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宿业现状:小业主被“劝退” 携程、爱彼迎忙自救

住宿业现状:小业主被“劝退” 携程、爱彼迎忙自救
2020年04月03日 13:34 《财经》杂志

  原标题:住宿业“众生相”:小企业主被“劝退”,携程、爱彼迎等艰难自救,何时才能回暖?  

  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外蔓延,住宿业是受到最大波及的行业之一。不少短租民宿房东告诉《财经》新媒体,他们的房源自1月末、2月初起空置至今,“每月的损失达到数万元”。因为收入骤减,有人甚至转型当起了微商,“客栈生意不好,总要开辟点其他赚钱的途径”。

  事实上,不仅中小企业生意停滞,就连“家大业大”的龙头企业们,也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据美国CNBC报道,因住宿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Airbnb(爱彼迎)准备停止招聘新人、暂停市场营销,爱彼迎的创始人决定暂不领工资,公司高管未来六个月将只拿一半工资。

  3月9日,携程CEO孙洁也发布内部信称:从当月开始,她和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将拿“0薪”,公司高管层也自愿降薪至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梁建章承认,今年或将是携程“亏得最多的一年,或者至少一个季度”。

  不过,尽管疫情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住宿业依旧“危”中有“机”。在3月28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税务总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王世宇表示,国家已出台四批税费优惠政策以支持生活服务类企业发展。“生活服务业在一定时期内取得的收入将免征增值税;餐饮、住宿等受疫情严重影响的困难行业,亏损年限也由5年延长到了8年。”

  随着国内疫情渐渐走入尾声,不少民众也纷纷表示:“宅得太久了,需要出去走走”。住宿业是否会在“后疫情时代”迎来“报复性增长”?整个旅游大板块又会于何时才能回暖?

  85%住宿从业者为个体工商户

  疫情“劝退”过半准从业者

  在近日发布的《新冠疫情对中国住宿行业的影响与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中国饭店协会调研了全国 28 个省(区、市)的 600 余家住宿业企业。2020年1-2月期间,74.29%的酒店和民宿选择了直接闭店,平均闭店天数达到27天,民宿的入住率平均同比降幅为70.30%。《报告》预计,全年住宿行业营收将同比下滑 24%,共计损失在 1300 亿元左右。

  这里面,中小企业是绝对的主力军。据天眼查显示,全国共有超80万家住宿业企业,且超过85%都是个体工商户,风险抵御能力偏弱。从注册时间和资本量来看,我国超过一半的住宿公司都成立于5年以内,接近90%的住宿公司注册资本都在100万以内。

  在地域方面,山东省以接近5.8万的企业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占比7.12%。云南省和四川省作为常年在我国热门旅游目的地排行榜上“霸榜”的两个省份,在住宿企业数量上也位居前列,分居第二和第三位。

  更值得一提的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劝退”了不少本来打算进入住宿行业的准从业者。据天眼查,2020年2月1日-3月30日,我国共成立了5,255家住宿业企业,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12,626家。换句话说,疫情让近两个月新增的住宿企业减少了58.38%。

  疫情之下,曾被捧为资本风口的共享住宿市场陷入“一场噩梦”,许多经营者也在疫情冲击下无奈撤退。

  不少短租民宿房东告诉《财经》新媒体,他们的房源自1月末、2月初起空置至今,有人“每月的损失达到数万元”。因为收入骤减,有房东甚至转型当起了微商,在朋友圈售卖辣条、螺蛳粉、小龙虾等零食,“客栈生意不好,总要开辟点其他赚钱的途径”。

  在一个“民宿房东互助交流群”中,记者看到,2月的时候,大家还在彼此鼓励,询问经营近况。但到了3月中下旬,群内出现更多的就变成了“民宿转让广告”。不少房东直言:“两个多月没有生意,现金流已经非常吃紧,只好忍痛转让出去。”

  诸葛找房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住宿市场周期性较强,然而在疫情影响下,全民“战役”和假期延长,返乡潮也延后甚至褪去。随着人口流动减少,住宿需求减少,为快速出租房屋,房东或采取降价跑量的方式。从短期来看,市场租金上升动力不足,量价齐跌是大概率事件。在收入骤减的情况下,经营者或机构还要面临房屋租金成本和人员支出成本,资金压力确实是个巨大的考验。

