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3D摄像头的方案 让安卓器件供应商奥比迎来曙光

苹果3D摄像头的方案 让安卓器件供应商奥比迎来曙光
2018年07月11日 11:02 中国企业家

  黄源浩的目标,是做到3D摄像头的全球第一。

  原标题:苹果的一个选择,让这家备受煎熬的公司迎来了曙光

  进入OPPO的供应链之后,小米、vivo、华为、三星和苹果是奥比中光未来的新目标。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 | 马吉英  摄影 | 金羽泽

  黄源浩终于可以说出自己保守已久的秘密。6月20日,他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关于OPPO Find X手机3D结构光摄像头的文章,转发语写道:“发布会之前有保密协议,是啥都不能说的,憋坏了。”

  他的秘密就藏在这款刚刚发布的手机里。消息显示Find X采用的是由奥比中光提供的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它通过结构光元器件在面部投射出15000个识别点,构建出用户面部的3D模型,实现人脸解锁、刷脸支付以及AR表情等应用。黄源浩正是奥比中光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5月21日一则融资消息也曾将奥比中光推向聚光灯。这一天它宣布获得由蚂蚁金服领投,赛富投资、松禾资本、天狼星资本以及仁智资本等跟投的超2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达到独角兽级别。

  创业五年后,奥比中光迎来自己的关键一年。据黄源浩透露,2018年奥比中光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的出货量将达到几百万量级,2019年的出货量可能达到三四千万个。按照一个模组几十美元计算,今年收入将达数亿元。

  奥比的爆发增长与苹果的一个选择密不可分。2017年9月13日,苹果发布了搭载前置3D摄像头的iPhone X手机,在结构光、ToF(Time of Flight,飞行时间)和双目立体成像这三条技术路线中,苹果选择了结构光,这与奥比从2015年就开始布局的方向一致。

  安卓手机厂商立刻跟进。经过十来个月的研发,搭载3D摄像头的国内安卓手机也在近期密集推出。5月31日,小米8透明探索版发布。6月20日,OPPO Find X在法国巴黎浮出水面。有消息显示,在6月底vivo也将公布自己的3D摄像头技术,华为也已完成了相关设计。市场呈现出爆发态势,有媒体援引中信证券分析师徐涛的数据称,3D结构光方案的市场空间于2020年将达到78亿美元。

  奥比中光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3D结构光摄像头提供方,成为国内手机厂商们的选择。由于人力有限,奥比中光接受了OPPO提出的独家合作要求,成为Find X手机3D摄像头供应商。接下来,奥比也计划扩大自己的合作对象,根据黄源浩的战略节奏,未来一两年,奥比中光争取实现与小米、vivo、华为、三星、苹果等手机大厂的合作。

  营收剧增和独角兽标签下,奥比中光准备在一两年内冲刺创业板。根据目前证监会政策,它有可能成为另一只踏上绿色通道的独角兽。

  煎熬

  对于黄源浩和奥比中光而言,刚刚过去的2、3、4月是一段“最难的时间”。

  彼时奥比中光跟OPPO的对接已经进入冲刺阶段,最后关头发现整个问题清单上仍然“有五十个、一百个问题等着去解决”。

  这是奥比中光第一次与手机厂商进行合作。这家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奥比中光的业务都围绕在电视、机器人等领域,算是有过量产和调试的经验,但与手机厂商对接时,黄源浩才发现手机业务的困难“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首当其冲的就是手机半导体必须要做到足够小,挤进已经高度集成化的手机;同时能耗必须足够低,减少手机电量的消耗;再者要求抗摔,不能因跌摔导致镜头的精度下降。在技术方面,外部光照条件、人体温度等等条件的变化都会对精度产生影响。

  这其中大部分问题是黄源浩在做电视、机器人业务时不曾遇到的,这就对产品化和制造工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量产时,一百个模组保证精度、视角一致没有问题,不意味着一百万个没有问题,而要求一千万个模组同样不出问题,就“非常不容易”。

  这是OPPO第一次采用3D摄像头模组,对标产品就是苹果在2017年9月推出的iPhone X,因此给奥比提出的要求有时不仅仅是超越苹果,甚至“触及到了物理极限”。

  2017年9月,奥比与手机厂商对接不久,客户就提出让他们再改进一款芯片,要求更高效、功耗更低、成本更低、唤醒时间更短。对黄源浩来说,出一款芯片就代表着要再投入几百万美元,“到了2月,最煎熬的是不知道芯片出来是好是坏”。黄源浩回忆,万一出现问题几百万美元损失事小,更重要的是几个月的时间无法弥补。好在芯片最终达到了设计要求。

  黄源浩形容几个月的对接“像是被扒掉了几层皮”,白发因此多了不少。为了赶进度,有些同事的状态也出现了问题,被黄源浩强制要求休息,“你不能待在公司了,赶紧放假三天,去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玩三天。”

