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Libra的现实世界:我要用天秤币

走进Libra的现实世界:我要用天秤币
2019年08月01日 13:21 第一财经

  管涛

  (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

  近期,脸谱(Facebook)宣布的Libra(天秤币)加密数字货币计划引起了各界广泛关注,各方意见莫衷一是。本文试图从实际操作的角度对Libra计划的可行性进行探讨,并对于中国方面的应对提出意见建议。

  一、Libra的币值稳定性

  因为巨大的波动性,比特币被认为不是数字货币而是数字资产。Libra计划明确提出,它有别于比特币之类的投资品,是盯住一篮子货币(如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的稳定币。这种方法可以最大限度降低单个货币波动的风险,为世界各地能够依靠Libra满足日常金融需求的人们进一步提供稳定性。然而,事情恐非如此简单。

  除少数货币替代现象较为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允许外币计价结算和流通外,一般情况下,各国都只承认本币的唯一法偿货币地位,只用本币计价和结算。很多人将银联卡出海,可以在境外用人民币支付、境内偿还人民币,视为人民币国际化,这是极大的误解。其实,在境外消费支付,当地商户收取的是当地货币,然后是银行卡组织在境内统一购买外汇偿还。这一过程中,并无人民币出境和沉淀。

  Libra是类似于埃居(欧元的前身——欧洲货币单位,英文缩写ECU)和SDR的超主权货币,在现实中没有流通使用。所以,除非在币圈内使用,否则一旦在圈外使用,不论进还是出、收还是付,都要转化成当地货币或者指定的可兑换货币。这就会涉及该货币与Libra的兑换问题。

  脸谱宣传Libra的好处是降低汇率的波动性,但将几种主要货币兑美元汇率的波动性,与其兑特别提款权(SDR)汇率的波动性比较看,却并不支持这一结论(见表1):一是1995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波动性低于兑SDR汇率的波动性,尤其在2015年“8.11”汇改之前,“8.11”汇改之后前者略高于后者,显示了人民币汇率调控从双边汇率向多边汇率的转变(即所谓参考篮子货币调节);二是2015年8月至今,除欧元外,其他货币兑美元汇率的波动性都低于兑SDR汇率的波动性;三是2015年8月至今,英镑、日元和欧元兑SDR汇率的波动性,高于美元兑SDR汇率的波动性。鉴于全球范围内有近2/3的国家实行固定或有管理浮动汇率安排,其中绝大多数国家的干预货币是美元,如果选择篮子货币作为支付手段,显然会加大使用者的汇率风险敞口。

  1: SDR篮子货币兑美元及其兑SDR汇率波动性的比较

人民币

境内中间价

境内收盘价

兑SDR汇率

1995.01-2019.06

0.5706%

0.5851%

1.4099%

1995.01-2005.06

0.1176%

0.1176%

1.5244%

2005.07-2015.07

0.3767%

0.4583%

1.3391%

2015.08-2019.06

1.1412%

1.1693%

0.9679%

英镑

兑美元汇率(直接标价法)

SDR汇率

2015.08-2019.06

2.1028%

2.1456%

日元

兑美元汇率(直接标价法)

SDR汇率

2015.08-2019.06

2.0687%

2.1317%

欧元

兑美元汇率(直接标价法)

SDR汇率

2015.08-2019.06

1.5345%

1.1419%

美元

兑美元汇率

SDR汇率

2015.08-2019.06

0.0000%

1.0392%

  (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联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Wind资讯)

  注:(1)汇率波动性是指外汇市场上一种货币对基准货币的价值变动情况。在现有文献中,测度汇率波动性的方法主要分为两种:一是采用汇率对数一阶差分的标准离差进行衡量;二是基于GARCH模型得到的条件方差进行衡量。此处采用第一种方法测度主要货币汇率的波动情况。(2)主要货币兑美元汇率为月平均汇率,兑SDR汇率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月平均汇率。

  波动性就是不确定性,需要相应的风险溢价补偿,波动性越大也就意味着交易成本越高。由此可见,使用Libra跨境支付的成本不一定低于使用主权货币,尤其是不低于使用美元跨境支付的成本。

