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引入斯坦福模式 朱敏投资既当爹又当妈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13日 02:51  21世纪经济报道

  杭州报道 本报记者 杨琳桦

  把一手做大的网讯卖给思科已成往事,如今朱敏想做中国的吉姆-克拉克(Jim Clark)。

  硅谷创业奇人吉姆,是高性能工作站SGI、网络先锋Netscape(网景)和在线医学数据传输公司Healtheom的缔造者,这三家高科技公司市值均超过10亿美金。不过,朱敏更想成为吉姆在硅谷创业者心中的另一个角色——点石成金的"创业导师"。

  这是朱敏的理性总结,也是感性经验。4年前,当朱敏发现国内某地软件园很适合做软件外包基地时,不料劈头迎来当地政府的三大诘问——你的公司是世界500强吗?明年预计做多少收益?你打算投资多少钱?

  "他们不信我一年能做出400万-500万美金,同时认为初期投资500万美金太少。"朱敏说,但事实上,在美国也是先投点钱做事情,再继续投,这样做下来的,而且500强很多都是通过收购中小创新企业发展而来。

  "中国创业者的环境还是受太多制约,尤其在企业成长期。"朱敏认为,资金和相关经验是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中最稀缺的资源,因此希望能将成长型科技企业所需的环境延伸出来。

  朱敏有良好的平台来实现这一梦想,他是美国最大的中早期投资公司NEA的合伙人,他本人还和NEA各出资50%在中国成立了中早期投资公司赛伯乐,并担任董事长。

  现在,朱敏找到了一个更适合的角色——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创始人兼院长,这是他捐助1000万美元给浙大成立的非营利性机构。

  如果成功,朱敏将书写国内首个民间天使投资人参与大学产学研合作创新,并构建以学校为主体的创新孵化机制的故事。

  硅谷的"创新温床"

  美国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创新温床"硅谷。在硅谷早期阶段,斯坦福大学作为一个机构的领导能力不容忽视,这也是国内大量"科技城"模式的由来——依托一所或几所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

  这种模式已初具硅谷一些要素,如科研教育体系上可能涌现的新技术知识、工程师和科学家以及大量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我国约70%至80%由高校承担)等。

  不过,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科研成果转化率上,我国高校目前每年科技成果在6000-8000项间,但真正实现产业转化的不到十分之一,而发达国家的转化率一般不低于30%。

  "除了缺乏内在动力机制、外在经济载体等,对于硅谷创新过程中的风险资本是如何孵化和培育美国信息技术革命,还须更清晰认识。"有高校科研工作者向记者表示,硅谷高新技术产业初创时期的模式往往是先有科学突破,随后在风险投资资助下进行商品开发。

  硅谷风险资本的特殊功能表现在通过资源的超常规配置刺激创新和培育高新技术产业,受支持企业有的因研制出新产品而开创新产业,也有的因引进新技术而使传统产业旧容换新颜。

  除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半导体外,苹果公司从获1300美元投资成长为个人电脑业龙头,也是由风险资本培育,从初创到企业上市,风险资本分3次共投入约35.3万美元,其他故事还包括微软、雅虎、eBay等。

  此外,基因工程在上世纪60年代及70年代早期出现于美国一些名牌大学实验室,大公司并未直接参与商业机会的开发,而是由风险资本扮演了重要角色。硅谷生物工程产业中,约有一半资本来自风险资本市场,其中风险资本占28.1%、私人风险投资占0.8%、

股票市场占20.3%。

  本质上说,与国内大量"科技城"一样,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承担的也是一个类似斯坦福国际研究院定位于产、学、研一体的角色,而朱敏希望能整合斯坦福国际研究院和NEA在扶持中小创新企业上的经验,打造一个适合中国高校的创业产业链模式。

  创业企业的成长三元素

  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教授李凯获NEA投资后于2001年成立Datadomain公司,此后NEA将其项目孵化,产品两年后问世。今年6月Datadomain登陆纳斯达克,目前市值接近20亿美金。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人通常有创业经历。"朱敏介绍,NEA投资人不少出自高校,同时做过企业,又再出来做投资人,他们在高校有很多关系,同时看过很多工业,知道产业方向,什么阶段可帮助孵化什么,"等市场要成熟时,再把教授拉出来做公司,一年后教授又能回去,然后雇一个好的CEO过来,公司就做起来了"。

