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手机卖得比新机贵,员工私下挣外快,爱回收怎么了?

二手手机卖得比新机贵,员工私下挣外快,爱回收怎么了?
2018年06月13日 14:24 财经天下周刊

  星期三下午1点多,北京太阳宫凯德MALL地下一层,走廊里五米长的爱回收站点,竖着四五个屏幕和一台电脑。背着黑色双肩包的黄牛王东(化名),蹲在走廊一角,他避开摄像头视线,声音沙哑地招揽着每一个路人,“嘿,看看手机呐,比他们价高!”

  王东常在这家店蹲守,和店员熟络,为什么同是回收二手手机,他能在这抢生意?反复确认《财经天下》周刊不是爱回收的人后,他瞥了一眼,“这你就不懂了吧?”

  最近爱回收还有别的怪事。《财经天下》周刊采访发现,在知名电子产品回收平台爱回收上,二手手机的价格居然超过了新机。在爱回收旗下面向C端的二手电子产品交易平台口袋优品上,在售的小米、华为等品牌的手机均比新品贵,低的贵50元,高的甚至贵200元。

  事出反常的背后,有知情人向《财经天下》周刊爆料称,一向以物美价廉著称的二手电商爱回收一直未能盈利,“不得不想办法尝试别的小技巧”。而这种小技巧,就包括将定价体系复杂的二手国产品牌手机价格大幅提升,有些甚至超过了新机。

  这家电子产品回收领域明星公司在管理上也陷入困境,其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孙文俊已淡出管理层,一些员工甚至私下挣外快。黄牛王东说,爱回收店员会把收到品相好的手机卖给自己,而不是公司。“这些人一天工资也就是几百块,卖给我一部手机就能赚几百。”

  虽然爱回收背靠京东这颗大树,但在转转和闲鱼两大竞争对手的蚕食下,其市场增速正在下滑。

  二手手机售价比新机贵

  口袋优品是爱回收旗下二手电子产品销售平台,近日,《财经天下》周刊在采访中发现,该平台上销售的小米、华为等品牌的部分手机售价均比新品贵。

  拿99新的小米mix2举例说,6G+128G的配置在小米商城上的新品售价为2799元,但口袋优品上的售价为2999元,二手手机比新机贵200元;95新的小米mix2比新机贵50元。

  除了小米手机外,95新华为P10也比新机贵100元。业内人士说,口袋优品选择高价售卖的二手手机大多是国产品牌,因为相对于苹果手机而言,国产手机的价格认知度要低一些,消费者如果不比价很容易被骗。

  对二手机价格引发的争议,爱回收公关人员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可能是手机厂商调价了,但口袋优品没有及时跟进,这是运营策略问题,不是大毛病。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说,高价售卖二手手机虽然不违法,但是会对行业造成不良影响,消费者发现上当受骗后会对行业失去信任。

  虽然声称高价售卖二手手机不是大问题,但上述爱回收公关人员却急于撇清与口袋优品的关系。“口袋优品是爱回收孵化的项目,2017年初就独立出去了,是常州二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运营。”其强调,虽然目前口袋优品的商标还在爱回收旗下,但货品来源除爱回收外也接受其他渠道供货。

  事实上,口袋优品是爱回收的“孙公司”。企查查数据显示,常州二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2017年9月,由北京希辰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爱回收运营主体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北京希辰的第一大股东。

  因此,不管是从股权还是商标上看,口袋优品都属于爱回收。对于爱回收旗下平台高价售卖二手机的行为,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爱回收一直在准备IPO,对盈利能力有要求,动作出现一些变形的原因是想改变整体亏损的现状。

  据了解,电子产品回收领域,主要有三种盈利模式,第一种是把优质产品放到交易平台上再次出售,第二种是将良品给维修平台拆成配件再次使用,最后一种是将残次品交给工厂做拆解。而与后两种比,第一种的利润空间要高得多。