  鉴于初始的Libra市场交易量较小、流动性较差,这将意味着较高的兑换成本。甚至在可预见的将来,Libra也将是远逊于美元的小币种。例如,在中国境内,美元兑人民币现汇买卖的差价约有0.4%,远低于欧元、英镑、日元等其他主要国际货币0.7%以上的现汇买卖差价(见图1)。其主要原因是,美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外汇交易货币(见图2),交易量大、流动性好、交易成本低,而非美元货币(除毗邻中国内地的港币、澳门元外)在中国就只是小币种。所以,中国人出国,要么在国内就换好目的地国家的货币,要么带着美元去当地兑换。哪怕是近年来人民币境外流通使用越来越广泛,但除周边国家和地区外,在其他地区用人民币消费支付,即使可以用,折算的汇率一定会远差于套算的人民币兑美元的价格。

  1:2019724日中国银行现汇买卖差价(单位:%

(数据来源:中国银行;Wind资讯)(数据来源:中国银行;Wind资讯)

  2:主要货币在全球外汇交易量的占比(单位:%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Wind资讯)    注:由于外汇交易是买卖双边记账,故合计比例为200%。(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Wind资讯)    注:由于外汇交易是买卖双边记账,故合计比例为200%。

  可以预见,即便拥有Calibra数字钱包和Libra账户,美国人在美国消费支付和转账,也应该是用美元账户直接办理,否则要承担用美元买Libra,再用Libra买美元的两道兑换成本。除非美国人有尝试新鲜事物的嗜好。但这种情况应该不会频繁、大额发生。

  当然,不排除未来某些地区会出现用Libra直接标价的商品和服务,这将消除兑换风险,一定程度有助于Libra的更广泛使用。但是,既用本币又用Libra标价,存在菜单成本,同时还可能涉嫌违法。例如,1994年中国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是,禁止境内外币计价结算和流通。这并非中国的特例,而是国际上的惯例。

  有人提出,在Libra盯住篮子货币的计划中,美元仍将占较大权重,这将有助于建立Libra—美元霸权体系。然而,考虑到兑换成本及网络效应和路径依赖,为便于推广普及,取巧的办法是Libra一开始就盯美元,或给予使用者在主权货币和篮子货币之间的选择权。如果脸谱真与美联储有扩张全球美元霸权的“共谋”,也不如直接盯美元,何必遮遮掩掩。

  二、Libra的金融普惠性

  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末,脸谱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3.7亿,其中70%以上的用户在美欧以外地区,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见图3)。如印度的用户估计有3亿多,甚至超过了美国的用户数,成为脸谱人口第一大国。因此,Libra计划的另一个卖点是,要让落后地区10多亿不能享受常规金融服务的穷人,能够享受便捷、廉价的金融服务。但是,现实世界恐非如此美好。

  3:脸谱月平均活跃用汇的全球分布(单位:百万个)

(资料来源: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19-04-25/doc-ihvhiewr8084203.shtml)(资料来源: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19-04-25/doc-ihvhiewr8084203.shtml)

  Calibra在美国拿到数字钱包的业务许可后,显然不太可能在全球通用,因为即便美国也不允许外资金融机构在没有商业存在的情况下吸收本地存款。为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很多国家甚至要求外资银行在当地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子行,才可以吸收当地居民储蓄存款。这意味着Calibra要费时耗力地去当地申请牌照或许可,或者是由Libra协会发展当地有资质的机构加盟。鉴于落后地区的金融外汇管制通常较为严格,市场开拓的阻力一定不小,肯定不取决于脸谱或Libra协会的一厢情愿。如果当地没有Calibra的机构或者是Libra协会的加盟机构,当地穷人也就不可能享受到相关服务。