  这涉及高科技企业的成长环境。朱敏认为,把高科技企业的成长比喻为一个孩子的成长,高校是最前端——新生企业的种子(创意、人才等)诞生地,负责提供孵化器和创始资金的政府相当于"妈妈",而股权投资(另一要素为债券投资)则为"老爸"。目前中国缺乏好"老爸",即给孩子辅导并决定其发展方向的基金投资。

  一个孩子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考上大学,有层层辅导过程。朱敏认为,一个健康而理想的"爸爸群"应该为——企业创业期由天使投资(成功创业家)和早期投资(企业家为主)担任;企业进入高速成长期的中晚期投资者则由管理咨询团队扮演,一直到企业IPO前的财务投资或战略投资。

  "创业成功的企业家这一点很重要,尤其是早期投资,他们能帮助企业少走很多弯路。"朱敏说,目前国内的投资人多为财务或MBA出身,会导致很多问题,比如在精神上难以理解创业者,而且都蜂拥到中晚期投资上,这也是中国没有太多早期投资人、相关投资机构越来越少的原因。

  一些海归创业者告诉记者,天使投资作为创业投资关键一环,在促进企业创业和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这点在硅谷表现尤为突出,"他们最大贡献不是钱,而是创业经验,许多投资金额并不多,但能用不同的形式帮助到创业者"。

  这些帮助包括进行产品分析、市场分析及商业模式分析等,而自身未做过企业的投资人在辅导效果上要打折扣,其可能细究财务细节,却很难帮助企业实现可行的商业模式。

  "中国在天使投资和早期投资上都有缺位,尤其缺乏有创业经历的投资人。"朱敏说,这也是他接受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第一任院长要职的初衷,"毕竟我曾在商战中跌打滚爬过"。

  "与斯坦福国际研究院一样,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主要做项目孵化,做出来然后引进投资,任务即完成。"朱敏表示,他同时会利用NEA及赛伯乐投资,"这两个公司的投资风格都是与创业者一起手把手地做企业。"

  在硅谷,做过实业的天使投资人通常会组成"Angel Group"相互引荐项目,参照该模式,朱敏说他也将选择做企业出身的天使投资人,"比如阿里巴巴CTO吴炯、原UT斯达康中国区总裁、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联合总裁周韶宁等好朋友。"

  在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的名誉院长名单中还包括——硅谷著名风险投资机构Mayfield Fund创建者之一、原斯坦福国际研究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威廉-米勒,以及197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NEA投资合伙人阿尔诺-彭齐亚斯等。

  浙大创新研究院的角色定位

  据朱敏透露,目前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已有3个孵化项目,其中一个为机器人项目,另两个在新能源和三维设计领域。

  "中国机器人大有市场,但现在中国机器人没定义好,大部分拷贝美国,它们在扫地,中国机器人也在扫地,然后以价格更便宜取胜。"朱敏说,其实中国完全可以做出另一类非常好的机器人,"机器人完全可以替代秘书职位负责开门等,一个月收一千美金左右,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

  作为孵化器,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的任务主要在收集、分析校内项目,并帮助这些项目做定义、产品分析、市场分析和商业模式等,之后的产业化主要用两种方式:

  第一种是直推模式,即把好技术推向市场,如机器人项目。朱敏透露,这种方式可以帮助那些在全国已有很好渠道的公司建立起核心竞争力,"如精品

装修行业,可以放进去一个三维技术平台,这也是一种孵化"。

  第二种则是帮助一些高科技企业确立新商业模式。"我曾与一家做激光设备的公司聊过,他们现在的商业模式主要是把设备卖给别人,但真正需要购买设备的公司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只需要使用半个月或更长一点。"朱敏说,他们完全可以做一个大连锁,与通用汽车一样,在出售的同时提供租赁服务,这是两个市场,绝不会发生业务的冲突。

  "创新模式要落地,困难可想而知,我把它作为人生的再一次创业,希望3到5年内能做出一个成功模型。"朱敏说,成功的意思是,与斯坦福国际研究院一样,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能成为一个有盈利的项目。

  据朱敏介绍,目前斯坦福国际研究学院的赢利方式主要是研究合同(国家项目和大公司研究合同)及孵化企业的知识产权,"今后,我们也会通过论坛、出书、培训以及孵化知识产权等多种项目实现盈利"。

  朱敏还透露,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已在筹备"从实业到资本-中国成长型企业斯坦福创新与

发现之旅"项目,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中国成长型企业的涉外培训活动,"目的是开阔中国企业家的全球化视野,集聚创新群体,培养创新意识和能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