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时,当封条撕下之后……

零时,当封条撕下之后……
2020年06月30日 14:05 北京晚报

    零时,社区值班人员在检查出入居民的健康码。

    四街坊西社区门口的志愿者在引导居民扫描健康码。

    志愿者在检查出入居民的健康码。

    蒯文琴正在核查居家隔离人员名单。

    “居民朋友,请出示健康宝绿码和社区出入证,测温正常方可进出。”昨天下午四点半,海淀区永定路街道四街坊西社区门口,播音喇叭不断重复着人员出入规定。一旁,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和保安正对来往居民进行检查。虽然过程非常严格,但居民都十分配合。一位刚刚走出大门的阿姨说,查得严没事,只要能出去就行,“大家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昨天零点,玉泉东市场周边十个社区解除封闭管控。记者探访玉泉东市场周围多个小区,记录解除封闭后的百姓生活。

    解封

    零时刚过就有人出入

    昨天下午,四街坊西社区大门外,工作人员对出入小区的每名居民查验健康宝绿码、社区出入证并进行测温。

    距出现疫情的玉泉东市场仅有一公里远,四街坊西社区从6月15日零时起采取了严格的封闭管控,所有人员和车辆不允许进出。与四街坊西社区一样,玉泉东市场周边共有十个社区进行了封闭管控。

    零时解封之前,社区书记蒯文琴来到社区大门值守。让她惊讶的是,有不少居民特意赶在零时出入社区。一问之下才知,很多人早已迫不及待。有在外边开店的,趁着解封要赶紧去店里看看;有小区封闭前在外边没回来的,想赶紧回家……零点整,就有十多辆车、三四十个居民从社区大门出入。

    对于小区解封,蒯文琴在解封前几小时接到了上级部门的通知,她马上把消息转发到了社区微信群,群里立马“沸腾”了起来,居民们纷纷表达着自己喜悦之情。封控期间,蒯文琴每天都会接到不少居民的电话或微信咨询,内容都是关于“何时才能解封”。

    类似的场景,也在北太平路16号院出现。29日零时刚过,便有居民第一时间返回小区。

    该院的产权单位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办公室主任丁剑从解封开始便在小区外值守,“我在当天下午得到了比较确切的解封消息,也第一时间通知了小区的居民,很多人都欢呼雀跃。”

    小区实施封闭管控后,有居民因为加班、住院等原因没有返回小区,而小区解封后,他们则第一时间返回小区。“大家还是比较理解的,但也确实克服了很多的困难。”丁剑在小区门口为返回的居民做着登记,并对居民的理解表示感谢。

    外出

    就想走出院门转一转

    相比于凌晨,小区出入的高峰在早上七点多出现。

    汽车不断驶出北太平路16号院,居民也走出小区。在丁剑眼中,居民们的步速和眼神与封闭时截然不同。

    一对老年夫妇出大门后并未远走,只在小区前的路口转了一圈。“我们只是想出来转转,透透气儿。”

    可以走出小区的喜悦,也在玉泉东市场周边多个小区传递。

    家住太平路社区的杨女士早晨就重新登录,将健康宝刷成了绿色,上午十点多出了小区,“从未想到可以为走出小区而如此开心”,她逛了逛附近的商场和超市,又喝了杯咖啡。“其实没什么要买的,就是好奇外面的世界会是啥样。店里就俩人,咖啡还是以前的味道。” 

    昨天早上七点左右,四街坊西社区里的复工人员和老人也陆续来到了大门口。因为人数太多,大家还排起了队。有些老人不会用健康码,社区工作人员就用手机帮他们代查。蒯文琴表示,自己在社区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有哪天像这天早上一样,有这么多人赶着从社区出去。

    王女士就职的学校就在玉泉东市场附近,在学校组织教师们核酸检测后,她也第一时间向社区报备,并且主动在家隔离。她所住的鲁谷路74号小区也实施了封闭管控,解封的当天中午,全家人的二次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均为阴性。一家三口等到中午才出来遛弯,这也是王女士和孩子君君14天来第一次走出家门。“核酸检测过程中社区工作人员的关怀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都让我们觉得温暖又踏实。”

    王女士先到居委会重新办理了出入证,又散步到小区对面的稻香村买了几包点心庆祝。君君提出去雕塑公园走一圈,王女士打趣道:“一圈够了吗?我们可以多走几圈。”

    居家

    黄码暂不能出入社区

    在昨天下午五点,家住永定路85号的叶先生才得到了社区的“解封通知”,揭下家门上的封条时,他专门拍照留念。“之前贴封条的时候也拍了照片,也是见证历史了。”

    被封在家里的是叶先生和他年过八旬的母亲,小区封闭当天,他的爱人在医院值夜班,后来就一直住在他们另一处住房内。虽然已经解封,但叶先生并没有急着回家,他还想继续陪母亲几天,“我也劝我们家老太太先别着急下楼,因为老人一下楼,就喜欢扎堆,还是谨慎点好。”

    除此之外,叶先生也跟爱人保持着密切联系,因为他们自己家所在的小区已经升级为中风险小区,“我跟她说了,万一哪天那边封闭了,我就赶紧回去陪着她。我有被封闭的经验啊,也能帮她稳稳神。”

    与叶先生主动不出小区不同,家住北太平路16号院的俞美尔仍无法出入小区,因为她的健康宝还是黄色。“之前进出过一次玉泉东市场。已做了两次核酸,都是阴性的。”

    俞美尔准备在解封后去医院看病,但是工作人员核验后发现她的黄码后,并未对她放行。俞美尔向社区提交了出入申请,不仅写明了事由,而且还提供了医生的电话,“社区会向医生做了解,然后再给我答复。有一些人跟我有类似的情况,因为不是绿码还不能出入小区。不过我也理解现在防疫的状况,严格一些总不是坏事儿。”

    严控

    防控的弦儿还不能松

    家住永定路西里的许莉莉几乎没有“开禁了”的感觉,一直到傍晚,孩子上完课后,许莉莉和孩子才一起下楼在小区里溜达。这些天里,许莉莉认识了很多以前从来没见过的邻居,每个傍晚,大家都会下楼锻炼身体,“走圈的、跑步的、跳绳的、打球的,在小区里锻炼。孩子们也终于都走出家门,玩在了一起,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我家孩子还说,以前都不知道还有那么多同龄的朋友。” 

    居民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状态,社区防控的神经却一直没有放松。

    “虽然解除了封闭管控,但社区目前仍然是封闭管理状态,我们的弦还不能松。”在封控期间,社区紧急成立了防疫工作组,由蒯文琴担任总指挥,社区工作人员、在职党员和居民志愿者纷纷参与,承担了快递接收、物资运送、垃圾清运等多项任务。目前,社区里还有十多位居家隔离人员,工作组仍要保障好他们的居家生活。

    封控期间,居委会里和蒯文琴一起奋战在岗位上还有其他六名工作人员,他们全都不在社区居住。因为无法外出,社区的办公室、阅览室也成了他们的临时住所。昨晚六点,社工小刘跟蒯文琴打了声招呼准备下班,她也终于可以回家看看家人了。

    昨天下午五点,蒯文琴已经结束了大门口的值勤工作回到了居委会,有不少居民正排队等着办理居家隔离证明和复工证明。蒯文琴在几个屋子跑前跑后,一边跟居民解释情况,一边催促着其他工作人员开具证明。一位居民刚刚解除了居家隔离,拿到证明的她,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了。本报记者  赵喜斌 周明杰 莫凡  

新冠肺炎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