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英学者称郑和不仅发现美洲还发现了澳洲(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7月29日 10:12 北京科技报

  文/董毅然


图为:孟西斯认为复制了郑和船队发现澳洲所绘海图的罗兹海图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图为:孟西斯所画的周满船队的航线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纪念郑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系列报道之二

  近年,英国学者孟西斯出版了《1421年:中国人发现美洲》一书,宣称:1421年3月,由洪保所率领的一支郑和船队分队,曾抵达澳洲西南海岸,对沿海地区做了勘探,制作了地图;另一支由周满率领的郑和船队分队则在澳洲东南海岸登陆,对到达地区做了勘探并制作了地图。因此,是郑和船队发现了澳洲。

俄罗斯魔法 星迹争霸 激情竞技
海纳百川 候车亭媒体 财富之旅诚邀商户加盟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论引起国际学术界的极大关注。然而对其惊人新说,很多专家却表示不能苟同。最近厦门大学南洋研究员廖大珂教授就引证大量史料,指出孟西斯的观点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郑和船队分队远航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孟西斯在《1421年:中国人发现美洲》一书中详细描述了洪保和周满船队的航海行程和海外探险活动,如果情况属实,如此大规模的航海探险显然决非是偶然飘风所致,或出于洪保、周满等人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经过精心策划,周密准备,有着明确目的和任务的行动。孟西斯认为,洪保与周满船队的任务是前往南半球测定老人星座和南十字星座,以及绘制世界地图。郑和船队分队真的肩负了这样远大的使命吗?

  廖教授在详细研读史料后却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结论。对于1421年郑和六下西洋的目的,《明实录》中如此记述:永乐十九年(1421年)正月忽鲁谟斯等十六国使臣要回国,明成祖赏赐他们钞币表裹,并派遣郑和等人护送他们回国。显然郑和第六次下西洋的任务,是护送外国使臣回国,而非绘制世界地图。“忽鲁谟斯”等十六国位于苏门答腊、马来半岛、印度、斯里兰卡、西亚、东非等地早已是学术界的定论,可见郑和船队第六次下西洋的航海并不涉及南美洲以西和南半球地区。

  当年参与第六次下西洋的马欢在《瀛涯胜览校注-阿丹国》中也明确记述:当时率领分船队的内官周满领驾宝船,是去阿丹国颁诏赏赐。当时亲率分舟宗航海的洪保、周满与郑和等人在第七次下西洋之后的宣德六年(1431年),曾经刻石记功,记述六下西洋的目的是“遣忽鲁谟斯等各国使臣”,可以设想倘若洪保、周满果有受明成祖绘制地图之命,如此大事,两碑文当不至于疏而不载。

  既然上述官方和个人都记载洪保、周满的航海任务是护送忽鲁谟斯等国使臣而非前往南半球绘制世界地图,孟西斯之说自然纯系空穴来风。

  澳洲到底有没有留下分船队登陆过的遗迹?

  孟西斯考察澳洲新南威尔士比坦加比湾一个炮台遗址后,认定其是周满船队所造。廖教授发现,这类大型石头建筑并是中国传统的建筑风格,反而和澳洲土人的建筑形式相吻合。而且郑和船队虽然遍历亚非各国,但从未建立过如此大规模的永久性石头建筑,所能见到的只是木料建筑。如郑和船队在满剌加(今孟加拉)建立航海基地时,就是排设木制栅栏搭建小城。孟西斯所说“在澳洲任何地方都没有证据证明土著人曾建筑这样的防御工事”与事实不符,不能证明这些石头建筑为郑和船队的分舟宗所建。

  孟西斯提出,在澳洲的京比曾发现的古代截头金字塔,其尺寸、高度和形状是明朝观测台的典型。廖教授指出:其实截头金字塔是古代美洲印第安人所建造的祭坛最常见的形状,京比的金字塔究竟是何人所建,目前虽然尚不得而知,但没有证据表明它与郑和船队有关系。

  在京比发现的文物中,使孟西斯特别感兴趣的是两个供奉用的雕像,一个是印度教的神象神;另一个是印度教的猴神。孟西斯把它们当做郑和船队的遗物,理由是郑和船队航行一直带着印度教僧侣、采矿师和地质学家。廖教授指出,虽然在郑和船队里有不少具有外国血统的人士,但主要是元时入华的中亚和西亚人的后裔,他们主要从事翻译工作。南印度的僧侣、采矿师和地质学家随队的结论没有依据。

