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Q1财报的真实面:短期挫折的长期价值

美团Q1财报的真实面:短期挫折的长期价值
2020年05月28日 23:24 创业邦

原标题:美团Q1财报的真实面:短期挫折的长期价值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专栏作者资本侦探原创作品,作者李婷婷,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美团点评(以下简称美团)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三家市值破千亿美元的公司——在其发布了因疫情而业绩受挫的一季度财报之后。

图源雪球

前有遭遇挫折的一季度财报,后有股价大涨市值突破千亿美元大关,在部分人士看来,美团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显得有些反常。但细究美团财报,结合其市场地位、业务发展情况、战略布局后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对美团业绩的正面反馈,并不难理解。

首先需要解答的问题是,疫情究竟对美团造成了多大影响?简单来说:在营收和净利两个关键指标上,美团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挫。

根据美团5月25日发布的2020年Q1财报显示,受疫情影响,美团一季度在营收和净利两个数据指标上皆遭遇挫折,2020年第一季度:

美团实现营收167.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2.6%,环比下降40.5%。美团录得经营亏损17.2亿元,较2019年同期亏损幅度扩大31.6%,经营亏损率由-6.8%减至-10.2%。

考虑到一季度线下商业因疫情在很长时间内处于冰封状态的现实,美团的一季度财务表现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上一季财报中,美团已经对一季度的业绩作出预警:由于疫情的影响,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将会录得同比负值增长及经营亏损,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

从结果上来看,在疫情对线下餐饮、旅游业造成巨大冲击的背景下,美团一季度确实未能摆脱亏损。

而回到公司基本面和行业大背景下,抛开特定时期下的亏损数字,从长期来看,美团一季度遭遇的挫折在某种程度上反而会为美团反弹积蓄能量——这也是为何美团一季度转亏,但股价依然坚挺的重要原因。

在财报电话会议中,美团管理层反复强调“长期”二字,作为一家刚刚迈过十岁生日门槛的新晋互联网巨头,在过往发展中,美团展示了其对长期主义的坚持。虽然短期遭遇挫折,但长期发展依旧值得期待。

酒旅受挫,到家稳健

在疫情对餐饮、酒店等本地生活业务造成严重打击的大背景下,美团一季度表现疲软属意料之中。

在总收入方面,美团第一季度实现营收167.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降12.6%,较上季度环比下降40.5%。

各细分业务中,三大业务板块收入环比皆有下降,但新业务及其他分部收入下降幅度最小,且同比呈现上涨趋势,具体来看:

餐饮外卖业务一季度实现收入95亿元,同比下降11.4%。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一季度实现收入31亿元,同比下降31.1%。新业务及其他分部一季度实现收入42亿元,同比上涨4.9%。

整体来看,受疫情影响,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及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损失惨重,相比之下,包括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美团单车等在内的新业务及其他板块表现坚挺。

其中,餐饮外卖业务的外卖收入为86亿元,同比减少13.7%,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交易用户的购买频率下降,以及由临时佣金返还及豁免政策、订单组合的变化导致的变现率下降,但部分影响被平均订单价值同比增长14.4%所抵消。

美团一季度实现餐饮外卖交易笔数13.7亿笔,较2019年同期的16.6亿笔下降17.3%,较2019年第四季度的25.1亿笔环比下降45.1%。但相对交易笔数来说,交易金额跌幅较小,2020年一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715亿元,同比下降5.4%,环比下降36.2%。

交易笔数下降是疫情造成的短期挫折之一,但交易笔数与交易金额的跌幅差距体现出餐饮外卖单笔交易的金额上涨,这将是一个长期利好。

值得注意的是,餐饮外卖业务中包含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同比增长20.9%至人民币9.2亿元,这主要是因为,虽然疫情期间每位商家的广告支出减少,但活跃商家的数量增加。可以看出,外卖这一核心业务向营销侧转向的趋势仍在持续。

因疫情影响下餐厅堂食及酒旅业务都近乎停滞,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分部遭受到巨大打击,且相比其他业务来说恢复也较为缓慢。

新业务及其他是三个业务分部中唯一实现同比增长的分部。这主要由美团闪购及小额贷款业务收入增加所致,但网约车服务及B2B餐饮供应链服务收入因受疫情影响出现下滑。

从收入占比来看,一季度餐饮外卖业务收入占比为56.6%,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占比18.5%,新业务及其他占比为24.9%。

