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兴资本刘芹:投资小鹏最大的遗憾,是当初投得太少了

晨兴资本刘芹:投资小鹏最大的遗憾,是当初投得太少了
2020年08月28日 15:12 新浪科技综合

  原标题:晨兴资本刘芹:投资小鹏最大的遗憾,是当初投得太少了| 独家专访

  来源:创业邦  

  文:若然

  采访:大湿兄

  8月27日晚,小鹏汽车正式登陆纽交所,开盘价23.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近60%,市值接近170亿美元。这样的成绩,兴奋的不止有何小鹏,围绕在他身边的一圈投资人们,也怕是要彻夜难眠。

  小鹏汽车的股东名单中,不仅有阿里巴巴小米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坐镇,还有IDG资本、晨兴资本、GGV纪源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光速中国等数十家明星投资机构加持,资方背景不可谓不强大。

  而晨兴资本,是少数连续参与了五轮融资的机构。

  作为小米、快手、地平线、微医、声网、大搜车、Pony.ai、追一科技等项目的超级天使,仅在今年,晨兴资本投资的企业中,就已经有3家企业实现IPO。

  更为人熟知的,则是10年前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义无反顾地把钱砸向小米,这笔投资也让他赚取了百亿美金的回报,创造了投资界的神话。雷军曾经表示:“刘芹最初投资了500万美元,如今收益率达到866倍。”

  小鹏汽车IPO后,晨兴资本持股3.7%,是其第五大股东。小鹏开盘之际,市值达到170亿美元。照此计算,晨兴资本账面达到6.2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3.4亿。

小鹏汽车IPO现场刘芹和何小鹏合影小鹏汽车IPO现场刘芹和何小鹏合影

  即便如此,刘芹还是觉得当初投的太少,在与我们交谈以及小鹏IPO现场,他也是多次提及。

  “作为和小鹏相识超过15年、两次创业都没有缺席投资的“鹏友”,你问我今天有什么感触与遗憾?我的感触是投资生涯碰到何小鹏这样的稀缺创业者,只要他创业,我就投资。”

  “我的遗憾是即使我们连续参与5轮融资,晨兴还是投得太少……”

  在小鹏汽车的成长过程中,晨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刘芹是如何看待他的这位老“鹏友”何小鹏?晨兴以及刘芹个人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小鹏汽车上市前夕(何小鹏身家一夜大涨200亿,全球最大纯电动车企IPO诞生!),创业邦专访了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这些问题都有一一解答。

  以下为对话实录:

  投资最重要的就是投人

  何小鹏的勇气和单纯让我很受感染

  创业邦:晨兴资本投资小鹏汽车,最早要回溯到2017年的A+轮,当时小鹏G3 1.0版本刚下线不久。您有亲自去开过这款车么?对这款车最初的印象如何?

  刘芹:从小鹏G3这款车刚刚成型,到第一款样品车出来,我都有看过,第一款样车我还亲自体验了一下,算是最早看着小鹏汽车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第一款样车还很粗糙,基本就是手工敲出来的,只有一个车头,我第一次看到那样的“车”,但是当时G3已经有了自动驾驶的功能,能够躲避前方障碍物,而且能够自动停下来。

  创业邦:从小鹏G3到小鹏P7,您都有参与其中,这两代产品研发过程中,您觉得小鹏汽车有哪些成长?

  刘芹:我觉得成长是非常明显的。

  在我们进入A+轮时,小鹏就已经在着手组建自动驾驶团队。当时对于自动驾驶的定义还很模糊,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人才,定义什么样的技术栈,怎么把东西做起来,都需要摸索,短则几个月一年,长则几年数十年的持续投入,不确定性很大。

  如果不是创始人对自己的创新意识有充分的认知,他很难花那么大的代价在市场上到处找人才。

小鹏P7(来源:小鹏汽车)小鹏P7(来源:小鹏汽车)

  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小鹏在自动驾驶的路径方面做得非常好。从小鹏第一代G3,强调的就是把自动泊车场景覆盖率最高的智能汽车,这是小鹏尝试通过产品创新把自动驾驶功能落地到产品上,然后再到小鹏P7真正实现L3级自动驾驶, 一直能让用户感知到它的价值。

  创业邦:在小鹏的融资历程中,晨兴资本连续五次出手,您为什么会选择支持何小鹏?相比李斌、李想,何小鹏身上有哪些独特的个人魅力? 

