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虎牙合并成定局:腾讯总办6月钦点 发力社区和短视频

斗鱼虎牙合并成定局:腾讯总办6月钦点 发力社区和短视频
2020年08月11日 14:00 新京报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一事终于有了眉目。

  8月10日下午,斗鱼方面发公告称,已收到腾讯控股当天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提议斗鱼和虎牙进行换股合并,虎牙将收购斗鱼的已发行普通股(包括以美国存托股票为代表的普通股),斗鱼股东将获得商定数量的虎牙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

  当晚,斗鱼创始人、CEO陈少杰在财报分析师会议中回应称,目前刚刚收到腾讯的邀约,还没有来得及评估,也没有做出具体决定。陈少杰称,这次合并邀约的提出,说明腾讯已经将游戏直播放到战略位置,此前斗鱼已经和腾讯在游戏中台上进行了联动,未来可能还会在游戏中设置直播入口。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多位接近交易人士处独家获悉,合并基本已成定局,这次合并计划是腾讯第三次提出相关建议,甚至已经上升至腾讯总办层面,几方从今年6月初就开始谈判。财务交易形式类似于去哪儿和携程的合并,斗鱼高管或将全部保留至新公司高管层。合并后,斗鱼、虎牙二者定位将略有不同,社区和中短视频均是兼顾方向。

  交易达成后,国内将诞生一家市值超百亿的直播平台,并将进一步巩固游戏直播生态,而二者合并的野心也不仅仅限于直播。那么,具体的财务交易形式,未来的高管团队,以及合并后两个平台的发展方向都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合并后可增加盈利,斗鱼高管或管理新公司

  腾讯过去曾两次试图推动斗鱼和虎牙合并,一次是斗鱼上市前夕,后因担心二者股价相互影响而未能成行;另一次是2019年四季度,快手游戏直播宣称日活已经超过斗鱼和虎牙日活之和,腾讯对快手的投资比例却屡谈不拢,腾讯再次提出促成斗鱼、虎牙合并的计划。

  如今,斗鱼和虎牙的合并计划在被市场讨论良久后终于浮出水面。

  “交易的形式类似于携程和去哪儿的合并,但和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不一样,TME合并时两家都没上市。(斗鱼和虎牙)上市了,就只能用一家的股票换另一家的股票,这只是财务上的(合并),运营和管理上,斗鱼高管或将全部保留至新公司高管层。”接近交易的人士李明(化名)告诉记者。

  此外,也有分析人士表示,之所以用虎牙股票置换斗鱼股票,是由于斗鱼目前已发行股票较多,股权相对分散。用虎牙主体来进行定增,可以规避股权更加分散的风险,也可以用较少的股权获得更多融资。

  “合并这件事,虎牙已经出局(指已被腾讯控股),陈少杰还在谈判桌上”,一位虎牙前员工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此前虎牙高管有减持,这次交易中也有减持”,李明表示。

  一位直播行业投资人刘昊(化名)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还预测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将出任新公司CEO,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是否派人来当董事长,并不好判断。

  在合并消息发布后,不少网友开始猜测斗鱼、虎牙合并后的新名字,“豆芽”、“斗虎”、“虎鱼”等均有上榜。但根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获悉的消息,二者合并的方式是内容打通,但团队独立运营,同时两个品牌也将继续保留。也就是说,用户可以同时通过一个平台看到两家的主播。而按照斗鱼此前在A站时的惯例,也极有可能将用户账户打通。

  “两家合并后可以减少内耗,重塑组织效率和文化,优化主播、品牌、销售和管理等成本,粗略计算了一下,能增加不少盈利”,另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王聪(化名)说,给主播的分成、签约费和品牌推广费用是直播平台的主要成本,合并后,将不存在主播跳槽的内耗,其他费用也将得到控制。

  根据斗鱼、虎牙2020年Q1财报,二者报告期内的营收分别为22.78亿元和24.12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60亿元和2.19亿元。根据8月10日斗鱼发布的半年报,其营收为47.86亿元,扣非净利润为5.96亿元。