值得注意的是,在各项业务皆受疫情影响出现下滑的情况下,新业务及其他贡献了约1/4的总收入,且收入占比同比、环比皆有大幅度上涨:在2019年各个季度,新业务及其他收入占比分别为20.7%、20.3%、20.9%和21.6%。

疫情期间,新业务及其他分部反而迎来了发展机遇,这也使得美团收入结构进一步优化,三大业务占总营收比例差距减小。

交易用户及活跃商家方面,美团一季度数据与2019年第四季度基本持平,并未受到明显的疫情影响。从近一年数据看,美团的交易用户数及商家数表现稳定。

美团在一季度的交易用户数目为4.48亿,与2019年同期的4.12亿相比增长8.9%,但单季度净增两年中首次录得负值,交易用户数与2019年第四季度相比出现小幅度下滑;一季度的活跃商家数目为610万,较2019年同期的580万增长5.0%,较2019年第四季度的620万略有下降。

经营费用方面,美团一季度销售及营销费用为32亿元,同比减少13.5%,占总收入百分比也有19.3%下降至19.1%。这部分费用减少的原因是疫情期间交易量减少导致的餐饮外卖、酒店预订业务的补贴减少,以及折旧开支减少。

同时,美团一季度研发费用为23亿元,同比上涨15%,占收入百分比由10.6%上升至13.7%;一般及行政费用为11亿元,同比上涨10%,占收入百分比由5.3%增至6.4%,这两部分费用上涨的原因都主要是因为雇员福利开支。

美团一季度的经营费用率为39.2%,较去年同期的35.6%与上季度31.1%略有上涨。

盈利能力方面,一季度美团经调整净亏损为2.2亿元,但与2019年同期10亿元的亏损相比收窄79%,经调整净亏损率为1.3%。这是美团自2019年二季度以来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后,再次出现亏损。

营业利润方面,美团一季度营业亏损为17亿元,亏损金额同比扩大31.6%,营业亏损率由2019年同期的-6.8%下滑至-10.2%,受疫情影响明显。此前,美团已实现连续三个季度的营业利润为正,2019年第四季度实现的营业利润为14亿元,营业利润率为5.1%。

由于疫情仍在持续,并且对线下业态如旅游等仍在产生影响,美团对2020年接下来的业绩表现持谨慎态度,其在财报中表示,在2020年余下时间里,疫情将继续对其业务产生潜在影响。

深耕底座的长期价值

结合财报数据及电话会议透露的信息来看,疫情这一特殊时期内,美团遭遇了短期挫折,不同分部业务均有下滑。

拆开细项看,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下滑最为严重,同比下降超30%,环比下降超过50%。而新业务及其他分部下滑幅度相对较小,环比下降31.5%,同比出现4.9%的上涨。

疫情对美团造成的短期损失不可忽视,但从另一面来看,美团的价值也在疫情中得以凸显。

在线下商业几乎冰封的时期,美团外卖成为许多线下餐饮店的自救方式。

据中国烹饪协会的调研,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收损失达到100%,仅有5%的企业营收损失在7成以下。哪怕是西贝莜面村、海底捞这样的连锁餐饮龙头品牌,也面临着严峻考验:西贝莜面村创始人贾国龙曾公开表示公司账上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而经估算,海底捞每日亏损也一度达8000万。

疫情期间线下餐厅无人问津

在疫情最为严峻的时期,当线下堂食无法正常营业,从线上寻找新增量成为了绝大多数餐饮企业自救的方式,美团旗下的外卖及商户帮扶等是重要途径。

云海肴创始人赵晗曾介绍,疫情期间,营收停滞、复工前景不明,而每个月固定支出要将近5000万,在最困难的时候,云海肴接收到了美团针对商户的帮扶政策,拿到了优惠利率的1000万贷款——这一原本针对小微商家的帮扶策略在疫情期间向连锁商户做了突破——云海肴的燃眉之急得解。

同时,疫情让赵晗认识到了加速线上化的重要性,从更注重线下用餐体验的餐厅,转型为一家不管在任何场景都能提供云南美食的企业。这个过程中,外卖承担着重要角色。

采取类似策略的还有海底捞,其在2月15日恢复营业时,也同时将外送业务升级为“安心送”,支持“无接触配送”,靠外卖率先拉动营业额恢复。

外卖之外,深耕本地生活的美团在疫情期间也凸显了其流量价值。

以酒店业为例,由于目前会议类需求基本消失,酒店的经营重点转向以个人消费需求为主的客房、餐饮、外卖。在新的收益结构下,美团在C端的积累能为高星酒店在多渠道减压、提振营收方面提供重要支持。

