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下,我们应当怎样定义“同一个健康”??

疫情当下,我们应当怎样定义“同一个健康”??
2020年06月27日 08:38 澎湃新闻

原标题:疫情当下,我们应当怎样定义“同一个健康”??

原创 象妹 小象君 AnimalDialogue 来自专辑One health

编译:周麟、Sophie

编辑:JJJJ

随着疫情深刻影响了绝大部分人的生活,同一个健康(One Health)的概念也由一个科学的概念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小象君X守护荒野即将推出(文末关注),也将开一个专栏专门讲述One Health相关的各种案例,为大家了解One Health打开多一个窗口。此篇文章为该系列的第一篇,主要讲解One Health的定义。

摘要: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虽然人类有独特的能力、特征与技巧,也不过是众多物种中的一个。科学界普遍认同人类与其它动物在健康和疾病方面共享许多特征。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在各种各样的语境下使用One Health这个词语,但是大家对于这个词语具体所指往往带有疑问,而且也有常会有相似的词语被提及。

本文虽不力求提供唯一正确的对One Health的诠释,但是认为One Health Sweden提出的“雨伞”模型更广泛地定义了One Health,也更有益于科学界的解读。另外,我们还将在个体、种群和生态系统三个层面分析健康这个概念,并探讨这些不同层面的概念如何互相影响。如何理解健康这个概念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而且这些选择将对科研与教育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同样地,选用哪个词语来形容人与动物健康之间的联系也将会影响方法论。

One Health的理念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至少我们能在古时记载中发现保护人类以及动物健康的管理措施。一个年代较为久远的例子是大约于公元前250年被刻在印度阿育王石柱上的诏书:

目前历史学界还鲜有关于One Health理念的研究,不过本文的重点不在于此,而在于呈现现代哲学领域对于One Health理念的探讨。

One Health Sweden与One Health Initiative Autonomous pro bono team曾经合作构建了一个“雨伞”框架,试图涵盖与One Health行动相关的方方面面(图1)。

One Health “雨伞” 体系

本文将以此图为出发点,重点分析四个主题:

1. One Health与其它概念的划分(上图的第一排红色圆圈)

2. “健康”的概念(上图中心的绿色圆圈)

3. One Health理念对科研的实质性影响

4. One Health理念对教育的实质性影响

One Health与其它概念的区分

根据图1的雨伞模型,One Health是一个极其广泛的领域,许多学科都可以对这个领域做出贡献。有不少的组织也对One Health这个概念下过定义,或者划分其界限。另外一些词语也表达相似的意思,其中包括:One medicine,Comparative medicine,Translational medicine,Evolutionary medicine。

有些学者认为“One Medicine”,“One Health”,“One World, One Health, One Medicine”这些词语的意义是完全一致的,但我们认为它们有一个关键的不同。One Medicine基本指于人畜共通传染病,即可在人类与动物之间相互传播的疾病相联系,但人的健康与动物健康之间的关联远不止于此。

举几个例子,科研中动物模型经常被运用以模拟感染人类的疾病,而且在一些案例中我们对于特定人类疾病的了解反过来加深了我们对某些动物的认识。这个现象通常被称为comparative medicine。

而从One Medicine到One Health的跨越一部分便是这种视角的放大。One Health不仅仅关注人畜共通传染病,也会覆盖公共卫生、comparative medicine、生态等种种领域。

Comparative medicine往往注重于比对人类与其它种类的动物。这种定义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兽医学领域(也是One Health所涉及的一个学科)经常还会比较不同动物之间的类同和区别,并非一定要涉及人。除了comparative medicine,translational medicine也经常会在相似的语境下被提及。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主要指各个基础科学领域里的知识如何被用来研发和改善现有的诊断、治疗与管理个人与公共健康的措施。我们认为translational medicine是One Health的一方面,但是One Health呼吁的是一个真正多学科跨学科的方法,因而也是一个更广泛的概念。

Evolutionary medicine尝试将进化、适应和环境融入到医学领域的讨论中。从进化的角度我们会发现有些疾病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会感染许多动物共同的祖先,例如癌症就可以追溯到恐龙时代。但是,evolutionary medicine往往只注重人类健康与疾病,常常运用人类学的方法论。因此,One Health依然是一个比evolutionary medicine更广的概念,而且One Health领域里也可以融入进化论的视角。

总结前文对各个概念的梳理和比较,我们认为One Health相比前文提到的所有其它概念都更加全面,也都包含了这些概念传达的意义。

“健康”的概念

我们可以至少在三个层面讨论和定义“健康”这个概念:个人,种群和生态系统。个人健康又可以被分为人类健康和动物健康。

在哲学和伦理领域里,为什么将所有动物分为人类与其它动物一直饱有争议,毕竟动物王国的多样性太过丰富,把所有非人类动物归在一起讨论不太合理。在未来,分类讨论所有的动物或者找到一个适用于所有动物的健康的定义都会对One Health领域的发展有所帮助。