  刘芹:我个人认为投资最重要的就是投人、投人、投人。

  对何小鹏的连续投资,让我有机会更仔细的观察他,他很符合我们选择优秀创业者的要求。

  早期投资UC时,何小鹏是一个典型的工程师出身的产品经理。你知道产品经理有很多,工程师也有很多,但是有工程师底蕴,又同时是产品经理的创业者,在当时是很稀缺的。这是我觉得他有天分的地方,而且当时他的跨界能力就已经有所凸显。

  还有一点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作为UC创始人,何小鹏能够有决心和勇气让出公司CEO的位置,邀请俞永福来做,这是非常罕见的。

  在创办UC的过程中,还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当年何小鹏跟梁捷作为联合创始人,去外面跟人谈事情,他们都拿着印有副总经理的名片,跟别人谈完之后,都说自己要回去跟总经理商量一下。因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创业,很多东西没有经验,但是他们又怕说你就是公司总经理,你万一答应错了怎么办?

  从这点上你可以看出来,他们很有趣,但作为第一次创业没有经验的新手,他们又有自己的方法,知道怎么学习,怎么控制风险。

  这是何小鹏在做UC时,我看到的他的特质。

  2017年我投资小鹏汽车,当时我们两家一起跨年,他跟我谈的最多的就是这次创业,他想全身心的投入到项目中。 

  我们在聊这个事情时,我能感觉到他不是为钱,因为他已经在UC上得到了回报,而是想给自己一个此生无悔的机会,创造一个巨大的、有创造力、影响力的事业,这个动机显得特别单纯而且宝贵,他就想干成一件大事。

  他的勇气和单纯让我很受感染,这是一点。

  第二点我觉得他是一个有远见和有信仰的人,而且能够把这种远见变成影响力,唤醒别人。我觉得这也是晨兴、阿里巴巴等一大票投资机构投资他的原因。

  第三点,在UC创业和在阿里巴巴工作的这两段经历,也给了小鹏在执行能力和整合资源能力上的锻炼。

小鹏汽车敲钟现场小鹏汽车敲钟现场

  刘芹:小鹏汽车天使轮的时候,小鹏就给我打过电话,问我要不要投一点,我当时问他,“这个项目里你是什么角色?”,他说他是天使投资人。我当时想,智能汽车是一个全新的行业,未知挑战巨大,需要超一流的创业者才可能提高一丁点的成功概率,小鹏如果不all in,哪怕估值再便宜我们都不投。

  当然今天回头看,这也是一个遗憾,我们投的太少了,应该在那时就多投些。

  有使命感的企业家

  会让你变得简单而纯粹,有信仰且坚定

  创业邦:您在2003年就认识了雷军,据说你们经常互推项目,雷军给您推荐了UC和YY,您给雷军推荐了迅雷。从UC优视到小鹏汽车,在何小鹏两次创业背后都有雷军的身影。在您看来,雷军为什么会数次选择何小鹏?他们俩人身上是否有一些共同点?

  刘芹:我个人认为首先他们都在挑战一个特别难的事。

  第二点是他们有勇气、有决心,不怕失败,没有偶像包袱。面对风险时,有那种无所畏忌的斗争精神。我觉得在这两点上这两人是非常像的。而且他们俩都是工程师,又同时都是产品经理。这个也是很有意思。

  创业邦:造车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资源密集型的产业,您作为小鹏汽车的独立董事,在提供资金支持之外,还在哪些方面给小鹏汽车提供了帮助?

  刘芹:首先钱是最实在的,肯定要帮助公司融到资。其次,找到有多元化资源整合能力的投资人也非常重要。

俞永福、何小鹏、雷军三人合影俞永福、何小鹏、雷军三人合影

  例如在小鹏跟小米之间的投资上,本身小鹏跟雷军就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在促成这件事情上,我们做了一些工作。

  最后,在打造公司关键岗位以及团队搭建上,我们也是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

  当时顾宏地决定加入小鹏汽车时,问过我的意见,我们俩也有过一对一的深谈。

  在团队搭建上,当时投资小鹏后,我们谈的最多的就是怎么打造一个自动驾驶团队,而且我多次去小鹏在硅谷的办公室,跟那边的研发团队做一些深入的交流,坚定他们的信心,以及关心他们的进展。

  当然,我们投资人做了什么其实没那么重要,我们只是在公司需要的时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支持,真正核心的还是创业者自身在一个个关键挑战中实现自己的成长和进化。

  超越对手没有技巧

  要拿产品和技术说话

  创业邦: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在国内的销量再次实现碾压,尤其是在一线城市,甚至甩开了BBA的燃油车。在您看来小鹏、理想蔚来在与特斯拉的竞争中,还有哪些机会?

  刘芹:我觉得没有太多的巧劲。

  首先在产品上不能输给特斯拉,要拿出真正世界级的有竞争力的产品。其次,要在技术研发上长期投入。在整个运作上面没有短板的情况下,我们最大的优势还是本土化,怎么能够更好的适应中国人的驾驶习惯,适应中国人的驾驶环境,这些都是国内车企的优势。

  创业邦:在对汽车的命名上,有很多人都提到,相较于蔚来和理想,小鹏就会显得不够高大上,在品牌调性上,您怎么看待它的一个定位? 

