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咖酒”赛道大混战

“茶咖酒”赛道大混战
2021年07月26日 13:28 创业邦

原标题:“茶咖酒”赛道大混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钟微,编辑:子夜,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钟微,编辑:子夜,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

Seesaw一直以来以售卖精品咖啡、深受圈层爱好者喜爱而闻名,但近期,这家公司宣布将尝试一种新模式 “日咖夜酒”——白天售卖咖啡,晚上销售酒饮。

咖啡馆卖酒并不是Seesaw的专属,两年前星巴克也曾瞄准这一领域,开设了酒坊BAR MIXATO。

今年以来,在上海、成都等地,BAR MIXATO还在不断拓店中,今年年初开出的新天地店便是其在上海的第8家酒坊。

在此之前,酒馆这门生意已经逐渐火热。今年以来,夜间经济的政策红利,加上国内第一连锁酒馆品牌Helens赴港上市,这一领域正在迎来更多瞩目。此时Seesaw入局也并不令人意外。

从一个风口跨界到另一个风口的品牌,不只有Seesaw。

越来越多的新式茶饮品牌正在加码咖啡市场。近期,喜茶与乐乐茶闹出投资风波不久后,公布了自己的第一次投资——领投Seesaw A+轮过亿元融资。

在此之前,包括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在内的新式茶饮企业,早已通过推出“轻咖啡”产品的方式,跨界到咖啡市场。此前奈雪的茶还开出了主打咖啡产品、面向商务人士的“奈雪Pro”门店。

新式茶饮品牌卖咖啡,咖啡店推出酒产品,一场饮品赛道的“大混战”如火如荼。这些企业本就身处一个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又纷纷进入到新战场,跨界给它们带来了什么?

咖啡店的酒生意成立吗?

白日咖啡、晚上卖酒,这是精品咖啡品牌Seesaw近期公布的新业态,也标志着该领域继星巴克之后,精品咖啡品牌也跟进了。

Seesaw Coffee创始人吴晓梅近期对媒体提到,今年8月,Seesaw将在上海静安区的一家门店推出“日咖夜酒”的新模式。Seesaw研发了几款酒类产品,如果售卖效果不错,它们会准备在全部门店推广。

作为国内第一批精品咖啡品牌,Seesaw一直希望讲述与其他玩家不同的故事。相比于Manner Coffee定位的“大众化+高品质”,Seesaw则着重于研究创新咖啡饮品,比如在咖啡豆的基础上增加果汁、气泡水等。

近一年,Seesaw上架了许多类似的“轻咖啡”产品,在进一步寻求差异化的路上,它们正式向酒产业扩张。

一直以来,国内酒馆主要销售酒精饮料以及搭配的小食,主力消费群体大多为年轻一代。早在Seesaw决定探索新模式之前,国内不少酒馆便已衍生出“日咖夜酒”模式,以及清吧、主打菜品辅以娱乐配套的小酒馆等。

两年前,以咖啡为主导的星巴克便已跨向酒类饮品。2019年4月底,星巴克上海外滩推出了中国第一家酒坊,几个月后又在北京嘉里中心臻选旗舰店里,开设了酒坊BAR MIXATO。往后这类门店或业态相继扩展到全国各地。

“MIXATO”即意大利语中的“融合”,意味着酒饮与咖啡的融合。在星巴克酒坊中,售卖了浓缩咖啡马天尼等咖啡与酒结合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新式茶饮品牌奈雪的茶也在北京开出了酒屋“Bla Bla Bar”。Bla Bla Bar主打轻酒精的鸡尾酒,门店装修、酒瓶设计等方面,被认为更偏向吸引年轻的女性消费者。

酒生意大有可为,咖啡店的酒生意也顺理成章。

咖啡主打日间消费,酒则指向夜生活,这让分时段运营有了可能。与此同时,精品咖啡面向的年轻消费群体,同样也是酒馆的常客。这些精品咖啡馆大多处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并少量布局于二线城市,这也是酒饮消费力最强的市场。

