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过会?

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过会?
2020年01月14日 22:47 国际金融报

原标题: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过会?

1月16日,深圳中天精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天精装”)将要上会。

这是中天精装第二次“闯关”中小板。此前在2017年11月的发审会上,发审委员对公司有诸多疑虑,并未对其放行。

而此次上会,中天精装的两家劳务分包公司也是有“故事”的公司。中天精装是否会遭遇内外交困,除了自身问题,再受到劳务分包公司的牵连?

被否后,万丰资产赚钱“离场”

申报稿显示,中天精装是精装修服务提供商,主要为国内大型房地产商等提供批量精装修服务,具体业务包括建筑装饰工程施工、建筑装饰工程设计等方面,公司在精装修领域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从股权结构来看,中天精装的实控人为乔荣健,其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中天精装59.52%的表决权。

2016年12月,中天精装报送首份中小板IPO申报稿,并于2017年11月6日更新申报稿。同月,中天精装于21日上会,但被发审委否决。

彼时,发审委主要质疑中天精装五个方面:

其一,中天精装股东万丰资产(持有中天精装4.89%的股份)的唯一股东为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万科地产员工代表大会对该中心的宗旨及理事会人选有最终决定权。而万科地产为中天精装重要客户,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相关交易是否属于关联交易。

(彼时发审委询问摘要,数据来源:证监会)

其二,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员工数量和成本低于同行业,设计研究人员、销售人员人数较少,研发支出低且逐年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

其三,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约50%,按账龄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

其四,2014年第一大合作劳务外包公司佳飞劳务因转型与中天精装暂停合作,佳飞劳务转型的具体原因。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劳务外包方式降低成本的情形。另外,劳务外包公司税收等法规的遵循情况,是否存在因劳务外包公司运行不规范导致中天精装产生相关合作风险。

其五,接受客户以房产抵工程款,合计入账金额逾亿元,其中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上述问题导致中天精装未能成功上市,中天精装被否决后,问询中提到的万丰资产便于2017年12月26日将持有的中天精装股份全部转让。万丰资产转让股份的价格为7215万元,相较两年前增资的价格赚了1895万元。

之后,中天精装于2019年3月再次报送中小板IPO申报稿,并于2019年12月更新申报信息。

申报稿显示,中天精装在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其与万科地产之间的交易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在波动中呈现整体下降的趋势,分别为46.39%、39.54%、24.76%、29.5%。

(来自万科地产的收入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最大劳务分包公司曾违法违规

在此背景下,中天精装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亿元、9.39亿元、13.63亿元、8.9亿元(半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5亿元、0.8亿元、1亿元、0.8亿元(半年)。

从主营业务成本来看,中天精装报告期内最大的成本是劳务分包成本,其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46.87%、45.04%、45.92%、42.15%,始终超过四成。

(中天精装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需要指出的是,中天精装2016年至2018年最主要的劳务分包公司是深圳市中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劳务”),其报告期内占据了劳务分包成本的50.3%、62.35%、44.13%、24.07%。

(劳务分包公司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IPO日报发现,在中天精装申报稿外,中泰劳务是一家“故事精彩”的公司。

深圳市龙华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2018年6月17日01时32分许,位于龙华区龙华街道共和新村A区,工人张传岗在进行停车场地面硬化作业时,发生触电事故,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而中泰劳务正是工程劳务分包单位,工程承包单位则是深圳市丰冠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丰冠建设”)。

事故发生后,丰冠建设、中泰劳务与张传岗家属达成赔偿协议,由丰冠建设和中泰劳务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123.5万元。

事故的调查报告显示,事故的直接原因包括现场临时照明线路敷设不规范,存在线缆沿地面明设、照明灯具金属外壳与PE线未连接、照明线路未设置开关箱及无剩余电流保护动作装置等安全隐患。

间接原因则包括中泰劳务对施工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未严格落实施工单位安全管理制度。比如在责任电工请假不在岗期间,未及时安排具备相应执业资格的人员做好施工现场的用电管理;对工地班组长的安全教育和管理不到位,李某在未取得低压电工操作证的情况下,违规采用地面明设的方式敷设施工现场临时照明用电线路;对新进员工安全教育和管理不到位,致使该工人未经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对作业现场安全认识不足就进入现场作业。

(事故原因分析摘要,数据来源:深圳市龙华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官网)

另外,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3月16日,木工朱太安在工地上工作时被射钉枪击伤右眼,随后被送往长沙爱尔眼科医院救治。经诊断为:1、右眼巩膜穿通伤;2、右眼玻璃体积血;3、右眼视网膜裂孔;4、右眼外伤性白内障。法院查明,朱太安系中泰劳务承包的长沙市岳麓区卓越浅水湾二期126户型、105户型样板房工地上的木工。

随后,朱太安开始维权之路,并于2017年7月27日获得当地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对此,中泰劳务连续两次进行上诉。2018年10月的二审行政判决书判决,中泰劳务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所承包的工程劳务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对于相关事故应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裁判文书摘要,数据来源:裁判文书网)

重要劳务分包公司被限制消费

中天精装另一家重要的劳务分包公司深圳市川金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川金劳务”)在申报稿外的“故事”也不少。

川金劳务在2016年和2017年为中天精装第二大劳务分包公司,其在报告期内占劳务分包成本的比例分别为48.39%、26.19%、6.91%、11.94%。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川金劳务在2019年10月至2019年12月期间共有三次被执行记录。

(被执行摘要,数据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另外,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2019年12月5日发布的限制消费令显示,川金劳务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因此对川金劳务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川金劳务及其实控人王小强不得实施一些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比如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等。

不过,截至2020年1月14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未显示川金劳务为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消费主体。

(限制消费令摘要,数据来源: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

对于劳务分包公司是否存在重大缺陷,以及此前发审委询问的劳务外包公司税收等法规的遵循情况,是否存在因劳务外包公司运行不规范导致中天精装产生相关合作风险等问题,IPO日报向中天精装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

过会IPO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