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和周杰伦的粉丝,谁更长情?

五月天和周杰伦的粉丝,谁更长情?
2020年06月27日 08:38 澎湃新闻

原标题:五月天和周杰伦的粉丝,谁更长情?

原创 追星的 GQ情感研究所

2020,追星很忙。前有婧创,后有浪姐,乐队的夏天2也蓄势待发中。

如今每一年娱乐圈翻涌出的新老面孔少说也有二三百号,只爱三个月的“三月剧粉”和见一个爱一个的“墙头追星”早已不是新鲜事,甚至在这个偶像井喷的年代,靠这种即时迷恋的方式才能消耗掉这么多新鲜血液,男孩女孩们追星的热情不灭,只是被分成了很多份,分给了很多人。

但是,依然有这样一批长情的粉丝,认定了一个偶像,一爱就是十年二十年。

2005年的夏天我13岁,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超级女声》,我为了合群,假装自己也看了比赛,也喜欢周笔畅。

但事实上,没有听过她们的歌,没有看过一场比赛。

直到那个夏天结束的时候,我用4块钱零花钱买了一张《超级女声》的盗版卡带,听到了《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女生产生好奇,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选择唱这么一首歌。

高中毕业后不久,我第一次见到了活生生的张靓颖,哪怕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10年,我还是能清楚地想起来那天她和我握手时候的样子。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我正式成为一名凉粉,加入歌友会,直到现在成为会长。会长的工作内容倒也算轻松,就是更新歌友会的微博、公众号、粉丝群,打榜之类的,还有机会和张靓颖工作室做一些活动上的对接,这一点还是很容易让人有幸福感的。

现在的我,其实应该算是那种“佛系粉丝”。

大部分老粉都很佛系,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有时间就一起参加活动,没时间也不会强求。追星在我生活中的占比也从以前的30%降到了现在的10%左右。

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在我看来,一个歌手出道15年,有代表作,有国民认可度,上过国际舞台,又是实力唱将,早就不再是流量了,也不需要像刚出道的新人一样疯狂应援。

我们彼此陪伴,而不是互相消磨,这种状态,就足够了。

喜欢周杰伦的这20年里,总有人问我:

你这么喜欢他,专辑肯定买全了吧?演唱会都会追着去看吧?

而我的回答总是惊掉他们的下巴。

是的,这20年里,我只买过一张专辑《哎哟,不错哦》,就连演唱会,我也只看过2013年北京首体那一场魔天伦。

儿时的零花钱只够买几张盗版磁带,工作后时间不允许我去连追演唱会,可纵然如此,不影响我喜欢他这么多年。

按现在追星的标准来说,我应该算是假粉丝吧?

但是,喜欢一个人难道只有为他花钱这一种方式吗?也许我不是那种始终追逐着偶像身影的传统意义上的粉丝,但周杰伦的音乐确实陪伴了我走过人生中大大小小的重要场合: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恋爱结婚(我和我老公认识就是因为我们都喜欢《晴天》)……

我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粉丝”,但周杰伦对我这样一个对娱乐圈几乎没有什么了解的人来说,已经是唯一的“偶像”一般的存在了。

不过,上个月他出了新歌《Mojito》,我很喜欢,不仅学会了怎么买数字单曲,还成功安利给了我儿子。或许等疫情结束,周杰伦再办演唱会的时候,我会买三张票拖家带口去看!

我从它09年还在宣传期的时候就关注了,几乎是一直看着它出生长大的。

最开始关注它是因为,古剑的团队有一部分是原来做仙剑奇侠传的,我小时候是仙剑的粉丝,仙剑四做完之后他们的团队因为太穷解散了,一部分员工出来创业了古剑奇谭。

这个故事很悲情,很虐粉,我就关注了他们的新单机——当时《古剑奇谭》这个名字甚至都还没有起好。十年了,他们只出了三部单机作品,但每一部和上一部相比,都在立意和玩法上向前跨了一大步。他们一直在做很创新的事情,就凭这一点,我觉得他们是可敬的人。

