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高管解读财报:苹果专利案件裁决不影响授权业务

高通高管解读财报:苹果专利案件裁决不影响授权业务
2018年11月08日 09:13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8日早间消息,高通今天发布了2018财年第四财季财报。报告显示,高通第四财季净亏损为5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2亿美元;营收为5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9亿美元下滑2%。

  财报发布后,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CFO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执行副总裁亚历山大·罗杰斯(Alexander Rogers)和法律总顾问唐纳德·罗森博格(Donald Rosenberg)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野村证券分析师Romit Shah:美国国际贸易委员最近的表态算是对公司有利,但是没有颁布任何禁售令,对苹果的发展似乎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公司如何评论?

  唐纳德·罗森博格:你指的可能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一名法官对于该案初审结果的表态,目前已经进入终裁阶段。我们很高兴ITC判定苹果侵犯了高通的专利,但是我们显然不同意其不实施禁令的决定,我们将通过其它方式请ITC与其沟通。

  Romit Shah:中国会否因为该裁决惩罚苹果?还是会采取跟美国一样的立场?

  唐纳德·罗森博格:公司在中国多地发起了20多项专利侵权诉讼,知识产权法庭对我们的专利保护非常有力,很多判决中都包含禁令,我们会继续跟踪这些案件的执行,对这些判决结果非常满意。公司还分析了这些诉讼的法律效力,这些在中国的诉讼中,只有一起没有赢,其它诉讼的法律效力都得到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认可。

  分析师:公司对于明年的展望会否因为博通并购高通的计划没有成型而发生什么变化?其它可能需要考虑的因素还有法律成本,智能手机市场下滑和回购减少。

  乔治·戴维斯:对恩智浦交易期限从4月延长到7月,然后上个季度的终止,8月份实施了相应的资本回报计划,这个计划让事情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公司宣布回购以后出现的增值与恩智浦从一开始就出现增值的情况有很大不同;相比而言,公司宣布回购的情况下,再加上授权方案,可以带来更高的增值。和去年年初的看法相比,我们目前认为今年和明年的手机市场的增长都不太好,其它比较小的影响因素有利率提高,有因为诉讼过多而导致的运营支出提高;不过重要的是,那些驱动公司财报增长的因素,主要是中高端处理器的增长依然存在。目前比较重要的是解决与苹果的诉讼,以及解决之后所带来的影响,比如产品方面的重新合作,以及随之出现的增值。我们也期待2020年,2021年的业绩将可以因为5G业务受到正面影响。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分析师Timothy Long:中国台湾的公平交易委员会(FTC)裁决结果会否影响公司对路由器企业厂商授权?是否会对苹果的合作伙伴造成影响?

  唐纳德·罗森博格:公司的竞争对手可以自由地向设备制造商销售芯片,这是多年来的惯例,因为我们有对设备制造商的授权,不需要向公司交纳费用。只要设备制造商得到了授权,其在零配件层面就不需要授权,这个规则长久以来得到业界和行业权威机构的认可,所以我认为法官的表示是错误的,需要等待1月份的重新判决。

  近期来看,裁决对苹果及其合作伙伴的没有影响,因为我们对他们有授权,目前的裁决也不是完整的,不是最终的裁决,我们将继续在法庭发声,继续在世界范围内授权我们的专利。

  亚历山大·罗杰斯:公司对处理器和蜂窝式网络授权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系统和设备层面,这一点不会因为目前的判决结果而产生变化。另外,我们之前也处理过类似情况,因此不会对公司的授权业务造成破坏性影响。

  史蒂夫·莫伦科夫:我们的主要焦点还是如何处理这个诉讼的问题,对公司的正常业务运营没有影响,不会因为诉讼裁决而改变我们的惯常做法。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Amit Daryanani:公司希望在高通CDMA技术(QCT)业务上取得接近20%的运营利润率,请问公司对移动基带工作站(MSM)业务的利润率有怎样的期待?CDMA技术业务从略微超过10%到接近20%的增长的驱动因素是车辆还是成本方面的调整?另外,在FTC初裁之前,公司与FTC商定有30天的宽限期,法官的裁决会否阻碍了公司与FTC在庭外和解的可能性?未来半年到9个月会否有这种可能?

  乔治·戴维斯:关于公司对MSM业务上半年和下半年的预测,产品组合的调整都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与产量的关系不大,尽管产量提高也是好事。中低端产品产量下降,高端产品产量提高的趋势没有变化,这个跟在中国发布的产品型号有关系,可能克里斯蒂亚诺·阿蒙更有发言权。当然,我期待成本控制也可以对提高利润率有作用。

  克里斯蒂亚诺·阿蒙:要到了2019财年年末才会看到5G产品产量的上升,并对2020财年产生实质影响,但是真正的发布是在2019财年年末。

  唐纳德·罗森博格:我们和FTC正在讨论和解方式,未来还将继续。

  伯恩斯坦(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Stacy Rasgon:公司为什么在第一财季的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的财报中包括了单列的税务利益?上一财年公司在做2019财年业绩展望的时候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个税务利益?0.45美元的税务利益贡献,是否包含在关系公司支付报酬的每股5.25美元收益之中?为什么包括在内?

  乔治·戴维斯:税务项调整的时机与公司的税务业务重组有关,过去几个月一直在进行,但是的确跟我们的行动步调相一致。

  至于报酬,我们的重点仍然是实现我们之前提出的目标和管理层的报酬方案。财报的一次性的项目不会对这些目标和计划产生影响。

  Arete研究服务分析师Brett Simpson:今年早些时候博通准备收购高通的时候,公司预计2019财年QCT相关业务的营收(adjacency revenue)可以达到70到80亿美元。这一预测目前是否有变化?

