知识产权问题?

  冷荣泉:应该说,作为一个组织者与协调者,中国电信本身非常重视知识产权,内部保证不侵权。而SP的知识产权责任主要是通过他们自己承担,如果出现侵权,第一责任人是他们自己,我们能够做的工作就是协助调查。所以我们在与SP讨论协调机制的时候,也提到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信息安全管理的问题、不良信息管理问题、怎么按照政府的监管政策执行的问题。

  《21世纪》:互联星空目前合作的SP是500家,怎么快速扩大合作对象?

  冷荣泉:我们应该有多少SP才合适?数量不是最重要的,质量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从量上也希望多一点,我们从来不拒绝SP加入。宽带产业从目前来讲收入主要来自于接入用户,但是为了获得更多机会,我们需要网上有更多服务,所以我们扶持SP。

  《21世纪》:中国电信会自己做SP吗?

  冷荣泉:我们自己可能也要尽力而为地做一些SP的工作,比如广东电信做的“中国游戏中心”,不就是我们自己做的SP吗?这个游戏中心在中国排名第四了。当然自己做SP我认为这不是我们的方向,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做一点,有所为有所不为。

  《21世纪》:你刚才提到,中国电信在系统集成上有可能采取公司化独立运作的方式?

  冷荣泉:系统集成在社会上是一个放开的业务,中国电信想做系统集成,一是因为我们有庞大的网络资源,二是我们有很多大客户的优势,用户要求我们帮他们提供解决方案、维护外包、企业信息服务等。这让我们想起,可以利用我们自身的一部分力量,或者联合社会的一部分力量打造一个中国电信品牌的集成体系,服务社会上的这部分用户,我们才刚起步。

  随着

信息化的推进,系统集成、解决方案这块市场挺大的,对中国电信而言这是一块新的业务领域,这个领域在运行机制、人才结构、运作的商业模式与传统的电信有比较大的差别。对系统集成的预期,希望它成为一个新增长点,至于能增长多少、什么时候能形成规模,我们具体还要仔细测算,但我认为前景比较好。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08,000篇。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