  实际上在2017年iPhone X确定采用3D结构光方案后,国内几家大的手机厂商都曾尝试与奥比中光进行合作,而2017年底时奥比手机部门只有一百来人,根本忙不过来。

  OPPO恰在此时提出了独家合作的要求。黄源浩做了一个评估,以自己当时的人力物力,如果只支持一家,做成的把握有九成,要是两家同时干,把握可能只有七成,他决定接受与OPPO的独家合作。“现在想想当时还好没支持三家。”黄源浩庆幸道。

  与量产息息相关的良率上,黄源浩透露这一数字高达90%。根据他的预测,3D摄像头模组今年会出现在3000元级别的手机,随着价格下降,明年将会出现在2000元级别手机,模组需求量也将达到5000万个到8000万个,黄源浩的目标是拿下“一半以上”。

  决定做手机项目时,黄源浩就做好了付出巨大代价的心理准备。在他看来,这是提高公司技术能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斗,“就是不赚钱也得干”,即便“歼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整场仗打完,作战能力将会大大提高,奥比也将会迎来蜕变,再去打别的仗就容易得多。

  干大事儿

  奥比中光也曾经历过冷落与怀疑。

  2015年时,还在主攻电视与机器人市场的黄源浩就判断手机未来也将会采用3D摄像头。论据之一就是,苹果在2013年11月收购的以色列Primesense公司,做的就是结构光方案的3D摄像头。黄源浩于是决定在这个方向上储备力量。2016年初,奥比推出了应用在手机上的原型演示产品。

  2016年10月,黄源浩从半导体供应链得到的消息显示苹果的确在研发结构光方案,并且会应用在2017年发布的产品上。但此时业内的意见并未达成统一,也有评论认为苹果将会采用另一个技术路线ToF。

  这让手机厂商有些举棋不定。黄源浩带着自己的结构光方案向手机厂商介绍时,大多时候的反馈“不太热情”,“我们说接下来会用3D结构光摄像头,但别人不太感兴趣,有时也不太相信。”黄源浩回忆说。手机厂商们想要再等一等苹果的确切消息。

  2017年9月13日,苹果iPhone X发布,确认采用的是3D结构光,国内手机厂商的态度也随之发生变化,从9月10日到当月底,短短20天里,有三家大厂邀请奥比中光前去开样。

  投资人也给予了这家公司足够的热情,不少人辗转联系到奥比中光CFO陈彬和黄源浩,表达想要投资的意向。

  出生于1980年的黄源浩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分别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2009~2013年又在香港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SMART研究中心作为驻站博士后,研究方向一直是光学3D测量。

  他原本的计划是去大学教书,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后再出来创业。2012年下半年,几个高中同学找到他,“你有什么产品可以商业化吗?”黄源浩回答道,“有啊,我们干的东西都很接地气。”高中同学鼓励他出来自己干,同时为他送上了数千万元的天使投资。

  作为潮汕人,黄源浩“从小到大都想自己开公司”,真正让别人用上并且喜欢自己的产品也是他觉得更有成就感的事,而不只是论文。早有准备的他花了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就组建了一个五人团队。2013年1月18日,奥比中光正式成立。

  一开始团队把切入点选在了工业测量,做了两三个月后股东们给他提了一个问题,“做工业测量虽然能很快赚钱,但是一年能卖几个呢,有没有可能干一些能够惊天动地的事?”

  黄源浩明白要想“惊天动地”就得往消费级3D传感器转型,面向客厅电视、机器人等业务方向,这样市场才足够大。这年8月他停掉了工业测量业务,“干大事儿去”。

  2014年到2015年底,将近两年的时间团队都在搞研发,基本没有收入。同时为了保证量产,团队选择了自己设计制造核心芯片,而一次流片(指芯片试生产)就要花掉上千万元。此时黄源浩带领的团队虽然在2014年底获得深圳市“孔雀团队”第一名,但4000万元专项资助尚未到账。等到2015年2、3月份时账上只剩几百万,勉强够几十号人的团队撑上三四个月。

  黄源浩决定接受国科蓝海的A轮投资。从2014年10月第一次见到黄源浩时,时任国科蓝海投资经理的陈彬就强烈地感觉到“一定要投”,尽管当时只有简单的产品原型,公司也没有收入,陈彬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它广泛的行业用途,和科学家黄源浩身上企业家的味道。A轮投资后半年,陈彬也决定加入奥比。

  2015年7月,奥比中光第一代芯片成功流片,年底3D摄像头模组实现量产,公司在当年开始有几百万元收入进账。2016年随着大规模量产并在电视、机器人等领域应用,该年收入达到七八千万元,实现了盈利。如果不是乐视、保千里两家客户在2017年出现变故,这一年的营收预计能达到3亿元。

