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看剑当书写已成往事

■情人看剑当书写已成往事
2019年12月16日 00:45 新闻晨报

原标题:■情人看剑当书写已成往事

长凤新

年底去各种影视创投会旁听,听不同人讲述不同的创意故事,当一个编剧讲到一个独居老人给远在异乡的民工朋友不停写信时,现场有评委对此提出了质疑,不仅因为信件内容太过文绉绉,不太像流离动荡的人物口吻,连带这种交流方式本身都显得可疑。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创作者的传声筒。

去年的电影《你好,之华》之所以难以重现前作《情书》的巨大回响,部分原因也是源自类似问题:时至今日,男女主角还在靠着鸿雁传书的缓慢节奏接近彼此,连文艺观众都吃不消这套了,只觉得不可信——此前在《北京遇上西雅图》系列里,用电子邮件写情书,已经显得古典老派到矫情;在电影《大约在冬季》里,少女文淇翻检上一辈的往来书信,抖落的则是满地尘埃,那是不可再追的前尘往事,是怀旧主题必不可少的道具。如今把文字写在信笺纸上,美则美矣,倒更像一种行为艺术,至于情侣们在墙壁上、在书桌上、在某棵树上刻下字迹,更是一种爱的仪式。

不是说写信的方式改变了,问题更在于:今天在诉诸视觉影像的创作里,那些款款情深的文字,该以怎样的体面方式来呈现?时代已经进步到电脑打字,这也是作家唐诺在《文字的故事》里说的,笔画的繁简多寡失去了意义。当然,更有很多文字死亡了,概念上并非完全看不懂它们,只是因为它们失去了效能,不再活络于我们的口语书写之中。当书写已成往事,文字未必就成了符号森林当中的断井颓垣,或者如同张艺谋电影里的水墨纹理,纯为审美装饰而存在,假如它们会说话,还是会于无声处泄露天机。

网络时代的文字,依然可以是心路轨迹的物化呈现,甚至因此成为破案线索。据说被王家卫买了版权的推理小说《网内人》里,对于电脑上的文字如何留下笔迹,就有一番论述。如你所知,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打字习惯,比如“学院派”连写恐吓信都会正经八百地写上抬头称谓与署名,用通讯软件发送信息会老老实实打上全角标点符号,省略号会写足六点……以为网络帖文不会留下真实笔迹,大部分人往往不去留意这些细节。其实在电影《无问西东》里,章子怡写的匿名批评信,看似天衣无缝,就是因为习惯性的标点符号用法,最终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

最近的一例,则是网络曝光的自杀女大学生包某和牟姓男友的聊天记录,每条记录寥寥数字,精简果断如短兵相接,假如拍成电影,隔着银幕都会让人在冰冷的语词密林之间看到两个字:无情。

情书无问西东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