当然,咖啡品牌相继卖起了酒,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这块市场有着较强的盈利空间,而且还并不饱和。

酒馆这门生意的盈利能力较为可观。这从Helens的经营状况可以看出,根据财报,2018、2019、2020 年,Helens分别实现收入1.15亿元、5.65亿元、8.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1亿元、0.79亿元、0.76亿元。

再看毛利率。2018-2020年,Helens自有酒饮的毛利率分别为71.4%、75.3%、78.4%,即使在疫情期间,也保持了较高的水平。

相比经历过厮杀的咖啡市场、茶饮市场,国内酒馆市场的渗透率较低,无论是消费力,还是酒馆品牌的连锁化都有待提升。

根据弗若斯沙利文数据,2020年中国酒馆行业中排名第一的Helens约占1.1%的市场份额。

这也意味着,在这一片还未被完全开垦的市场上,还有许多新玩家入局的空间。

与此同时,截止2020年10月,我国一共出台夜间经济相关的政策共197项,促进经济内循环的动力显著。从政策红利层面,这也是入局酒产业的好时机。

不过,这块市场未来也将迎来更激烈的竞争。由于疫情影响,大批酒馆迎来了一波洗牌潮,但星巴克、奈雪的茶等还在加码酒馆生意,Helens这类头部酒馆的扩张速度也有增不减。

2021年3月30日,Helens赴港上市,也透露出未来高速扩张的信号。在成立的10余年间,Helens开出了351间酒馆。而2019年、2020年,Helens新开酒馆数量分别为93家、105家。在2021年其宣称要新开400家店。

酒馆生意,随着更多资本和品牌的入局,也将很快成为红海。

茶饮品牌涌入咖啡赛道

咖啡品牌卖起了酒,“喜茶们”则陆续涌入咖啡赛道。

近期宣告放弃投资“乐乐茶”的喜茶,将一笔投资注入了精品咖啡赛道。7月21日,Seesaw Coffee宣布已完成A+轮过亿元融资,喜茶领投,老股东弘毅百福跟投。这也是喜茶第一次在该领域出手。

在喜茶的这笔投资之前,新式茶饮品牌早已大举进军咖啡市场。

2018年末,奈雪的茶推出第一款咖啡产品“冻顶鸳鸯”,之后又推出了大咖橙子、大咖柠檬等新产品;2020年3月,喜茶入局,在各地推出咖啡波波冰、芝士咖啡等,消费者为了一杯咖啡新品,也大排长龙;2020年10月,茶颜悦色则和三顿半共同研发了奶茶和咖啡混合的全新特调饮品。

对于“喜茶们”而言,卖咖啡的一大目的是,在有限的空间内,创造更多销量。

目前精品咖啡店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还需走向主流。Seesaw、Manner等咖啡品牌都希望能将这门生意推向更多消费者,但目前仍在普及的路上。

而新式茶饮品牌推出的大多是“轻咖啡”产品,这门生意是面向大众的。

相比于精品咖啡吸引的是对口感、味道有追求的消费者,“轻咖啡”产品针对的是更广泛的消费群体。

蜜雪冰城5元的美式咖啡、6元的拿铁咖啡、10元的摩卡,将咖啡卖出了比疯狂补贴的瑞幸咖啡更便宜的价格。而喜茶、奈雪的茶,咖啡产品也大多在20元-30元,相比人均35元以上的精品咖啡店,也更容易被人们所接受。

从产品定位、格调到价格上,新式茶饮的“轻咖啡”模式,与精品咖啡馆的差异化十分明显,随着产品的热销,它们将抢走那些精品咖啡没有覆盖到的群体。

同时,轻咖啡产品的核心用途还是对菜单的补充,给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增强市场竞争力。

