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的雄心:阿美IPO能推动沙特改革开放吗?

王子的雄心:阿美IPO能推动沙特改革开放吗?
2019年12月14日 18:59 《财经》杂志

原标题:王子的雄心:阿美IPO能推动沙特改革开放吗?

阿美IPO是王储萨勒曼在2016年提出的,它是“沙特2030年愿景”(Saudi Vision 2030 )社会经济改革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愿景致力于减少该国对石油的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

图/视觉中国

12月11日,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以下简称“阿美”)上市,成为全球资本市场有史以来发行规模最大IPO。阿美股票在首日交易中涨停10%,市值达到1.88万亿美元,超越苹果公司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12月12日,沙特阿美盘前股价涨至38.7里亚尔/股(约合10.32美元/股),市值达2万亿美元,成为全球首个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上市公司,与巴西GDP规模相差无几。阿美上市也使沙特证券交易所市场规模增加370%,成为世界第七大股票市场,超过加拿大、德国和印度。

阿美上市融资是沙特王储萨勒曼力推的经济改革战略核心内容之一,也被视为沙特改革开放示范工程。沙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保守的国家之一,阿美上市让沙特成为海湾国家的先行者,公开其最大也是最赚钱的国有石油公司,让外界得以窥探其内部,并最终入股这个王冠上的明珠。

阿美IPO是王储萨勒曼在2016年提出的,它是“沙特2030年愿景”(Saudi Vision 2030 )社会经济改革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愿景致力于减少该国对石油的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摆脱石油依赖是沙特的夙愿,2014年油价断崖式下跌迫使沙特重新考虑自己的财政状况。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度警告,如果油价继续保持低位,包括沙特在内的一些海湾国家可能在5年内耗尽资金。油价低迷带来的钱袋子缩水促使沙特削减补贴、开征销售税等,并直接推动 “2030愿景”和“国家转型计划”出台。

实现改革需要大量资金,然而沙特财政赤字高企,正因如此,萨勒曼王储希望通过阿美上市募股筹措改革所需的资金。阿美IPO所获得大部分收益将流入公共投资基金,根据2030愿景蓝图,阿美在股市融得的资金将用于新能源和非能源产业开发,包括利用得天独厚的沙漠资源开发太阳能。

“阿美IPO会增强外界对沙特社会经济改革的信心,提振市场,会对改革带来实质性支持,募集到资金,缓解财政压力,为下一步在国际市场上市做准备。另一方面,虽然阿美上市热度高,但只是整体改革一部分,公司会取得成功,但不一定能带动国家经济整体取得成功。”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财经》记者表示。

阿美成功上市为沙特改革注入动力的同时也难以掩盖其所面临的一些困境与挑战。萨勒曼王储正在进行的改革无论从规模还是颠覆性来说都是沙特建立现代国家近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这个计划带来巨大期待的同时也引发怀疑,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事件更是加深了外界对沙特的负面印象。

自2016年以来,沙特政府推出一系列去石油化和优化投资经商环境的改革措施,这其中最具政治敏感性的举措莫过于削减能源和燃料补贴,以减轻财政负担。不久前,政府还签署通过有关破产、外资所有权和抵押贷款的新法律。为了释放劳动力市场的活力,沙特解除了一些对女性工作和出行的限制,使女性就业人数明显增加,尤其是在购物中心,沙特统计总局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劳动力市场数据显示,女性参与率上升至23.2%。

沙特政府最寄予厚望的就是旅游立国政策,今年9月宣布对海外游客开放旅游签证是改革的重磅组成部分。开放旅游成了沙特国策,目标明确,到2030年国内外旅游观光人次达到1亿,旅游业新增一百万工作岗位。沙特还希望吸引海外资金进入旅游业,到2030年,把旅游业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从3%提高到10%。

对于沙特的改革成效,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表示,沙特财政政策在2019年更具扩张性,促进非石油领域发展。IMF在《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曾预测,沙特经济增速在2020年将加快至2.1%。

