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TD-SCDMA应用与3G研讨会专题 > 正文

专家建言3G牌照发放 建议引外资与民营资本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4月26日 17:18 东方早报

  “3G牌照为什么不能发8张、12张!”

  早报北京专稿 殷玉生

  3G牌照的发放和中国电信企业的重组,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当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在3G牌照的发放时间、数量和选择标准上,把问题纠缠在电信企业的重组方案到底是“六合三”、还是“四合二”、以及如何拆分联通的时候,国务院发展改革委员会(下简称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产业室主任史炜教授却提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电信改革新思路。

  作为政府决策部门发改委的专家,史炜教授长期研究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问题,而电信体制改革更是他研究领域中的重点。以前的采访中,史炜提出过不少关于中国电信改革的观点和意见,但如此系统、完整、清晰、明了地全面阐述他关于中国电信业的看法,史炜是第一次。而且,观点之鲜明和坦白、言辞之大胆和直率,也是从未有过的。

  “3G牌照为什么不能发8张、12张?!”“政府何必要管电信企业是否重组?!”“上马3G一定要花政府的钱吗?!”

  我们姑且先不评价史炜新思路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到底有多大,但正像多位专家所言,每一种新的思路,对中国的电信改革都是有价值的!

  而史炜也说,他的想法形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之所以说出来,是因为中国电信业的改革确实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而且“中国的市场化进程已经到这个时候了”。

  “如果中国不能靠3G来推动电信业的整体市场化进程,3G没有意义!”

  2005年4月22日,地点,国家发改委史炜办公室。谈话是从近日国资委主任李荣融中国电信业“肯定要重组”的表态开始的。东方早报:前几天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表态,中国电信业“肯定要重组”。当然,他同时表示,重组不是简单的四合二或者几合二,或者说拆分联通。他说,重组要从是否利于电信业发展、如何配置资源避免重复投资等问题考虑。但是,业内对他的话有不同的解读。您怎么看李荣融主任的表态?史炜:我觉得国资委可能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困惑。针对电信重组和3G是什么关系,国资委很难有一个客观的判定。国资委最关心的是,3G牌照发放以后国有资产能否得到保值升值、能否获得最高的收益。所以,现在让国资委判断分拆的各种方案对不对,他也没有办法。不仅国资委没有办法,绝大多数的政府决策部门都没有办法。因为没有一个判断的尺度。因为从经济学原理来说,分拆并不等于是最优方案,也可能是个次优或次次优的方案。

  所以我们最近提了一个建议,在3G上马的时候,不要简单地提分拆、也不要提把牌照发放给哪家公司、更不要提不同的标准由哪家公司承担,这些都是带有行政色彩的手段。我们提议,在不加任何政府干预的情况下,由现在的几大运营商自己要求,比如希望什么时候拿到3G牌照、希望获得什么标准的牌照等,但是同时他们要提交一个非常详尽的可行性报告,然后由发改委、信产部、国资委,以及受邀的专家学者对他们的方案进行论证,看谁的方案最有效:第一、是否能够带来繁荣的市场;第二、是否能够推进新一代移动技术的发展;第三、是否能够在保证消费者利益和需求的前提下获得更好的收益;第四、是否能够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第五、是否能够优化运营商自身的经营结构、实现产业升级;第六、是否能够真正促进中国电信企业在“十一五”期间的国际化发展和对新技术的吸收消化能力。

  有了这样一套评价体系,再来谈电信怎么重组以及牌照什么时候发、发给谁,就是市场行为了。而且政府在其中也能起到一个有效的引导作用。

  现在大家都在谈3G牌照什么时候发,以及用拼积木的方式提自己的重组方案,其实都是骗自己。最佳方案发改委不知道、国资委不知道、运营商也不知道,完全像炒股票一样的炒作,来获取“炒作利润”。这是中国一个很可悲的事情!

  所以虽然我们不用拍卖3G牌照的形式,但要采用类似招投标的方式,让欲进入者提出方案。这时候,是否所有的运营商都申请3G牌照?可能就不一定了。是否所有运营商都关注欧美的标准,而不重视TD-SCDMA也明朗了———目前说哪种标准好哪种不好,完全是拍脑袋的结果。

  东方早报:但是,按现在的情况看,即使不说标准的优劣,而只从网络的技术升级和投资来说,运营商也应该倾向于WCDMACDMA2000,岂不是没有TDSCDMA的空间了?

