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埃森哲看上谁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17日 17:31  中国计算机报

  作者:王悦承

  【赛迪网讯】一群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是通信和高科技产业的布道者,他们“有幸”进入埃森哲“法眼”,应邀参加一场只属于“豪门”的盛宴。他们是谁?

  埃森哲运作GCF的全球化运营团队

  “我们应该在中国举办GCF。”2003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GCF的分组讨论会上,中兴通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等中国企业代表的首次出席,让不少与会者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SARS危机的爆发,当时欧美不少机构都奉劝当地居民要“远离亚洲”。

  GCF是埃森哲全球融合高层论坛(Accenture Global Convergence Forum)的简称,它被认为是全球颇具盛名的通信及高科技论坛之一。该论坛每年都会召集全球工商企业高级主管,共同探讨通信、计算机以及内容服务行业面临的热点议题。埃森哲是全球领先的管理咨询、技术服务和外包机构,在全球48个国家设有分公司,员工超过12.6万名,2005财年的营业收入逾155亿美元。

  在过去17年中,GCF吸引了近4000名全球高层主管。尽管日程紧张,包括维亚康姆公司的雷石东、通用电气前任CEO韦尔奇、思科公司钱伯斯、eBay公司惠特曼等在内的全球商业领袖,都曾专程赶往GCF。

  “在2003年时,我们在中国的业务规模还远不如今天。但在当时我们就已下定决心要在北京举办GCF。”埃森哲全球CEO比尔·格林在接受《中国计算机报》采访时说。埃森哲负责通信与高科技行业的合伙人杨汉康(Hakon Jacobsen)介绍,2002年初刚到中国时,通信与高科技部门只有五个员工。但是经过四年的发展,目前员工人数已经超过350人。

  经过将近三年的准备,埃森哲已经悄悄地为GCF在中国的举行做好了前期准备。他们将于5月10~12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通信、计算机以及内容等相关行业的500名企业高层。他们都是重量级人物,450个海外面孔、50个中国面孔,其中包括台积电公司董事长张忠谋、富士通株式会社会长秋草直之以及韩国SK电信公司总裁兼CEO金信培等。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凯文·马丁也将参加这个主题为“拓展市场:创新和全球化”的GCF,这将是他首次访华。

  从14人到500人

  1989年,当埃森哲第一次组织14个人参加的GCF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规模。比尔·格林回忆说,第一届GCF在亚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城举行,当时出席会议的基本上都是美国电信公司的高层。“我们已经看到电信业将会给全球带来很大影响,但当时这个行业还属于非常前沿的领域,业内领导者非常渴望能共同交流。”

  与现在相比,20世纪80年代末的通信技术还相对简单,当时几乎没有无线业务,也没有什么内容。电信公司往往是做大笔的投资,然后通过庞大的覆盖网络,来获取收入和利润。然而在不到20年时间里,通信技术和通信行业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不断发生着巨变的行业,因此需要人们联系在一起,互相学习、分享和促进。”比尔·格林说,这就是埃森哲当时举办GCF的初衷。

  通信行业几乎成为GCF头十年探讨的惟一话题。比尔·格林表示,如果留意关注通信产业历史的话,人们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个产业在不断地创造奇迹。“这个产业之所以如此有趣,是因为它总是由那些有远见的人来推动的。如今也有很多有远见的人,他们在展望十年以后的状况时经常会形容说‘沟通将变得完全无缝,内容将随处可见,计算将无处不在’。要达到这种状况,还需要大量的投入和勤奋的工作。”他说:“但是,这并非是空中楼阁,尤其是当我们回想起十年前的情景,回想起十年以前人们所做的富有远见的预测时。”

  事实上,在GCF举行的头13届里,GCF所指的是全球通信高层论坛(Global Communications Forum)。直到2002年,考虑到通信、计算机以及内容服务行业的明显融合趋势,埃森哲决定把GCF改名为现在的全球融合高层论坛。

  “其实我们在十年以前就已经在开始探讨融合的话题了,而且我们很快就得出结论说,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互相融合。”比尔·格林说,通信、计算机和内容的互动是非常重要的,大部分GCF的参会者也是这几大领域的企业高层。“我想首先出现巨大变化的领域是电信,然后将是设备以及计算机部件,最后是内容。企业要解决的是如何获取数字化内容,并且提供给尽可能多的用户。内容正在变得越来越数字化,这将在某种程度上带动产品和服务的需求。”

  中国的魅力

  从比尔·格林的角度来看,亚洲尤其是中国的迅速兴起,极大地加速了全球融合的进程。他说,从相关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已经毫无疑问地对全球通信和高科技行业发挥着重要影响。“现在无论是哪个行业的CEO,他们都必须了解亚洲在发生什么,必须清楚亚洲将在他们的公司中扮演什么角色。”