  该报告建议,疫情期间,住宿从业者更要花时间做好企业决策,可借鉴开发商线上宣传、做好网络推广,或寻找第三方平台加强房源宣传,等疫情褪去后,要加快出租和预订效率。

  携程、爱彼迎相继给高管降薪

  花式自救效果待考

  “疫情爆发后,电话呼入量增长了一、二十倍,上亿人次退订,携程的垫资已超过10亿量级。”此前,携程CEO孙洁在接受采访时这样透露。

  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也坦承,这是携程成立以来“亏得最多的一年,或者至少一个季度”。“最差时,国内订单80%的损失是有的;现在慢慢恢复了一些,国内势头相对较健康,但国际订单看样子短期很难恢复。”

  3月9日,携程CEO孙洁发布内部信称:从当月开始,她和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将拿“0薪”,公司高管层也自愿降薪至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近日又有消息称,携程下发通知安排员工“上三休二轮休上班”,并且要签订待岗工作协议。

  不过,携程方面就“员工待岗”一事回复《财经》新媒体称:“网传政策不代表携程全员人力资源政策。”据其表示,受疫情影响,确实部分业务目前处于停滞状态。“对于业务量减少严重的部门来说,全员全日工作制已不合时宜,这些部门采取与实际工作量相匹配的轮岗轮休工作模式,也与员工通过协商的方式征询意见,并非强制执行。”

  3月20日,携程战略投资、成立仅一年的无疆酒店宣布关闭。无疆酒店称,已暂停公司一切工作,并将于2020年4月30日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无疆酒店关闭,是否会影响携程未来在酒店行业的投资策略?《财经》新媒体就此询问携程方面,但对方对此无回应。

  在大洋彼岸另一边的爱彼迎,也传出了降薪和缩减开支的消息。 据美国CNBC报道,因住宿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爱彼迎准备停止招聘新人、暂停市场营销,爱彼迎的创始人决定暂不领工资,公司高管未来六个月将只拿一半工资。

  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以上两家企业纷纷开启了“花式自救”。据外媒报道,爱彼迎于三月下旬与银行家们举行了一场电话会议,讨论延长现有的10亿美元债务融资安排事宜。

  爱彼迎中国则告诉《财经》新媒体,他们已投入7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专项基金,以扶持房东及社区。作为共享民宿企业,爱彼迎的房源严重依赖于民间的大量“房东”。为了吸引这一部分人群,爱彼迎不惜修改支付条例,开展上线房源预售预付活动。“如果房客在4月15日预订了房东6月20日-22日的房源,往常情况下房东至少要在6月21日才能收款。而在预售预付活动下,房东在4月18日就能收到房款的50%。”

  为刺激市场回暖,携程也联合众多国内外酒店品牌和目的地景区,发布了一份“旅游复兴V计划”。携程方面称,将联合目的地政府共同投入10亿元的复苏基金。

  更出人意料的是,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化身“带货主播”,频频现身直播间为旗下酒店业务“摇旗呐喊”。3月23日,梁建章现身海南省三亚市,并在1小时内卖掉了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3月26日,梁建章又来到贵州西江千户苗寨继续推销“心水”的酒店;4月3日晚,梁建章在浙江省湖州市开启了第三场直播,甚至不惜画眉、穿古装打扮成“许仙”的模样,让不少网友惊呼“也太拼了,确实感受到酒店业有多难了”……

图片来源:直播截图图片来源:直播截图

  尽管开始了艰难的自救,但这些企业到底多久能从疫情影响中重新“站起来”,还是个未知数。对爱彼迎来说,计划中的“上市”或将搁浅。去年9月,爱彼迎方面曾宣布,计划在2020年上市。前几日,爱彼迎中国区总裁彭韬也曾公开表示,公司维持2020年上市的计划没有改变。但不少券商界人士都认为,在目前情况下,爱彼迎的当务之急是应对“业绩下滑”,上市计划恐生变数。

  携程虽在直播中收获千万订单,但和其损失相比,这一销量恐怕只是“杯水车薪”。梁建章自己也在直播中透露,疫情期间携程面临几百亿金额的退票订单,原本估算将对携程造成几十亿的损失。“在合作伙伴的支持下,目前亏损规模在10亿元左右。但疫情还在持续蔓延,携程的国际业务也受到了影响,亏损规模或许还会持续扩大。”

  3月19日,携程在公布2019年全年财报的同时,也对2020年的业绩预期做了指引:预计2020年Q1运营亏损为17.5亿到18.5亿元,净营业收入同比下跌45%至50%。

  政策东风已至,旅游住宿业何时回暖?