  业内人士分析说,二手手机回收的成本低,爱回收售价高于新机,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盈利。“爱回收这么做虽然能多赚点,但透支的是行业的信任度,会对行业造成不良影响。”

  增速放缓高层换人

  上述业内人士称,高价售卖的背后,折射的是爱回收的发展困境。资料显示,爱回收成立于2010年5月,是最早一批“电子垃圾”淘金者,58转转以及阿里闲鱼比其晚很好几年,但在两大巨头的冲击下,爱回收的市场增速正在下滑。

  爱回收大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爱回收整体回收量同比增长120%,虽然继续保持了高速增长,但与2016年同期195%的增长相比放缓明显。增速放缓一方面是因巨头的挤压,另一方面是由于回收价格低、隐私安全等原因,中国手机的回收率低不足2%,整个手机回收市场,尚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时期。

  在资本层面,爱回收已有一年半的时间未公布新融资进展,最后一轮停留在2016年12月,爱回收完成4亿元的D轮融资,由凯辉基金和达晨创投联合领投,天图资本、京东集团、晨兴创投、景林投资、前海母基金等新老股东均参与跟投。当时爱回收CEO陈雪峰就表示,下一步该公司将以最快的速度拆除VIE登陆A股市场。但时至今日爱回收的IPO依然没有实质进展。

  在高层管理人员层面,爱回收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孙文俊已淡出公司管理层,很久没有公开露面。

  企查查资料显示,爱回收的运营公司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于2015年12月发生变更,从孙文俊变为陈雪峰。同一时间,陈雪峰开始邀请华为消费者BG中国区CMO、COO郑甫江加入爱回收,初期谈的职位是CMO,2016年6月最终以总裁的身份正式入职,孙文俊的总裁职位被替代。

  自此以后,作为爱回收的联合创始人、陈雪峰的复旦大学校友孙文俊开始淡出公众视野。

  而郑甫江来到爱回收后,主要负责线下品牌爱机汇的整合工作,并带来一批华为高管加盟爱回收,如原华为终端海外国家主管王登庭出任爱机汇总经理一职;原华为终端产品线业务代表何平出任爱机汇副总经理一职。各大区域经理也悉数来自三星、华为、HTC等知名手机品牌。

  据一名爱回收店员透露,目前大多数的爱回收老员工都没有晋升欲望,一方面是事多不想操心,另一方面即使在内部竞聘上了门店督导,由于业绩压力大,通过考核留下的也不多,只能重回店员岗位,这些撤下的人多数都辞职了。

  “我来公司有两年半的时间了,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中层管理者频繁换人。”上述店员如是说。但与之相反,爱回收空降的门店督导在公司都很吃香。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4月,爱回收股权发生变更,孙文俊持股比例大幅下滑,从第一大股东降至29.58%,陈雪峰取而代之成为第一大股东,占股70.42%。对于孙文俊的去向,知情人士透露,他曾离开过一段时间。陈雪峰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说:“孙文俊是公司重要的股东和董事,目前在负责公司一块创新业务,具体不方便对外透露。”

  生存罗生门

  “卖卖卖手机,就找爱回收,面对面对面,更快更方便;卖卖卖手机,就找爱回收,放心又安全,卖出好价钱。”在快节奏的RAP歌词下,一群人做出夸张的姿态。

  这是爱回收的广告,在2017年下半年横扫了一线城市的楼宇广告,就连地铁、公交车体、灯箱也都被金黄的logo主色渲染。

  除了营销砸钱外,爱回收一直坚持开线下店。不同于传统手机门店,爱回收一般租商场的一面墙或一根立柱,只要能摆放一台电脑和两三面屏幕即可。爱回收向媒体透露,一次性硬件投入7万元,加上每个月的运营成本(3个员工的工资和房租)约有3万元。按目前的200家店计算,硬件投入1400万,每个月的运营成本600万。