  2003年,执行顾问委员会提议,应当把GCF搬到中国举行。尽管有很多人对这个提议大加赞赏,但是也有不少反对意见,他们认为中国的通信和高科技业发展速度难以维持。但是两年以来的发展,让这些人完全打消了顾虑。“现在中国每个月移动用户的新增数量是500万。在2002年时,有人说这么快的增长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杨汉康说:“而且在固话服务方面,中国也保持每个月固话用户两三百万的高增长。”

  比尔·格林强调说,与欧美市场相比,新兴的中国市场并没有在技术上受到历史的束缚,因而在创新上显得更为果断,更敢于突破。

  埃森哲公司大中华区主席李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GCF的举行,不仅对电信和高科技等行业的企业有着重大的影响,同时从业务层面来说,它也向政府和商业社区展示了埃森哲的独特想法。一方面,外国公司可以更清楚地了解中国,尤其是原来跟中国接触比较少的外国人;另一方面,中国企业也可以通过这次会议,了解到外面的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事情。”

  那么,为什么GCF能够吸引到那么多企业高层参加呢?比尔·格林说,主要是因为论坛的日程安排、演讲者的水平、话题设置以及难得的社交机会。“如果GCF对他们的公司没有价值,那么他们肯定是不会参加的。”

  连续三年参加了GCF的澳大利亚PBL融合媒体公司CEO马丁·达尔格勒斯说:“我从澳大利亚飞往巴塞罗那,需要近30个小时。对于我个人来说,要从商业活动中抽出一个星期的时间,是一笔非常大的投资。这种机会可能每年也只有一次。我的选择是参加GCF。因为它就像是一个路标,能够帮助我认清电信行业的真实状况。它能够给我提供观点,帮我结交商务网络,并且能够让自己深受鼓舞,得到启发。”

  热衷于解决问题

  与财富论坛和世界经济论坛相比,GCF似乎显得更加务实。“GCF不太关注地缘政治,不太关注劳动力的重新洗牌,不太关注未来是什么。”比尔·格林谈到GCF的特色时说:“GCF强调得更多的是要解决企业当前所面临的问题。”

  这种务实的态度,与比尔·格林在2004年9月正式担任CEO所推行的“高绩效”战略,有着紧密的联系。所谓“高绩效”战略,就是埃森哲所提供的服务将帮助各个行业的客户以最高的效率不断提升业绩。相对应的,埃森哲也“经历了一个重大改变,就是从过去的提供服务,到现在更注重提供服务所得到的成功或者说绩效”。

  比尔·格林因此也开始调整收费模式。以往,咨询与服务公司在收费时跟客户的最终业绩表现几乎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比尔·格林认为,咨询与服务的核心,应该是帮助客户实现特定的业务目标,比如把成本削减25%,或者使客户满意度提升10%。“埃森哲最终收取费用的多少,将取决于客户业绩提高的水平。”比尔·格林举例说,经过外部机构评定的满意度提高程度、成本降低的效能,或者在不增加成本情况下实现增长的幅度等,都会影响到埃森哲的收入。“这就意味着,埃森哲的利益与客户的利益被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杨汉康在谈到GCF给企业所带来的时间指导意义时提到,他经常出差到各地跟客户见面,中国的运营商都表示,希望能够去观察和学习其他海外运营商的经验。现在GCF把海外运营商直接带到中国来,这样就相当于提高了沟通的效率。与此同时,海外电信运营商也想了解这个行业的中国公司,他们想知道中国同行在做什么样的事情。“现在海外公司不仅仅要在他们的国家接待中国公司的客人,也要来到中国,了解这里的最新进展。”他说。

  来自挪威的杨汉康表示,在GCF的交流中,人们往往能够得到很多案例的启发。他举挪威电信运营商Telenor公司的例子说,尽管这家公司在挪威只有330万固定电话用户和240万移动电话用户,但是通过全球化运营,这家公司的注册用户超过了1700万人。2005财年,这家公司的营业收入约为102亿美元,跻身世界同行的前十名。

  2005年在奥兰多举行GCF

  不休假也参加GCF

  ——专访埃森哲全球CEO比尔·格林

  记者:全球融合高层论坛(Global Convergence Forum)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比尔·格林:18年前,我们已经看到电信业将会给全球带来很大影响,当时这个行业还属于非常前沿的领域,业内领导者非常渴望能共同交流。事实上,在1989年创办这个论坛时,当时的名字叫做全球通信高层论坛(Global Communication Forum)。早期的论坛主要是以美国市场为主,也有一些欧洲企业参加。

  到了2002年,计算、通信和内容服务行业的融合已经非常明显了。因此,我们决定把论坛重新命名为全球融合高层论坛,以反映通信、电子、高科技、媒体等领域的融合。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北京作为全球融合高层论坛在亚洲的首次举办地?

