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护理机器人广受欢迎 机器人会取代人类护工吗?

美国护理机器人广受欢迎 机器人会取代人类护工吗?
2021年05月10日 05:29 第一财经

  2020年是美国老人的大灾难年,因为他们不但是新冠肺炎的高危人群,且因养老院护工死亡和辞职潮(害怕感染辞职)导致护工短缺更加严重,直接造成院内群体感染、虐待和意外事故激增。ABC新闻于2021年3月的一个超长篇报道《美国现在知道养老院破碎了》,不但实景曝光了疫情期间有超过17万养老院的常驻老人在无家人陪伴下孤独地死去,而且深挖了长期以来众所周知的养老院管理问题,包括护工严重短缺和服务差的问题。

  美国养老院服务问题不只是护工在数量上的短缺,护工质量更是个大问题,护工的培训、监督和管理都无强制性的统一法规。这也可以理解,因为本来就没人愿意干,招工难,养老院当然要降低招工标准,谁还敢要求什么培训和证书?与日本不同,美国没有像日本的介护士持证上岗要求,也没有日本式的介护保险或介护经理,养老院护工基本上被视为蓝领阶层,干着又脏又累的重体力活。这就决定了从业者多为低学历人群,甚至是难民等特殊移民。

  在美国,因为50个州各自为政,所以对养老院的政府监管内容和权限在每个州都不同,虽然主要由州卫生部门主管,但他们并不每年发布养老院虐待调查报告,有的根本就不做年度调查,都是等出了伤亡大案才会惊动联邦政府出面调查养老院。比如2006年纽约州卫生部曾经发布过一份养老院调查报告,公布了48家养老院有虐待老人问题,但其中最差的、被评为“可随时造成伤害”的养老院仍然继续营业!2019年因为连续发生养老院强奸和杀人案,引发了媒体对养老院虐待老人情况的关注,有媒体找了多个州的卫生部索要养老院虐待事件的调查数据,竟被告知没有做该项调查也没统计数据。可见养老院虐待老人的问题并没有被设置在常规的监管项目中。

  很多老人是谈养老院色变,宁愿孤独死在家里也不愿去。与此同时,护理机器人的快速流行和销售量飙升,证明了老人们对护理机器人的巨大需求和期待——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哀?老人们已经畏惧人类护工,只能寻求机器人护工的帮助。“可以完全信赖、24小时守护、尽职尽力、不闹情绪、相处简单、无虐待让家人放心、省钱”,老人们给的评价都是正面的,那么,护理机器人是否可以完全取代人类护工呢?

  在这里,笔者介绍几类目前在美国市场最受欢迎的护理机器人。目前在美国市场上的机器人来自世界各地,品牌比日本市场上的还多。

  第一类是家庭小护士型的护理机器人,这类护理机器人是目前销售量最大的一类,占据了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使用者主要是居家的老人。因为老人是对医药依赖程度最高的人群,但是健忘、孤独导致的抑郁和不积极治疗等因素,致使他们大多数无法完成医生计划的疗程,特别是独居的老人。所以护士型护理机器人一面市就大受欢迎,“小护士们”主要是监督和提醒老人按时服药、休息和运动,准确无误地敦促和监督老人遵循和执行医疗或康复计划,还会进行简单的对话,比如询问“你感觉不舒服吗?”“需要我打电话给你的医生吗?”当然他们都有自动拨打报警或急救电话的功能,并配有显示屏和摄像头,老人可以通过视频同医生或者家人对话,不仅帮助了老人,也减轻了家人的看护负担。特别是对于那些不住在一起的或忙于工作的子女来说是大救星,因为可以随时看到老人的情况,有助于他们安心地工作。

  因为价格的不同,目前有便宜点的支架加显示屏式,也有高价的人形仿真式,他们都可自由行走,跟随老人,24小时看护,虽然无面部表情,但是通过对话可以表达关心;再贵些的机器人具有更多的功能,比如可以帮忙拿水、拿药和取送一些简单而较轻的物品。

  例如具有基本功能的瑞典产长颈鹿(Giraffe)、美国产Rudy、爱尔兰产的Stevie,经济实惠;高级一点的有日本产的Pepper和Nao,他们的外形更精致,有灵活的手指,可以聪明地对话;更高级的机器人可以做取送物品、拉窗帘等辅助性工作,有日本丰田产的HSR(人类支援机器人)和本田产的ASIMO;目前最高级的是丰田产的仿真人机器人T-HR3。

