涮腾讯的“老千妈”团伙图什么?

涮腾讯的“老千妈”团伙图什么?
2020年07月02日 18:35 虎嗅APP

  作者:黄青春

  腾讯与老干妈之间,隔了三个嫌疑人。

  昨天,“逗鹅冤”之所以成为全民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一次腾讯出钱出力,嫌疑人“做局”骗游戏礼包,只有老干妈啥也没干却“名利双收”。

  其实,6月29日“腾讯起诉老干妈”的话题进入公众视野时,版本一开始是腾讯以拖欠广告费为由请求法院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16,240,600元的财产。

  虎嗅第一时间采访腾讯方面给出的回复:“这是一起简单的履约纠纷”。当时,腾讯认定的合作主体还是老干妈,所以走的是民事诉讼途径。

  随后,事件发生戏剧性反转。老干妈在回应中称:并未与腾讯有任何合作,已经向警方报警,而且还认为“腾讯公司被骗了”。

  7月1日中午,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迅速给出了关于此事的警方通报:此案系3名嫌疑人为了骗取腾讯游戏的礼包码进行倒卖,冒充老干妈公司员工并伪造印章与腾讯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已被刑拘。

  在“先刑后民”的原则下, 此案腾讯只能等待贵州公安的调查进展,甚至对此前的保全诉讼或将面临赔偿。

  虎嗅就南山法院此前支持腾讯“冻结老干妈相关资产”咨询相关律师,得到解释是:“南山法院冻结只是诉前财产保全,以确保后续诉讼对方有财产可供执行。腾讯有一定证据(比如双方合同),法院一般会裁定保全。而且,腾讯申请保全时也要提供担保,如果保全错误老干妈可以申请腾讯进行赔偿。”

  赵小米在《零售老板参考》文章中亦分析,“对于老干妈来说,深圳南方法院作出的不是判决书,属于裁定书且本身就具备原被告上诉条件。因此按照目前贵阳警方的通报,法律流程上,老干妈公司可以正式向南山法院复议,要求依法撤销该份裁定书,并可要求南山公布撤销裁定书的公告。”

  当然,腾讯公司也可主动前往深圳南山法院撤诉。而老干妈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暂不清楚腾讯是否会撤诉。

  事情到了这一步,腾讯在整个案件中损失的已经不单单钱的问题了,而关乎到一家企业的“面子”——企业的尊严、管理、专业性均会遭到质疑。

  腾讯视商业合作如“儿戏”?

  匪夷所思——这是很多互联网人吃瓜到现在对事情进展的看法。

  如今,腾讯公司业务版图遍布各行各业,作为一家成立20多年、全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巨头(7月2日14时数据,腾讯市值4.91万亿港元),去年仅广告收入就达到683.77亿元。

  相信在这样一家公司里,负责法务、风控、市场推广、执行的人员不够优秀很难立足下去,然而在这起案件中,三个嫌疑人成功的突破腾讯层层内控,最终结案了一项1624万的项目?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如果关联方换成两家传统制造企业,或者受害方不是腾讯而是老干妈,都更符合人们的预期。

  首先,按照当前警方公示调查结果是三个嫌疑人拿着“萝卜章”与腾讯签订了一份“假”合同。

  按照正常的流程,最基本的合同审批流程为:业务部门发起→项目主管部门→财务投资部门→法律部门或风控部门→相应公司负责人。

  而且,此类合作甲方至少会支付一定比例资金做预付款,活动执行再给一部分资金,最后结案再付清尾款。尤其,乙方在面对新客户时,甚至会要求甲方提高预付款金额。

  腾讯此前和老干妈并无合作,这属于两家首次合作。而腾讯在公告中回应称,“多次追讨广告费期间,分文未得。”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资深广告从业者钟女士,其表示:“很难理解腾讯会出现这个情况,作为广告媒体,腾讯广告在业内的地位是非常强势的,广告投放是需要预付的,或者有代理商给广告主进行垫付。这次涉案的金额超千万元,实在超出了我们对腾讯合作的常规理解。”

  这一次,腾讯为什么未收到老干妈方预付款、未做项目背调就开始执行,非常耐人寻味。

  《零售老板参考》相关文章也质疑道:“腾讯是否采取了零付款就执行?腾讯风控部门做了什么?腾讯法务等部门在南山法院起诉立案前及期间是否与老干妈贵州总部公司提前沟通过?如果上述问题答案都是没有,就意味着腾讯公司全程在合作联系、合同签署、广告权益执行、欠款追讨、起诉立案等,全程就是在和3名嫌疑人打交道。”

  这显然不符合常情,尤其是腾讯这样体量的公司。

  三名嫌疑人工作量太大了

  从腾讯公司的角度出发,似乎案件有些不符合情理,而从3名嫌疑人作案动机分析事情就更反常了:

  第一点,操作这样一起案件涉及的专业知识,准备工作并不能一蹴而就。刻“萝卜章”简单,但是要准备整套应对腾讯核验的老干妈公司真实信息(食品安全批文、营业执照、公司汇款账户等)难度不小。

  而且在以往类似案件中,嫌疑人挑选目标都是消息闭塞、体量小的公司,这样成功几率更高,而本案中3位嫌疑人竟然选中了腾讯赚钱的游戏业务合作?

  第二点,3名嫌疑人年龄均在35岁往上(嫌疑人曹某36岁,刘某利40岁、郑某君37岁),相比年轻人,为了游戏装备而选择“铤而走险”的可能性更小。

  第三点,在中国私刻或者伪造公章涉嫌刑事犯罪,按照目前贵阳警方的公开通报来看,至少贵阳警方已经将此事定性为诈骗类刑事案件,他们的作案成本过高。

  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合同诈骗罪关于处刑的规定为三档:

  第一档刑为“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第二档刑为“数额巨大或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档刑为“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如果涉案3人最终确实构成合同诈骗罪,量刑应该是第三档。

  那么,三人冒着牢狱之灾“干这一票”的游戏礼包收益如何呢?