  即便这些人千辛万苦拥有了Libra账户,也会面临如何获得Libra的问题。其中一种情形将会是通过购买,支付对价取得。那么,他们支付的币种应该是有限的几种可兑换货币,相信Libra不会对那些币值波动大的、不可兑换的货币感兴趣。这就涉及到当地的外汇管制,大概率事件是当地不会支持他们的购汇申请。此外,如果让那些Libra普惠金融服务的对象——缺乏专业技能的穷人,去管理篮子货币的汇率波动风险,相信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至于说Libra在美元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和地区将会进一步刺激当地的货币替代现象,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情况不一定比现在更糟。因为一些规避管制的渠道早已存在,如资金转移境外,在境外登录、开户购买Libra。考虑到交易成本及便利性,这些人不一定会更倾向于使用Libra,除非与其他手段相比存在监管套利的机会。

  三、Libra的跨境监管难题

  根据计划书,Libra的主攻方向是跨境交易,而这将大大增加反洗钱的难度,也会直接挑战外汇管理的有效性。

  反洗钱、反避税、反恐融资(俗称“三反”)是国际惯例,不论有没有外汇管制,都会有这方面的要求。其中,反洗钱有三项基本制度,包括客户身份识别制度(KYC),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制度,以及大额交易、涉嫌洗钱的可疑交易及涉嫌恐怖融资的可疑交易报告制度。

  在中国国内开一个银行账户,如果时间稍微长一些、手续稍微麻烦一点,客户可能就会搞事。但在国外包括在美国,开一个银行账户,特别是非居民开户,花个几小时时间是常见的事情,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拒。因为人家不仅要看你的身份证明,还要查你的资金来源合法性。

  根据计划书披露的信息,目前已经成立了Libra协会,吸收了28个创始成员,成员有支付机构和卡组织、技术和市场机构、电信企业、区块链服务机构、风险投资机构,以及非营利组织、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这些成员绝大多数都没有反洗钱的经验及相关安排。例如脸谱这种社交网络使用的实名制(如果有的话),就不同于“三反”的KYC要求,通常是你说啥就是啥,并无严格的验证环节。所以,脸谱明确将KYC的义务甩锅给了其他机构。

  如果只是用于消费支付用途,跨境电商按照钱货两讫的原则交易、收款,KYC较为容易(甚至有没有关系都不大),但无因转账汇款的KYC却非常困难。即使技术上可以通过开放后台数据、交易留痕进行事后监管,但一方面有违区块链技术的匿名性、去中心化,这正是币圈对Libra计划的诟病之处;另一方面有可能为时已晚,恐怖分子的钱收到了、事儿也办了,而在某些情形下,银行事中是可以主动拒绝可疑或异常交易的。

  如果有反洗钱的要求,那么技术上就涉及到,谁履行大额可疑交易的报告义务?向谁报告以及报送什么信息?鉴于金融监管和交易数据均属于一国经济主权,可以预见,这方面的协调成本不低。很可能是相关机构要向所有当地监管部门申请牌照或许可,并履行反洗钱义务。即便如此,各国的反洗钱要求和执行力度不同,这将是令美国更为头疼的问题。所以,在脸谱Libra计划的听证会上,有美国议员直接质疑这一项目对美国人的潜在危害堪比“9.11”袭击。

  在实行金融外汇管制的国家和地区,Libra的出现只是相当于多了一种外国货币,但具体操作中,外汇管理规定适用的难题也不少。例如,是否支持本国居民和企业购买Libra的用汇需求?如何在虚拟空间界定交易主体的身份(居民还是非居民)和交易发起的地点(境内还是境外)?开一个Libra账户就相当于开了一个离岸账户,是否允许突破金融外汇监管的底线?

  四、主要结论与建议

  本文无意否定Libra计划,而只是客观探讨推进过程可能需要面临或者解决的现实问题。

  Libra的稳定性和普惠性都不是想当然的事情。同时,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区块链也不是法外之地。Libra计划不仅对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包括美国也提出了严峻挑战,短期内恐难落地,即使落地之后短期内也恐难迅速推广。

  中国对于数字货币计划不必人云亦云、盲目跟风,可以想清楚、看明白了再做。要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处理好创新与监管的关系。要认清金融的本源,坚持实质重于形式,穿过现象看本质。对于金融科技业务应该坚持内外资一视同仁,坚持持牌监管和功能监管。(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

货币Libra天秤币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