  极光大数据显示,2020年6月,斗鱼、虎牙的用户重合率为31.6%;2020年1月至7月,斗鱼、虎牙月均活跃日活用户分别为1356.9万和1047.1万,渗透率分别为4.2%和3.9%。分析人士认为,较高的用户重合率,或许是两个平台没有直接合并的原因。

  上述直播行业投资人刘昊称,二者品牌应该都会保留,至于保留多久不好说。

  根据腾讯的建议书,其已与孵化虎牙的JOYY Inc.(下称:欢聚集团),及虎牙CEO董荣杰达成协议,将从欢聚集团和董荣杰手中分别购买虎牙的3000万股和100万股的B类普通股,转账将于2020年9月9日或之前完成,届时腾讯在虎牙的持股比例将增至虎牙已发行股本的51.0%,投票权将增至虎牙总投票权的70.4%。

  一位接近欢聚集团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这次减持可以使欢聚集团收获约8亿美元的海外现金,便利于公司在出海时获取用户、市场营销及补贴,目前出海和人工智能仍是欢聚集团最重要的战略,其重点出海地点为日、韩、澳、新,其次是中东、欧洲,以及东南亚。此外,根据欢聚集团与腾讯控股此前签订的竞业协议,欢聚集团近年内都没有再做游戏直播的计划。

  斗鱼、虎牙将差异化,未来发力游戏社区和中短视频

  一位曾在斗鱼、字节跳动等多平台工作过的直播资深行业人士赵苗(化名)分析称,如果两个平台在主播资源、用户资源上拉平了,那么直播领域将不再是二者竞争的焦点,合并后的差异化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斗鱼在8月10日发布的财报中,将自己的定位修改为“以游戏为核心的多元化社区方向”。另据记者了解,办公地址位于北京的斗鱼研发二部在春节复工后人员急速扩张,“位于五道口的两层办公楼分外拥挤,茶水间里都坐满了人”。而斗鱼已在近日将办公地点更换到附近的搜狐大厦,租用空间进一步扩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获悉,斗鱼研发二部的主要工作是增加斗鱼的中短视频能力,目前在应用程序上可以看到的是在直播流中多了很多短视频,是否推出独立应用程序尚不可知。此外,斗鱼还可能在游戏社区上发力。

  上述供职过多家平台的直播行业人士赵苗对记者表示,游戏主播和作家、歌手等创作者类似,都可以产生内容,唯一的区别是主播产量不够,如果用组织能力,比如MCN(主播经纪公司)机构来提升主播的内容产量,就很容易做出短视频或者游戏社区。

  “做短视频,斗鱼、虎牙其实很有优势,只要解决了主播产能不足,以及算法推荐的问题即可”,赵苗对记者称。

  他还分析称,游戏社区带动分发是一种主动进攻的打法,这个领域是有可能赢的,因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只有Tap Tap(上海易玩开发的游戏社区),还有一些游戏核心论坛。而做中短视频是防守策略,因为面对抖音、快手的赢面较小。

  “斗鱼的优势在于其长期建立的生态,比如花大钱养一些不赚钱但有情怀的游戏,以及对主播的管理、风控和由二次元生态演变而来的吐槽文化”,另一位游戏直播资深人士称,不过由于地处相对安逸的二线城市,斗鱼也存在人效较低的问题。

  在主播生态方面,斗鱼创始人、CEO陈少杰曾在2020年一季度的分析师会上称,“前100位的大主播都已完成了五年合同的换签,有的甚至与斗鱼合资成立了公会,深度绑定。”也就是说,其他平台想要在主播生态上超越斗鱼,至少需要等本平台培养起大量优质的主播,或者上述大主播过了与斗鱼的优先续约期。