  刘芹:我是觉得何小鹏愿意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就有点像福特、奔驰,是他个人对整个汽车行业的信心和对小鹏汽车用户的承诺。

  谁愿意把名字毫无保留的跟公司绑定在一起,而且风险这么大,这也体现出何小鹏做这件事情的决心,以及一定要把这事做好的一个巨大的个人承诺。

  创业邦:除了小鹏汽车,您还主导投资了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地平线,他们今年初发布了Matrix2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在智能驾驶领域也属于头部公司。您决定出手投资的逻辑是什么?目前手上还有其他正在关注的公司么?

  刘芹:首先在2017年我决定出手投小鹏汽车时,就已经想明白了为什么要进入人工智能这个赛道,有一个清晰的逻辑。

  我们在考量一个技术所带来的机会时,比如人工智能和计算机,会很关注算力,哪个场景对算力的消耗最大,通常说明它的数据量是最大的。把这几个东西想明白后,你会发现自动驾驶和汽车产业是最符合的。而且人工智能本身就具备巨大的产业价值。 

  其次,自动驾驶影响的是个几万亿的汽车产业,一辆智能汽车上集成的算力,可能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数据中心,而且它又是联网的,未来一定是5G的天然载体。

  从各方面看,智能驾驶都可以实现颠覆式创新。这一点想明白之后,我们不仅投了小鹏汽车,还投了地平线、小马智行等。

  创业邦:像小鹏汽车、地平线这样投入长,回报周期也长的公司,您觉得如何保证长期竞争力?

  刘芹: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人。优秀的创业者会比别人更早看到时代的机会,在别人还在犹豫不定时,他就敢全部All in进去。

  另外,在做风险投资时,我们也是坚持长期主义,我们从来不觉得投个三五年,公司就能成功,没有10年以上的积累,你很难定义这个公司是不是成功。

  而且在这10年中,还能让我们保持对这家公司的好奇,这就很考验创始人的进化能力。虽然中间可能会碰到困难,但是这种困难是为了让他蹲下来,跳得更高。 

  创业邦:您之前曾提到说“如果我们致力于投资那些具备真正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我们必须成为同样具备企业家精神的投资人。”在投资小鹏汽车时,对您个人带来哪些变化?

  刘芹:对我其实有非常大的影响。如果你经常跟这些有使命感的企业家待在一起,你自己也会变得非常简单而纯粹,有信仰且坚定。

  我们在内部讨论时,会特别关注创业者的创业度,你是不是有时候会显得又傻又天真?因为你在挑战一个大家都觉得90%以上你会失败的事情时,你没有那种傻傻的天真的坚持和单纯的动机,你是非常难下定决心的。

  所以我自己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在某些东西的底层逻辑上,大家能达成一致。

  在“长期主义”中

  看到持之以恒

  创业邦:能不能简单说一下您做GP追求的是什么?

  刘芹:从做基金的角度,我希望晨兴资本投资的人,都能成为中国最顶级的科技创业者,我们基金可以成为最长期、最有影响力的投资机构,这是我们想追求的一个目标。

  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我希望在我有限的时间,能够识别和找到真正值得花时间投资的优秀创业者。当他提出一个似乎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时,你能从他身上找到那种使命感,和优秀的企业家精神。而且帮助这些人,有可能就帮助社会取得了巨大进步,这是让我最有成就感的事。

  创业邦:您觉得十年以后的汽车行业会是什么样子?

  刘芹:我觉得我们今天只是感知到了这个行业一小丢丢的价值,真正的价值还没被大家看到。

  从长远来讲,汽车行业也许会变成服务业,汽车成为一种公共资源给大家提供共享服务。汽车有可能还会跨界,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有可能实现。

  因为本质上汽车就是个机器人,积累了大量的算力、算法、数据,它是有溢出效应的,这些溢出效应可能会被首先运用在多元化的交通工具上,更大可能还会影响整个机器人产业。 

  创业邦:在这样的趋势下,您希望晨兴资本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芹:我们对自动驾驶是有信仰的,这种信仰不仅在于对小鹏汽车做了很重的投资。在地平线、小马智行身上都有体现。

  我对赛道的信仰和认知是一个长期的心态,不是就投两三个公司,或者就投两三年,等他们上市成功就结束了。

  放大一点讲,在整个人工智能时代,在自动驾驶这个场景里面,我们已经跳进了勇敢者的游戏,这也是我们对未来的承诺。 

  当然,我们还会积极寻找新的优秀创业者,希望不仅仅是在产品层面,也在底层技术层面和产业链层面做到长期布局。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