同样地,在种群健康的层面,我们也可以根据物种分为公共卫生(常指人类)和动物种群健康。我们将从个人健康开始,分别分析这三个层面。

从1970年代开始,医学哲学领域就对人类健康进行了很全面的讨论,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性等多个领域都有发展。但是,针对动物健康的分析就少了很多。虽然有一些动物健康的定义被提出,但是至今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全面彻底的对于动物健康的讨论。

人类“健康”的丰富定义

关于种群健康这个概念的问题就更多了。动物种群健康经常涉及监测一个种群里疾病的出现和规律,也会包括监测食用动物中微生物的数量与质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食品安全。前者同样适用于人类公共卫生。在很多情况下,人类和其它动物还可以被归在一个多物种的种群里一起讨论。这对于人畜共通传染病、环境污染等尤为适用。

在种群这个层面,健康也带有统计学的意义。一些常被提出的问题包括:一个疾病是否存在于一个种群里?它是否是一个常见的疾病?即使一个种群里的个体不健康,整个种群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健康的。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要使用采样、计算等统计学方法。

但是,人类和动物健康领域里一个核心的观点认为健康作为一个概念只真正属于个体这个层面。所谓的公共卫生和种群健康更像是监管一个群体里所有个体的健康状况的统计学工具,而非一个新的概念。

在最高的层面,也有一些对生态系统健康的定义被提出。例如,Jakobsson认为生态系统健康是生态系统和健康两个概念的结合。他认为健康指示一个系统是否正常运作,而生态系统健康全面综合地反映了陆地世界和水生世界里生物与非生物的健康状况。

他意识到如此探讨健康相比传统要广泛的多,而且它蕴含了人类活动、生态变化和健康之间的相互联系。他写道,“健康归根结底取决于生态系统服务,例如干净的水、食物、燃料和授粉等等等等。”但是,目前依然没有一个统一的对生态系统健康的定义。不同的研究者在使用这个词语时所传达的意思都略有不同。

“健康归根结底取决于生态系统服务”

分析至此,我们可以得出健康唯有在个体层面是一个真正的概念,而在其它层面则更像监测个体的集合的工具。

在讨论完不同层面的健康概念的划分,我们接下来呈现一些对于健康的定义,尤其是那些适用于所有动物,包括人类的定义。举一个例子,健康可以被视作是一种平衡。一个对于健康的定义是身体在受到(生理或心理的)压力后能否重新回到平衡的状态。平衡这个概念还可以延伸到种群和生态系统的层面。不过,如此定义健康就很难解释例如“我感觉非常健康”这些话,在未来也需要更多的分析与探讨。

One Health理念对科研的实质性影响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One Health本身不是一个可以被研究的主题,而是一个多学科跨学科的方法。另外,One Health并不是指在所有的科研项目中事无巨细地涵盖任何疾病的方方面面。这样的做法只会太过繁琐复杂。更加实际的追求应该是研究者们要了解研究对象和其它物种、群体和生态系统的联系,并且在相关的地方探讨这些方面。

One Health的视角可以促进更多全面整体的研究。当工作环境里同时存在动物和人类时,One Health的观点可以涉及这两个群体。举个例子,在一个名为PAWISE的研究中,研究者们比对了多个屠宰场和动物实验室中的人类健康、动物福利、人与动物的互动和公司效率。

One Health的方法还可以创建一个共享的环境。医生、兽医、微生物学家等等不仅仅共用办公室和实验器材,还能共用样本。我们认为在One Health的大环境下,公开共享的生物样本库(“Open Access Bio Banks”)会成为主流趋势,同一份样本可以被用于多个研究。

跨学科研究表格

在使用跨学科的方法时,使用上面的表格可以帮助我们梳理在研究的哪个环节需要融入跨学科、生物、兽医学、人医学等视角。

One Health理念对教育的实质性影响

在培育公共卫生与医疗领域的人才时,强调为什么这些学科互相联系是最基本的。如今,一些大学已经提供One Health的硕士和博士学位,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医学与兽医学教科书涵盖了One Health的内容。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更大胆的建议被提出。Calvin Schwabe曾经提议过兽医学院中应开展一个全新的课程,该课程包含了种群、人和生物三大方面。不过,在一个现有的学科中加入课程可能会导致一个学科只会运用另一个学科的知识,而没有反方向知识的交流。顺着这个思路,一个新的课程或许应该被建立在一个真正跨学科的研究部门中。

美国塔夫茨大学的Conservation Medicine项目是最早的One Health教育尝试之一

总结:在总结这篇文章的同时,我们要意识到关于One Health的哲学需要继续被书写。对于这个方法的命名决定了哪些学科会被涉及。选择一个健康的定义也将决定关于健康的哪些部分比较重要。这些都将左右One Health对科研和教育的影响。

概议文献:Lerner, H., & Berg, C. (2015). The concept of health in One Health and some practical implications for research and education: what is One Health?. Infection ecology & epidemiology, 5(1), 25300.

图片来源概议文献及网络

原标题:《疫情当下,我们应当怎样定义“同一个健康”??》

新冠肺炎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