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音频、书本到动画,凯叔讲故事离“第一童年品牌”还有多远?

从音频、书本到动画,凯叔讲故事离“第一童年品牌”还有多远?
2020年06月08日 17:20 猎云网

原标题:从音频、书本到动画,凯叔讲故事离“第一童年品牌”还有多远?

猎云网注:6年融资超11亿元,在内容流水线上越发自如的“凯叔讲故事”,将如何支撑自己更大的愿景?文章来源:界面新闻,作者:伍洋宇。

从音频到正在制作中的动画,从书本到故事机,凯叔讲故事就像魔术师一般一变再变,以不同形象出现在孩子面前。

用商业的目光审视,凯叔讲故事的业务矩阵已经分化出儿童内容“凯叔讲故事”、儿童教育“凯叔学堂”、以及包括原创IP衍生品在内的优品电商— “凯叔优品”。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内容是这家公司一直以来的支柱。

在凯叔讲故事位于北京望京的办公室走廊里,色彩丰富的内容作品与原创插画布满了整面文化墙。

作为针对0至12岁儿童领域的内容公司,凯叔讲故事成立早期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培养团队的内容生产能力,尤其是批量、高质量的内容生产。

从2014年披露的800万天使轮融资,到今年2月完成的6600万美元C+轮融资,凯叔讲故事共完成7笔融资,融资总额折合人民币超过11亿元。

6年里,这家公司的员工人数也从20多人扩张至超过500人。截至2020年5月,其平台注册用户超过3700万,累计播出20000多个故事及内容,全站播放量超过70亿次,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到70分钟。

从多方数字来看,凯叔讲故事已经从最原始的“作坊式团队”成长为一家不折不扣的成长期创业公司。公司的第一个爆款内容《凯叔·西游记》,是公司创始人王凯打磨三年的创作成果,在上线的半年之内就创造了近6000万元收入。

但凯叔只有一个,产品也不可能每部都投入三年。其内容生产能力是否已经与公司现阶段形态相匹配?更成熟的凯叔讲故事,又有了哪些新的目标?

从个人作坊到内容工厂

凯叔讲故事在成立的头两年,都是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免费内容来积累用户。自现任高级副总裁兼内容负责人王朝阳加入后,在2016年下半年,凯叔讲故事发布了第一个付费内容产品《凯叔365夜》,这标志着凯叔讲故事正式进入内容付费时代。

“我来的时候,运营部加上市场部一共大概只有15个人。”王朝阳回忆起当时的创业场景感慨良多。“产品几乎都是日更型的,需要一边写一边更新,当时我们的任务很重。”

待稳定后,团队就开始思考如何把凯叔的个人能力变成整个团队的创作能力。“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建立一套标准和机制,以及想好要引入什么样的专家。”凯叔讲故事运营VP邹烨表示。

从2017年初开始,凯叔讲故事逐渐形成了“品控会”和“工作室”两套较为核心且沿用至今的内容创作机制。

品控会是审核内容产品上线的安全阀,类似用VC的方式投票表决新上项目。

从天使轮到A轮、B轮,一个内容产品要经历从立项到上线的几轮打磨,团队要不断向评委阐述内容产品的价值和特色,包括创意、用户年龄段、目标体量等。据王凯分享,天使轮的淘汰率在60%至70%,A轮淘汰率超过90%,甚至更高。“我印象当中没有一个项目一次就可以过A轮的,不少项目都需要反复攻A轮。”

品控会上,公司内部一般仅有王凯和王朝阳等几位公司高管出席,其余评委均来自各个行业的专家,比如编剧、音乐会导演、绘本作家、儿童文学作家、大学教授等。根据不同项目,评委可以多达十几人。专家从视觉、听觉、策划创意等多个维度为项目打分,范围为1-5分。

“若这个项目综合平均分低于4分,那就不会过。”邹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如果说品控会成立的目标是控制生产端的品质,那么工作室的创设就是负责将策划项目落实、保证作品生产的高质量和稳定性。

如今,凯叔讲故事的内容团队整体已经超过200人,组成了相对固定的12个工作室。单个工作室大的有28人,小的初期只有一个人独立负责。一般的工作室都会拥有一个项目统筹、一个总导演、一个总编剧,以及负责写作或对接外部工作的人。

王朝阳这样制定现在招人和培养的策略,“工作室招人,如果发现这个人能力挺好的,我会把他放进来,但最初会只有他一个人。他需要先不断试行,项目通过以后需要规划创作的时候再给他配人员。”

这样的工作室架构也形成了内部赛马的竞争氛围。王朝阳表示,由于现在的流程化和规范化,内容项目打磨周期实际上比过去更长。而为了保证内容生产的效率,内部也会对每个项目进行分级。“比如具有IP开发潜力的S级项目,会给出比较长时间的孵化和指导。”

