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业界 > 赢家输家专题 > 正文

仁科创始人再度出山 可能将重新挑战甲骨文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5月11日 09:04 21世纪经济报道

  见习记者 徐志强

  “我们还没有名字,但是我们有个时间范围,一个假设的日期。今天有种身处仁科早年时期的强烈感觉,我们感到这个世界已为即将到来的新进展做好了准备。”

  在5月2号内华达州里诺市举行的第25届“人力资源信息国际协会”年会上,仁科创始
人戴夫-杜菲尔德(Dave Duffield)依旧充满激情,他宣布他即将开展新的事业。

  这位有着家长式作风的61岁的亿万富翁,在仁科被甲骨文收购了的近半年中,对其未来的事业一直在公众面前保持着沉默。在上个月,杜菲尔德成立了一项基金专门去帮助在甲骨文收购仁科中被解雇的员工。

  “现在是履行之前系统无法完成的承诺的时候了。至于我们的目标,目前我们有意的先满足最低需求,在合适的时间我们希望和大家分享更多的细节。这是一条冒险之路——也许它行不通,但是尝试的过程依旧令人激动不已。”杜菲尔德为此设立了一个专门的网站,就叫做“戴夫的下一步(www.DavesNextMove.com)”。

  在杜菲尔德正式宣布再出山之前,曾有媒体根据网站的名字猜测他将有新的动作。互联网的记录显示,此站点建立于4月18号,最后更新日期是4月26号。站点上曾列出了多种虚席以待的工作职位。

  这个网站充满了长长的商业术语而缺少实质具体的内容,不过它显示,杜菲尔德和前仁科的元老们计划在现有的市场中以“非传统的” 的方式去参与竞争,寻求一种更便宜和灵活的方式去满足公司和组织的自动化。

  “我觉得戴夫正在寻找如何采用仁科模式并有效的再使用它,” AMR调查公司高级副总裁布鲁斯-里查森(Bruce Richardson)表示,“他们正在做的业务有可能是能够满足用户所需的功能,但是用户却不必去花费大量金钱去维护。”

  里查森分析,杜菲尔德可能在订阅基础之上提供软件,或者采用类似salesforce.com的做法。salesforce由一位甲骨文前任经理创建,通过互联网提供随时需要的软件业务。

  里查森估计杜菲尔德在甲骨文的收购交易中将能带走大约6亿美元,足够去开展新的业务。另外,他也可以利用在仁科多年积累的关系和资源。“在业内,没有和杜菲尔德一起参加过会议的CEO估计没有几个。”里查森说。

  杜菲尔德在1987年创立仁科,并一直担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长。1999年克雷格-康韦(Craig Conway)接任CEO。去年康韦因甲骨文并购事件被解雇后,杜菲尔德重新出任CEO。在甲骨文完成对仁科并购的前10天,他辞去仁科职务,并宣布退出公司。

  FTN Midwest证券公司分析师Trip Chowdhrv对杜菲尔德的新事业并不看好。他表示,仁科早期的成功是靠其价格策略,而非它的软件,另外仁科的元老们在技术驱动的行业中未必会有优势。“我想杜菲尔德是从老学校中出来的,他不一定能够和新的技术完全合拍。”

  “在客户为技术投入数百万美元的环境下,技术取代不是成功的妙法。”Chowdhry说,“以一种有效的方式与之一起运做才是成功之道。”

  而里查森表示,当前在软件应用中的难题不少,杜菲尔德的新事业总能找到空隙。他预计,有朝一日,也许杜菲尔德将重新挑战甲骨文。

  杜菲尔德为什么不傲慢

  vinnie Mirchandan/文

  我已经认识戴夫-杜菲尔德差不多十年了。我不能说我们在任何方面都很密切,但是我有机会以多种方式和他以及他身边的人相处,这可以使人更好的判断一个人的品性。

  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他对我当时的雇主——普华永道咨询(现在是IBM的一部分)——感到不高兴。他认为我们公司在安装和使用仁科产品上花了用户很长时间和大量金钱。尽管我不得不去为自己的公司辩护,在内心里我为他如此为用户利益着想感到喜悦。

