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用美元结算开发者收入翻7倍 苹果:麻烦退回来吧

误用美元结算开发者收入翻7倍 苹果:麻烦退回来吧
2019年09月05日 21:04 新浪科技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苹果用户在AppStore里的消费,苹果公司和App开发者要按三七的比例分配,收到用户的支付款项后,苹果公司会定期将费用支付给App开发者。

  但昨天(9月4日),有App开发者突然收到了苹果公司发来的“大红包”:把美元当成人民币,支付给了开发者,也就是说开发者的收入翻了7倍!

  可是,才过了一天,苹果就表示,这是“手抖”误操作导致的,希望App开发者配合把钱还回去。

  苹果:银行误用美元结算

  导致开发者分成翻7倍

  9月4日,一位网民为@waylybaye 的用户发布微博表示,“苹果搞了个大事故!给国内开发者打上上个月(7月份)的钱的时候,把单位是人民币的钱当成美元打过来了!所有开发者的收入都翻了7倍!”

  对于这笔偶然得到的巨款,这位App开发者表示“不敢动”,只能等待苹果的回应。

  到了昨晚8点,@waylybaye再次发微博称:

  外汇状态变成 “转柜台 - 已转由开户行处理”了。看来要等明天才会有新消息了,我估计苹果今晚应该会发邮件,银行明天应该会联系我。

  今天早上9点30分左右,@waylybaye表示:汇款行通知招商银行说是币种弄错了,要求退汇了 。

  今天中午13点37分:@waylybaye终于等到了苹果公司的回复:是德意志银行出错了,请求开发者批准退汇申请,另外会再汇一笔正确的金额。

  从网上很多开发者反映的情况看,@waylybaye的情况并不是个案。针对汇款“乌龙”事件,苹果官方没有声明。不过,澎湃新闻记者从苹果一位内部人士处了解到,“乌龙”事件出来后,苹果在发邮件给开发者解释,希望开发者配合苹果最早完成退汇。

  律师:开发者应当返还,但可主张赔偿损失

  对此,海外网咨询了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继保。他表示,苹果与中国开发者之间应该有委托开发合同(或其他名称的合同),开发的薪酬按一定方式结算,对多结算的部分,对中国开发者形成“不当得利”,如果苹果主张返还,中国开发者是应当返还的。

  苹果公司要求返还,应该给中国开发者一定期间,不能说你说今天必须还,而是在10个工作日内返还。至于利息,属于发放的本金产生的孳息,从法理上说也应该返还。

  从现实上来讲,应该不会主张利息,首先期限不长,其次如果主张返还,本来就给人家带来了不便。

  黄继保补充说,当然,如果主张返还的行为给中国开发者带来很大的不便,甚至造成一些损失并有证据证明,那么中国开发者是可以向苹果公司主张赔偿损失,比如,返还行为还要花费一定时间,如果中国开发者时薪非常高,这就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另外,这个行为造成了心理上的忽上忽下,要求精神损失也是有一定依据的。

  苹果的“暴利生意”:与开发者“三七分”

  按照苹果公司的规定,开发者在App Store取得的收入将采用三七分的规则,即苹果抽取三成的收入,开发者获得七成收入,而涉及订阅的应用抽成比例则比较低,在用户首次订阅的第一年里苹果会抽三成,次年和之后的订阅则抽15%。

  但正是这种“三七分”的抽成,导致同样的App在iOS系统的价格比安卓系统高。因此,有很多消费者认为,苹果公司在征收“苹果税”。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就在今年,很多苹果公司就遭到了很多App开发者的诉讼。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此前报道过,今年6月29日,iOS开发者向苹果发起集体诉讼,向北加州地区法院提交诉状。开发者认为苹果滥用垄断权,强制设定最低价,要求App开发者每年支付99美元费用,并按照销售额对应用开发者征收30%的佣金。

  App开发者声称,苹果的行为“导致开发者在为iOS开发的每一个应用程序和应用程序内产品时,产生过高的费用、成本和定价”,并且“通过降低竞争对手的竞争能力和创新动机而损害了竞争。”

  他们认为,苹果的行为既违反了美国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ct),也违反了加州的《不公平竞争法》(Unfair Competition Law)。

  再比如,此前在中国闹得沸沸扬扬的“微信VS苹果”一案正是由此引发。当时,由于苹果抽成30%的政策,微信2017年4月关闭了赞赏功能。去年,苹果和微信双方达成妥协,赞赏功能重新开通,不过赞赏改为直接支付给作者,苹果也答应不再收取30%的“苹果税”。

  消费者方面,今年5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也给苹果敲响了警钟。美国最高法院裁决称:普通用户可以起诉苹果涉嫌垄断的行为,即苹果公司利用其市场地位,人为抬高其App Store中应用软件的价格。

  这起判决源自2011年的“罗伯特·佩珀诉苹果公司”一案。当时,罗伯特·佩珀(Robert Pepper)和其他三名用户指控称,苹果公司利用App Store的垄断地位,排挤第三方App,并迫使消费者购买App时支付过高费用。同时,苹果按30%的比例向App开发者收取销售佣金,导致App价格上涨,这些最后都转嫁给了消费者。

  虽然苹果反驳称,封闭的生态系统并不是垄断。苹果只是提供了一个App的市场,因此iPhone用户无权起诉苹果。“App价格由开发者决定,苹果公司在其中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随后几年,这起案件出现反复。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说,“苹果公司划清界限的说法没有意义。”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无形中挑战了苹果手机生态系统的盈利模式。

  过去几年,苹果一直在努力从一家硬件提供商向平台服务商转型。CEO库克的目标是,到2020年公司服务业收入要在2016年(243.48亿美元)的基础上翻倍。2018年财年,经过多年的两位数增长,苹果服务业收入已经达到了371.90亿美元。2019年财年一季度和二季度,苹果服务业收入继续快速增长,分别达到了108.75亿美元和114.50亿美元。相比之下,硬件营收则连续下滑。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苹果大举向服务转型不仅会吸引市场的目光,也会引起全球监管部门的注意。

  编辑 | 王嘉琦 肖勇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