  投资人们也一直在关注着奥比。2017年初加入松禾资本后,担任董事总经理的冯华通过层层关系找到黄源浩和陈彬,表达想要投资的意愿,但奥比当时并没有资金需求,二人婉拒。

  冯华想要投奥比的逻辑很简单,在行业需求的大势下,他像陈彬一样看中了黄源浩“科学家+企业家”的特质,他在投委会开玩笑说,“又是潮汕老板又是科学家的,全中国都没几个。”D轮融资时,松禾资本也成功入局。

  陈彬也在选择着投资机构,他更为关注投资者所能带来的资源。等到2017年11月蚂蚁金服找了过来,陈彬马上意识到其中的战略意义,为此他关

  在陈彬看来,蚂蚁金服在线下布局刷脸支付,安全性远超2D摄像头的3D摄像头就成为必需品,阿里巴巴布局的无人零售等业务也将为奥比中光带来机会。而据黄源浩透露,蚂蚁金服可能会给奥比线下刷脸支付机50%以上的市场份额。奥比决定给蚂蚁金服一个“战略价格”,使其成为重要股东。

  蚂蚁金服带来的1亿多美元使奥比中光不再担心经营缺钱,但黄源浩的目标不止如此,他想要通过新一轮融资,向上布局供应链相关企业,向下则在智能安防、自动驾驶、智能机器人等行业和产品中选择一两家投资,使奥比中光成为提供机器视觉的基础平台。

  变数

  对于奥比中光而言,手机3D摄像头还只是一个刚刚开始的赛跑。

  2017年11月,华为发布了与舜宇光学合作的“点云深度摄像头”,不过它并不是一个嵌入手机的摄像头模组,而是一个外置的手机配件,也没有给出上市日期。到了今年3月22日,有消息显示华为已经完成了3D摄像头的设计,正在积极寻找供应链制造商,预期在下半年华为的旗舰机型上将会搭载这款摄像头。

  小米选择了与以色列公司MantisVision合作,5月31日发布的小米8透明探索版上,就使用了这家公司的3D结构光摄像头模组。但有分析称,小米8透明探索版同时采用的屏下指纹模组和3D摄像头模组,价格都在几十美元以上,因此整机售价也比普通版高出不少,量产规模可能并不大。

  vivo同样不愿错过这场技术迭代,它选择与松下合作,另辟蹊径地采用了ToF技术路线。多家媒体6月19日的消息显示,vivo这项名为ToF 3D的技术将会在6月底的世界移动大会上亮相,并有可能在下半年商用。

  这些大厂都是奥比中光想要争取的对象。黄源浩为此做了一个规划:“2019年上半年争取到与小米、vivo的合作,2019年下半年把华为、三星也争取拿下。到时候努力超过苹果的3D结构光效果,这样就可以跟苹果谈,到2020年时把苹果也争取到。”

  但这条路上充满着风险与竞争。国内为数众多的参与者同样在摩拳擦掌,在结构光、ToF、双目立体成像三个技术路线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玩家,其中不乏舜宇光学、汇顶科技等等重量级选手。

  此前云从科技研究院副院长周翔曾测评了十几家公司的产品,他表示奥比在结构光上确实存在至少5个月的领先。测评后云从科技也选择了结构光作为重点研发方向,并在今年2月推出“3D结构光人脸识别技术”。

  但依然有些困惑萦绕在周翔心里,他对3D结构光未来前景有一点怀疑。近距离上3D结构光比ToF的效果要好,而一旦距离达到三四米,3D结构光的效果就会出现快速衰减。因此它很适合手机人脸解锁,但是在AR等场景,乃至安防摄像头、门禁等应用,ToF可能更占优势。“未来我个人认为ToF可能比3D结构光应用场景更大。ToF发展的速度更快一点,突破的瓶颈要比结构光更小一点,精度也会慢慢赶上。”周翔说。

  随着vivo的ToF 3D方案临近推出,ToF镜头优于结构光的声音也渐渐起来。结构光与ToF之争才刚刚开始,奥比中光必须要为可能存在的技术路线转变做好准备。

  据陈彬透露,奥比中光在ToF上也进行着技术积累,未来将会用到自动驾驶的机器视觉上,这被黄源浩认为是“一定要做的业务”。

  手机业务之外,奥比也继续在客厅电视、机器人、3D试衣等方向布局,但在发力上它有着自己的节奏。奥比的策略是提前两三年对市场进行预判和技术积累,“永远希望踩准那一步,比市场提前半年拿出产品。”陈彬说。

  根据黄源浩的判断,未来全球手机每年销量中的30%都会使用3D摄像头,按照2017年全球14.7亿部计算,这一数字约为4.5亿部,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黄源浩的目标,是做到3D摄像头的全球第一。

  实现这个计划的路上,奥比中光还会像以前那样踩准每一步的节奏吗?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