  孟西斯的“证据”还包括一些土著人的石刻、壁画和传说。石刻和壁画描绘了穿着一种长外套的人,他认为这种长袍只限于亚洲人或中国人穿着,而土著人则基本是不穿衣服的。

  廖教授对此并不赞同,他认为这些肤色较浅,穿着外套的人是不同于澳洲土著的人种自然无疑。但如果他们是外来航海者的话,有可能是印度人或阿拉伯人——印度人和阿拉伯人也都穿长外套,也有可能是中国人。值得注意的是在早期的航海中,中国船上一般是不带妇女的,在由宦官指挥的船队中,更是很难想象会携带妇女,在中国文献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神秘地图是否证明了郑和船队发现澳洲?

  孟西斯新说中最关键的是神秘的“若昂-罗兹”地图,据称此图出自被英格兰的亨利八世任命为“国王的水文地理学家”的若昂-罗兹之手。该图在苏门答腊岛的右下方画着“小爪哇”岛,“小爪哇”的下方是“大爪哇”。大爪哇”从接近赤道一直向南极延伸。北端有一个伸入海的岬,很像澳洲最北角的约克角。孟西斯认为:“小爪哇”,即苏门答腊南部;,“大爪哇”就是澳洲。孟西斯认为这幅标志着“发现澳洲“的地图的有关澳洲部分不是复制葡萄牙的海图,而是郑和船队分舟宗所绘制的地图,表现的是洪保和周满船队在澳洲航海探险的路线。

  廖教授认为,首先中西地图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系。中国传统地图之代表《郑和航海图》采用我国山水画的笔法,与实际出入很大。图幅无严密的比例尺,不能反映水域的真实形状。这幅罗兹地图是一幅平面球体有经纬度网的世界地图,所绘的澳洲北部和东部之精确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其经纬度也大体正确。罗兹地图根本无法将画法模糊的郑和船队的地图,复制到相应的纬度。

  孟西斯提出,罗兹海图所标示的马来西亚、柬埔寨、越南和中国所有海岸都画得极其精确,波斯湾、印度和东南亚也很容易辨识出来。原始海图只能是对印度洋、中国和印度支那有熟练知识的人制作的,这样就可以立即排除了葡萄牙人。廖教授则认为1511年葡萄牙人占领马六甲后,开始不断向马鲁古、暹罗、缅甸、爪哇和中国等地扩展贸易,对这些国家的情况了如指掌,它的原始资料可能源自葡萄牙人。

  罗兹地图上的“大爪哇”和“小爪哇”又是从何而来呢?廖教授综合国内外研究成果后提出,葡萄牙人东来后,对苏门答腊已有较清晰的了解,自然不会误认为是爪哇,罗兹地图对该岛的描绘基本上是准确的。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葡萄牙人只在爪哇北海岸航行,未到过南海岸,对爪哇岛就知之不深。16世纪末,葡萄牙远征队到东方,出于对爪哇岛的不了解,他们把阿拉伯人或中世纪游历家的“大爪哇”和“小爪哇”都放在苏门答腊岛的右下方,并认为它们就是传说中或想象中的“南方大陆”。罗兹地图正是当时欧洲人这种混乱认识的体现。

  在对考古发现和中外地图进行综合考察后,廖教授认定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郑和船队发现了澳洲。(本文系对廖大珂教授最新论文《郑和船队发现了澳洲吗》的改写,特此致谢。)

  廖大珂,历史学博士,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多年从事中外关系史、东南亚史的研究和教学,并兼任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副秘书长,《南洋问题研究》副主编、编辑部主任。著有《福建海外交通史》、《中国古代海外贸易史》等专著,在《历史研究》、《中国经济史研究》、《南洋问题研究》等学术刊物发表各类论文近90篇。(供图 廖大珂)


评论】【通讯论坛】【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亚洲杯精彩视频集锦
中国互联网统计报告
饶颖状告赵忠祥案开庭
影片《十面埋伏》热映
范堡罗航展 北京楼市
手机游戏终极大全
健康玩家健康游戏征文
环青海湖自行车赛
《谁搞垮了婚姻》连载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