  知情人士透露,巨额广告投入以及在线下铺设门店,使得爱回收整体亏损严重,而爱回收一直在准备IPO,对盈利有要求,这也是其为何会开设口袋优品高价售卖二手手机的原因。

  对此,爱回收公关人员回应称,该公司从去年开始就已实现盈利。

  

  对于在线下重点布局的爱回收而言,门店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窗口。《财经天下》周刊来到一家北京爱回收门店,五米长的走廊里摆着四个屏幕,一台电脑,金黄的logo格外显眼。由于店员出去吃饭了,蹲在一角的黄牛王东开始招揽着来往人流。

  王东经常在这家爱回收门店附近蹲点,因为他认为熟人才有信任关系,才能出生意。两年来,他不仅和商场上下的店员,附近的白领打个面熟,和爱回收的店员也常泡在一起。

  “爱回收这个店的收货指标是30万-45万元,但生意并不好。他家主要是线上厉害,因为京东给了入口,如果没有线上是完不成这个指标的。”王东透露说。

  拿下京东的战略投资后,爱回收与京东深度捆绑,这让其获得了京东的流量入口,京东将二手回收业务全部交给了爱回收,但也让其面临着巨大竞争压力,与转转、闲鱼等展开了直面竞争,而回收宝等玩家则与两大巨头保持着合作关系。

  据王东透露,爱回收这家店业绩在北京能排到前几名,但最近随着竞争激烈,同一购物中心开设了3个回收点,每个至少分走了10万流水,加上黄牛的分流,这家店的业绩最近至少减了一半。

  挣外快的管理漏洞

  人员管理是企业经营的一面镜子,而爱回收似乎蒙上了一层灰。

  黄牛是来抢爱回收生意的,为什么王东没有被店员赶走?一副老辣江湖样子的王东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的报价比爱回收高,店员看到质量好的二手机,会私下截留,再转给黄牛,这叫“挣外快”。

  “嗨,啥叫忠诚?这是因为背叛的代价不够大。你辛苦一天能挣300块,而弄一个手机就能挣三四百,每个手机都是钱。”王东道出玄机。

  据王东透露,爱回收员工基本工资三四千元,好的时候能有三四千元的奖金提成。挣外快的话,一个月能多挣四五千,比他们一个月的基本工资还要高。在前程无忧等招聘网站上,爱回收给北京店员的工资基本在4000元上下。

  一位爱回收店员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这种事前几年在公司出现的多,对此公司是严令禁止的,一旦发现会被开除,现在安上摄像头好一些。但店员依旧有绕开公司监控的方法,如在上门服务的时候做文章。

爱回收对于店员“挣外快”的现象进行严格把控

  爱回收店员挣外快的背后,是对未知的担忧。知情人士透露:“爱回收有时会拖欠工资,或者部分拖欠,比如发你工资,后发奖金。另外,由于融资困难,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新资金进来,爱回收已经把一个负责调查回访的监督部门裁掉了。”

  和王东聊天的店员拒绝透露公司消息,努着嘴指着摄像头:“这个也可以录音。”爱回收公关则回应称,公司没有裁员,也没有拖欠工资,不过奖金有时会后发。

  对于爱回收的门店基层员工而言,感触颇深的是平时负责上传下达的督导频繁换人,这让线下门店的运营方式时常发生变化。一开始店员只需在门口等待,后来变成高峰期要出去发卡片,现在是空闲时都要发卡片,“每换一个人,对员工的要求就会变,但又没有起到实质作用,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久而久之,店员也有了情绪。据一名店员透露,他们三个店员轮换,一天在店里,一天上门,一天休息,在店里需要从早上10点一直站到到晚上10点,还要发小卡片。“你想一天站十多个小时,都在摄像头底下,玩手机2分钟就被通报,谁能受得了?”

  而截至发稿,口袋优品上的标价依然不变,比新机贵200元的99新小米mix2,显示已售出234台,比新机贵50元的95新小米mix2显示已售出251台,只不过旁边多个灰色方框“卖光了”。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