  接下来,我和他相处是以Gartner研究公司分析师的身份。除了仁科外,我还关注着SAP和甲骨文等其他的应用软件公司。尽管我很确认我们关于仁科的所写和所说使杜菲尔德不怎么高兴,仁科和Gartner沟通的方式确实是不象其他公司那样火药味十足。

  后来,他成了我创建的公司的一位投资者。在和我们公司合伙人的接触中,他总是很乐意在价格策略、公司前景等方面给我们以建议,即使在这个阶段他“退休了”。当然,他永远不会真正的退休的——他在慈善事业上很积极,他收养了许多被遗弃的儿童。

  最后,在去年仁科和甲骨文的法律官司中,仁科的律师聘请我作为专家证人。尽管我的身份要求我保持无偏无倚,并且我也被阻止和戴夫以及其他仁科的经理交谈,但是仅仅从外部看开,戴夫(和他的团队)长久艰苦的以求仁科保持独立的努力依然使人敬佩。

  在这个圈子中,许多科技公司的经理们挣了大钱,同时也变的傲慢。戴夫却依然保持着绅士的风度,尽管他已经有了足够的钱去随心所欲的炫耀。经历了人生的成功之后,他为何不一劳永逸的退休,为何决定再成立另一家软件公司呢?他尚未公开的宣布他的具体计划,不过他有了一个“有点逗乐”的网站——“戴夫的下一步”,从中能看出他的部分意图。

  在创业者中,他是一个连续创业的企业家。此前他已经创立了3家公司,再多一个又何妨呢?在1987年创立仁科时,他觉察到能从脱离僵化集中的计算中抓住机会;如今,他又有所觉察,他想与SAP和甲骨文的僵硬和大开销的企业应用软件有所不同。

  他准备成立的公司能够提供开放源代码的插件,并能采取在中国、印度等地能实现的低成本,这个成本大约是其竞争者,如甲骨文等,在90年代开发成本的三分之一。与近几年才兴起的正在不断发展的“集体作战”以及“作为服务的软件”等模式类似,他的公司能大幅减少客户端维护和升级的成本。最终,他的客户将拥有全球执行资源去使用软件——他们不必非得依赖西方的标准。

  另外,在过去的几年,综合、转换以及测试技术有了相当大的发展。因此,通过大幅减少总体拥有成本(TCO,total cost ofownership),他有可能把目前“不受欢迎的”的企业软件(因为开销大并且复杂)转化成一个大机会。

  他也有机会从一开始就发展真正的全球软件。他以美国的功能性为基础了创立仁科,之后渐渐的加入了欧洲的功能性。而通过他的新公司,他可以有能力同时面向潜力巨大的亚洲市场,而目前通用软件(packaged software,也称为套装软件)在亚洲市场占有率还比较低。十年前,这个市场还没有准备好——现在,它对此类软件的需求是实实在在。

  在另一方面,风险也是巨大的。不象好莱坞电影,软件的结局并不总是成功的。软件总是要花更久时间去发展,总是比你的计划更早成熟。而来自SAP和甲骨文的竞争也必将是强大和可怕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退休算了?按照我的揣测,也许戴夫只是想为软件世界带回去些“绅土派头的”的行为。他的老顾客们和许多旧部都为此感到高兴——他又开始精力充沛的去尝试新东西了。

  [Vinnie Mirchandan是Deal Architect公司的创始人和CEO。Mirchandan之前为Gartner的分析师和普华永道咨询(现在是IBM的一部分)经理。本文由Mirchandan向本报独家提供,徐志强翻译]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仁科新闻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缤 纷 专 题
夏日风情
夏日风情精彩图铃
母 亲 节
温馨祝福送给母亲
图铃狂搜: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