  以腾讯与老干妈合作的QQ飞车S联赛大礼包为例,S联赛期间玩家的礼包分为6元、12元、42元三档,如果进行倒卖价格会更低。

  况且,从双方合作最终呈现结果看,不光QQ飞车游戏内的装备会有老干妈的品牌露出,还有周边产品以及各种宣发物料的设计呈现。

上图是双方合作主要宣传物料上图是双方合作主要宣传物料

  一家公司在千万级合作案上的素材准备往往需要调动整个设计部、品牌部,腾讯在执行环节用于推广的老干妈素材难道都是三个嫌疑人提供的吗?

  要知道,老干妈号称“从来不打广告”,老干妈品牌与游戏合作此前绝无仅有,所以网上可用的素材少之又少。况且,腾讯对合作品牌在设计和素材方面有自己的标准和门槛,随便copy蒙混过关也不现实。

  腾讯相关人员在执行时能顺利对接到这部分物料,只能解释为3名嫌疑人提供了符合要求的素材和文本支持,比如下图的QQ飞车与老干妈限定版专属礼盒设计图案。

  而且,整个合作过程中的合同文本、谈判协商、宣传物料全部由3名嫌疑人搞定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按照这个工作量和要求,3人至少要雇佣数名行业优秀的设计、品牌、策划人员协助完成品牌植入的设计图、logo、ppt、宣传物料、策划书等。

  至此,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他们在执行过程中是如何对接工作的?

  老干妈是一家传统行业的公司,一位食品企业负责人对虎嗅表示,“传统食品企业,员工大多没有邮件沟通的习惯。”

  腾讯工作人员在与3位嫌疑人就具体业务沟通时大部分可以通过电话、QQ等形式,但在重要宣传物料、设计方案的问题探讨上,线上显然是不现实的,那必然会增加许多线下见面的机会。如果整个过程都约的咖啡馆,腾讯工作人员必然起疑,所以大概率腾讯工作人员去过对方的办公场所。

  长达数月的履约过程中,双方会有无数次的双向沟通,3位嫌疑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稳住腾讯工作人员,让他们自始至终没有意识到被骗的?

  甚至,从2019年3月合作到老干妈发布声明之前,腾讯都未对这三名业务人员身份起疑,起诉书中还以老干妈为主体。

  要知道,以上所有工作,其中任何一点露馅都有可能被腾讯察觉,无法坚持到项目结束。

  最后一点,一般骗子“做局”得手后都会选择跑路,但在本案中3名嫌疑人为什么在拿到游戏礼包后还继续配合腾讯工作人员直到项目结案?

  老干妈的“盲区”

  分析完腾讯和3名嫌疑人,我们站在老干妈的视角分析下事情何以演变至此。

  《IT爆料汇》在相关文章中分析道:“2019年是老干妈进军营销战场的关键年,老干妈与互联网两大巨头腾讯与阿里都有合作,如与聚划算在8月推出与王致和的联合宣传,号称“南有国民女神,北有国民男神”。又于9月联合聚划算推出著名的“拧开干妈”洗脑广告,登陆微博热搜,而与腾讯的合作则更早,在2019年4月就已由QQ飞车方面官宣。”

  现有公开报道中,2019年《QQ飞车》手游与老干妈达成了全年的赛事品牌合作,媒体进行了大范围的报道。

  4月份,QQ飞车举办的S联赛春季赛的的冠名商就是老干妈,在当时还打出了“老干妈漂移火辣辣”的标语。彼时,腾讯游戏及QQ飞车手游在发布微博时,均会带上#老干妈漂移火辣辣#的微博话题。

  QQ飞车这款手游的影响力不可谓不大,上线不久DAU即超过2000万,下载量过亿。据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透露,2018年的第一届联赛有4,8亿观看人次,内容累计播放量为11.8亿次。

  尤其游戏的赛事赞助,各大社交平台都会因此衍生出一大批讨论的帖子,翻看QQ飞车手游贴吧,不少人对QQ飞车S系列联赛时老干妈的广告印象深刻。

  2019年QQ飞车手游S联赛直播中“老干妈”刷屏(图片来自百度贴吧)

  不仅如此,老干妈与QQ飞车的合作还包括游戏中的一系列老干妈相关活动,如赛事期间登录送老干妈合作专属套装——热辣风暴套装(7天)。此活动QQ飞车还在微信、微博等多渠道进行了宣传。

  甚至,合作期间还推出了“老干妈*QQ飞车福气袋”:

  同年9月,老干妈还趁热打铁推出一支MV《拧开干妈》,并在腾讯视频、淘宝、聚划算等平台播放。

  QQ飞车的影响力加上腾讯不遗余力的宣传,很难让人信服老干妈完全没有注意到。但是,老干妈方面在此期间连找腾讯的人交涉一下举动都没有,是什么原因让老干妈明知有人滥用自己商标而不去交涉的呢?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也对此质疑道:“腾讯对老干妈的宣传推广行为持续挺长时间,老干妈对此完全不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知情却不与腾讯交涉的动机也可疑。”

  虽然,老干妈在这次事件中是无辜且最受益的一方,但腾讯在这件事上栽的跟头却给所有互联网公司敲响了警钟。

  无论合作方品牌知名度多么高,在合作前也要做好尽职调查,预付款机制是对乙方企业的保护也是安全底线。而且,签约前对公司进行实地考察,执行中对信息交叉核验,对客户的回访都是非常有必要的动作。

腾讯老干妈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