我追这个游戏就跟一些人追养成系爱豆一样,你看着孩子出息了,就很开心。

古剑三是2018年出的,距离上一作已经五年,但出来之后口碑就很好,那些原来骂国内单机恨铁不成钢的人都来夸了,说这是“中国最靠近国际3A水准的作品”,我觉得很骄傲。

这一年我也工作了,有钱了,就买了四五份数字版送给朋友当安利。我不在乎他们玩不玩,就是那种给偶像买数字专辑的感觉。

但比起追星粉,游戏粉更悲情一些,因为爱豆们再怎么不会过得很差,但游戏公司太穷了,总给人一种随时在倒闭边缘的感觉(我自己觉得)。

小时候想要但买不起,现在有钱了就使劲买,我希望可以帮助好好做游戏的人走得更远。我毕业的时候还差点投过他们的校招,因为工资太低,且竟然要求我用 word 交网审表而放弃了。

2014年的时候古剑奇谭拍成电视剧,我作为游戏粉丝去了发布会。

我端着一台相机,别人都以为我是记者,也没人管我,我就坐在舞台前面的地上拍了好多照片。这些人包括当时还没什么名气现在已经大火的迪丽热巴、高伟光,当然还有李易峰。

这些图完全没有磨皮修图,打光也很可怕,现在的站姐们看到估计要打人,但当时我把这些图都发微博了,也没有人说啥,大家还来感谢我来着,那时候饭圈还没有这么严格。

当年电视剧火了其实我也很开心。但说实话,剧情实在太狗血了,游戏粉没有几个买单的,但我就觉得:“挺好,这个游戏又能多活几年了!”我就是这么博爱。

总之就是只要挂着古剑名头的东西我都会去支持一下的。我,一个扶贫式玩家。

今年刚好是喜欢五月天的第10年,我最喜欢的是团里的吉他手怪兽。

2010年我还在上高中,那时的追星方式就是一张专辑一张专辑地循环听他们的歌,上大学后,钱和时间都更自由了,这才算是正式开始追。

上大学的第一个十一假期,我就一个人跑去上海看他们的演唱会了,那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

第一次站在场馆里,哪怕只是张看台票,我还是非常激动,每一首歌都站起来跟唱,荧光棒因为无数次打在前面坐着的大哥头上,最后直接裂了(感谢大哥不杀之恩)。

门票上的印章,那时候可是要排队才能按到的

很多粉丝都知道五月天有“Just Rock It!”为主题的演唱会,但很少人知道,他们还曾经办过名为“Just Love It!”的慈善演唱会,门票是免费的,但是要抢。

那是我第一次去网吧,翘课在网吧里等了一下午,抢票开始的那一瞬间,我清楚记得我太紧张脑子断线了,点击抢票按钮慢了一些,心想:完蛋了,肯定抢不到了。

抢票成功弹出来的时候,我在网吧鬼吼鬼叫半天,火速买了硬座车票,连夜吭吭哧哧去了广州。

后来有一场昆明的演唱会,那时候傻乎乎的,就想让怪兽能看到我。

于是我拉了一个小横幅,上面写的:“君王巨龙腾飞”。君王和巨龙这个梗怕是真的只有足够老的老粉才知道了。结果他在延伸台跑来跑去的时候,真的看到了我的小横幅,还用手指了一下。

那场我还带了他之前最喜欢的玩偶

追了这么多年演唱会,唯一一次抢到内场第一排的票,是在呼和浩特,我们四个小姐妹穿了一样的衣服坐在那边。

唱到《干杯》的时候,我们手拉手举过头顶,阿信看到了,也跟我们比了一个干杯的手势,唱:“和你再干一杯,干一杯永远”。

就算是现在去看他们的演唱会,只要结尾那首《憨人》的前奏一响,我依然会马上爆哭。这首歌曾经在我大学时无数个不眠夜陪伴过我。他们是五个憨人,我们是一群憨人。

还有些演唱会的票都不在手边了

不过其实,现在的我已经进入一种佛系阶段了,开演唱会了,有空就去看看,出专辑了买来听听。

过去追,最夸张的时候,买硬座坐通宵,第二天直接去场馆。演唱会结束都迟迟不愿意走——“万一再出来唱一首呢?”