虽然上述这些改革措施正逐步扭转经济放缓的势头,但沙特仍面临诸多挑战,其中就包括吸引外资的能力,这是萨勒曼王储最关注的领域之一。虽然沙特在2018年吸引直接外国投资达32亿美元,比2017年的14亿美元上涨128%,但远低于历史平均数以及2016年的74亿美元。另一方面,联合国数据显示,沙特对外投资额则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增长两倍,达到212亿美元,这反映出沙特的公共投资基金、主权财富基金以及私人投资者将资金转移到海外。

“吸引外资对于沙特改革很重要,沙特产业不齐全制约多元化转型,亟需外资支持,要有相应政策和设施吸引外资,然而外资对进入沙特市场仍有疑虑。” 邹志强说,海外投资者对阿美上市的兴趣低于预期也折射出这种疑虑心态。

相比推进一些轻度社会改革措施的立竿见影,如何创造就业和激活劳动力市场则是沙特政府面临的老大难,去年失业率曾一度飙升至12.9%,虽然今年有所缓解,在第二季度降至12.3%,但距离改革目标仍相差甚远,因为沙特制定国家转型计划时曾构想,在2020年前,失业率要从11.6%削减到9%,并创造超过450000个私营部门就业机会和增加非石油收入,沙特后来不得不修正这一目标。

一方面是高企的失业率,另一方面,沙特又大量依赖外国劳工,有超过1000万外国人在沙特工作。为了给本国公民释放就业空间,在过去的两年里,沙特政府对外国工人征收家庭居住税并对他们所在的企业征收额外税收,这导致近百万外国工人离境,严重削弱了依赖廉价外国劳动力的私营企业。

除了劳工问题,公共部门支出居高不下也困扰着沙特。“国家转型计划”曾构想将公共部门工资支出从45%降到40%。今年沙特公共部门工资已上升至全部政府支出的一半,而明年的预算赤字预计将达到498亿美元,这比阿美IPO收入还多。

如何解决僵化的劳动力市场和不堪重负的公共支出,提升沙特私营部门能力是重要解决方案,因为沙特政府自上而下主导改革的同时也需要自下而上的呼应。虽然沙特政府希望私企部门能够发挥更多作用,但邹志强指出,沙特私营部门能力有限,因为沙特经济长期由公共部门主导,私营部门无能力在短时期内实现自主发展。

为了提升私营部门能力,沙特政府在2020年预算中包括了私营部门刺激计划。沙特财长穆罕默德·阿尔-贾丹(Mohammed al-Jadaan)指出,今年第二季度非石油私营部门GDP增长率为3.4%。沙特政府将继续致力于在2030年愿景目标框架下,增强私营部门在经济、创造就业和投资多元化中的作用。

除了刺激计划,沙特政府还简化官僚体系和规章制度,增加透明度为私营部门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使私企部门独立发展。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年经商环境报告》指出,沙特在2019年改善了商业环境,排名上升30位,至第62位。300项改革计划中,已完成62%,其中包括新的政府招标和采购法、新的商业法庭、新的竞争法和计划中的公私合营法。

虽然沙特改革核心是去石油化,但油价的波动仍很大程度上制约着沙特改革成效。由于油价下跌和减产, IMF曾将沙特今年GDP增长预期下调至0.2%,尽管非石油活动有所好转。如何走出对石油依赖的怪圈并不容易,邹志强认为,沙特对石油依赖程度太高,在出现油价高涨且适于改革的良机时没动力改革,例如,2003年-2008年期间;相反,油价低迷时有改革动力却没改革条件,因为油价低迷会影响社会稳定性且导致财政压力大,改革成本大,更加难以改革对石油收入的依赖,推动阿美上市也正因为近年来沙特财政赤字加大。

回顾过去三年来沙特的改革经历,一位沙特高级官员表示:“毫无疑问,我们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而且比我们预想的还要艰难。”但他补充道:“你不能低估我们取得的成就。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变革。”

IPO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