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科研人争分夺秒

战疫,科研人争分夺秒
2020年02月22日 04:23 光明日报

原标题:战疫,科研人争分夺秒

1月27日,在天津金匙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科研人员进行试剂分装。该公司生产针对新冠肺炎的检测试剂盒,助力疫情防控和救治工作。新华社记者 马平摄

【来自国新办新闻发布会的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的趋势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在2月2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月18日起,全国新增的治愈出院病例数快速增加,已连续三天超过新增确诊病例数,30个省份新增的出院病例数大于或等于新增确诊病例数,“这充分释放了疫情好转的信号”。

    这是全国各界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科技创新也在发挥作用。自1月20日我国组建科研攻关组以来,已经过去1个月。“1个月对于科学研究来说很短暂,但对于和疾病斗争的患者来说非常漫长。”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在会上说,全国科技界正争分夺秒,不断拿出切实有效的科研成果,为国家分忧,为人民解难。

三个药已纳入诊疗方案

    科研攻关,具体要攻什么?

    徐南平介绍,科研攻关组建立后,确定了病原学和流行病学、检测技术和产品、药物和临床救治、疫苗研发、动物模型构建等五大主攻方向。而且,全国科研一盘棋,发挥中国科学院、军事科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疾控中心等主体研究力量的作用,广泛动员全国高校、院所和企业参与,与一线医疗机构紧密互动。

    “科研攻关组按照‘战时管理’,设立专班,挂图作战,责任到人,争分夺秒,全速推进药物筛选、疫苗研发等任务的实施。”徐南平说。

    目前,科研攻关取得积极进展:在病原学和流行病学方面,第一时间分离鉴定出病毒毒株并向世界卫生组织共享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为诊断技术的快速推进和药物、疫苗研发奠定基础;持续深化病毒传播途径研究,为防控策略的优化提供科技支撑。在检测试剂研发方面,在疫情之初迅速推进完成核酸诊断产品开发的基础上,加快推进灵敏度高、操作便捷的快速检测产品开发。在动物模型方面,完成了小鼠、猴感染新冠病毒的动物模型构建,为药物筛选、疫苗研发以及病毒传播机制的研究提供支撑。在疫苗研发方面,多路线部署并行推进,疫苗研制基本与国外同步。

    在药物和临床救治方面,推进“三药三方案”研究。“有三个药已经纳入诊疗方案。”徐南平说,第一个是中医药,中医药在阻断轻型患者向重型患者发展方面取得积极成效,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纳入第三版诊疗方案,并在后面几版不断完善;第二个是磷酸氯喹,用于轻型、普通型患者的抗病毒治疗,已纳入第六版诊疗方案;第三个是针对重型患者治疗采用的恢复期血浆治疗,已纳入第五版诊疗方案,第六版进一步明确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

还有三个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

    在科研攻关中,药物研发备受关注,每一次药物筛选和临床试验动态,都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新药的研发一般耗时耗力,非短时间内可以完成。“这次时间非常紧迫,我们从一些老药中进行筛选。”徐南平说。

    所谓老药,是指已经上市的或者正在临床研究的药物。因此,此次药物研发工作基本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药物的初选,专家学者根据经验和现代药物涉及的理论方法,筛选可能对新冠肺炎有效的药物;第二阶段是对这些选出来的药物进行体外抗病毒实验,确定药物是否在体外对病毒有抑制作用;第三阶段是对体外实验效果比较好的药物进行小规模的临床研究,进一步验证药物的安全性、有效性;第四阶段是如果小规模临床研究表现比较好,就组织开展较大规模临床试验,进一步确认有效性。最终,第五阶段是对临床试验取得较好效果的药物,通过一定的程序向治疗组推荐进入诊疗方案。

    作为一款老药,磷酸氯喹正是经过上述五个阶段才最终进入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的。徐南平透露,除了磷酸氯喹等“三药三方案”,目前还有三个药物正处在临床试验阶段:法匹拉韦、干细胞治疗、瑞德西韦。

    法匹拉韦在深圳做了80例对照试验,目前观察效果不错。专家建议再进一步扩大试验,考察患者的治疗效果。干细胞治疗现在已经有4例接受治疗的重型患者出院,将进一步扩大临床试验。

    瑞德西韦的体外实验显示,其对新冠病毒有很好的抑制作用,武汉有10家医院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其中,重型和危重型患者入组超过200例,轻型和普通型患者超过30例。“效果好的话,在人民利益第一的前提下,我们会和吉利德(瑞德西韦研发企业)一起找到合适的药物供给方法。”徐南平说,他们一直和吉利德公司保持着良好沟通。

疫苗最快4月进入临床试验

    疫苗是预防传染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我国消灭天花、脊髓灰质炎等传染病,主要靠的就是疫苗。对于新冠肺炎,疫苗同样让人充满期待。

    不过,疫苗的研发也和新药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研发疫苗首先需要设计并且确定它的有效成分,比如选取适合做疫苗的病毒毒种。并不是所有的毒株都适合做疫苗,要选到一个合适的病毒毒株,或者是选取病毒里面能够制造疫苗的关键蛋白、基因序列,进而进行生产工艺的建立和质量控制,完成一系列的试验,包括疫苗在动物模型上的有效性评价、安全性评价,以获得足够的数据来支持进一步申请开展临床试验。”曾益新说。

    我国协调各方力量组成疫苗攻关团队,5条技术路线同步开展疫苗研发:灭活疫苗、重组基因工程疫苗、核酸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同时,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启动了应急审批工作机制,特别组织了专家团队,逐一对接攻关团队,助力疫苗研发提高效率。

    目前,有部分项目已经进入动物试验阶段。曾益新做了一个比喻:“如果把疫苗的研发比喻成建造一栋楼,现在我们的进度可以说地基已经打好了,楼体也已经冒出地面,我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一层一层往上建,然后再进入装修阶段。”

    “在确保安全有效可及的前提下,估计最快在今年4到5月份,可以有部分疫苗进入临床试验,或者是在特定的条件下,争取进入应急使用。”他说。

    国家药监局副局长陈时飞表示,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对于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药品和疫苗,国家药监局将会争分夺秒完成技术审评,第一时间批准这些安全有效的药品和疫苗用于抗击新冠肺炎。

(本报北京2月21日电 本报记者 陈海波)

疫情新冠肺炎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