  机构看法不一

  尽管受到疫情的重大影响,但住宿业依旧“危”中有“机”。

  在3月28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税务总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王世宇表示,国家已出台四批税费优惠政策,其中有相当多的政策都是支持小店发展的。对于住宿、餐饮等生活服务业,国家已经明确:

  “生活服务业在一定时期内取得的收入将免征增值税;住宿、餐饮等受疫情严重影响的困难行业,亏损年限由5年延长到8年,也就是将其亏损的结转年限延长了3年。”

  各地方政府也在不遗余力地扶持住宿餐饮业走向复苏。“旅游大省”云南在3月36日发布《关于支持住宿餐饮业复工营业加快发展12条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建议通过优惠、担保、补贴等方式支持住宿餐饮企业降低成本压力,尽快复业。

  《意见》提出,建议减少或免除大型商业建筑、商场、步行街和其他城市商业综合体的餐饮和住宿租金,对年主营业务收入在200万元以上、营业额在全省排名前100位的住宿餐饮企业,如果在今年一年内获得新的银行贷款复业,可享受实际贷款利率50%的优惠。

  不过,对于住宿业到底何时能回暖,机构的看法并不一致。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贺燕青认为,国内游正在逐步复苏,五一假期或有良好表现。其指出,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15 项发现和待启动的旅行:国人疫情后旅游意愿调查报告》,我国居民上半年及全年的旅游意愿都比较高,预计从五一假期开始出现旅游高峰;有近一半(43%)被调查者表示,如果疫情能够得到控制,会选择在2020年3月至6月旅游。

  爱彼迎方面也告诉《财经》新媒体,其内部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的境内游房源搜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5倍,今年暑期境内游房源的搜索量也高于同期。

  但融慧证券分析称,从需求、时间以及经济这三点构成旅游的硬性条件来看,即使疫情结束,旅游业也很难会出现“报复性增长”。“疫情后消费需求的恢复,将首先出现在基础的衣食住行领域,旅游这一满足精神享受的需求将不会很快上升。”

  据其认为,在疫情停工停业期间,大多数企业、个人都是“只花钱不挣钱”,而旅游尤其是长途旅游,却不像出门吃顿饭一样,花几十、几百元就能满足。“当企业需要恢复生产、社会需要恢复活力、个人需要经济来源时,大家恐怕更愿意花更多时间在工作上来保证收入,而不会贸然投入大笔资金去满足非刚需的精神享受需求。”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也预计,即使未来几个季度中国市场的业务量会有所回升,但只要全球旅游市场受影响仍处于低迷状态,携程等大型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增长就会受到抑制。“考虑到冠状病毒的传染性,在恢复到以往水平之前,全球旅行可能会在几个季度内保持低水平。”

  携程方面向《财经》新媒体表示,据其预判,疫情何时能结束可能要到12个月以后来看。“如全球成功控制住疫情或特效药出现,我们可能就在一年之内,或最多18个月内恢复到正常水平。但也有可能出现最坏的情况——即没有疫苗、疫情也在不断反复,那样的话,旅游行业尤其是国际旅游行业将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需要指出的是,旅游业一向被视为“弹性甚强”的行业。作为高度环境敏感型行业,旅游业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但却也“韧性十足”。据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数据,旅游业从大型危机事件的恢复时间在过去二十年中逐渐缩短,平均恢复时间从2001年的26个月减少到2018年的10个月。

  光大证券建议,疫情导致的旅游业寒冬下,企业发展的关键在于“自身决策”——企业仍需坚持“增收节支、苦练内功”为主线,加强业务创新,提升企业效能和应急能力,加强现金流管理,为疫情结束后的反弹做好准备。

  中国旅游协会旅游教育分会会长、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创院院长保继刚认为,新冠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超过了非典,恢复时间大体需要1年左右,但一场危机阻挡不住旅游业发展的步伐。

  “当前很多观点片面夸大了旅游业的损失,‘报复性增长’也是个伪概念,”保继刚说。“跟现在比,未来行业一定会有‘报复性增长’,因为现在是零;但是若跟去年相比,那就不一定了,而且两位数的增长就能算是‘报复性的增长’吗?”在他看来,广大从业者要重新认识到旅游业的脆弱性,反思当前“投资过重”的发展方式,把促进旅游业恢复活力的重点放在提供更好的公共管理服务水平上。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