通过咖啡产品,部分茶饮还在进一步探索盈利空间。

2020年奈雪开出了新模式的“奈雪PRO”门店,彼时奈雪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表示,其主打咖啡产品线,注重打造“商务场景”,想测试一下消费者对奈雪卖咖啡的接受度如何。

奈雪PRO与瑞幸咖啡在定价上较为相似,普遍在14元-30元之间,能吸引商务人士,但在门店上注重“堂食+外卖”,奈雪PRO店面积基本在80-200平方米之间,相较于大店模式成本较低。这也被认为是奈雪探索盈利模型的一大尝试。

相比于精品咖啡店的酒生意,新式茶饮品牌做咖啡,更像是侧面出击,但在“轻咖啡”的基础上,未来它们亦有可能向精品咖啡扩张。

“大混战”越来越激烈

从精品咖啡到新式茶饮品牌,巨头们争相跨界,颇有“大混战”的局面。

新式茶饮除了迈入咖啡市场,烘焙、零售等多元化业态也多有尝试。奈雪的茶开创了卖欧包的先河,喜茶又推出了袋泡茶等零售产品。

在不同领域,甚至迎来了不少令人陌生的玩家:娃哈哈开奶茶店、农夫山泉在线上销售挂耳咖啡、汉口二厂卖起“玻尿酸”饮品。

7月20日,多家媒体报道,名创优品通过新品牌PINTEA 拼小茶,跨界到茶饮市场。在品牌上线的微信小程序上,消费者可以进行拼单购买,拼单成功即可享受优惠。

巨头们的跨界,跨的大多是风口行业,这些行业有着惊人的增长速度,和巨大的发展潜力,而无论是咖啡还是茶饮,产品利润率都不低,进入的门槛也没那么高。

比如新式茶饮行业,艾媒咨询报告曾提到,所需生产技术含量低,产品配方容易模仿,且不同品牌制作新式茶饮的生产流程大致相同。而奈雪的茶财报显示,新式茶饮的毛利率是较为可观的。2018-2020年三年间,奈雪的茶毛利率分别为64.7%、63.4%、62.1%。

跨界不仅能帮助企业扩大规模,也能分散风险。

任何风口行业都会经历从高速增长到逐渐萎靡的过程。如今可口可乐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多元化集团,但最早支撑其崛起的碳酸饮料市场正在逐渐萎靡。根据Euromonitor统计,碳酸饮料在软饮料市场的份额已经从2016年的36.9%下滑到2020年的35.2%。

另外,不少风口行业都已走过早期发展期,即将诞生第一批上市企业。奈雪的茶等企业走向上市后,需要为投资者负责,需要讲出新故事,保持市场对它的信心。

可见,分散风险也是企业选择跨界的重要因素。

不过,跨界这件事也没那么容易。

风口行业大多处于激烈的竞争中,当企业走入“大混战”中,产品的竞争力更受考验,洗牌可能随时发生。

昔日合作的友商,可能会成为如今的竞对,不同领域的巨头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密集。

跨界的风险也来自可能造成的巨额投入。

纵观全球食品、饮品行业的巨头,大多经历了从单一单品到跨界、丰富业务的过程,它们大多从相近的领域开始扩展。

Seesaw卖酒,喜茶卖咖啡,奈雪的茶卖起烘焙产品,实际上还是在饮品、食品领域发展,只需扩展出更多品类。

喜茶卖零售产品,虽然进入了新的领域,但相对的风险较小。只需运营线上电商渠道、负责产品包装设计环节,生产环节由代工厂完成。

相比于扩展品类,部分公司则是通过不断实施收购,以实现在新行业快速立足的目的,未来新式茶饮、精品咖啡行业也都会渐渐走向并购时代。

目前而言,这些跨界的新式茶饮品牌、咖啡品牌还不足以改变各个赛道的原有格局,但可以预见的是,它们会持续布局和进攻。饮品赛道的大混战,未来也将越来越激烈。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奈雪的茶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