  斗鱼的另一个优势是社区。“斗鱼幸运的一点是做得很早,把游戏的核心用户圈住了,整个平台氛围很有趣。”斗鱼联合创始人、联席CEO张文明早前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介绍。在他看来,大多数直播强调的是主播与用户的互动,而斗鱼在强调主播和用户互动之余,注重用户间的互动。为了承载用户交流的需求,斗鱼上线了类似贴吧的“鱼吧”功能。

  “关键先生”腾讯的PUGC焦虑

  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形成了从游戏版权、电竞赛事到直播平台、公会、主播及衍生品的产业链,这其中又以游戏版权和电竞赛事为核心。一场知名电竞赛事的直、转播权都在数千万级,甚至过亿。腾讯掌握着游戏版权和电竞赛事等上游资源,这也是腾讯推动二者合并的关键筹码。

  上述授访人士均认为此次腾讯提出的合并建议,基本已成定局。

  股权上,腾讯已经依靠4月初的增持扫清了欢聚集团的“障碍”,同时成为斗鱼、虎牙的第一大股东。公告显示,截至4月3日,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虎牙36.9%的股权,拥有50.9%的投票权,到9月建议书中的协议完成后,腾讯拥有虎牙已发行股权的51.0%,拥有70.4%的投票权。截至3月31日,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斗鱼38%的股权,拥有38%的投票权。

  业务上,腾讯长期担任斗鱼、虎牙的最大机构股东,无论在电竞赛事、游戏推广、主播管理上,都经历了长时间的磨合,整合难度较小。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虽然斗鱼、虎牙由腾讯战投部门投资,但在腾讯互娱事业群(IEG)内部早已成立了类似“直播中台”的组织,用来统筹斗鱼、虎牙和企鹅电竞间的关系,并且限制主播在上述三个平台的“跳槽”行为。

  另一个例证是,入驻虎牙的腾讯高管,都是负责具体业务的,而非负责财务或投资的。比如,被任命为虎牙董事长的黄凌冬,是腾讯互动娱乐集团的总经理,入职腾讯前曾担任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副总裁;被任命为虎牙董事的许光,是腾讯互动娱乐集团的总经理,主管游戏发行;被任命为虎牙董事的蒲海涛,是腾讯总经理,主要负责并购、资本等相关法律领域。

  经过多轮谈判和心理建设,腾讯、斗鱼、虎牙的管理层对合并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这背后是腾讯近年来对战略投资企业的管理收紧,以及腾讯在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领域的焦虑。“从今年开始,腾讯也在加强对具有战略意义的投资(控股)公司的控制力,比如腾讯音乐、阅文集团、Super Cell的并表,以及阅文集团管理层的更替。”一位腾讯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

  “腾讯旗下缺一个PUGC平台,用户退出游戏后,去哪里知道新的游戏?在哪里继续看游戏相关的内容?腾讯肯定是希望这部分用户留在自己的生态内,但目前这部分用户正被B站、抖音和快手吸引。”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说。

  “对于腾讯而言,微视经过一年多对抖音、快手的‘仰攻’,无论在用户量、内容生态还是技术体系上,都无法与对手抗衡,急需补齐PUGC这块短板。而斗鱼、虎牙拥有丰富的主播资源,在内容运营上自成体系,只是缺乏流量入口,合并显得顺理成章。”上述直播行业投资人刘昊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

  “需要警惕的是,游戏长视频和游戏短视频正在绕道包抄,抢夺用户使用时长,然后是游戏直播的份额。”上述虎牙前员工说,腾讯要考虑的是如何增强旗下直播平台的壁垒。

  根据直播数据公司小葫芦的信息,2020年3月斗鱼、虎牙、B站、快手的礼物收入分别为9.74亿元、8.18亿元、10.05亿元和17.49亿元;2020年4月斗鱼、虎牙、B站、快手的礼物收入分别为7.19亿元、8.03亿元、8.92亿元和19.05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斗鱼、虎牙合力,恰好可以在直播行业与快手基本打平,并且超越B站一个身位,形成制衡。

  (应受访者要求,李明、刘昊、王聪、赵苗均为化名)

斗鱼虎牙腾讯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