  史炜:不见得!而且,不一定都要建全国性的网络,可以建局部性的网络。最重要的是,如果政府强制哪个运营商去接受TD-SCDMA,一点道理都没有!我并不是说TD-SCDMA不好,但国家既然承认市场经济地位,在3G这样重大的决策上就不能采取行政强制手段。采取行政强制手段必定产生国有资产流失!我不是说TD-SCDMA不好,TD-SCDMA有它的优势。但是优势不是我说出来的,也不是你说出来的,更不是哪个政府部门说出来的,要让市场说出来!如果中国不能靠3G来推动电信业的整体市场化进程,3G就没有意义!

  “分拆联通不是市场行为!”

  在专访的过程中,史炜教授一再对记者强调“市场化”。而且,对3G和电信重组,不要拘泥于已有的狭隘思路,要有开阔的眼界。

  史炜:其实3G不过是一代新的移动通信技术,但现在被炒作成好像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国家安危……没到那个地步!其实就是一个企业行为,市场行为。

  东方早报:虽然如此,但中国的电信运营企业几乎都是国有资产,而且3G投资规模相当大,应该对国计民生有非常大的影响吧?

  史炜:所以要有一个考核指标。比如,让国资委作为大股东来考核企业的收益。如果上马3G后投资收不回来,就要追究企业高层的责任。现在没有问责制,所以运营商都想花国家的钱!而设备商也喊:如果不上3G就没活路了。其实,运营商能不能活,设备商死不死,让市场去检验!谁能想到互联网达到八千万用户!几年前谁能想到中国移 动这么多的用户量!所以,针对3G,政府和专家学者也不要去预定有多少用户,让市场来决定!

  东方早报:但中国现在还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

  史炜:所以要借3G来培育市场经济呀!正确的顺序是:培育市场经济在先,优化重组在后。没有市场经济,谈何优化重组?

  东方早报:可是,业内普遍的判断,这次电信重组,是政府在按照WTO要求开放电信市场前,优化市场结构,使中国电信业形成一个比较合理的态势,主动迎接外国电信巨头的挑战。并不违反市场规律吧?

  史炜:我给你举个例子。有人说要分拆联通,但联通自己不愿意。这到底是市场行为还是政府行为?分拆的理由是什么?拆后效益能增加多少?不知道!唯一的理由是世界上没有同时经营两张网的移动运营商。可这不是符合市场化的理由啊!

  “3G牌照为什么不能发8张、12张!”

  史炜多次谈到政府在“市场化”中的作用,认为政府不能成为“闲不住的手”。除了国家信息安全,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外,政府最好什么都不要管。

  东方早报:那么,按您的思路,各大电信运营商向政府提交3G可行性报告,然后呢?

  史炜:由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和专家学者评估,选择最优。

  东方早报:发几张牌照呢?

  史炜:这个问题又陷入原来的思路了。发8张可以,发12张也可以!为什么不能呢?如果没有方案通过,一张不发也可以!而如果电信运营企业都说市场前景好,能够保证公司运营,都可以上!除了信息安全,政府只起维护公平市场机制的作用:不许过度竞争乱打价格战,由独立的电信监管部门保证互联互通,国资委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别的什么都不要管!我认为中国的改革改到最后就是,政府只是服务,别的什么都不管了!和谐社会就是各自按照自己的定位,形成和谐的关系。而现在呢,政府想做运营商的事,运营商想做政府的事,都乱了!

  东方早报:但是,改革到这个程度应该还有相当长的时间,而普遍判断,3G和中国电信企业的重组近在眼前。在现状下,您认为中国应该如何上3G和进行电信业重组?

  史炜:就是我刚才说的,应该采取招投标制。才可能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否则,如果把3G牌照直接发放给运营商,一旦以后效益不好怎么办?你追究谁去?

  “让各家方案浮出水面”

  在以前的采访中,史炜曾谈到,在中国的3G问题上,确实存在着政府不同部门、电信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之间利益的博弈。史炜认为,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还把握得比较到位,而且在继续不断地提高博弈水平。史炜:其实,电信运营商也希望能够向政府提交可行性方案。而且大家暗地里都在做。中国电信、中国移 动……虽然没有提交可行性方案,但都在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甚至在做一些市场运作。干脆让各家方案都浮出水面,别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偷偷摸摸的!

  东方早报:前阵子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说过向政府提交了报告。

  史炜:但他的报告不是可行性方案,而是要求进入3G领域的报告。这与我说的可行性方案还是两个概念。大家都向政府提交,然后由政府组织专家来优选,这才是真正的市场行为。政府终归不是运营者,不知道3G到底要多大投资,能够带来多大效益。运营商的报告中可以用数字表明:新建网络需要投资的金额?原网升级需要投资的金额?网络建成后能够带来多大效益?一目了然。而大家回避这个做法是因为,这将涉及到一部分人的利益!