过去从上大学起,持续了好多年,我每天都会去怪兽的微博下评论一条小日记,跟他讲今天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哪怕从来没得到过回应,空间说说也都是关于他们。

不过现在回想,过去也做过很多迷惑的事儿。

最迷惑的莫过于在演唱会结束后,跑去找工作人员,求他们把自己的工作证留给我做纪念。

不过也因为追他们,我认识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小伙伴,有的早已经发展成了线下的朋友,看着她们恋爱、结婚、生子,偶尔一起约出来吃个饭,感觉就像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一样。

当然,也有很多早已不再联系的。

但她们曾经给过我的温暖也都有好好保留。

希望80岁的时候,我们还能拄着拐杖在五月天的演唱会上相遇。

我最开始喜欢易烊千玺的点挺奇怪的。

TFboys 刚火那阵,千玺是空降的,人气远远比不上两位队友,签售会没人找他签售握手,机场出街没人给他拍图,别家粉丝还要让他让一让,不要挡其他两位队友的镜头。

但是他也就是笑笑,默默地挪开。

我就是被这些瞬间戳中了。

他出道七年,我追了六年,我陪他走过很多第一次。

2017年,他终于有了第一个单人代言人 title,还是在他生日那天官宣,我觉得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当时一下子买了很多,买到自己都忘了买了什么,后来才发现居然买重了。

也是2017年,他拿下了第一个单人封面,这个封面让他的时尚表现力第一次被认可,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会收集他登封的每一本杂志,而且通常是一本拿来切页,把有他的那几张裁下来,再另外收藏一本。

裁下来的几页,我会和海报一起贴在家里的墙上,墙上贴满了,我就把最爱的几张贴在屋顶上,每天睁眼就能看到。

但是搬家的时候就很痛苦了,就这么些海报我活活撕了三个礼拜,就怕撕坏了。

到了2019年,他的第一部主演电影上映,其实平时我蛮佛的,基本不加入什么粉丝组织,但这种重要时期,我也会在微博群里助一份力,大家一起集思广益出主意,做了很多很好玩儿的事情。

比如学生党就在宿舍楼下的公告栏贴宣传——“如果你喜欢易烊千玺就请去电影院看他,如果你不喜欢易烊千玺就请来电影院看他挨打”,有媒体资源的就做媒体场。

还有各种小妙招,比如把微信步数刷到第一,登顶封面放电影海报,还有人把家里的 Wi-Fi、个人热点的名字也改成“少年的你1025上映”,每个人都铆足了劲想让他的这部电影被更多人看到。

爱了这么多年,要说心态其实变化也蛮大的。

一方面孩子长大了,虽然大部分时候我还是一种护雏的妈粉心态,看到千玺拿了金像新人奖,就会“母凭子贵与有荣焉”,但偶尔看到他成年后很撩很 A 的造型,母爱还是会有些微的变质,就是一种“今天谁爱当妈谁当反正我不当”的感觉哈哈哈哈。

另一方面,我也从学生过渡到了上班族,人生也步入了新的阶段,我不再是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在最前面的那批粉丝了。

做粉丝这么多年,人也会变得平和,有的事情,别人骂就骂呗,反正不是真的。

在和长情粉丝们交流的过程中,会发现他们身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喜欢这个偶像,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种习惯。

情感和时间的沉没成本必然也是惯性的来源之一,但更大的原因是,他们爱着的这些人,这些年人生的沉浮和沉淀下来的作品,是足够让他们觉得,这一切值得的。

你追过星吗?你是长情的粉丝,还是博爱的粉丝?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追星故事。

策划:Rocco

原标题:《五月天和周杰伦的粉丝,谁更长情?》

周杰伦五月天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