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的资本局

原标题:TCL的资本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作者:月落乌堤。文章经作者授权发布,文章内容及观点不代表PingWest品玩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9月2日,TCL(000100.SZ)发布公告,称实控人李东生因误操作,卖出500万股公司股票,已于当天下午回购,盈利30万人民币。

而在10天前的8月28日,TCL宣布以约10.80亿美元(约合76.2亿元人民币)收购苏州三星电子液晶显示科技有限公司60%的股权及苏州三星显示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从而获得三星苏州8.5代LCD产线。

这已经是2020年以来,TCL的第四次巨额对外投资了,从剥离资产,到大举收购,这个曾经的“Today China Lion”,试图通过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布局及巩固自身在半导体行业的实力,真正的实现“The Creative Life”。

01 “阿波罗计划”

1993年12月01日,TCL通讯以发行价6.5元的价格在深圳上市,募集资金1.1亿元,这是TCL旗下五家上市公司中的第一家,也是TCL资本化运作及布局的第一站。

1997年4月11日,惠州市政府批准TCL集团进行经营性国有资产授权经营试点,并与李东生为首的管理团队签署了为期5年的国有资产授权经营合同。在此之前,TCL是100%国有企业。

惠州市政府在授权经营协议中有这样的规定:

据核定,TCL的净资产为3亿多元,李东生及其管理团队要做到让国家的投资获得每年10%以上的回报。不能做到,则扣减经营者的工资,直至扣除经营者的风险抵押金,解除聘任。

其中李东生及管理团队经营管理TCL的净资产回报率如增长10%-25%,管理层可获得增值部分的15%;增长25%-40%,管理层可得其中的30%;增长40%以上,管理层可得其中的45%。但是增量部分,是折算成增量股份,分配给李东生及管理团队,如果要置换成现金,则只能以低折扣置换。

李东生作为第一责任人,缴纳的风险保证金为50万,有意思的是,这50万是李东生拿自己的和父亲的房子抵押贷款得来的,现在看来,李东生对TCL的这一投资,几乎是孤注一掷,破釜沉舟式的赌局。

李东生

同年7月17日,TCL改组为集团公司,旗下上百家附属公司分别划归于TCL通讯工业集团、TCL电子集团及TCL云天集团(经营房地产业务),各具有二级独立法人资格,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但是,集团下属的彩电及电话通讯两个部门,仍旧独立运作,实际上这就极大的限制了主营业务的激励。

这是TCL历史上第一次股份制改革,TCL的董事会,由3名增加到5名,而新增加的2名,都来自于李东升的管理团队,这样的设计,目的显然是为了保证管理人团队在董事会上要有足够的发言权和控制权,这样才能更为有效的对集团进行管理。

1999年11月26日,TCL控股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股票6亿股,每股发行价1.75港币,共募集资金金额10.50亿港币。

TCL控股上市时,TCL在集团内部,鼓励员工认购增发股权。据不完全统计,上市前后集团员工总计认购了TCL合计1.3亿元的股权。通过增量分配及股权认购,在2001年年底的时候,李东生及管理团队通过增量股份奖励,持股已达到25%,员工持股达15.65%。

2002年前后,李东生先后为TCL集团引入了几个重量级的投资者。其中美股上市公司南太电子 (Nam Tai Electronic,NTE.US)以1200万美元、港股上市公司金山工业以9852万元人民币分别获得TCL控股6%的股权,飞利浦通过全资子公司Pentel持股3%,东芝持股2%,住友持股0.38%。

通过这轮的股改,TCL从100%国有公司,变成了国资控股(惠州市政府持股40.97%),李东生及管理团队持股25%并实施经营管理,员工持股15.65%,战略投资者合计持股18.38%的股权结构,这次股改,也被认为是李东生对TCL实施管理层MBO成功的标志之一。

2003年9月30日,李东升酝酿了6年之久的“阿波罗计划”在TCL集团与TCL通讯的董事会上共同获得通过。

“阿波罗计划”的核心是,TCL集团通过合并吸收上市公司TCL通讯,从而实现整体上市。

具体方式为,TCL集团向TCL通讯所有流通股股东换股,同时发行TCL集团人民币普通股,TCL通讯的所有资产、负债及权益并入到TCL集团。

2004年1月13日,TCL通讯注销法人资格并宣布退市,1月30日,TCL集团成功在港交所上市,筹资25.13亿元。

TCL集团吸收合并TCL通讯,实现上市,换股+吸收合并+新股IPO,这套国外成熟的上市财务技巧,在国内实现了教科书级的范本。这个上市即巅峰的TCL集团,一举成为营收超过400亿的巨头,上市后的TCL,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但是,效果却一直差强人意。