从2月开始,洲际、希尔顿、香格里拉等五星级酒店的高端餐饮业务陆续出现在美团外卖上。在美团“安心出游节”启动后,1500余家酒店餐厅开放餐饮团购、代金券等产品的售卖,最受欢迎的高端酒店集团TOP 5为洲际、希尔顿、香格里拉、凯悦、山东蓝海酒店集团。

一季度疫情防控仍处紧张局面的时候,身着亮黄色衣服的外卖员反而成了街道上最忙碌的人群。在《时代周刊》发布的抗疫群像中,美团外卖骑手高治晓作为唯一的华人面孔登上封面,《时代周刊》如此评价:“如果没有这群在危险中挺身而出的外卖骑手,很多家庭会挨饿,病人也无法得到赖以生存的物资供给”。

外卖平台的社会价值可见一斑。

对于美团而言,疫情在让美团的价值得到凸显的同时,也让B端商户与C端消费者的理念与习惯都产生了改变,这给美团带来了短期阵痛,从长期来看却是利好。

经历了疫情挑战的线下商家,如今已经认识到提高抗风险能力的重要性,业务多元化、客源多元化都已经成为必须思考和处理的问题。比如对餐饮企业而言,提高线上业务比例已经成为了必选课题。

长期关注餐饮行业的晟道投资副总裁涂士尧曾对「资本侦探」表示,餐饮行业仍有不少提升空间,多数正餐起家的企业,前期主要聚焦堂食,线上业务起步晚、SKU不适配,线上业务营收占比大多不到20%。疫情会加速餐饮企业的线上业务优化速度,这有助于业态更加多元,当出现系统性风险时,会有更多渠道去变现,现在发力线上还为时未晚。

在这种情况下,美团之于线上业态的价值会尤为凸显。

从实际情况来看,第一季度,许多以往并未提供或提供非常有限度外卖服务的高级餐厅、高评价餐厅、连锁餐厅、黑珍珠餐厅及五星级酒店餐厅开始上线外卖业务,作为疫情下营运业务的主要手段。这进一步增加了美团平台上 的高质量供给。

长远来看,高品质餐厅的参与增加了美团平台上的高质量供给,同时中小型独立餐饮商家加强了对外卖服务的重视。把本地服务搬上互联网成为趋势,美团外卖业务之于餐饮企业的基础设施地位得到强化。

而在需求端,疫情导致到家业务需求爆发,大众对生鲜电商的需求急剧增长,到家业务迎来发展契机。对美团而言,除了渗透率已经很高的外卖之外,美团买菜、美团闪购等业务迎来加速发展期,这正是美团业务板块中新业务及其他收入同比不降反增的重要原因。

从长期来看,在疫情契机下,消费者有机会意识到美团的及时配送服务除购买餐点之外,在购买其他物品时也有便利性,美团得以用较低的营销成本培养起了用户的消费习惯。

在大众消费习惯层面,外卖成为了疫情之下众多家庭的消费选择,是众多家庭获取一日三餐的重要甚至唯一途径。从结果上看,家庭对于正餐的外卖需求增多。

同时,更多品牌商家在特殊时期入驻平台,美团平台上更多元的高品质外卖供给,使得用户对于高品质餐厅的偏好加深,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每笔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14.4%。

综合而言,疫情让B端商家的风险意识和C端消费者的消费行为都发生了变化:

商家侧,在餐饮用户向线上转移、堂食恢复缓慢的情况下,商家为增加收入将通过外卖平台发展业务,这将为美团带来更多活跃商家。用户侧,大众对于生鲜电商的需求爆发式增长,以及大众消费习惯明显改变,可以帮助美团培养新用户并完成非餐业务的外卖配送端的市场教育,有利于外卖渗透率的提升。

因此,整体来看,疫情带来的短期挫折实际为美团积累了长期发展的更肥沃土壤。

在本次财报电话会议中,王兴提到,“我们本身是一家以长期为主的一家企业,你也说了我们今年是十周年,我们认为我们在过去十年当中餐饮外卖业务已经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会进一步投资技术,来实现我们的使命......创新应该更多的是来自于数字化,更多的创新是应该来自于让线下的企业走到线上。”

从更长远的行业发展来看,线上化、数字化是美团等所有生活服务平台必然的未来方向,疫情的发生,只是加速了这一过程。长期深耕行业底座的美团,随着“土壤”更加肥沃,也会迎来更有想象的生长空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