  第二类是陪伴型护理机器人。这类机器人主要陪老人聊天,还会自己找话题聊天、唱歌和跳舞等,目的是解决孤独感的问题,同时通过激发老人会话和思考,保持脑细胞的活力,预防和延迟患老年痴呆症。而做成宠物型的机器狗、机器猫、小海狮、兔子、卡通人物等还会撒娇以刺激情感的交流,这类机器人已经被广泛地使用在帕金森氏综合征等失忆症、自闭症和抑郁症的治疗过程中。有研究报告称,通过机器人的会话和情感交流等激活的脑细胞活跃时间,比传统的理疗方法(算数、手指游戏等)激发的脑细胞活跃时间平均长2个小时;从经济角度看,这项一次性投资可以节省后续长期产生的平均每月1200美元的理疗费。

  这类机器人体型小,面部和动作表情丰富,有的会讲话,有的只是发出小动物的声音,但是都使用了AI技术,会通过人脸和声音识别,聪明又有个性,因此他们很快就受到老人们的宠爱,成为老人最安全和信赖、最省心省事的伴侣。

  但也有反对意见指出,这会导致老人和抑郁症患者更加脱离和逃避人类的现实社会,而沉浸在虚构的机器人社会里。在他们虚构的社会里,机器人对他们的命令100%言听计从,无争吵或者矛盾,一旦养成单向地发号施令的习惯,会导致他们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人类,更加无法适应现实社会,失去同人类沟通和相处的能力。

  从目前市场上的热销产品来看,有中国产的火星猫(Marscat)、日本产的Aibo、毛茸茸的MOFLIN和小海狮Parochial、桌面小淘气EMO等等。

  第三类是使用在医院和养老院的机器人护士。她们可以做补充物品、整理、送药、送检查样本、巡查病房和传递信息等工作。机器人护士认真勤劳,7×24小时终年无休地干活。有美国医疗行业的统计数据称,在医院的护士有30%时间都是花在补充物资、整理和跑腿上,这部分工作是简单而重复的体力活,完全可以由机器人护士来做,从而减轻人类护士的工作量和工作压力,缓解护士短缺的问题。

  在首次执行任务时需要先给机器人做培训,然后他们就会按照指令和时间表准确无误地执行命令,保证按时完成工作。因为没有脾气和情绪,机器护士可以很有效地减少医患冲突,更因为机器人不呼吸不讲话,可以减少经由空气传染的疾病的院内扩散,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机器人护士的优势就更加明显,比如用机器人护士照顾高传染病患者可以避免人类护士受感染,从而减少人类护士的患病和死亡,同时也减少了由受感染的人类护士传染给其他患者的情况。

  2020年至今的疫情期间,美国医护行业受到了重创,护士短缺,各个城市和州都在争抢护士,不但医护人员被感染死亡和自杀,而且很多人为了自保而辞职,超过80%的坚守岗位的护士因为突然间目睹了太多的死亡而患上了抑郁症和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TSD)。美国护士协会呼吁关注护士的心理健康问题,紧急设立了专门的热线为医护人员提供倾诉和求助支援。相比之下,机器人护士就不会产生这些情感和心理压力,不会有病倒、自杀或死亡等问题。因此这类机器人护士的需求激增,市场空间巨大。

  就目前市场上而言,如美国勤奋机器人公司产的勤奋护士Moxi,外观简单,有一只机械手,可以抓取物品,面部是显示屏目前只能做简单的眼睛表情,可以说简单的问候语,其他功能还有待升级,但已经在一些医院里上班了,而且工作能力受到了认可;机器人护士Tommy主要是帮助医患对话和传递信息,因为它的面部是视频,胸部有个显示屏可以显示文字,Tommy不停地巡视病人,可以接通医生和护士帮助患者通过视频进行即时沟通。在新冠疫情期间Tommy大受欢迎,因为它帮助减少了医患直接面对面讲话的机会,从而保护了医护人员免受传染;还有比利时产的Cruzr拥有智能导航和对话功能,有仿真人类的胳膊和手,会主动握手和问候,是聪明的大厅经理。

  (作者系日本养老产业专家,阳子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总裁)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