除了大的框架搭建外,凯叔讲故事对好的作品也确立了一套标准和机制。

据了解,凯叔团队目前采取“六一教育模型”标准。“六一”中的“六”指的是孩子从0到12岁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六种成长力,包括认知力、社交力、审美力、学习力、表达力、思维力。而“一”指的是关注孩子个体本身。

而最终效果的验证环节,凯叔创作团队利用智能化工具“碗图”来识别。王朝阳介绍,App目前以5秒为颗粒度监测用户的听取状况,一旦发现用户跳出,则团队要找出原因,是表达书面化、内容晦涩或是情节拖沓,并据此思考是否重新调整故事剧情。

在过去,这个时间间隔曾是20秒,被团队视为“颗粒太粗”而缩短。据介绍,目前的运营体系让凯叔讲故事App的作品都达到了80%以上的完听率。

虽然作品投入周期长、成本高,但王朝阳明确表示并不那么担心,因为产品只要成功一次,带来的就是多轮收益。他更焦虑的还是如何持续打造优秀的内容集群和IP集群。

此外,在内容生产过程中,对凯叔创作团队而言还有一道生死关叫做“价值输出”。王朝阳介绍,团队在这件事上标准极严,即便是作家授权的作品,也要在合同中设置一条“铁律”,即允许平台根据价值观进行修改。

“比如原创的《凯叔·口袋神探》系列,它是一个侦探故事。第一条标准是不能死人,以及警察、班主任、叔叔等公职人员和亲人不能是坏人。还有一条是小孩不能独立去做一些冒险的事情,而是要教导孩子通过智慧和协作来展开破案。”王朝阳介绍。

“凯叔”的边界和未来

凯叔的内容能力有边界吗?在王朝阳的答案里是有的。

在2018和2019两年里,凯叔团队曾经认真调研过舞台剧市场。“舞台剧,它听起来是很美好的,是一个行走的平台,小孩也希望跟你进行交互。”王朝阳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

但这个项目最终还是搁置了,一个原因是团队的精力问题,另一个就是利润空间还不够大。

这可能适合一个巨头来扩张梦想版图,但对于一家处于成长期的创业公司来说并不可取。“我们的精力顾不过来,即使看起来往前走一小步就可以做到。”王朝阳说,“我们还是比较务实的。”

按照同样逻辑搁置的还有2017年启动的城市合伙人项目。它是通过线下资源方,例如幼儿园、学校等来推广线上产品。“这本质上是私域流量的运营模式,利润薄、重运营,也不符合公司的发展预期。” 邹烨表示。

对于凯叔讲故事“三驾马车”的商业化能力,邹烨表示,目前儿童内容依然是主力引擎,占据公司年收入50%以上。其电商“优品”则基本以自有IP衍生品为主,外部引进的产品相对较少,前者的销售比例已达60%以上。

在内容和电商的基础上,凯叔讲故事的另一条增长曲线将主要围绕教育展开。“教育目前是属于一个重金投入的孵化状态,目前的涨势还不错,是一个过亿的收入状态。”邹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教育方面,团队接下来将围绕各个学科,尤其是大语文方向做重点投入,例如阅读启蒙课、幼小衔接课、书法课程等。

目前,2016年7月开发上线的凯叔讲故事App端拥有3700万注册用户,尽管这并不是一个让团队足够满意的数字,但邹烨认为,产品的独家、高质量原创属性帮助他们加强了用户黏性。

需要警惕的是,凯叔讲故事即将面对的用户已经不是千禧一代,而是新时代的10后,甚至是20后。这些孩子的父母可能并不像80后、90后那样对央视主持人“凯叔”仍有认知,会主动带着孩子使用他的产品。

在下一个十年,凯叔讲故事如何保持自己的品牌吸引力?

“毫无疑问随着公司的成长,品牌一定会成长。”王朝阳表示,团队接下来将有明显的、集中放量的商业动作。

凯叔讲故事明年将有两部动画片上映。在王朝阳看来:“届时应该有5亿、10亿播放量。这些都是将常年播放的动画片,本身就是一个带有品牌效应的‘行走的大盘’。再加上广告、媒体、画报等宣发,影响力会不断加大。”

正在制作的《凯叔·口袋神探》和《凯叔·神奇图书馆》两部动画片都是凯叔讲故事的原创IP。“除了凯叔个人的品牌影响力和号召力,未来我们会打造更多的原创虚拟IP。”邹烨同时表示:“视觉化的方式还是比较容易让人有认知度,所以目前我们在积极地推进绘本及视频的内容数量。”

至于未来,王朝阳表示凯叔讲故事的目标就是要成为国内“第一童年品牌”。

“我们现在还是偏文化端,或者说是偏内容端的。”王朝阳说,“但我个人觉得,我们将来会是孩子童年生活的一部分,未来大的愿景还是影响孩子们的童年记忆。”

融资电商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