  比尔·格林:我想最重要的是,中国已经足以影响到全球的通信和高科技行业,这是毫无疑问的,从相关数据也能看得出来。中国本土有很多富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公司,他们迫切想知道如何在国际市场上进行竞争;与此同时,海外公司也对中国市场充满了好奇心,他们想知道中国究竟发生着什么变化。

  现在无论是哪个行业的CEO,他们都必须了解亚洲在发生着什么,必须清楚亚洲将在他们的公司中扮演什么角色。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让人兴奋的地方,这里的人们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与欧洲和美国相比,中国市场并没有在技术上受到历史的束缚,他们能够不断创新,不断做出有突破性意义的事情。

  很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在亚洲开全球融合高层论坛。到了2003年,我们意识到北京是最适合的地方,而2006年将是在中国召开论坛的最佳时机。因此,我们决定把地点定在中国的首都北京。

  记者:您在这个决策过程中担任什么角色?

  比尔·格林:从1999年到2003年,我负责埃森哲通信和高科技集团的业务,随后我成为埃森哲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在1999年之前,我负责埃森哲的亚洲业务,我对亚洲和通信领域都有着很好的感觉。因此,很自然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可以在亚洲做吗?”确定了以后,我们就找出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记者:全球融合高层论坛有一个执行顾问委员会。他们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比尔·格林:这个执行顾问委员会是很有意思的,即使是那些最繁忙的商业领袖,也愿意把他们的时间放到委员会中来,这是毫无疑问的。打个比方,他们都是很繁忙的人,但是他们会做出决定,安排好他们的日程,专程赶到北京参加一个分组讨论会。这是他们自认为必须做的事情,而不是去休假。这就相当于在发挥自己力量的同时,也向其他人学习。

  记者:全球融合高层论坛最能打动人的是什么?

  比尔·格林:很简单,如果全球融合高层论坛对他们的公司没有价值,那么他们肯定是不会参加的。因此,论坛的内容和议程,都是非常重要的。埃森哲公司每年的义务就是要安排好的日程、顶尖的演讲者、话题设置以及难得的社交机会。全球融合高层论坛的意义,不仅仅是谈论通信和高科技,更重要的是,这些技术会如何改变工作和生活的方式,这些创新的想法会如何应用到各行各业,以提高生产力,提升生活标准和生活质量。

  记者:与财富论坛和世界经济论坛相比,全球融合高层论坛有什么特色?

  比尔·格林:全球融合高层论坛非常务实,注重实效。它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客户提升业绩表现,帮助公司提高在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力。它不太关注地缘政治,不太关注劳动力的重新洗牌,不太关注未来是什么。全球融合高层论坛更多的是要解决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比如说,当前的哪些事情会给通信与高科技产业带来巨大的变化?企业目前应当如何定位以适应未来的变化?

  对于今天的公司来说,如果要在全球市场上成功经营,他们需要在三个方面做好充分准备,包括高效率的全球化运作、及时的本地化反应,以及全球学习的能力。全球融合高层论坛所做的,就是为这些企业提供实际的应用案例、建议、知识和商业秘诀。现在有很多商业想法,关键就在于如何把想法变成效益。

  记者:作为商业公司,举办这种论坛会耗费特别大的精力吧?

  比尔·格林: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心甘情愿的。在埃森哲,通信、高科技和内容等方面的收入超过40亿美元,是业务收入最大的部门,也是埃森哲最具创新精神的部门。因此,举办全球融合高层论坛,也是我们自然而然要做的。而且,参加论坛的人,都是对行业充满了激情的人。他们渴望能够给行业或者说世界带来一些变化。把他们聚拢到一起,能够碰撞出很多思想的火花。

  记者:今年会有多少CEP参加全球融合高层论坛?

  比尔·格林:目前尚未最终确定,但在会议开始前一刻才注册的人,也往往是CEO。因为有些像我这样的CEO,在坐上飞机之前,是不愿意提前承诺的。

  记者:您在跟中国的CEO们交流时,觉得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比尔·格林:自信而且雄心勃勃。相对而言,自信显得更重要,他们对未来、经济形势、商业模式以及执行力等,都非常自信。通信行业可以说是全球最复杂的行业之一,如果你问一些美国电信运营商,他们对光纤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是否能收回?他们的回答是不知道,而只知道不得不做这样的投资。那也是一种自信的表现。有了自信,就使得一切都有了可能。(n101)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