02 “市场换技术”

1999年3月,TCL高调宣布进入手机领域,组建TCL移动通信,并由原通讯设备研发部副总经理万明携5位技术人员,搭建运营班子。6月7日,TCL通讯投资成立了“TCL移动”的前身——TCL特灵通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其中TCL通讯和意大利通信公司特灵通(Telital)各控股40%,捷讯公司控股20%,而捷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哪位神秘的王道源。几天后,新公司便成为首批12家获得手机生产牌照的企业之一。

合资公司通过特灵通出面,与法国的撒吉姆公司合作,获取欧洲市场比较新款的手机,并将之引入到中国。通过这种方式,TCL特灵通在1999年便推出4款机型——其中与特灵通合作推出3款,与撒吉姆合作推出一款。但是,由于是合作行为,TCL的手机一方面供货极不稳定,而且价格高于同时期的绝大部分手机,竞争力相对较低,市场反响一般,这种合作方式,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年,TCL便改变了手机的研发方式,从引进变为自己研发。

随着TCL集团的整体上市,TCL的扩张也进入到实质性阶段,最先的动作是与法国电信巨头阿尔卡特合作,二者于2004年4月26日签署备忘录,由TCL移动出资5500万欧元、阿尔卡特以现金及手机业务作价4500万成立合资公司T&A(TCL & Alcatel Mobile Phone Limited,TCL-阿尔卡特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从事手机研发及销售业务。

TCL选中阿尔卡特,看重的是阿尔卡特手机的技术和品牌,阿尔卡特没有生产工厂,只有研发和销售体系。而TCL方面,从1999年成立TCL移动通信,便引入了国外先进制造技术,扩大自身的手机制造的产能,到2003年底,已经拥有6条SMT自动贴片产线、28条装配线、精装设备72台,具有年产量1500万台的能力。

这样看来,TCL与阿尔卡特的合作,看起来互补性非常强,市场对此也非常看好,然而,看上去很美的东西,往往也是最毒的东西。

2005年5月17日,在香港上市的TCL通讯发布公告,正式宣布TCL将以换股形式,收购阿尔卡特持有合资公司的45%股份,这次合并,被认为是一场双输的并购行为。

按照双方的相关协议,阿尔卡特这次出售将承担大约2.8亿港元的资产缩水,折价幅度高达81%;TCL方面,将承担4亿港元的亏损。同时,交易结束后,也意味着TCL想通过合并后利用阿尔卡特的技术和品牌,使自己占领国际手机市场的目标彻底落空。

通过相关的并购协议,TCL获得了T&A的全部股份以及“阿尔卡特手机”的品牌的永久使用权,阿尔卡特不能自主使用该品牌生产和销售手机。但是,精明的阿尔卡特用2000万欧元现金,买回了自己全部手机知识产权,包括本应属于T&A的阿尔卡特在手机领域的所有专利和技术,这也意味着,TCL重金收购的T&A就失去了技术背景,“市场换技术”、中国人出钱出力、外国公司出技术的合作方式,在TCL这里再次被证明是失败的。

TCL移动的折戟,并没有阻挡TCL移动的步伐,之后,TCL在海外市场深耕阿尔卡特品牌,并取得一定的成绩,而且在5G时代来临,还一如既往的在市场冲杀。

很多产品,我们看不见并不代表没有,比如三星,全球第一的手机品牌,现在国内就很少见,同样,TCL获得的阿尔卡特品牌一样,但是在国际市场,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

与TCL移动相比,彩电业务实际上才是TCL曾经的命根子,但是这个曾经的命根子,在多次的转型中,都离不开李东生和神秘人王道源水银泻地般的运作。

03 “承包制”的风口

1992年,李东生担任TCL电子总经理,李鸿忠主管TCL工业,这两个当时TCL的“难兄难弟”,后来成为了TCL发展最重要的两个人。

他们一个需要为TCL电子寻找新的增长点,另一个则一直试图让TCL工业进入彩电领域。然而,两个人都碰到了共同的问题:

一是没有彩电的生产许可证,二是集团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投资新的产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