  乔治·戴维斯:相关业务的营收在2018财年要比之前预测的少,2019财年的增长速度会有恢复。我们此前的预测也包含射频前端业务,其中有苹果的贡献,这部分业务已经不包括在我们的前端业务部门。尽管没有这部分业务的加持,增长依然非常强劲。

  关于产品组合,如史蒂夫所言,有一些喜人的趋势,不光是在微软视窗方面,还有物联网和汽车领域,增长的减缓对我们在2019财年的税前利润率冲击并没有我们在2018财年预测的那么大。

  至于业绩展望,我们的做法与行业内其他公司无二,只对下一季做展望。

  Brett Simpson:对2019财年营收70到80亿美元预测有没有变化?另外一个问题,克里斯蒂亚诺提到说使用骁龙800的Windows设备和射频业务有商机,在5G手机发展的背景下,这些商机如何体现?

  乔治·戴维斯:我们对70到80亿美元的预测不做改变,这个预测与我们今天看到的情况之间最大的不同是物联网业务的增速下降,以及苹果对我们前端业务的影响。但是,对公司的税前利润影响,与我们的预期相去不大,影响很小。

  克里斯蒂亚诺·阿蒙:我们预计5G业务即使在目前的既有业务中也会有非常大的拓展,对QCT的营收和利润都有驱动作用,在市场份额方面也可能如此。我们看到了两个驱动因素,一是设备提供的内容更多,除了高端应用芯片和5G调制解调器,我们的射频前端设计,包括毫米级波组件,都有不错的增长。一些国家,比如美国,将采用毫米级波。

  美银美林分析师Tal Liani:公司此前做出过支出减少10亿美元的展望,能否介绍一下今年的支出走势?年初会否下降?去年是否走稳?另外,公司对下一财季MSM出货的预测低于华尔街的预期,可否详细介绍一下哪些地区出货强一点?哪些地区弱一点?如何看待有关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下滑的报告?

  乔治·戴维斯:2019财年的运营支出将继续下降,有一部分支出项目将停止。另外,有些计划中的项目也会逐步实施,有利于支出减少。总的来说,我们对于减少支出很有信心。

  MSM份额的问题,苹果的影响很大,对苹果的出货第一财季的量同比下降5500万件。这个影响因为2018财年中国市场的强劲增长而显得没有那么强烈,尤其是高端市场需求的提高,所以非苹果业务的增长解决了很大问题,但是第一财季的非苹果市场的贡献不会有那么大。苹果去年提前下了很多订单,今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克里斯蒂亚诺·阿蒙:补充一点,不计苹果对公司业务的影响,2019财年的季节性变化和2018财年一样,如乔治所说,比较MSM出货与投资者的预测,你会发现苹果预先采购了5000万到5500万件,所以目前MSM的出货对象主要还是非苹果客户。下半年苹果对公司的业务就没有什么影响了。

  瑞银分析师Timothy Arcuri:还是关于2019财年展望的问题。是否可以认为公司预计2019财年的每股利润为4.8美元,而非之前的5.25美元?

  乔治·戴维斯:我们不会重新预测,情况一直在变,恩智浦的案子有影响,这和我们2018财年刚开始的时候做出的预测肯定不一样。很大程度上也与公司回购的时机有关,也和诉讼案件的解决有关,那之后我们做的预测可能更为准确。除此之外,影响因素也只有比我们预期弱一点的市场,相关业务增长的放缓,以及利率和税率的略微提高。

  Timothy Arcuri:看来苹果的不确定因素还很多,不过每次财报会传达的信息都是中国可能实施禁售令,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再谈具体销量的问题,但我想知道的是什么能促成公司拿到禁售令?是其中一项专利侵权案吗?本财季可能发生吗?2019财年会有吗?

  唐纳德·罗森博格:如我所说,我们在中国发起了20多项诉讼,有些申请了禁令。中国和其他国家不同,在最终发布永久禁令之前,会先实施一些初步的禁令。如我之前所说,他们也通过同时进行的程序审查专利的合法性,到目前为止都非常成功。所以如果判决结果对我们有利,禁售令就有可能颁布。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Ross Seymore:MSM出货下降20%,原因有苹果,多增加的一周等等。如果不计苹果的因素,出货量也只是持平或者有很小幅的增长。考虑到公司在中国市场份额的增长,我很惊讶为什么没有更好的增长?另外一个问题,公司说税率大约为15%,在解决完你们提到的最大的两个问题之后,税率会否有变化?

  乔治·戴维斯:先说税率的问题。15%是对剩余季度而言,全年的税率在3%到4%,因为第一财季有税率优惠。税率调整令公司一些海外营收变成了国内营收,其中大部分都将使用海外无形收入税率,也就是13%,而非法定的21%。

  MSM出货方面,不是非常理解你的问题,环比和同比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Ross Seymore:我是指同比,公司预测是1.85件,而我们计算是去年同一季度有2.37亿件,如果我去掉苹果采购的5000万到5500万件,去年的同期也是1.8亿到1.82亿件。

  乔治·戴维斯:懂你的意思了。变化主要体现在一个是中国市场需求的减少,第四财季我们在中国市场的高端产品市场表现比其他地区要好,但是第一财季我们拿到的售出率没有预期那么高,需要一段时间消化,所以貌似中国市场的同比增长没有那么大,顺便说一下,2018年第一财季中国出货量的表现很不错。(天恒)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