  东方早报:3G本来就与大家利益有关。

  史炜:这里不是指商业利益,而是某些政府部门的行政利益!如果都摆到台面上,很多人会发现,我还能管什么呢?没什么可管的,我这个部门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呢?!———我现在之所以敢说这个话,是因为中国的市场化进程已经到这个时候了。而且很多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现在提出来,大家能够接受,并有可行性了。

  “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千万不要简单地与欧洲比”

  是否要支持中国标准TD-SCDMA是与发几张3G牌照一样敏感的问题,史炜同样直言不讳,而且提出引入外资和民营资本进入3G领域。

  东方早报:按照您的方案,所有电信运营商向政府提交可行性方案。那么,建几张3G网络以及使用什么标准怎么确定?

  史炜:如果所有运营商都提的是WCDMA或CDMA2000,为什么一定要建3种标准的网呢?如果所有方案都通过了政府和专家学者评审,可以都上。并不是发牌照多就不好啊,现在谁也没有依据说发4张或5张牌照不好!现在业内预计发3张或2张牌照,是根据国内有几大运营商,怎么既照顾它们的利益又不搞所谓的重复建设,拍脑袋得出的结论。

  东方早报:但是,每张3G网络投资额是一定的,外国有先例呀。比如欧洲。

  史炜:欧洲国家每个才多大面积?有多少需求?而中国呢?仅小灵通用户数量就达8000万户!就以小灵通为例,按每个小灵通补偿1000元,任何一家运营商都有能力将小灵通用户免费升级、全部转网。那么,中国一下子就可以有8000万3G用户!保守点算,3000万。欧洲有哪个国家能比得了?爱立信在瑞典搞3G,瑞典一共才有多少人?!诺基亚在芬兰搞3G,芬兰有多少人口?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千万不要简单地与欧洲比!即使日本也比不了。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

  东方早报:从这个方面确实不可比。

  史炜:我们现在研究中国的3G发展,一定要认清中国市场的特质:第一、用户群体非常大;第二、用户的消费习惯非常不稳定,中国人从众性、求新性非常强;第三,中国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南北差异非常大。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可能3G一推出就有大量的进入者。比如现在有很多低收入者用手机,不是为了方便,只是为了好玩,他们拿着手机几乎不使用,致使电信运营商的ARPU值不断下降。再比如,现在很多人揣着两部手机,一个中移 动一个联通,另外还拿个小灵通,其实他们每个月的花费比只拿一个手机高多了,但他们觉得方便,而实际上根本不必要。这样的情形在外国是不可思议的!所以,中国的3G市场到底多大,是不可估量的,只有靠市场去测量。

  “不用国家的钱一样可以上3G”

  一位电信专家曾提出中国发放3张全国性3G牌照和几张区域性3G牌照的设想,史炜认为,那只是在假设3G投资完全由国家承担的前提下的一种选择。而更好的选择是不用国家投资。史炜教授说,他的设想不只是他个人的观点,而是经过一定范围内的研究和讨论的结论。

  东方早报:3G之所以成为热点话题是因为国家投资太大……

  史炜:为什么非要完全由国家投资呢?资本方式很多,国家可以不投资一分钱!国家如果既掌握了3G的主动权和控制权,而资本全是别人投的,是不是一个更优的选择呢?

  东方早报:但是,按照中国加入WTO的承诺,外资进入中国电信领域,只能占很少比例的股份,是否能够按照您说的那样起到那么大的作用呢?

  史炜:为什么非要外国资本呢?中国的非公有制资本了不得呀!

  东方早报:可是,按照中国政府的规定,这些资本进入电信领域还有很多障碍。您的设想好像在发放3G牌照之前难以实现。

  史炜:我说的这些是我们一直在讨论解决目前中国3G困境的课题。研究思维一定不能局限于既定模式下,政府需要专家提供的决策建议不是既定的模式!有了支持民营企业的“36条”,等于已经把门槛放开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突破更多的限制,利用3G,来推动电信业的整体市场化进程!

  4月23日,信产部副部长奚国华博鳌亚洲论坛的讲话,与史炜教授的观点有许多共通之处。事实上,正如史炜所言,他的设想取得了政府决策机构很多人的赞同。


  爱问(iAsk.com)
  3G 相关网页约6,030,000篇。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